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三卷 终章_第382章 番外之天生一对

太阳刚过头顶,正是一天中最温暖的时候。

华笙桥,进“云羽仙”的必经之路,而“云羽仙”便是暗王府以后面的锦绣山为基精心打造的一片休闲区。

亭台羽楼,小桥流水,云莺婉鸣。

潺潺溪水从桥下流过,彩鲤翻跃着身子,清风一吹,几株竹节海棠和水仙摇曳着曼妙身姿,如水中溪水的娇俏姑娘。

这里并没有设拦,可以对百姓开放,但因为对景袖的尊敬爱戴,华夏的臣民很少私自进入,今日不同,因为有大婚消息传开,皇城百姓也忍不住来一探究竟。

他们格外的守规矩,立在华笙桥那方,没有造成任何混乱,只是时不时为这别致的景色惊呼。

此时,有六米宽的华笙桥上站满了人,他们身穿劲装,崭新轻薄的青色软甲显得精气十足,血霄军,王者之师,雄风皇军各个摇头张望。

“来了,来了,快快,准备准备……”金刀御将一声大呼,本拥挤在桥这边的众人轰的散开,他们成“一”字形两列一路延伸开,手里捧起摆放在地上篮筐里的各色花瓣。

肃穆,紧张,华笙桥那边的百姓也探着脑袋张望。

没有,什么都没有,刚想着,下一瞬此起彼伏的抽气声传来。

血霄军众人越发紧张了。

忍不住转头看去,便见几个清一色黑衣服的男子走了出来。

成亲穿黑衣服?百姓们忍不住奇怪,可心中又忍不住赞叹,尤其是城中的闺家小姐,夸张的捂着胸口,连赞:“好俊,好俊啊!”

确实俊,天翼,风扬,谷玉,白峰,域无言,壮志凌云,赤影,惊拓,雷霆等十几人穿统一白衬黑西服出场,那样子能不俊吗?

严格来说,他们的衣服算不上西装,是古风与现代款式结合,黑色泛光的绸面,微微束腰的版型,衣服更短,只到腰下一寸,暗绣着血红色的祥云图案,里衣是雪锦制的短衣,样子跟衬衫相识,但光泽更为明显,若是坊家资深的绣娘一看,定会忍不住惊呼,这衣服的贵重不凡。

他们的青丝统一束起,墨红色的玉冠,整个人精气十足。

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他们站定在视线可及处,并没有着急走上来。

“让开,你给我让开,我要站中间。”谷玉恶狠狠呼。

风扬白眼一翻,抬头望天,哼,才不要。

一帮的天翼暗瞧着,白峰也使着力,域无言打着鬼注意。

“嘶……”身后又是一阵吸气声,便见桃林间走出些身影,一瞬,在场的男子女子彻底愣怔住了。

一身精致绣着双生莲的白色长袍,浅紫色祥云形状的衣襟暗绣,镶着浅金色云丝,不断的散着浅光,袍面上绣着一朵朵重叠紫鸢花,这花是珍珠沙锦制的,正常看上去是白色,只有晃动被阳光一照才会现出紫色,绣口和脖颈的位置成角口微开,下方是三角形,这是一套带古代风的燕尾服。

至于为什么没用黑色,景袖想过,这白紫相间的颜色才是最适合邪美人的。

如此一身,再配着墨紫的发丝,紫瞳,此时的邪美人整个人的邪魅的气质被衬托到极致,不仅如此,精致的袍角把他显得更为尊贵,雪一样的白色又多出几分温柔,这一刻,百姓的目光齐齐落在他的身上,连身后到来的北云霄等人都未引起他们的注意。

真正的风华无双!

身后,北云霄瘪着嘴角,一脸不爽,他堂堂战神,居然帮这小子整理衣襟了。

丰卿拧眉看着他的芊芊玉指,似乎上面还残留有邪美人墨紫发丝的味道,让他很是不爽。

百里沐辰和齐沐昭两人死死的盯着邪美人胸前的配花,像是能盯出个洞来。

北风锦一身小礼物立在角落,对他们翻着白眼,无聊!

华容一边帮邪美人拂去背上的桃瓣,一边擦着冷汗,这几人明明只是碰了一下而已嘛,搞的这么嫌弃的样子。

邪美人才懒得搭理他们,紫瞳泛着浅光,不断的向疯王府张望着,应该来了吧,怎么还没出来,要不要他去接,这么想着,就赖不住急切的心想要去看看。

他刚动作,便被华容拉住:“皇,你别急啊,凤主说了在这等啊。”他身上也是一身精致的礼袍,与天翼等人一样。

这一会,天翼等人也走到了邪美人身边,王妃说了,他们是伴郎,必须时时刻刻跟在新郎官身边。

其实景袖本意是让百里沐辰这些人也当伴郎的,不过一想到他们那张死臭的脸就打消了念头。

“叮叮……”风吹过,挂在桃林间的铃铛忽地响了,负责曲子方面的芳嬷嬷不知道从哪飞了出来,她立在众人视线里,手腕一招:“快快,曲子曲子,弹……”

