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三卷 终章_第389章 番外之修理酒鬼

景袖没有再问她是谁,有些秘密还是不要了解的好。

晚风吹着,偏苑的酒香似乎飘了过来。

与紫蒹再聊了一会,景袖与这女子意外的情投意合,她们很多想法作风都极其相似,都是狂傲不服输的人,举手投足间两人被彼此感染着,皆是心有所触。

“好好,畅快。”

酒盏早就在桌上走着,屋子里的其他人时而抬头看上两眼,摇头轻叹,搞不懂这两人怎么就喝上了。

放下云贝贝,北云霄缓缓走到景袖身边,修长的手指一撩,截过刚到景袖唇边的清酒,端起,仰头饮尽,算是代喝了。

桌上景袖与紫蒹一愣,紫蒹转动着手里酒盏打趣道:“你男人?”

景袖嘴角轻勾,低应:“嗯。”

北云霄心情大好,银袍一挥坐在景袖身边。

紫蒹眸子上下扫过北云霄,半响悠悠道:“还不错,就是管的宽了些。”她一边道,一边继续倒酒,显然意犹未尽。

北云霄脸色瞬间暗下,却也没有发作,整个心神都落在景袖身上,心中冷哼,你以为我媳妇跟你一样,是个酒鬼。

景袖夹在中间,不好帮谁,心头却甜蜜着,今晚还算痛快。

刚想着。

外面谷玉神色慌张冲了进来:“王妃,不好了,那酒鬼把你私藏的百年‘红芸’给喝了。”他一边呼,一边跳脚,眼上还有个熊猫圈,显然挨过揍了。

景袖的神色瞬间僵住,百年红芸?

“砰!”桌碎,就见景袖唰的冲了出去。

原处,紫蒹心头猛跳,暗叹不好。

皎月,清风。

云羽仙。

一颗红枫树下,酒鬼老头正端着一壶红玉酒盏灌下最后一口,他的脚边是一个大坑,坑上泥土湿润,还飘着酒香,周边是倒了一地的血霄军和王者之师,连童泯天涯都仰躺在地,吆喝着腰要断了。

酒鬼老头一边吧唧着嘴,一边大呼:“嗯嗯,不错,不错。”

景袖一看着场景,脸色铁青,肠子都开始绞疼了,她大爷的,她藏的酒啊,这都能挖出来。

身后紫蒹到了,小心翼翼的道:“很重要?”

景袖一边肉疼,一边恶狠狠的道:“我用的百年酒引,加了两朵‘血滴子’,百年雪莲,红谷音,九虫草……”

随着景袖念叨,紫蒹的嘴角僵硬起来,她虽然不懂酿酒,但光一个百年雪莲,就知道这酒价值连城了,居然被这死老头就这么牛饮了。

“他不是我爹啊,你随便处理吧。”九圣长老,你自个保重吧。很不客气的,紫蒹立马把酒鬼老头出卖了。

景袖五指捏的咔嚓作响,唰的闪身上前:“死老头,你……”火肯定是要发的,可是怎么发,杀了?剁了?骂?可老娘的酒还是没了啊。

一时间景袖气的暴跳。

“你丫的给老娘吐出来,吐出来。”景袖开始猛地摇晃起酒鬼老头,北云霄看得扶额,原来他媳妇也有这般不理智的时候。

黑疯子很聪明的躲的远远的,这些人不知道,

其实她还是知道,景袖这人啥都不嗜,就嗜酒,嗜顶级高档的清酒,不贪杯,但爱到骨子里,像百年红芸这种她精心酿造还埋起来的,肯定是花了不少功夫,被如此喝了,只能说这老头惨了。

果然。

顿见一股劲风卷起,由小至大,卷起这方树叶飞在半空,景袖周身冷气滔滔。

放心,她不杀人,但是敢喝她的酒,即使吐也要给老娘吐出来!

便见她腰间一根银丝一抽,猛地缠上酒鬼老头。

“哎呀,别这样嘛,我付钱,付钱啦。”酒鬼老头并没有喝醉,看着景袖模样,慌忙大呼起来,他九圣啥都不爱,就爱酒,被绑了这么些天,可早就馋死他了,这酒好,好啊,死而足矣呀。

景袖一看他享受的神色,更是气愤:“付钱?你给老娘先吐出来再付!”

钱肯定是要收的,但帐也得算!敢喝她的酒,大爷的!

