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三卷 终章_第385章 番外之虐人,玉玺

“好好,小家伙好样的。”从“云羽仙”过来的五爷毫不吝啬的夸赞道,他的身边站着笑天虎,这人的毒瘾已经解除,身体也恢复七八成了。

地上的北风锦一个鲤鱼打滚翻起,娇小的身子灵活一跃,再次扑上黑老二的后背。

看着人越来越多,黑老二暗叹形式不好,身形一斜,避开北风锦的攻击,飞到半空准备逃跑。

“唰!”北云霄动了,银袍一扬,身形飞到半空,脚腕聚着三分力道一脚踹上。

“砰!”砸地声,黑老二灰头土脸的落了下来。

同时,景袖,北云霄,五爷,笑天虎及稍后赶到的邪美人等人身形一闪,呈圆圈姿势围拢在这片。

呵呵,想走?哪那么容易?

“锦儿,娘亲今儿再教你一招,看清了。”景袖忽地出声,身形一闪,瞬间到了黑老二面前,她手如灵蛇,猛地扣上黑老二的肩肘,刚刚还巨力的黑老二竟然动弹不得。

景袖红唇微启,一边动作,一边悠然道:“这人的身体肩肘分二十三处穴,这下颊三寸的地方叫死轴,你只要捏住它,力道用一分,它便会轻易的被卸掉。”

“咔嚓。”伴着这清脆的断骨声,还有黑老二凄厉的痛呼声。

“啊……”

景袖手腕一扬,黑老二已经被扔了出去,还没落地,北云霄猛地飞起,他银袍一挥,整个人成漩涡状飞起,周围劲风突起,便见一道银霄长枪的虚影生在半空中:“这招叫破千军,你记住了,将来上场杀敌的致命招式。”北云霄道,银霄长枪的虚影穿过黑老二另一只肩肘。

“轰”的一声,直接炸的血肉模糊,这力道还只出了一分,若是多出点……咦,后果不敢想象。

歃血暗王,云霄战神的亲自教导,不仅是北风锦看的眸光发亮,周围的血霄暗卫,王者之师也忍不住比划着。

“哈哈,五爷我也来亲自教一招,这招叫猛龙扑天,看清了!”豪爽的声音呼出,五爷身上烫金色的青黑长袍一挥,整个人唰的飞了起来,便见一道青黑色的龙影化出,光影一闪而逝,而地上的黑老二已经飞起。

“哈哈哈,我也来,我也来,我教你一招威虎震山好了。”笑天虎呼道,身形飞了出来。

刚赶回来的童泯等人看着这情形,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一眼便看出在虐人玩,眸光齐齐亮起。

“哈哈,看我童泯宫长的绝技,七彩流光璀璨宝剑之剑剑笑靥生花。”

“我的青龙斩月刀之阎罗扑小鬼。”

“……”

一个个呼,花样百出的名字,就连管家都拿着锅盖跃跃欲试的模样。

便这样,黑老二在众人间来回被踢着皮球狂虐。

敢进暗王府下毒,那就得付出代价!

北风锦看着,时而黑线,时而眸光亮起,这些招式的名字虽然怪了些,但招招都是他们的看家本事呀。

景袖看着,眸眼中的阴冷渐渐淡去,悠悠的整理裙角。

终于,大家似乎玩够了,各自

都收了动作。

黑老二整个人像滩软泥样躺在地上。

“咳咳……”鲜血混着咳嗽声吐出,他瞳孔里是森森的血光,盯着眼前这些人,脸色狰狞阴冷。

“喲,还没死呢。”童泯缓缓上前,拎起他的脑袋看上两眼,手腕凝聚着源力,打算做个了结。

众人视线转开,不再关心,景袖也是如此。

一切本是铁板钉钉的事,陡然,一声惊呼。

“闪开呀!”是长公主,众人也没看清怎么回事,地上被卸掉了四肢筋脉的黑老二突然猛地滚了起来。

没错,是滚了起来,整个人像是个皮球,弥漫着幽森的黑色死气朝景袖扑去。

一切发生在瞬间,快的众人来不及反应。

景袖的瞳孔收缩,却已经避不开。

“轰!”眼看就要碰上,一声巨大的炸响,就见成皮球的黑老二猛地炸开,身形血肉化成粉末散在空气中,连衣服都不见了。

浓郁的血腥气散开,景袖安然无恙的站在原处,众人一片呆滞。

“袖袖。”已到景袖面前的北云霄慌忙检查着,发现没事,大松口气。

众人还呆滞着,景袖首先回神,抬首向梅林间看去,那里刚刚有道力量打在了黑老二身上,若是没有那力量,那她……

清风徐徐吹来,众人也抬眼看去。

静,风一吹,枝头的桃花打着旋在风中跳跃,没有人走出来。

景袖缓缓上前,没有人,只有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清香,分不清是胭脂香还是桃花。