话落,怀抱琵琶,箜篌,长笛,古筝等乐器,立身在各处的群芳阁姑娘动作了,她们身着粉嫩精致的长曲,面上画着淡妆,或倚在桃林下,或三两个随意坐在草地上,或成排坐在血霄军等人后。

她们并没有同时起调,乐声缓缓而来,先是一阵竖笛空灵的声音飘出,这一刻,异常的安静,只有风一吹,桃瓣掉落的沙沙声和这笛音。

紧接着桃林间一片比桃花还粉嫩的颜色出现在视线里,随之而来的还有女子的娇笑声,这娇笑不是一人,而是一片。

红妖,绫罗,朱雀,含水,黑丽莎,四小妖……

一瞬,众人忘记了呼吸,看着那片美好一点点走来,被她们最前的那女子彻底吸引住目光。

雪一样的颜色,铺在大地上,纱质的裙角拖动着地上的桃瓣,盈盈水光的珍珠如繁天星辰般洒在裙上,一朵玫瑰花形的头纱别在如瀑的发上,透明的白纱随风洒在风中,后面有云贝贝这小花童牢牢的抱住,十几个女子立在她的身侧,为她牵着裙角,为她理着青丝,这是世间最美的画面。

一步一步,银色的水晶高跟鞋时而显在视线里,这一刻的黑疯子不再尖锐,不再煞气森森,她充满了女人味,有着让世间男人痴迷的韵味。

风一吹,淡淡的清香散来,如夜色花开,迷人的味道。

愣怔,

惊艳在每个人眼里。

不仅是百姓,连天翼等人也是如此,不仅为了黑疯子,也为了她身边的那些女子,这一刻天下最美好的事物都齐聚在一起,他们见着最让人动心的画面。

奇怪的,天翼的心头开始跳快,含水的娇笑在他眼角晃动,他眸光闪烁,急忙转开视线,下一刻,又忍不住再望上一眼。

风扬看着朱雀喃喃:“没想到,还挺人模人样的嘛。”

像是知道他的低语,正娇笑的朱雀投来目光,对他狠狠的一瞪,惹的风扬心头咯噔一跳,心虚转开视线。

北云霄眸子中的银晖闪过,惊艳一瞬,又忍不住冷哼,还是他媳妇漂亮,瞧,那身雪色长裙多漂亮啊。

景袖这些人忙活的不成样子,身上的长裙穿了好几天了,还沾着前两天给云贝贝煎鸡蛋的油渍。

丰卿眸光闪了闪,最后落在云贝贝身上,被小花童模样的云贝贝怔住,嘴角带起浅浅的笑。

齐沐昭和百里沐辰眸光闪烁着,寻不到焦距,也不知道看的是新娘子,还是新娘身边的伴娘,或者说是景袖,或者说是云贝贝。

“主子,上呀。”

拉拉已经愣怔的没有表情的邪美人,华容急声道,皇也真是的,关键时刻居然掉链子,刚刚不是很着急吗?

邪美人没有动,满眼都是那身素影,心脏咚咚的跳动着,完全失去了规律,等黑疯子一行人都走到面前了,他还未回过神来。

黑疯子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为了掩饰心头的慌乱冷喝道:“看什么看,还结不结了?”

“皇,上呀!”顾不得身份,华容一脚狠狠踹上邪美人腰上,愣怔的男人一个前冲,整个扑在黑疯子身上,倾城美人抱了个满怀。

“哟,瞧瞧啰,新郎官都等不及了哟。”长公主在众人身后掩嘴笑呼道,周围众人一见轰然大笑。

红晕悄然生在黑美人脸颊上,邪美人也是不自在,但更多的是心头悸动,想着反正也这样了,干脆想把黑疯子紧拥在怀里,只是他刚动,嗤,一声刀刃摩擦的声音,三米长的机械长刀晃悠着冷光。

黑疯子未言,只是把刀刃伸向邪美人,凶煞着脸,意思你敢再来试试。

身后,景袖太阳穴突突跳起,揉额。

百姓看不明白这架势,华夏风云众人却笑的更是开心。

“哟哟,新郎官意图不轨了哟。”

“就是就是,还没成呢,就这猴急了,该呀,该呀!”

“……”

众人吵闹,哄笑着,黑疯子眸光闪烁,其实她也是拿这个撑撑胆,没其它意思,邪美人自然明白,为了照顾新娘子面子,只得收了动作。

“你很美。”毫不吝啬的一句夸赞通过暗声传入黑疯子耳里,她脸颊更是嫣红了。

众人看在眼里,眸光皆是祝福的笑意,这两人是真正的般配。

“干娘,快走,拜堂,拜堂。”后方,云贝贝稚嫩呼声传来,她还离的有短距离,努力牵着雪白纱尾不让它拖在地上。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