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三卷 终章_第387章 番外之罗刹驾到

另一方面,他们对白衣疯子有信心,这人虽然对武器痴疯了些,但好歹是神羽阁的兵器守尊,不会背叛,“黑鹰”交给他,反而更安全些。

可谁知道会冒出个实力比白衣疯子强的酒鬼啊?

场面僵滞着,众人不敢妄动,生怕这个醉鬼一个不小心误吡了他们。

紧张,手心紧握出汗。

一旁的黑疯子对邪美人低声恼道:“这黑鹰里还有多少子弹?”

瞧着媳妇要发火,邪美人眼皮跳快,小心翼翼回道:“当初景袖给我时,这里面一共留了五枚,我试了一枚,白衣疯子打了一枚出去,剩下的……”

他声音越说越小,到最后已经听不见,黑疯子已经明白,脸色彻底暗下,剩下的,那就是三枚。

三枚,够要三个人命了。

宛如黑宝石的眼眸戾气一闪而过,周身煞气升起,黑疯子脚步微微前移,一边低声道:“上去个人分散他注意力,快!”

话还未落,一道身影已经飞出,竟是战场一边的嗜战木头冲了上去,他才不管什么战术,他只是要打架。

“妈的!”

众人都还来不及反应,一看这情形,黑疯子破口大骂。

众人唰唰飞出抢机会。

“轰!”一声惊天动地的枪响回荡在蒙蒙夜空,才歇息的倦鸟扑腾着翅膀惊飞落在天幕中。

静,场面静下,一股火药轻烟从黝黑的枪口上冒出来。

只见最中间的酒鬼依旧打着醉步,呼嚷着:“来呀,你们来呀,我我哔哔了你们,嗝……”

嗜战木头停了动作,众人也被震住。

众人望着梅林里的一排梅树心情凝重,梅树依旧身姿妖娆,只是一个豆粒大的小洞穿身而过,这小洞连穿五颗,皆是同一位置。

众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这要是个清醒鬼,要拿下他,好说,偏生是个醉鬼,还是个实力强悍的,真他大爷的要命!

这一枪后,场面再次静止,北云霄等人剑眉紧拧,再这样闹出动静,苑里的袖袖……

刚想着,门口忽地涌出股煞气,本站在门口的血霄军王者之师条件反射的唰唰跳开,下一瞬,腿脚颤抖,神色惊恐,那样子像是见了阎王。

一身素衣,发丝凌乱,黑森森的熊猫眼。

看着来人,众人惊呼。

“景袖。”

“袖袖!”

大门口站着的不是七日未见的景袖是谁,她没有说话,浑身上下止不住的煞气,布满血丝的瞳孔戾气滔天,那样子连北云霄都不敢妄动。

景袖一步步走来,每走动一步众人的心脏都忍不住收缩一下。

罗刹驾到,闲人让开!

她走过邪美人,走过丰卿,走过黑疯子,再走过北云霄……一步步直逼场中心的醉鬼。

“我我我告诉你啊,别别别耍威威威风啊,我我我哔哔了你啊。”也不知道是真结巴还是假结巴,反正这会是结巴了。

他一边晃悠着手中的黑鹰一边警告着景袖,看的北云霄眉心深拧。

景袖黑森森的眼皮微抬,明明什么话都没说,众人这一瞬竟有逃蹿

的冲动。

不好呀,现在的凤主很不好呀,瞧瞧那煞气……

看着景袖继续上前,北云霄忍不住呼出:“袖袖。”这可是醉鬼,比不得其它。

景袖未应,身上浓郁的煞气陡然迸出,便见,她身形一闪,在醉鬼还晃悠着“黑鹰”警告时。

清脆的一声“咔嚓”,众人似乎觉得什么劲锥骨断了,下一瞬,就见打醉拳的酒鬼轰的倒下,景袖手腕一扬,地上的醉鬼唰的飞起,落在天翼谷玉面前。

“给老娘绑着,醒了再说!”沙哑带着戾气的呼声,让天翼谷玉唰的立正,高呼:“是!”

下一瞬,景袖飞回苑中,手术还没做完,佛挡杀佛,神挡嗜神,酒鬼挡路,暗王做了他!

