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三卷 终章_第383章 番外之我愿意

清风吹过,竹节海棠荡漾,大朵大朵的山茶簇拥在角落。

春色,正是百花争艳的时候。

两人的胳膊挽上,这一挽相扶到老,乐声不歇,婉转悠扬的声音响在这片。

伴娘伴娘等人站定,黑疯子手中捧着谷玉特制的大捧花,两个小花童就位,便这样随着音乐祝福他们一步步走过华笙桥。

惊艳,惊讶早就在每个人眼里。

他们从来不知,原来这没有大红喜色的婚礼也这般漂亮,唯美,圣洁。

“天啊,新娘子的衣服好漂亮好漂亮。”一个闺家小姐呼道。

“还有她的鞋子,你看好高,但是好有气质啊,还亮着光呢。”另一女子也忍不住赞道。

“新郎官的衣服也好精美。”

“……”赞美声不断。

人群后,北云霄凑到景袖身边,悄声道:“袖袖,这就是你们那的婚礼呀?”

“嗯,不错吧。”景袖仰头,得瑟道,这可是花了她淘宝楼大半年积蓄呀,回头得找邪美人报账了。

“是不错,不过暴露了点。”看着那些雪白的礼裙,北云霄喃喃,心中又忍不住想,若是袖袖穿上,嘿嘿。

景袖抬头望去,才注意到绫罗她们身上的礼群都是露出香肩的,大翻个白眼,反驳道:“这有什么暴露的,女人的美就该露出来,我们那还有穿三点的呢。”话落,拂一拂裙上的沙尘跟上去,看来得先换身衣裳呢。

身边北云霄瞪眼,追上去:“什么样的?”

“就是上面下面,只有巴掌大的布条遮着,对了,有些还没有布条呢,就一根绳子。”看了看前面的场景,景袖飞身向月央阁去,换个衣服而已,很快。

身后,北云霄怔住,瞳孔流光一点点变得深邃,忽地,他身形一掠,风中隐约传来他一声咆哮:“袖袖,你有没有穿过!”

没有的,肯定没有的,可是……哎呀,肯定没有!

这方黑疯子邪美人走过鲜花铺满的草地,穿过拱门,缓缓走到最前。

那里是用花瓣装饰的一处高台,风一吹,四周的彩纱飘扬。

下面,龙老,五爷,云战天等人坐在依次排开的软椅上,新郎新娘已经走上高台,其他人也入坐,两个小花童还乖乖的牵着纱尾。

百姓们围在不远处,场面控制的很好。

此时安狄瑞尔一身黑长袍站在台上,百里沐辰与他已经协商好,放了他的那些手下,所以此时他也不急着救人,留在华夏进行真正的文化交流,他手里捧着本书,胸前挂个闪亮的十字架,这是景袖交代的,让他来念宣誓词。

虽然不是真正的神父,但黑疯子也没有那么拘泥,真正的誓言不是神主决定的,而是他们的心,这个道理她明白。

整理下自己的衣襟,安狄瑞尔开始正经起来,景袖说的,这很神圣,必须严肃,看来,他可以把今天这一切带回自己的国家。

“你愿意娶这个女人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

最直白的语句,落在每个人心上,这一刻全场安静,仔细体会着它的意思。

安狄瑞尔看着邪美人示意他回答。

对方愣了一下,立马道:“我愿意!”响亮的一声,落在场上,回荡在天空里。

“很好。”安狄瑞尔道

,转身又看向黑疯子:“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

静,全场安静,屏息静待。

黑疯子没有立马回答,她心头有些慌乱,转头向人群看去,没有看到景袖,这让她更加不安,纱裙下的手越捏越紧,脸色变的苍白。

她真的能得到幸福吗?那些人不是说她是恶魔吗?说她会被诅咒一辈子吗,血红的画面出现在眼前,那里面躺着她亲手杀掉的父母和即将举行婚礼的未婚夫,她的妹妹正在对她咆哮,用刀狠狠的扎进她的胸口,一刀一刀,念着最毒的诅咒……

虚汗冒了出来,瞳孔里的黑色失去光泽。

“疯儿。”似察觉到不对,邪美人猛地上前紧拥住她惊呼,入手的冰凉让他整个人惊恐,这温度如冬月寒雪。

“疯儿。”邪美人又一声紧张低呼,脑袋抵在她的额上,并没有催促,他知道她还需要时间,他知道的。

黑疯子无力的声音在他胸膛响起:“请等一下,马上就好,马上就好。”她喃喃道,如同在溺水挣扎,她能走出来的,一定能的。

“嗯,不急,我等你,等你。”邪美人摸着她的头纱,一脸温柔道。

黑宝石般的眼眸看向场边,景袖还没有来,她的精神支柱还没有来。

“疯儿,相信我,这辈子不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在你的身边,绝不会让你再孤独一人……”邪美人轻柔的话落在头顶,黑疯子整个人一怔,眼里显过这人从最开始到现在追着她的一幕幕。

