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三卷 终章_第381章 番外之大婚前夕

清晨,天还未亮,暗王府众人便来来回回穿梭。

“王妃,你快看看,这心形摆的怎么样,怎么样。”一边把一篮子粉色的桃花铺在草地上,白峰着急问道,大男人第一次干这种细活,有点紧张。

“王妃这花球是不是小了点,要不要再加点玫瑰,用粉的还是红的,或者白的呀。”谷玉折腾着一地的鲜花,不断纠结着,好像白的也好看,红的也不错,搭点这绿铃兰也不错。

“主子这纱幔这样挂成么,要不要再高点,还有这花门成不成呀……”赤影着急道,这可是新娘子新郎官要走的地方,马虎不得马虎不得呀。

“……”类似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

景袖一边给北风锦整理着帅气小西装,一边抬头望上两眼:“可以,可以,都可以,你们别紧张,这西式婚礼简单的很。”

话刚落,梅林里冲出道身影:“主子,你快看看呀,新娘子的衣服穿不上呀!”红妖大呼,急的一头热汗,眼看时间都要到了,这可怎么得了。

穿不上?景袖瞪眼,一闪错愕,不可能啊,她自己亲自做的怎么可能穿不上。

摸摸北风锦脑袋:“锦儿,你在这帮叔叔们看着点,娘亲马上就来。”

精致的小脸抬起,浅浅的笑容,很是乖巧的道:“好的娘亲。”

景袖浅笑,身形向着梅林间去。

不是回暗王府,而是去暗王府梅林外的疯王府,此时这方圆五十里,已经全部划为暗王区,神羽阁,淘宝楼总部,九转宫,银霄殿……所有精美的建筑都已经修好,这里俨然一片私人区域,亭台楼宇,繁华锦柳,风景独好。

身形刚进苑子,便听见一屋焦急呼声。

“哎呀,主子明明教过我的呀,这穿哪根线来着,完了完了,我忘了呀。”绫罗急得跳脚,不断的敲着自己脑袋。

“哎呀,这头纱怎么搅到一起了,天啊,天啊……”长公主急的乱转,结果手里的头纱越转越乱。

景袖一进屋,便看着如此情形,暗自摇摇头,心中无奈,这些人怎么比新娘子还激动。

刚想着,瞥见坐在梳妆台上手心紧握,眼神慌乱的黑疯子,得,当她没说,这人才是最紧张的。

“娘亲,娘亲……”瞧着景袖出现,被缠在婚纱上半天爬不出来的云贝贝大呼。

众人一听,眼睛瞬间亮起。

“主子!”

“景袖,快快……”

连推带拉瞬间便让她进了屋子,看着众人又要开始呼嚷的动作,景袖双手一举,做了个停的动作:“停,大家都别闹,这里教给我了,你们呢,去你们的房间把自己的礼服换上,然后过来我给你们化妆,OK?”

众人眨眼,还是地上的云贝贝摇着胳膊大呼:“OK!”

红妖等人恍然大悟,哦,对了,主子说过OK就是好的意思,可是,她们都走了,这就景袖一人哪行啊。

长公主刚想说话,就被景袖拦住:“岚姨,好了好了,你别担心啊,快,你帮我去看看邪美人那边好了没啊。”

长公主到嘴边的话止住,对啊,还有邪美人

那边:“好好好,我马上就去看看,让他们赶紧的。”

话落,身形小跑了出去。

景袖微松口气,开始赶人:“快快,都换礼服去,你们可是伴娘,把自己打扮的漂亮些,别给咱新娘子丢了面啊。”

朱雀等人对视一眼,心头痒痒,那小白纱的裙子她们早就想穿了:“主子,那我们去穿啦?”

“去去去。”

一屋人顿时散走。

景袖一阵摇头,将门关上,然后从纱尾里把云贝贝拎起来,放到**坐好,一点点整理好雪色长纱。

屋子只剩下黑疯子景袖,黑疯子才缓缓转身,眸子慌乱,道:“景袖,我有点紧张,不,是很紧张。”她应该让婚礼简单点的,最好是在哪拿个证就行,不对,古代没有结婚证,那就拜一下天地就成。

景袖一边梳理着她的青丝,一边柔声笑道:“呵呵,紧张就对了,第一次嘛,不过也不用太担心,今天我一定让你成为这华夏最美的新娘。”

黑疯子看着她,眸光信任,她知道的,景袖这个好姐妹恨不得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用在这次婚礼上,她用着最大的心意表达着祝福。

