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三卷 终章_第380章 番外之答案很重要

初春,暗王府,火红的杜鹃开在苑角,一团团一一簇簇,绚丽的颜色,把苑子烘托的喜气洋洋,此时新年刚过,年味还未走远,每个人脸上都喜气洋洋。

大团大团七彩祥云绒毯铺的软榻上,一苑人成团团坐,不过都是些女子。

绫罗,红妖,长公主,云贝贝……大家各自手里都拿着彩色的织线,正用着竹签子不停勾着花样。

“王妃,你看看,我这个小蝴蝶针法对么?”朱雀偏头过来,一暗楼楼主用来干这个实在大材小用,不过,也没什么事,学学也挺好,就当一项生活技能了。

景袖偏头看上一眼,赞道:“嗯,对的,织的也不错,松紧度合适。”

被表扬,朱雀脸上笑的灿烂,心头跟吃了蜜似的,转头跟绫罗讨论起。

“娘亲,大红花怎么织呀,我想弄朵大的,给邪叔叔成亲的时候带上。”云贝贝稚嫩的童音忽地响起,她一边道,一边捋着身上的红色织线,也不知道她怎么弄的,一大圈线缠的周身都是,胳膊,小腿,脖子上,脑袋上……看起来像是个织线娃娃。

苑子忽地静下,众人怔住。

手里拿着一团黑色的织线,乱七八糟,不知道是想捣鼓啥的黑疯子抬起脑袋,黑宝石般的眼眸扫过一苑要么抬头望天,要么低头数蚂蚁的众人,流光滑过,最后落在了云贝贝身上:“贝贝,你刚刚说啥?邪叔叔成亲?是那个邪叔叔啊?”甜蜜诱哄的声音。

“邪美人叔叔啊,他说后天就嫁过来了呢。”天真无邪的声音,听的景袖揉额。

“嫁?”黑疯子瞪眼,一脸错愕。

“对呀,邪美人叔叔说,他上次跟你打赌输了,准备嫁过来呢。”偏着脑袋,乱七八糟挂着的彩线上能看见云贝贝一脸天真无邪的眨巴着眼。

黑疯子的眸子缓缓眯起,打赌,上次打赌她明明多杀了一个人赢了好不好,这人居然敢耍赖,刚想着,眸眼一怔,不对,上次赌约的时候是说,他赢了自己就嫁给他,可是后来他输了,所以……他嫁过来!

“唰!”膝盖上的彩线球滚落,黑疯子整个人站起,眸子里寒光森森。

嗤!机械长刀出刃的声音,亮光在苑子里闪过,黑疯子已经抗着机械长刀脚缠彩线煞气森森的朝苑外走去。

“疯子!”景袖慌忙站起,就要去阻止,就这架势出去,可怎么得了?

刚出声,就见苑口悉悉率率走进几个人影。

北云霄,天翼,谷玉,华容,邪美人,域无言……

景袖一拍脑门,神色讪讪,得,撞枪口上了,以为是一阵血雨腥风,意外的是黑疯子看到邪美人出现整个人定在原处,她黛眉紧拧,眸光紧盯了邪美人一会,手里机械长刀一收,整个人唰的飞走了。

景袖一看,心道不好,这实在不像黑疯子的性格,身形一闪,慌忙追了去。

邪美人心咯噔一跳,整个人条件反射的也跟了上去。

留下一苑人或拧眉,或不解,或深思。

“呜呜,爹爹,救命。”云贝贝清脆的呼声响起。

众人回头一望,噗呲笑了出来,小萌娃成了小蒙娃,全身都

缠着彩线,露出一截小辫子还翘在外面。

北云霄一看,立马上前。

“哎哟喂,我的小媳妇哟。”一道身影风一般刮过,不对,是三道,伴着的还有劲风。

就见丰卿,百里沐辰和齐沐昭已经到了苑子,目标,云贝贝。

北云霄脸色一戾,再次开始削人。

一苑顿时飞沙走石,织线,花瓣到处乱飞。

还是白峰这粗汉子靠谱,抱着云贝贝闪到一旁:“别急哦,白峰叔叔马上就给你拆了。”

这方。

黑疯子一路飞到离暗王府二十里远的后山上,景袖跟上。

落日余晖,两人坐在山尖上。

清风吹过脸庞,青丝交缠在一起,至深的情谊。

“疯子,你到底怎么想的?”景袖直接问道,也不拖泥带水,若是她的好友动心,她便帮她,若是没有,她也一定支持她。

黑疯子未言,而是把眸光投在天腰的云彩上,好半响才道:“景袖,我不知道,我该同意吗?”

