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三卷 终章_第390章 番外之相携到老

百里沐辰齐沐昭回琉云岛,数月的忙碌,他们在华夏的事情已经结束。

凉风呼呼吹着,岸上。

百里沐辰看着景袖:“说实话,很意外认识了你,不过很高兴。”

宽大的雪裘掩着风寒,景袖轻勾起嘴角:“荣幸。”这一次后,再见面不知道何年何月,也不知道再见面他们的立场会是如何。

一场合作,以十五年为限期。

另一边的齐沐昭缓缓走来,百里沐辰看了一眼,想说的话止住,转身招招手,一个身形飞掠,落上船甲,算了,不说也罢,总会再见的,而且……景袖未见的地方,他眼里亮过精光,嘴角勾起。

齐沐昭走来,依旧是一身黑袍,血红的瞳孔,阎君跟在身边。

他看着景袖,什么话都没有说,看了半响,便转身往回走,还是景袖突然叫住了他:“齐沐昭。”

“齐沐昭,谢谢你,谢谢你上次救了我,你烧我淘宝楼的事咱们两清了。”她道。

齐沐昭一怔,停住身影,并没有回头,血红的瞳望着天边,身形一起,落上另一艘船,待景袖看不见的地方,才喃喃一语:“是呀,两清了。”

船帆开始拉起,不同的颜色,不同的花纹,迎风而扬。

角落。

安狄瑞尔和北云霄还对着眼。

“不得不承认,你是个很不错的英雄。”安狄瑞尔夸赞道。

北云霄一脸高傲,冷哼:“那是。”

话刚落。

“不过,那样我也不会放弃我的女神的,在我们的精神世界里,她能活十年,二十年,上百年,总有一天,我还会回来继续追求我的女神……”安狄瑞尔手腕放在胸口,发着誓言。

北云霄的脸瞬间暗下,火气就要爆发,还是一旁的杰英匆忙拉走安狄瑞尔:“大人,走了走了……”

身影远去,渐渐消失在视线里,他们的人已经被百里沐辰手下解救了出来,已经在东海礁石岛等他们,这次离开便是汇合回国了。

天海苍茫一线。

三只队伍已经起航,还有三艘船停在岸边。

紫蒹缓缓走来。

虽然知道彼此存在,但是这么久,她们并没有与百里沐辰和齐沐昭真正见过面,毕竟是不同势力,在暗王府他们心照不宣的维持着和平,但这种关系一旦回了琉云岛便会彻底改变。

“能告诉我那两朵雪莲的意义吗?”景袖出声问道。

她忍了很久,还是想要知道,不管未来到底会如何,作为母亲,她一定要为云贝贝和北风锦建好一处避风港湾。

紫蒹眸光闪了闪,思索一瞬,还是缓缓道:“我只能告诉你,双羽莲同君王玺一样,是整个琉云岛都在争的东西,甚至,它比君王玺还重要。”

一瞬,景袖拧眉,那死老头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她的宝贝们干嘛?

像是知道景袖所想,紫蒹再道:“九圣长老不仅仅是圣族的九长老,他还是琉云岛的国师大人,所以,若是他选择了云贝贝和北风锦,定是有他的道理。”

“国师!”一瞬,景袖更不爽了,自己当高官了不起啊,还把她家宝贝们拉下水。

知道景袖听不进去,紫蒹也不再言,转首对着北云霄说了两句,便转身离开了。

船帆再次拉起,混着水声,最后三艘船只缓缓离开岸边,顺着风,顺着浪,逐渐消失在视线里。

夕阳西下,火红云霞成片。

嗒嗒……

“汪汪……”

马匹和犬吠的声音响起,像是在急速狂奔,渐渐越来越近,冲出树林出现在视线里,不过几个呼吸,百米远的距离便到跟前。

“汪汪……”将军美人不断的跳起,嘴里衔了两个信封。

身后马匹上的谷玉翻身落下,喘着粗气,已经累的说不出话来。

“谷玉,你怎么在这?”朱雀惊呼道,一脸诧色,这人不是在华夏城么,怎么赶到这里来了?

