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三卷 终章_第384章 番外之该死的都得死

清晨,天还未亮,桃林间的风吹来,凉寒身骨。

喜闹了一晚上,长公主没有丝毫困乏,还是穿梭在“云羽仙”,整理着昨日留下的狼藉,一道佝偻的身影蜷缩在角落里,冻的瑟瑟发抖,长公主猛地瞥见,惊呼。

“你怎么还在这!”

不是别人,正是被天元阵吸光了力量的南炀。

他没有回答,整个人瑟瑟发抖,唇角青乌。

长公主走过去,黛眉越拧越紧,此时的南炀缩在一颗桃树下,看起来跟叫花子没什么两样,在这冻了一晚上,又没有进食能好过吗?

长公主想了想转身离开,再回来时,手里端了碗热参汤,还拎了几个热包子,她问管家要的,管家愣了下,也没多问,就把早膳分了些出来。

“拿去。”淡漠的语气,就当她打发给叫花子好了。

“谢谢谢谢。”颤抖喃喃道,急切的捧着热汤灌下,急切吞咽的动作让汤渍从嘴角流出,沾脏了衣襟,因为着急吃包子,又有些咳嗽。

长公主的黛眉越皱越紧,半响轻叹口气,道:“吃完了赶紧离开吧,别来了。”她转身要走,身后的南炀却突然扔了东西抱住她腿:“岚儿,你原谅我吧,原谅我吧。”眼泪成雨线落了下来,皱纹越来越深。

“好,我原谅你。”长公主道,再没了往日那种情动。

只是南炀还没有觉察出来,他脸色变得欣喜,激动道:“那岚儿你帮帮我,帮帮我,只要这一次,我不会害她们了,绝不会了。”

长公主一颤,看着他,瞳孔一点点变得深邃:“好,我帮你。”

南炀本已昏沉的眼陡然亮起,像是那些将死之人回光返照一般,细语落在晨风中,也不知道说的啥,看着长公主点头,南炀终于欣喜离开。

金阳从天边升起,温暖的色彩,光线一点点变的灼热。

城郊的破庙里,南炀杵着一截弯曲的橡木拐杖不断的来回走动,时而抬首向着天边看去。

“咯咯咯……”清脆的娇笑声,南炀正错愕时,就见庙门框上翻下个脑袋。

“咯咯,老乌龟,你是在找我么?”云贝贝嬉笑着,不断的晃悠着身子。

看清是云贝贝,南炀欣喜若狂,眸光眨了眨,又很快恢复镇定,他朝四周看了看,并没有看见长公主的身影,不解道:“你怎么在这,是长公主带你来的么?她人呢?”

倒挂的云贝贝偏偏脑袋,忽地飞身下来,她摇着小身子在破庙前的空地上蹦跳起来:“不是你找我么?岚奶奶没来呀,岚奶奶让我陪你一会就自己回去呢。”纯真无邪的童音,听起来不像骗人。

南炀拧起眉,直觉感到怪怪的,但他已经按捺不住心头的狂跳,朝云贝贝急声呼道:“那你过来陪陪我,爷爷一会就让你回去。”他眼里冒着绿光,藏都藏不住。

云贝贝停住身子,眨着灵动的大眼向他缓缓走去。

这一刻,南炀身体最后点本源之力一点点凝聚在手心,眼里是幽森的绿光,天之骄麟就在他的面前,就在他的面

前。

云贝贝越走越近,在离他一米远的地方忽地停下,她偏着脑袋对南炀咯咯笑道:“可是不行哦,娘亲说老乌龟早就该死了,不能一起玩呢。”

她话落,身子一转,就往外飞,南炀还没听清楚她的话,一瞧这情形心头大慌,也顾不得其它,力量慌忙朝云贝贝打去,有了天之骄麟的力量他就可以再次变的年轻,再次夺得天下了。

“唰!”一道红光飞来,曼珠沙华的虚影截住他的力量,直接打回他身上,南炀连人带着手里的拐杖猛地飞起,轰的一声砸到破庙窗户上。

暗处的人缓缓走了出来。

云战天,丰卿,齐沐昭,百里沐辰,童泯,天涯,北昊风皆在。

“咯咯……”云贝贝在云战天怀里开心笑着,哼,老乌龟,想打她和哥哥的注意,活该被揍。

看着这情形,地上的南炀终于明白,他蠕动着佝偻的身子大骂着:“贱人,贱人,是那个贱人出卖了我,出卖了我。”

这一刻,月央苑里景袖等人正陪着长公主说着趣话,长公主眼里虽有觞色,但很快被苑里欢乐的气氛冲淡,这一次,她不悔。

“哼,敢骂我皇姐,老子弄不死你!”曾经的皇上北昊风大怒,脚下凝着内力,一脚朝着他腰骨狠狠踢去,当年就是因为这畜生东西,害他皇姐心力交瘁,半年白头,如今还敢骂她,可恶!