“景袖,我一定会很好的。”忽地,黑疯子抬头对着景袖道,也不知道这句是为了鼓励自己,还是为了让景袖安心。

雪色穿着珍珠的头纱别在黑疯子如瀑的青丝上,景袖缓缓笑道:“对,你一定会很好的。”只要有这个信心,她的好姐妹一定能得到幸福。

清风吹过,地上雪白暗绣着粉色玫瑰的裙角缓缓漾动,亮出一圈圈白光,那是缝制在裙纱里的玉片。

画眉,点粉,描佃,最简单的化妆手法,却把黑疯子的五官衬托的越发精致。

从屋子角落的暗格里取出个楠木盒子,打开,一双银白色的高跟鞋呈现在视线里,里面用着七锦软玉,外面是琉璃石,边上是贝壳纹,根部用着轻盈的水晶,这是古代能找到的最合适也是最好的材料,鞋侧处一朵黑色的妖姬,这妖姬是用黑水晶雕刻,最细致的手法,栩栩如生。

黑疯子一看见这鞋子,惊讶的大呼:“景袖。”

景袖已经把鞋子递到她的脚边:“喏,试试,穿婚纱怎么能没有高跟鞋呢。”

黑疯子却没有动,一颗晶莹的泪落在景袖手背上,景袖一怔,抬眼便见黑疯子泪成雨线落了下来:“哎哟喂,我的姑奶奶,你别哭啊,我才画好的妆啊。”

这一闹,黑疯子反而没收住,泪落的更凶,下一刻,景袖整个人落在黑疯子怀里,就听她呼嚷道:“景袖,我不要嫁了,我不要嫁了,我要跟你做一辈子寡妇。”

景袖瞬间一头黑线。

“不行!”一声咆哮,来自神羽阁,但吼的却不是邪美人,而是长公主,就见她拿着一件黑西装气呼呼的样子:“你们到底会不会给新郎官穿啊,瞧瞧你们整的啥!”

一屋子。

丰卿,北云霄,百里沐辰,齐沐昭,一身气势,听着长公主的大呼,眼睛都不眨一下。

“哼!我乃堂堂战神给别人穿衣服,做梦!”北云霄一脸傲色,心中嘀咕道。

丰卿晃了晃手腕,血色的长袖微微晃动,神色淡漠,他是丰卿,只有别人给他穿衣的份。

百里沐辰淡然的坐在一旁,轻抿手中茶盏,他是琉云岛的百里尊主,给人穿衣服?呵呵。

齐沐昭食指一下下叩响在桌面上,咚咚咚……随着这声音,他瞳孔里的血红色不断流动着。

梳妆台前。

华容小心翼翼的帮自己主子整理着衣襟,心中嘀咕,凤主这哪是找的人来帮忙,简直是请了一群活菩萨来呀。

长公主看着几人的样子,气的跺脚,心里有又没辙,这一个个菩萨土地公的,她哪一个请的动,气呼一阵,转身向疯王府跑去,她治不了他们,景袖还治不了吗?

这方。

耐心开导一阵,黑疯子的思路总是正常了,不过哭的一脸花污,哀叹口气,又重新拿起眉笔,胭脂。

“景袖,你快去看看,看看,那群兔崽子,气死我了,气死我了。”长公主声音传来,下一瞬,出现在门口,就听她一口气不断的开始数落。

景袖一边听着,一边继续手里的动作,时而皱眉,最后她抬首向长公主看去:“你告诉他们,若是今儿新郎官的妆容整差了,今晚上就全搬出我暗王府,包括北云霄。”白吃白喝的住着,还敢不做事。

长公主一听,眼睛亮起,慌忙又往回跑,她要的就是景袖一句话,有了这一句,还怕那些人不动。

习武之人,身子骨硬朗,就见一道风刮过。

疯王府和神羽阁中间种了一片桃树,三月中,正是桃李芬芳的时候。

刚跑到一半,她眉头皱起,桃林中隐约显出个人影,似乎早就在等她,灰布衫,苍白发,佝偻的身形,布满皱纹的脸,脚上穿着个破布鞋,望着她的神色有点胆怯。

长公主一眼并不认识,可是下一瞬大瞪起眼。

“岚儿。”这一声呼,把她整个心湖彻底搅翻,南炀,居然是他!

长公主拧眉,看着桃林中的南炀缓缓向她走来,心中的情绪复杂。

手心一次次紧握,想了想,长公主直迎了上去,若是怕,她就过不了心中那道坎了。

“你赶紧走,这里不欢迎你!”

毫不客气的语气让南炀颤了颤,眼底暗光闪光:“岚儿,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吧。”

话还没说完,长公主已经身形一闪飞走了,离了南炀的视线,长公主的眸光变的讽刺,原来到了这一刻,她才能彻底清醒。

刚刚那句道歉,她听不出丝毫诚意,这就是她深爱了一辈子的男人啊,原谅?没什么好原谅的,她北云岚跟这人再无瓜葛。

抬头望天,原来放开了,一切变得这般美好,嘴角轻轻勾起,向屋子急忙走去,看你们这群兔崽子还敢不听话。

桃林间。

童泯和天涯站在暗处,刚刚的情形瞧的一清二楚。

“怎么样?大哥,要不要动手。”看着逐渐离开的南炀,天涯一脸煞色道。

“算了,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别沾了血腥,要动手也换个日子。”童泯道,活动着他的假肢,瞳孔寒色,咔嚓作响。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