天翼白峰也是诧色。

“不不……不好……好……”他喘着粗气,哈着喉一边指着将军美人嘴里的信封一边道。

“什么不好了?”黑疯子上前,一脸疑惑。

景袖下意识瞧着手中

将军美人硬塞上来的信封。

一排弯弯曲曲的狗爬似的“娘亲爹爹亲启”几个小字,一个笔锋十足但力显不足的“娘亲爹爹亲启”。

同样的一句话,景袖心头咯噔一跳,这字迹她认得,云贝贝和北风锦的。

慌忙的递给北云霄一封,两人拆开迅速看了起来。

不过一会,两声咆哮响在海边。

这方。

软榻上的百里沐辰喝着淡红色的美酒,惬意悠然的表情。

他的身边坐着的正是本该在暗王府睡大觉的云贝贝,一身精致小罗裙,啪叽啪叽的吃着火龙果,很是满足的表情。

“小媳妇,咱这次回去就成亲哈。”百里沐辰摸着她小脑袋,眼里冒着精光悠然道,呵呵,你们千拦万拦,还不是被我拐上来了,一想到,丰卿几人发现云贝贝不在的场景,他脸上的笑容便更甚。

“成亲了是不是就能很厉害?就能把那些坏蛋通通给灭掉,免得他们给娘亲找麻烦……”鼓着腮帮子,云贝贝问道,这次出海,她是要帮娘亲扫平天下的,让那些敢打她们华夏国注意的坏蛋都死翘翘。

一边摸着云贝贝脑袋,百里沐辰继续道:“是呀,成亲后,你就是尊主夫人了,地位崇高,权力滔天,想灭谁就灭谁……”

听着百里沐辰的忽悠,一旁的心腹侍卫扶额,主子真是越来越会欺骗小孩了。

深呼口气,向甲板上走去,他得去看看船向了。

刚推开门,身形忽地一震。

晚霞本就火红,落在火红的袍子上,把屋子照的嫣然。

正打闹的百里沐辰和云贝贝一怔,一个脸色陡然暗了下来,另一个却是一片喜色。

“美人哥哥。”一个蹦跳,稳稳的扑了上去。

丰卿一把接住,身上的曼珠沙华长袍光彩嫣然,手腕间的水晶铃铛轻响着。

“丰卿公子还真是好素质,居然不请自来。”百里沐辰凉凉的道,眸中一道冷光闪过,刚说完,又彻底怔住。

就见丰卿怀抱云贝贝一脸淡漠的走了进来,显出他身后的人。

一身黑衣,血色的瞳,不是齐沐昭是谁,这人不是上自己船了么,怎么在这?不仅他在,连阎君也在。

三人走进屋子,一脸平淡,云贝贝更是欢喜了。

“咯咯,兔子叔叔,你也是来找陪贝贝的么?太好了,这样就不用无聊了。”她拍着手,小脸笑的璀璨。

甲板上。

云战天和凤霓月悠闲的吹着海风,脚边是小宝等几只大犬。

“战天,你说咱们就这么走了是不是不太好呀?”凤霓月拧着眉道,才走了一会,她就有点想她宝贝闺女了呢,也不知道,知晓他们走了,袖儿会不会生气。

一旁,低首逗弄小宝的云战天眸光闪烁,一边头也不抬的安慰道:“放心啦,没事的,咱们是为了保护小孙女啊。”他如是想着,心中却在嘀咕,总算有点两人时光了,哎,母女感情太好也愁人啊!

确实愁人,自从景袖和凤霓女母女团聚,那在一起的日子比他还多了,有时候晚上两人还把他和北云霄赶出来,自个睡一起聊天,让他和北云霄那臭小子凑一起,这怎么行,闺女很重要,媳妇儿更重要!

此时,得知云战天夫妇也一起离开的北云霄嘴角控制不住的轻勾起,似乎云贝贝和北风锦的出海也不那么让人生火了。

“袖袖,你就放心吧,有岳父岳母在,没事的没事的。”

景袖没好气的朝他翻个白眼:“你说没事就没事啊!”我的银发小帅哥,我的贴心小棉袄啊,琉云岛那么艰险的地方,怎么能随便去玩呢。

黑疯子也是一脸沉色,少了两个小鬼,感觉失去了不少乐趣一样。

与景袖对视一眼,两人心里一瞬产生共鸣。

“走!老娘去造火箭大炮,直接轰了那破岛!”黑疯子煞气道。

景袖眼中一横,银兰血刃在指尖泛着银光,冰冷道:“造原子弹吧,让它渣都不剩。”

黑疯子眨眼,呼道:“靠谱!”

