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三卷 终章_第386章 番外之三个疯子

景袖眸光再次落到手里的锦盒上,这锦盒里外面不知道涂抹了层什么,泛着浅浅的白光,里面是银色的冰块,冷气也是从这上面发出来的,鲜活的一对眼珠躺在里面,随着某种**粘膜包裹在眼珠上,看起来依旧鲜活。

景袖点头:“好,我们马上试试。”马上,不用再等,她知道四小妖们的心情。

一瞬,四小妖激动的跳了起来,旁边的凌云壮志也是高兴,众人脸上也是期待。

景袖收好东西,刚想出去准备些东西,百里沐辰风风火火的从外面闯了进来,他脸上藏不住的激动之色,手里的蓝玺玉捏紧。

“它是哪来的,你把它给我,你知道它代表的意义吗……”接二连三的问句,百里沐辰眸子里的蓝光格外耀眼,他很少激动,看得出来此时心绪难以安平。

景袖将冰盒子掩在裙袖下,继续向外走,风中悠悠传来一句:“不管它代表着什么,这个给你了就是你的了,就当登基礼那天的谢礼吧,有了它,你的路也会好走些。”

她云景袖从来都是有恩必报的,一块破玉而已,给了百里沐辰她还有两块不是,再说了,她相信有了这块君王玺,他百里沐辰的路会打得更开。

一个百里尊主的位置可是困不住这人的,琉云岛,三皇君,他怎么也要取而代之一位吧,等他成功,那么十五年后的琉云岛之行,她们的麻烦应该也要小一些。

她帮他,其实也是帮着自己,未来她们和百里沐辰的关系到底会怎样景袖不知道,但是现在他们绝对不是敌人。

至于为什么没把其它两块玉告诉他,有时候,不能完全掌控理解的人和事物,还是为自己留个后路些好。

景袖平淡的态度让百里沐辰忽地冷静下来,他望着景袖的背影,体会着她的意思,瞳孔一点点变的深邃。

对,景袖说的没错,有了它,他的路要好走些,不对!不是一些,是很多!

月色皎洁,屋里其他人对视一眼,依次退了出去。

清风婉约,大颗大颗夜明珠寻来,荨草,傀香,子间……所有会用到的药物备好,仔细的检查妖妖的眼睑情况,确定是否适用,确实是符合的,筋血的分布,眼膜的厚度,瞳孔位置……每一处都无异,这让景袖都忍不住怀疑这双眼珠是从妖妖眼睛上挖下来的。

挖了人眼珠,再封存好,后来再还给妖妖,若这一切都是那些守护君王玺的族人而为,景袖很难想象,琉云岛这些势力到底是个什么存在。

深呼口气,穿好白色裙褂,检查好手术刃,这一场试眼手术并不是没有风险,实际上它的成功率极小,仅仅一成,但景袖不可能把这些情况告诉他们,她让他们带着期盼,而她也一定会做到,歃血暗王的手里,绝对没有失败的事。

交代好一些事,景袖缓缓走进房间,这一进没有七天是出不来的。

太阳刚刚从天边升起的一刻,景袖动手了,此时天还蒙蒙亮,屋里却亮如白昼。

隔壁的苑子里坐了一群人,都没有立马

离开,他们格外的安静,将这里严严实实守住,因为知道从这刻起,这苑子容不得丝毫的吵闹。

静坐了一会,天翼谷玉等人开始离开,皇城还有些事,需要立马处理,此时他们虽然还当着血霄暗卫,实际上却早已个个封王,手下也开始培养势力。

风扬也离开了,淘宝楼遍布大陆,分坛的楼主正在选拔,他松懈不得。

笑天虎管着华夏风云楼。

云战天五爷童泯等人开始着手军队的事,按景袖想法,他们要培养支华夏军起来,这军队正是十五年后的利器,十五年,所以这些军种需要从小挑选,按照景袖的训练方式建立起一支强大的神兵。

凤霓月帮着云贝贝管理着朝政,本来就是曾经一国女皇,这事情轻而易举。

黑疯子与邪美人在隔壁神羽阁捣鼓着,据说要弄一批强大的利器出来,有了神兵,当然还的有极致的装备。

一切都有条不紊中。

只有北云霄丰卿齐沐昭比较闲,他们留在苑子中,意外的格外安静,没有大打出手,这一坐就是三日。

第一日,三人喝茶对眼,第二日,三人依旧喝茶对眼,第三日,三人还是喝茶对眼。

到了第四日。

一行人从外面回来时,纷纷疑惑,改玩的啦?