“咔嚓。”腰骨断裂,这一下不留半分力道。

南炀的脸色狰狞着,头上是密密麻麻的冷汗,下一刻,他竟乞求起来:“饶了我,饶了我。”

“饶了你?好啊,说,当初的南皇被你们弄到哪去了。”天涯吼道,这么久以来,景袖一直在三洲找红尘三仙,可自从那日追逐消失后,就再也没有见过。

那女子的身份他们也通过丰卿依稀知道些情况。

那个女子叫颖,是和丰卿一起被天地道造出来的,不同的是他们一个是完成品一个是半成品。

完成品当然是丰卿,因为他活着,而颖不行,她长年处在昏睡中,每三年才会苏醒一日。

当初的天地道造他们是为了以后争夺天下,后来天地道的大长老又从苍穹洲收了南羽承,从上一代南皇子嗣中控制了红尘三仙。

南皇的暴毙而亡也不是病死,而是天地道所为。

只是没想到红尘三仙与颖产生了感情,每三年一次的苏醒,那一日,颖在云湖畔轻舞,红尘三仙相随,周围是桃花盛开,那女子十分喜欢胭脂,却因为化颜术终身无法碰触,所以红尘三仙便一直为她口抹红色胭脂。

化颜术,是天地道的人种在她身上的一种秘术,这秘术会随着时间,让她改变容貌越来越像一个人,这就是她像凤后也像景袖的原因。

想象一下,银月洲大乱,突然冒出个凤后掌控局面,那样,不是会省了天地道那些人很多麻烦吗?

只是可惜,颖没有丰卿成功,渐渐,天地道的人便放弃了她,但他们的放弃不是任由不管,而是要彻底毁灭,所以红尘三仙便逃了,带着颖逃了

,那一日,也是丰卿力量控制不住爆发的时候。

混乱,让他们离开了天地道,其实一切还有南羽承的暗中帮忙,从那时起,他的野心便露出,准备复仇,准备吞并天地道及整个天下,所以送走他们,这天地道唯一的希望就在他的身上了。

“不知道,不知道啊。”南炀恐惧的道,身子不断后退,他确实不知道,据他所知,那一日,南羽承杀了那女子,并没有将红尘三仙抓住。

众人拧眉,不知道,那就没什么好留的了。

天涯手上淡金色的力量凝聚,一步步上前,这人必死无疑。

“不要不要……”恐惧,慌乱,乞求。

这一刻,月央苑的北云岚忽地抬起头,她望着天边,眼中的泪不自觉就留了出来,苑子忽地静下,众人也是难受,终是爱过,怪不得任何人。

“轰!”两声爆炸从破庙里和暗王府外同时响起。

月央苑众人一惊,慌忙飞身去看,梅林前的空地上,北风锦正与一黑衣人战斗在一起。

景袖一看,眸光瞬间寒戾起来。

黑老二,曾经九劫脉逃走的那个八老怪之一,这老东西还敢在这出现,找死!

空中一阵刺鼻的味道,一闻着绫罗等人全身无力,而谷玉白峰两人已经躺在地上,他们两个的实力,景袖当然知道,看来这老东西是想干点阴损的事,结果被百毒不侵的北风锦撞见了。

黑老二确实是来干阴损事的,不止阴损,他要景袖死,要这暗王府所有人都暴毙而亡,只是没想到这七魂散还没下下去,就被这小杂种给撞见,可恶!

裙袖一拂,将这空中的毒息散开,再给地上的谷玉白峰解了毒,景袖并没有立马出手,而是双手环胸悠然站在一边看着北风锦的出招。

“锦儿,观察,找他的缺点。”悠悠声,既然有这么好用的人肉沙包送上来,那就别浪费了。

北风锦娇小的身子一个后翻,双手呈鹰爪,全身架势齐开,这是娘亲教他的搏击术,不能丢了脸了。

银发随风飘扬,小身子一身气势。

从淘宝楼回来的北云霄天翼等人一看,也立在梅林里,悠闲的看着这场现场教学。

北风锦天资聪颖,很快找到了黑老二的缺点,腿,他的腿,左边是腿是假的,所以每次他落地的时候动作僵硬,身子歪斜。

身形猛地一闪,移影步,瞬间照着黑老二左脚踢去。

只是北风锦虽然快,力量稍显不足,黑老二手腕擒上他的肩肘,狠狠将北风锦翻起,真当他黑老二连一个小畜生都收拾不了了。

景袖北云霄手心同时握紧,电光火石的一瞬,并没有上前,有些亏,吃过了才会终生不忘,这也是最快的成长方式。

云贝贝和北风锦的路还很长,但前途艰险,必须让他们迅速强大起来。

“轰!”意料之中的砸地声,烟尘中,北风锦小身子躺在地上,但黑老二竟然也砸倒在地,这让北云霄景袖眸光一瞬亮起,很好,没吃亏,这才是他们的儿子!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