“……”细语落在夜风中,两道身影相携离开。

身后,朱雀小心翼翼对风扬道:“你听说过什么是原子弹么?”

风扬拧眉,半响回道:“听过,好像是能毁天灭地的东西。”

众人一怔,大慌。

“王妃,使不得呀!”呼声响在夜风中,渐渐散去。

这方。

“喂,小鬼,就这么离开了,你舍得啊?”望着海线上升起的月光,紫蒹悠闲道。

波光粼粼,海风吹,一头银丝如雪飘飞,小小的身子,却已是君王之气,北风锦凝望着岸边:“舍不得,但是必须。”不能让娘亲一直为他们付出,他们的路该自己走。

对北风锦异于常人的成熟,紫蒹已经表现的淡定,瘪瘪嘴,裙袖微动,手里多了个东西,随意把玩起来。

北风锦转首间,瞥见,神色惊诧起来:“你怎么有这东西?”

紫蒹一愣,看着手里的凤形玉:“不就一块紫凤玉吗?怎么?你喜欢?”一边道,一边递上去。

北风锦接过,仔细在手里打量,天之骄麟力量一出,果然亮了起来。

看的紫蒹喃喃自语:“这紫凤玉还能这么玩呀?早知道问那和尚多要两块了?”

“和尚?”北风锦错愕,递了回去。

“对呀,和尚,好像叫什么什么假半仙,这是他把我马惊吓了的赔礼钱。”紫蒹道,脑中不自觉想到刚到华夏的那天,居然敢碰瓷讹她银子,真是胆肥呢。

对面北风锦看着紫蒹,脑中忍不住想到她娘亲说过的话,见到和尚一定要绕道走,尤其是姓假的和尚,光是提到名字就准没好事。

他想着,脑门忽地凉凉的。

“砰。”

本好好行着的船体猛地一下距离晃动,他身体晃动,差点摔了出去。

紫蒹一手扶住他,一手撑在船栏上,拧眉自语:“怎么回事?”

话刚落,一声惊呼传来。

“不好了,不好了,船底触礁,漏水了,漏水了……”

这呼声不止一处,似乎身后和前面的船只也有声音传来。

夜一点点深,波涛袭来,北风锦已是满头黑线。

果然和尚什么的是最讨厌的。

远山上,一身白长袍的假半仙捋着不存在的胡子摇头晃脑着:“我夜观天象,今日不适出航哟。”

一旁格桑偏着脑袋,无奈道:“爹,你就别诅咒他们了。”

她已经能出声,至于原因只能问假半仙了。

半响,格桑看着天边明月,又问:“爹,你说我身体那枚紫凤玉真的能帮助他们吗?”

“能啊,当然能。”假半仙摇头晃脑着,一脸神神秘秘的模样。

世人只知火凤玉厉害,却不知这紫凤玉才是玉之髓,否则怎么会有抵抗源力的效果了,当初,景袖使用源力不能进格桑的身,也是这个原因。

夜深邃,波涛开始汹涌,一场与大自然的搏击开始。

这方,火云背上的景袖忽地勒马停下,她回头,望着天边聚拢的云彩,月色已经悄然消失在云彩里,天地一片暗色。

她喃喃轻道:“贝贝,锦儿,你们一定没事的。”身边,北云霄勒马回头,走在景袖身边,轻拥住她。

地上,他们的身影拉的老长。

身后,众人停下,静望着他们,眼前是这一路走来的一幕幕。

风雨同在,相携一生。

后来。

当黎明来道,海啸离开,十几艘大船只剩下一艘,海面上尽是残碎的船屑,铺天盖地铺开,布满视线,而他们所有人已经挤到一艘船上,向着天边继续前行。

这一路,不会再有风雨,至于故事,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再后来,刚回到暗王府的黑疯子突然呕吐,景袖脉搏一探,两个新的生命即将来道,离别的伤感被喜讯冲待,暗王府开始“全天孕妇戒严计划”。

半月后,又是两起喜讯,朱雀和风扬,绫罗和天翼决定成亲。

那一日,修养半年的妖妖眼睛开始拆布,第一次,光明来道,凤凌当场求婚。

一切一切……长公主和童泯走到一起,红妖也会有自己的幸福,在草原上,她走过和南羽承经过的每一个地方,最后那日,她忘记过去,新的幸福便来道,这一次,再不会有欺骗,相携到老。

(全文完)

(本章完)

目录

下一页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