苑里气氛很凝重,但还刻意压制着,一张张纸片不断在石桌上飞出拿起,他们没有出声,但那眼神交锋的一瞬就能杀死一群蚂蚁。

谷玉瞪眼,飞身上前,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三人居然在打牌,斗地主,王妃教玩的那个东西。

他们面前摆放着一堆玉米粒,似乎在计数谁赢谁输。

目前是北云霄面前玉米粒多些,所以他脸上带着隐隐的倨傲笑意,而丰卿和齐沐昭脸色越来越不好看。

正当谷玉看时,齐沐昭血瞳一深,四个九扔了出来,北云霄的眼皮抖了抖,依旧镇定,就看齐沐昭好像要出完似的,丰卿淡然的撩了撩手,一对王放了下来,北云霄的眼皮抖的更凶,然后在北云霄几欲吃人的目光中,丰卿淡然的把三四五六七扔了出来。

一瞬,北云霄手里的二被他捏成了褶子。

齐沐昭血瞳亮了,丰卿的嘴角也隐约勾起,两人手腕一撩,很不客气的伸出魔爪落到北云霄面前的玉米粒上,就见原本小山堆一样的玉米粒瞬间去了大半。

谷玉瞪眼,一次输这么多,这是挨了多少炸弹呀。

正想时,北云霄眸子寒光唰的扫向谷玉,那眼神里的意思明明在说,都是你丫的衰神,一来老子就输这么多!

谷玉抖了抖,嘴角抽搐大大后退几步。

众人看着,打消了上前凑热闹的心,玩吧玩吧,只要不打架就好。

刚想着,就见刚刚还坐在石桌前的三道身影唰的飞起,不过瞬间,便消失在天边,待过了好久,隐约一声炸响传来,声音极小,虽然不知道情况如何,但看天边黑压压飞起的晚鸦就知道了。

众人嘴角抽搐,也懒得搭

理。

黑疯子去景袖屋里送了些吃食很快退了出来,对众人点首,简单的说了下情况稳定,众人心纷纷安定些。

便这样又等了三日。

到了第七日,众人都没有出去,纷纷坐在苑子里,今日是最后时刻,也是最危险的,他们必须守好这里。

一坐又是一整天,到了晚霞时候,众人的手心紧握,神色担忧紧张,按照估算应该出来了,可是直到现在都没有动静,这让他们忍不住多想。

本就焦躁万分,一声炸响从苑外响起,惊天动地。

众人瞪眼,他们都在这,谁在外面……

刚想着,又听一声炸响。

“轰。”

景袖房间瞬间一股冰寒的煞气溢了出来,暴躁的情绪即使他们隔了一个苑子都能感受到。

众人大惊,唰唰飞了出去。

就见梅林前三个疯子正乱蹦着,其中一个身穿破碎紫色布衣,他手里拿着个酒壶,腰间还挂了一个,脸上即使染着尘土也能看着大片嫣红。

醉熏的姿态一看就知道喝了不少,隐约看清他的面相,众人并不认识。

但另两个暗王府一些人却熟悉的不得了。

白衣疯子和嗜战木头,这两极品怎么在这?

白衣疯子就是神羽阁那个兵器狂,嗜战木头就是从雄风军营招进来的那个狂战士榆木疙瘩。

王者之师的人一瞧,大惊,华容邪美人也是错愕。

白衣疯子和嗜战木头并没有喝多,两人不断的朝着那酒疯子攻击着,发狠的状态,看起来梁子很大。

两人的实力并不弱,可对上这酒疯子却没讨到半点好处,这酒疯子就像个泥鳅,即使两人围攻也闪的游刃有余。

刚刚的爆炸声就是他们打斗引起的。

看着白衣疯子和嗜战木头又一招要轰出去,北云霄等人纷纷心惊,飞起,就朝战场扑去,只是他们刚飞到半空,纷纷停了动作。

静,连狂躁的白衣疯子和嗜战木头都小心翼翼的模样。

一把黝黑深深的“黑鹰”枪在众人眼里晃悠,那酒疯子一边晃悠着“黑鹰”一边嘟嚷着:“那个……那个,你们都别上来啊,给给老实点啊,小心我‘吡吡’了你们。”他一边说着,一边东倒西歪的样子,手里的“黑鹰”枪口就不断晃悠。

随着他晃悠的方向,王者之师血霄军唰唰后退,这东西,那威力,不可估量啊。

北云霄邪美人也是额生虚汗,神色很不好的样子。

丰卿齐沐昭和刚刚从外面回来的百里沐辰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直觉这东西很不好。

角落,赤影一脚狠狠踹在华容屁股上,恶道:“不是给你们的东西吗,怎么这么没收拾。”

华容挨了一下,一脸委屈道:“当时拿回去一天不到,就被白衣疯子偷走了,我和皇也没办法啊。”

这事他们还一直不敢跟景袖讲,要知道如果他们把“黑鹰”神兵的事暴露出去,那后果一定很惨。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