缓缓的,她的情绪不再紧张,抬起双手一点点拥住他。

清风吹过,雪纱漾动,一圈圈波光闪烁。

“我愿意。”轻如蝇吟,邪美人并没有听见,他只是紧拥着她,给她温暖。

“我愿意。”又一声,这一声,稍大一些,邪美人怔住,安狄瑞尔也隐约听见。

“什么什么,那啥……你愿意娶她,不对不对,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安狄瑞尔着急的再念了一遍誓词。

“我愿意!”这一句响亮,坚定,代表她的勇气。

一瞬,场上雷鸣般的掌声响起,云战天等人站了起来,天翼等人开始吹口哨起哄,百姓也是一片祝福。

邪美人还愣在场上,千言万语也比不及这一句重要,他放开黑疯子,还没来得及出声,黑疯子已经不满道:“我说了三次,你才说了一次。”娇声,双颊透着粉嫩的红。

这般女儿媚的样子看的邪美人眸光一亮,紧接着便是他的高呼:“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一声声,恨不得宣告整个世界。

人群边上,景袖已换好衣裙,也不知道在哪站了多久,眸光里是盈盈笑意,嘴角浅浅勾起,她知道的,她的姐妹一定能走出来的。

“袖袖,你到底穿没穿过?穿没穿过啊?”丝毫没关注场上,北云霄还在景袖耳边急声问着,心头异常暴躁,若是穿过,他一定要杀了那群看过的现代人。

景袖翻着白眼,忽地玉臂一勾,轻柔的便圈上北云霄的脖颈,她勾一勾食指,北云霄乖乖的凑上去。

细语落在风中,也不知道听着啥,北云霄脸色忽地涨红,鼻子下火辣辣的,整个人定在原处。

景袖安抚好他,转首

向场上看去,作为歃血暗王,出入各种盛大场合,专门刺杀各方豪主,美人计也是其中一项利器,三点,怎么可能没穿过?

不过,绝对不能让北云霄知道,否则,后半生不得安宁呀。

黑疯子那方已经交换完戒指,开始抛花球,血霄军等人,王者之师等人拥挤在一起,百姓也想参加,只是他们完全挤不进来,只能在外圈摇着胳膊大呼。

景袖看着这阵仗,头抹冷汗,不用想,就知道定是一场大战。

黑疯子邪美人也看着,对视一眼,眼里闪过狡黠光芒。

源力附在怀抱大的捧花上,黑疯子背身猛地扬起。

就见巨大的一捧花球飞向半空,众人的脑袋随之扬起,花球飞得很高,一时半会还看不出着地点,等到落下时,众人纷纷紧张起来。

“唰!”一道黑光拔地而起,是天翼的身影,这叫先发制人。

“唰!”白峰风云砍刀一舞,一股劲风卷起,眼看就要落下的花球,改了方向,他手腕一扬,就要接个满怀。

一股劲风刮来,竟是五爷飞身冲上,他依旧一身劲袍,威势十足,看着众人道:“五爷我也还没成亲,这花我要了。”

他话刚落,明明已到指尖的捧花居然唰的飞起,是童泯出手:“嘿嘿嘿嘿,老头我也还没成亲呢,我的了。”

“你的?给我吧。”龙老不屑声音落出。

天空便见一道道光影飞过,那花球满场跑,也幸好谷玉绑的够扎实,这么玩都没有散架。

景袖瞪眼,看着场上的场景黑线无语,偏生他们还说得对,没成亲嘛,谁都可以抢。

“汪汪……”一阵吠叫,将军美人几只大犬冲进人群中。

景袖黑线的更厉害:“将军,你成亲了!”忍不住大呼提醒。

在人群中跳高的将军转头看她一眼,忽而不理,继续抢着,都能玩,它们也要玩。

场边上,百里沐辰摸着下巴,对着云贝贝忽地一声脆呼:“小媳妇,本尊给你抢个小花球,咱们就回琉云岛成亲哈。”话落,身形飞出。

他水蓝色袖袍一扬,场上人唰唰落下,鲜艳的花球就要抱个满怀。

“唰!”血色红光和黑光同出,丰卿齐沐昭杀来。

有了这三人加入,本争夺的厉害的场面忽地静下,天空只有三道流影。

飞沙走石,天崩地裂,山林摇曳,看着这架势,景袖暗叹不好,可不能让这三幺蛾子整毁了。

银兰妖刃出手,三个方向打去,半空的人唰唰避开,而被他们争夺的厉害的花球朝地上落下。

“咚。”砸地声,空无一人,下一瞬,两只小手抱起,云贝贝抱着有她半个人高的大花球兴奋高呼:“娘亲娘亲,我抢着了。”

小脸兴奋,眼神更是亮晶晶的。

一瞬,景袖怔住,狠狠的拍了下脑门,云贝贝抢花球,这……转首向身边北云霄低语道:“怎么办?你闺女要嫁人了。”

“嘿嘿嘿嘿……”傻乐的声音,北云霄还一脸呆滞,脑里是他家袖袖晚上给他穿三点的场景。

景袖一看他,气不打一处来,算了,懒得跟他说了,转首看向已经再次围在云贝贝身边的三人,算了,有些幸福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

铃兰清香飘过,有两只云燕落在青杨枝头,幸福一点点到来。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