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三卷 终章_第388章 番外之结盟

景袖拧眉扫过他,凉凉的一眼,吓的方啸云不敢再问慌忙回道:“三天前出现的,这群人打着淘贝楼的名号直接上门挑衅踢馆,当时风扬圣王正在淘宝楼里,一番打斗吵闹后,双方约定好了今日决战,谁赢谁就做大……”

方啸云把他知道的情况一五一十说了出来,当时他也在场,刚好赶上了混乱,不过一点忙都没帮上,这突然冒出的一群人实力深不可测。

景袖冷眼继续看着人群中,挑衅?踢馆?谁赢谁做大?好狂妄的口气呢。

身形一闪,瞬间消失在城门上,方啸云一愣,四处张望,找不到景袖的影子。

这方,众人的包围圈里,以淘宝楼和淘贝楼为首两方对坐,各自五十人的阵营,气氛凝重。

淘贝楼最前,众人以一个紫色玄服的人为首,这人气息轻盈,应是二十来岁,一身男子装扮,身形娇小玲珑,因为一具紫凤的面具遮挡,看不到面貌,难辨雌雄。

暗处,景袖黛眉高高一挑,很是意外,别人难辨,她可不难,因为玩毒玩药,景袖的鼻子异常**,即使隔的老远,她都闻见这人身上一股淡香,像是松衫的味道。

这人,是个女子!

不仅因为味道,还有一种直觉,女人直觉,无法解释。

“说吧,这最后一场比什么?”女子淡然的道,浑身一股傲气,这让景袖些许恍惚,似乎看见了曾经的自己一般,那般自信,那般不可一世。

一瞬,景袖心头对这人竟有了几分复杂的感觉。

对面淘宝楼当家的还是风扬,北云霄黑疯子等人坐在一旁。

“比什么?比人脉,比人心,比这华夏城的百姓更愿意支持谁。”风扬悠然道,虽然输了一场,但不见他丝毫急色,悠闲淡定的态度让对面淘贝楼的人眉羽皱起。

“小子,你们未免欺人了些。”紫衣女子身边,一样貌普通侍卫打扮模样的男子呼道。

比人心,比人脉,他们不是输定了么?

白峰挥舞着风云砍刀猛地呼嚷:“欺人?我们哪里欺人了?不是你们呼嚷什么都可以比么。”一身泰山般的气息如飓风般迎面扑上众人。

一瞬,淘贝楼众人拧眉。

人群中的景袖脸色挂起淡笑,很好,虽然无耻了些,不过达到目的就成,有时候无需公平。

正想着,淘贝楼众人前的紫衣女子忽地站了起来,她手腕抬起,缓缓取下脸上的面具,这是张精致如玉的容颜,重要的不是她的美貌,而是看着这张容貌后,众人的心神不自觉被牵引,似乎它具有某种魔力一般。

连景袖也是心湖微起波澜。

女子气息转换,顷刻间便成了翩翩如玉公子。

她手腕微抬,对着周围的百姓拱手一拜,淡声道:“几日前,我父来华夏城游玩散心,顺便带了一份珍礼想要献给暗王府的霄王妃大人,谁想却被关押束绑……”

她的清声响透场上,众人听的格外入迷,随着她的声音情绪调动,景袖却听的错愕,她父亲?被绑?一瞬,景袖眼睛瞪大,难道是……

场上的风扬等人脸色变的尴尬,虽然知道这人说的不全是实话,可他们确实绑了个人,可……那是他们主子吩咐的呀。

“今日,我斗胆请各百姓帮我淘贝楼一把,我们只想求些支持,在这场决赛中胜利,也好为自己讨个公道……”

感情牌还在继续,有些百姓开始迟疑。

像是被蛊惑般,一些百姓的神色动容。

暗处,景袖嘴角勾起,神情变的玩味,其实这女子的故事平淡,重要的是她身上的气质和言语里的影响力,不得不说,是个厉害人物。

“我支持淘贝楼。”忽地,一声呼起,像是江河撕开道口子,洪水将要爆发。

“哦,那有谁会支持我们淘宝楼呢?”清悠声灌入源力传遍每个人耳里。

被说服的众人眸光齐齐一闪,脑里宛如有长钟一响,回过神来。

最前首的紫衣女子也是一怔,她眸光盯着来人,瞳孔里闪过流光。

看着来人,北云霄风扬等人唰唰站起。

“袖袖。”

“主子。”

“王妃。”

“……”一一呼道,云贝贝和北风锦也从人群中跳了出来,站在景袖身边。

景袖招招手,示意众人坐下,然后她身形微微一转,雪色的长罗裙在地上划过,边角的兰花闪出清淡流光,对着百姓又一次道:“有谁支持我们淘宝楼呢?”