唰!银丝一扬,缠上红枫树干上,地上的酒鬼老头啾的一声便被倒吊了起来,不是他刚刚不躲,而是一见景袖凶神恶煞的模样,他整个人就不听使唤,腿肚子动不了了。

“唰!”夜空下,倒吊的老头开始三百六十度荡秋千。

没错,是三百六十度,酒鬼老头整个人呈风车状开始在树枝上旋转起来。

“啊……”凄厉的呼声惊响在夜空。

周围众人又错愕开始瞪眼,到后来大张着嘴,一脸惊悚。

角落,听着动静出来的安狄瑞尔开始在胸前画着十字架:“阿门,我主博爱,愿真主能保佑你。”

紫蒹和身后她带来的众人一脸惊恐,半响对视一眼,心中哆嗦,这可是琉云岛的九圣长老啊。

暗王府众人还算淡定,同时心中牢记,景袖的酒那是偷不得的。

三百六十度秋千真的很有效果,不一会就是哇呜哇呜的呕吐声,众人唰唰散开,脸色嫌弃的厉害。

“女娃,我……呕……不……呕……”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景袖依旧脸色冰冷。

死并不可怕,落在歃血暗王手里有一种死法,叫作“玩死”。

很不幸,这人不会死,所以只能被“玩”。

清风皎月,这心头的火终于泄了一半。

黎明,金阳从天边升起。

饭桌上,众人用着早膳。

酒鬼老头脸色发黑,脚底发虚坐在紫蒹旁边,一副小心翼翼的神情,这让琉云岛众人看得啧啧称奇,紫蒹心中偷乐,这老头子哪次不是折腾的她们一个头两个大,终于有个能压的住他的了。

景袖眼皮微抬,指着桌边一壶清酒凉凉道:“听说你每顿饭无酒不欢,今儿还喝么?”

“唰唰……”酒鬼老头头瞬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景袖冷哼一声:“算你识相。”然后又很不客气的道:“昨儿的百年红芸,付钱!”

说了要收银子拿就是要收,没得商量。

酒鬼老头缩眼,看向旁边紫蒹,对方当什么事都没有,继续喝着粥,她付?她怎么付,那可是价值连城的酒。

景袖拿

眼角凉凉看着酒鬼老头,其实她也知道这人拿不出来,就是想让他长个记性,爱酒可以,但不是谁的酒都可以喝的!

“娘亲,这个好看,拿这个抵好不好?”不知道什么时候,云贝贝溜到酒鬼老头身边,就见她脚尖踮起,冒出个脑袋手上晃悠着一物。

是枚水晶雪莲吊坠,里面还生着雪莲花型,且不是一朵,是三朵,重叠包着。

这是她从老头袖子里抽出来的,因为漂亮,她看的眼神亮晶晶的。

一看着这物,琉云岛众人忽地停止了动作,酒鬼老头眸光也微变了变。

看着他们反应,景袖就知道这不是凡物,还不等她出声,对面的酒鬼老头忽地咧嘴一笑:“小女娃,你喜欢这个?”仿佛为了确定一般,酒鬼老头再次出声。

“嗯,喜欢。”桌边,云贝贝继续摇着,眼神很是闪亮。

“好,那送你了。”一语落下,琉云岛的人怔的没有反应。

景袖和北云霄拧眉,心头咯噔跳快。

用过早膳坐在一旁的丰卿抬起眸子,曼珠沙华的花纹在眼角一闪红光。

“好勒,我的了,我的了,哥哥,你看。”云贝贝欢呼,一边递给一旁的北风锦看。

北风锦打量这东西,他不知道有什么特别,但是从大人的反应里,他知道这东西不俗。

“来来,银发小帅哥,那个不属于你,这个才是属于你的。”酒鬼老头咧嘴笑的精光熠熠,从袖子里又拿出一物,也是一朵水晶雪莲,不同的是不是白色,而是黑色,浓郁的黑,看不见里面是否有图案。

“长老。”紫蒹身边的侍卫拧眉呼道。

紫蒹还算平淡,在她看来,这老头做事必有他的目的,能做琉云岛九圣长老,可不是只会喝酒那么简单。

这一瞬,景袖才正看这酒鬼老头,疯疯癫癫的样子,看似一酒鬼糟老头,实际神态间自成一股风韵。

莫名的景袖竟然将这人与假半仙联系到一起,同样的大智隐于世的感觉。

北风锦将黑色水晶莲握在手里,精致的眉毛微微拧起,似乎不解,为什么要给他这个?

“何意?”景袖直接出声道,话声带着点凝重。

对面的酒鬼老头笑着,模棱两可的答案道:“天下千年才会诞一个天之骄麟,这一次却一下出了两个,你以为他们的未来会真的在你的庇护下安然无恙?”

凤主又怎样,统一天下又怎样,风云变化,这天下趋势是谁都挡不住的哟。

一瞬,景袖北云霄心中咯噔一跳,莫名的产生些不安。

对面的酒鬼老头已经不再多言,取过一旁的清酒壶笑呵呵的道:“好了好了,该付的也付了,这酒还是得喝,还是得喝呀。”

天广风清,阳暖地阔。

秋十月,风淡浪平的时刻。

十余艘船只停靠在华夏国东海岸,船只通体结实金木打造,乌木做甲,玫瑰木做舱,特速的构造,精致的设计,每一样做到最好。

此时,一批批血霄军王者之师正在上下装着货物,准备着出海物资。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