静,风萧萧兮,地上只有一把黝黑的“黑鹰”和两个碎掉的酒瓶子,凉风吹来,众人深深打个哆嗦,也不知道是为了这突然冒出来的酒疯子还是一身煞气的凤主。

酒香飘上鼻尖,惊魂未定,但暗王府总算安静下来了。

屋里夜明珠光芒下,景袖的身影还跳映在窗户上,忙碌的身影。

众人回了苑子继续等候,随便把那酒鬼绑成粽子,嘴里塞上棉花,让你丫的瞎闹腾,活该吧。

这一坐,又是一夜,终于在黎明刚到的时候,门房吱呀一声开了。

北云霄瞬间闪身拥住。

“主子。”小妖们迅速围了上去,眸光担忧紧张。

景袖疲惫的望了眼众人,浅浅的点了下头,一瞬,众人脸上的喜色露了出来,主子说没事,那一定就是没事,太好了,妖妖可以看见东西了。

景袖身体整个倚在北云霄怀里,用不上半分力气,精神高度集中了太久,已经透支了,不过瞬间,在北云霄怀里浅呼传来。

众人一瞧,纷纷噤了声。

苑子里的人依次散去,临走时带走了已经开始吱吱呜呜的酒疯子。

而景袖在月央阁这一睡便又是三天三夜,期间,醒来过一次,吩咐了些有关妖妖眼睛照料的事,便又睡了过去。

第四天午时过后,景袖终于醒来。

没有看见北云霄,倒是云贝贝偏着个脑袋正看着她。

“娘亲。”惊呼,小脸喜色,上前狠狠的吧唧一口亲在景袖脸颊上。

景袖脸上生着浅笑,缓缓坐了起来,因为睡的太久,身子酸痛的厉害,云贝贝很懂事的立马跳到景袖身后,小手一点点的揉捏着:“娘亲不疼不疼哦,贝贝给你捏捏哟。”

谁说闺女是父亲的小棉袄,明明是母亲的嘛。

景袖刚想着,楠木门吱呀开了,北风锦端着一碗清粥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将军美人,看着她醒来,眼睛一亮:“娘亲你醒啦,快吃点东西,刚刚温好呢。”

景袖脸上的笑意更浓,儿子也是小棉袄。

喝着清粥,两个小家伙给她揉捏着身子,将军美人在脚边打闹着,景袖觉得这一刻幸福至极,一边随意道:“你们爹爹呢?”

“爹爹去管淘宝楼了呀,说是最近单子有些麻烦。”云贝贝接声道,她平时就喜欢到处跑,这些事情她门门清。

“麻烦?”景袖

微疑,有风扬在,一直单子都处理的很好,怎么会轮到北云霄出手。

疑惑着,放下手中的瓷碗,缓缓向门口走去。

苑里没有人,这让景袖更加疑惑,平时间这苑子她随便一站都能蹦出几个,这会她都站了半天了,居然一个都没有。

“他们人呢?”景袖对两个小家伙问道。

不等北风锦回答,云贝贝已经举手呼道:“我知道,我知道,去淘宝楼帮忙了。”

“嗯?”景袖更加疑惑了,淘宝楼这么缺人手?

“帮什么忙?”

这一次云贝贝没有抢着回答了,只是皱着脸,愤愤的样子:“不知道,爹爹他们说让我和哥哥照顾娘亲,不让出门。”

景袖黛眉挑起,这明显是忽悠两小孩子,禁止凑热闹嘛。

什么事情,她到是越发好奇了。

“华夏城出了个淘贝楼,今日正是两楼决战时期。”一边的北风锦忽地出声,小脸依旧冷酷的样子。

景袖眼睛瞪大。

“决战?”

北风锦点下头:“嗯,淘宝楼淘贝楼决战,谁赢谁做大,谁输谁关门。”他小脸平淡,冷静回道。

景袖却不冷静了,他大爷的,哪个王八羔子居然敢找她淘宝楼的麻烦。

火气森森的往外冲,瞬间便没见人影。

身后,云贝贝嗫嚅低声道:“哥哥,你干嘛说出来呀,爹爹不是说不让娘亲知道吗?”

北风锦平淡的扫过她,不答反问:“你觉得咱们更应该听爹爹的话还是听娘亲的话呢?”

话落,身形一闪,追他亲爱的娘亲去。

云贝贝瞪眼,半响挠着脑袋狠狠点头,对,听娘亲的更重要!

三道身影依次出了暗王府,将军美人带路狂奔。

不过一会,暗王府人走楼空,连扫苑子的管家都还未注意到这情况。

一路到南封长街,淘宝楼一个王者之师的人影都没有,倒是不少百姓往城门口跑。

“快走快走,决战开始了,开始了。”

“哎呀,等等我,等等我。”

景袖一听,身形一闪,唰的追上去。

城门口,空地上早就围满了人,一层包裹着一层,完全挤不进去,景袖黛眉皱紧,身形一掠,飞上五丈城门。

守城门的方啸云一看景袖出现,大惊。

“王妃……”他呼道,慌忙想要下跪。

景袖手腕一拂,源力阻了他的动作,一边道:“什么个情况了?”

以为景袖知道,方啸云慌忙把他知道就说出:“这已经第三场了,目前一比一平,这场是争华夏皇城的发展权。”

景袖拧眉,她们还输了一场?继续道:“这都是哪来人?什么时候发展起来的?怎么会跟淘宝楼杠上?”

透过人群,能隐约看见一群打扮不一的男女,他们面貌或普通,或中上,有一人带着面具看不到样子,身上服饰普通,但他们脚上的力道和身上的气息一看就不是池中物。

华夏城最近怎么竟出现些来路不明的人?

“王妃你不知道?”方啸云瞪眼惊呼。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