北云霄握上景袖的柔荑,看着林间,轻声道:“是他。”

景袖一怔,低声回应:“嗯。”她也知道的,是他。

众人面面相觑,不解,谁呀?只有邪美人若有所思的表情。

夕阳十分,大朵大朵的云彩被染的绯红,景致美醉。

第二日天色稍暗的时候,四小妖黑疯子壮志凌云从无人庄赶了回来。

之前四小妖住的无人庄那间阁楼,因为设有九杀阵景袖并没有冒然上去四五楼,这一次黑疯子正是去解阵,顺便看看上面有些什么。

前厅,众人围坐。

黑疯子一脸严肃的道:“景袖,你绝对猜不出我带了什么回来。”

这么一说,景袖越发好奇了,她当初进那间阁楼就知道里面的东西绝对不简单,但具体是什么,还真猜不出。

众人注视下,黑疯子缓缓拿出个锦盒,这锦盒是实木的,有瓷碗大小,外面用一层血色的锦纱包裹着,黑疯子芊芊五指动作,一点点拆开锦纱,然后再打开锦盒,众人的注意力全被吸引。

景袖**的瞥见那实木锦盒上的九爪天龙纹路,一个锦盒上刻着龙,这里面的东西一定很有意思吧。

锦盒打开,微微的淡光散出,众人一望,齐齐疑惑。

连景袖都眉梢一挑,大步上前。

是三枚玉石,白色,紫色,蓝色,上面刻着精致龙纹,下面四四方正,跟一般的玉玺非常相似,不过

,这个要小一些。

“这啥,玉玺么?”谷玉把玩起一个,疑惑道。

“我看看,是挺像的啊,可咱华夏国没丢玉玺啊。”白峰憨直道。

天翼也拧眉看着,十分不解,据他所知,以前的三洲五国的玉玺都在,全没丢啊,那怎么会出现这种玉玺。

“哈哈,你们一定猜不到吧。”黑疯子欣喜若狂的道,眼里藏着激动。

景袖放下手中的紫色玉玺,悠然道:“琉云岛的?”

黑疯子想显摆的话声戛然而止,眸中生着恼意,指着景袖鼻子狠狠骂道:“你能不能别这么聪明,让老娘显摆下不行啊。”

这一出声,众人瞪眼,琉云岛的玉玺?

黑疯子也不管众人,瞪着景袖眼里闪着亮光再道:“那你猜猜这玉玺都是谁谁的,再说说它们身上的秘密,你要说对了,老娘输你一局。”

景袖挑眉看着她,半响缓缓坐下,端过一旁的茶杯轻抿一口,悠然道:“你说吧,我不知道。”疯王那是逢赌必赢的,怎么能输呢。

“哈哈,就知道你不知道,这是琉云岛那什么三皇君的,知道这玉玺有什么秘密吗,哈哈,他们是皇位不正,来路不明的,看看,你们再看看这封遗诏……”黑疯子一边兴奋的道,一边再从怀里掏出张金黄皮纸,这是她早先藏好的,就是为了显摆。

众人挨个围上去,越看越心惊,连云战天和凤霓月的眼神都变了。

这是一封琉云岛先祖留下的遗诏,准确的说是琉云岛曾经的皇帝,至于这些东西为什么在这里并没有提及,但这遗诏上准确的写了,持三玉者掌管琉云岛,这三玉分别控兵,控族,控天,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

而曾经的无人庄拥有着一批神秘人专门为了守护这些东西而存在,不知道何由这些人一夜之间全部离开,只留下四小妖还在这里,有一封使命书清楚的交代了她们必须守护好这些,择明主而交。

景袖听着,心中感慨,看来这琉云岛一行她们以后是必定要去了,不管曾经发生了什么,但是这三枚玉玺无疑是帮了她们大忙了,至少,在与三位皇君谈判的时候她们手中握有谈判的筹码。

将锦盒中的蓝色玉玺递给风扬,景袖淡然道:“给百里沐辰送去。”

话声落在屋子,众人怔了怔,也没阻止,风扬立马去办。

百里沐辰这会并没有在这里,而是在偏苑处理着私事。

景袖拂了拂手,天翼眸光了然,迅速将桌上的锦盒遗旨收了起来,众人面色恢复常态,闭口不言。

“主子,还有这个,你看看是不是能给妖妖用上。”小妖忽地上前,她怀里用黑布包裹着个锦盒,还没有靠近,众人就感受到一股冷气,这是……

瞥见四小妖隐约兴奋期待的神色,景袖疑惑,缓缓打开,一瞬,眸光怔住:“这是……”

“主子,这是我们在阁楼的四楼找到,里面有个纸条说这个眼睛属于妖妖的,所以我们想是不是能……”小妖话没说完,但脸上的喜色已经藏不住。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