“你有动心吗?”景袖不答反问,有些事情她给不了答案,必须要黑疯子自己清楚。

良久。

“有吧。”她有的,她知道,只是不敢去想。

景袖的心里微松口气,她拉着黑疯子,很认真的道:“疯子,相信我,给自己一个机会。”

黑疯子看着她,过了很久,才缓缓点头:“好。”她应该给自己一个机会,她知道的,她也相信景袖。

彩色的火霞落在两人身上,光彩流转,很是翩然。

两人还细语了些,从前生到今世的故事。

景袖松开她的手腕,转身朝密林间走去,离黑疯子五十米的地方,景袖道:“出来吧。”

紫色流光一闪,邪美人显出身形:“她……”欲言又止,神色担忧。

景袖未言,而是袖中的银兰妖刃唰的飞了出去,刃光飞过,一片冰寒之色,从邪美人的脖颈擦过,刮出一道细细的血丝。

她眸眼凛然寒色,冷呼:“邪美人,若是你有一天负她,我云景袖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会将你碎尸万段,不分时间,不分地点,不分时空,这个誓言永远有效!”

轰!煞气死气交缠,周身劲风刮出,压力狠狠的朝邪美人袭去。

只是一瞬,这气势又消失殆尽,景袖转身即走,她不需要等邪美人什么承诺,她只看事实,身形消失在密林间,洁白荧光绕在周身。

原处,邪美人摸摸脖颈间的血痕,再望了眼密林间消失的景袖,转身朝山尖上飞去。

黑疯子还坐在地上,此时皎月已从身后升起,天边的夕阳还有一线,日月同存。

邪美人站在她的身后,也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站着,有时候沉默比语言来得更有魅力,因为,心中什么都懂。

一阵凉风吹过,黑疯子的长裙随风扬起,鳞片闪着光芒:“景袖说让我给自己个机会。”夜风吹干了唇皮,声音有些沙哑。

邪美人一怔,急道:“那你……”

黑疯子未径直回答,而是缓缓站起,她望着眼前的邪美人,脑袋里不自觉浮过他

们在一起的一幕幕。

奇怪的,像是心上有花朵绽放,她的唇角缓缓勾起:“邪美人,你为什么喜欢我?”这个问题应该是每个女孩子都会问到。

邪美人一怔,神色变得认真,一字一句的道:“我也不知道,从景袖给我们讲这世界上有一个黑寡妇存在时,我就时而想起你,猜想你的样子,你的一举一动,仿佛入魔了一般,期待见到你,与你说上一两句话,看看你制造的那些奇怪的东西……”

“奇怪的东西?”黑宝石般的眼眸里升起寒光。

“不是不是,是很神圣,很伟大,很厉害的东西。”这女人的关注点是不是奇怪了些。

寒光消失,邪美人微呼口气,然后小心翼翼的道:“那你怎么回答景袖的?”

“夫纲愿意遵守吗?”黑疯子未答,而是挑眉再问。

“愿意啊!什么都愿意!”只要能娶到媳妇儿。

“若是以后成亲有宝宝,孩子跟你姓还是我姓。”乘着现在,该争的主权全争回来,省得以后麻烦。

“我啊!我都想好了……不不,你姓你姓。”

“以后你神羽阁的财产归谁?”

“你你……”

“……”

陆续二十几个问题,等到答完,邪美人已经不记得应了些啥,反正不是同意就是好。

月光一照,黑丝长裙上的亮片更加闪亮,黑疯子拍拍手,悠闲的道:“好了,问完了,回去吧。”话落,步入山林。

“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回答的啊。”邪美人急呼,什么都比不上这个答案来得重要。

黑疯子转身,抬头望了望天,然后很正经的道:“我要西式婚礼,很讲究的那种,不要那些大红颜色,记住了。”

邪美人愣怔,西式婚礼,那什么东西?半响又一脸纠结:“答案到底是啥呀?”像是反应过来,眼睛忽地一亮,身形一闪追了上去,他整个人唰的拥住黑疯子:“你同意啦,你同意了是不是,你是不是同意了。”

兴奋的声音响在夜空,像是听见,走在山脚下的景袖唇角缓缓勾起,温柔的笑容,如夜色雪兰绽放,抬眼的一瞬,便见小径上一道伟岸的身影向她走来。

银色精致长袍,祥云龙绣,红色的玛瑙玉冠,挺拔如神的身姿。

下一瞬,北云霄身影已到跟前,不是温柔的情话,而是一声咆哮:“袖袖,我要把那群幺蛾子赶出去!”厉呼,煞气还未消散。

景袖一怔,大翻起白眼,然后拂一拂裙上的青叶,悠然道:“好哇,你赶吧,继续加油哈。”拍一拍北云霄肩膀,以示鼓励,然后抬脚向暗王府走去。

那群幺蛾子,岂是说赶就能赶走的,斗阎王都比斗他们容易。

原处,北云霄还是一脸煞气的模样,看着景袖走远才反应过来,身形一闪跟上:“袖袖,那两人咋样了?成了不?”成了,他们暗王府就少两个大灯泡了。

“成了,准备婚礼吧,要西式的,之前那些统统换掉。”既然答应了,那怎么也不能由着邪美人来了,西式婚礼,她也很期待呢。

“西式?”身后,北云霄挠头,什么意思?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