只是一问,简单,不需要任何语言里的说服。

人群一愣,唰唰跪下:“王妃千岁千岁千千岁……”一声声,脸上恭敬,呼声浩大,回荡在场上,延绵至视线看不到的地方。

这一声,还说不明不了什么吗?

这便是魅力,来自景袖的人格魅力。

紫衣玄服女子眸光闪烁,视线扫过百姓,停留在景袖身上,心头波澜泛起。

一瞬,景袖也转了回来。

两两相望,这一刻,眸光皆是深邃。

清风拂过大地,郊外的山茶花香拢上鼻尖。

猎猎金阳余晖下,细语落出。

晚幕时刻,暗王府。

紫衣玄服女子看着被绑成粽子的老头,嘴角抽搐的厉害,她并没有立马上前,而是站在苑子里满头黑线的表情。

“喏,你们家老头子喝醉酒发酒疯,绑了几天,还你了。”景袖平淡道,虽然心中也是汗颜,但神色表现的很平淡。

她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天翼谷玉居然把这老头子绑到现在,居然还喂了迷药,真敢玩呀。

紫衣女子身边的守卫立马上前开始松绑,这绳子绑的是九九八十一结,一时间很难解开。

白峰在一边还很热情的道:“不是这样解的,这会成死结的,这样,这样……”

景袖扶额,再次出声道:“放心吧,没亏待,还活的好好的。”这算是安慰了吧。

紫衣女子嘴角抽搐的更厉害,活的好好的?这人还真敢说。

一番折腾,酒鬼老头终于醒了,身上的绳子还没解完,他一看众人忽地激动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紫衣

女子有意忘了,嘴里的麻布没有取出,说不了话,那眼神活像要被谁剐了一般。

景袖黛眉挑高,银兰妖刃出手,八十一结的绳子瞬间断了,看的白峰和那侍卫瞪眼,挠着脑袋,心中感慨,对呀,可以用刀啊。

不知道是不是景袖错觉,老头身上的绳子解开,紫衣女子好像很是惋惜一般。

意外的,酒鬼老头并没有找谁算账,而是身形一闪,往屋子里冲去,一身邋遢,手脚乱舞,嘴里还不断呼嚷着:“酒酒酒……”那样子活像个癫狂酒鬼。

屋里的案桌上一壶清酒灌下,吧唧吧唧的满身都是酒渍,他却很不尽兴,身形一闪,在暗王府自个蹿了起来,急得管家心头咯噔一跳,慌忙跟在身后吆喝:“哎呀,你站住站住……”

身影渐渐远去,天翼谷玉也跟了上去。

原处,众人瞪眼,景袖摸着下颚对紫衣女子感慨道:“你爹好像嗜酒的厉害呢。”

“屁!”一个响亮的屁字从紫衣女子嘴里吐出,她袍角一扬,大步走进前厅,没有任何的不好意思。

景袖黛眉一扬,跟了上去。

清风伴着明月,暗王府众人和紫衣女子带来的众人看着没什么大事,纷纷安下心来。

屋里。

北云霄跟云贝贝和北风锦一边玩,黑疯子擦着自己的机械长刀,邪美人则盯着眼前的黑疯子,丰卿悠闲品着清茶,云战天和凤霓月在一旁静坐着。

齐沐昭和百里沐辰不在,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我,紫蒹。”紫衣女子首先开口,手腕伸出,举止落落大方。

景袖嘴角噙笑,手腕握了上去:“云景袖。”

两人相似一笑,一场合作开始。

不出景袖意外,这些又是从琉云岛而来,先前的百里沐辰到华夏并不是单纯的帮助景袖,而是有他的目的,找曾经的君王玺,也就是景袖给他的东西,而这叫紫蒹的女子是同一个目的,不同的是,她们是不同的势力。

百里沐辰是琉云岛上的百里尊主,而她是琉云岛上的圣女,尊主有三人,圣女只有一人,虽然是不同势力,但目的相同,扳倒三皇君。

“我能帮你什么?”景袖问道,她没想到自己居然已经被琉云岛的人盯上了,还想休养生息慢点来呢。

像是知道景袖想的什么,紫蒹出声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放心,你云景袖的名字并没有在琉云岛传开,而我知道你也是因为一场意外,之前血昭尊主让阎君杀了琉云岛五大圣主,我刚好撞见,所以,你还有时间准备。”

景袖眸光闪烁,些许意外,血昭尊主?就是齐沐昭吧,难怪她说琉云岛一直再没了消息,原来被拦截了下来。

“那你想与我怎样合作?”景袖继续道。

“十五年,你韬光养晦十五年,十五年后,我助你们上岛,你帮我拿到想要的东西。”紫蒹很直接的道。

景袖眸光闪了闪,多一个盟友确实挺好:“你想要什么?”

“一个人。”紫蒹顿了顿,瞳孔深了深,寒光闪过:“一个人命!”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