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三卷 终章_第379章 大结局

紧接着像是连锁反应。

谷玉,天翼,风扬,雷霆……甚至黑疯子,邪美人,童泯等十三战将都很给面子的单膝跪下。

无人会有异议,他们很乐意为眼前这个小丫头效劳。

一旁,丰卿缓缓的撩起曼珠沙华长袍,单膝缓缓弯下,他望着云贝贝,眸光带着温柔的浅光,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浅笑,手腕上的水晶铃铛随着清风吹过,发出“叮叮叮”的轻响。

“主子。”身后,芳嬷嬷诧异呼道,丰卿微动,精致的容颜面色平淡,眸光里却用灵魂在许诺着什么。

曼珠沙华绽放,嫣红如霞的色彩。

芳嬷嬷想了想,双膝跪下,她主子效忠的人,便是她用生命呵护的对象。

这一刻,天下跪首。

三岁又怎样,无人会有异议。

“女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齐呼声再次响起,落在五位圣主里却刺耳至极。

“五位圣主,那三洲统一与琉云岛联姻的千年规矩,麻烦各位先回去禀告给你们地位崇高权力无上的主子,我们华夏国会履行承诺,不过请十五年后再来,到时候一定隆重接待你们。”景袖悠声落在场上,云贝贝的最后一根天香也拜完,这一刻,身份再无异议。

十五年,够她们好生准备了,到时候再看到底是你琉云岛掌控了我们华夏三洲,还是我们华夏收服了你琉云,一切到时候自有分晓。

五人还立在场上,却无法再出手阻止,这个决定没有违反她们琉云岛的规矩,百里尊主也认可了这个女皇的身份,若是真的要娶,那也只能十五年后。

地鬼转首看了百里沐辰一眼,手腕一招,呼道:“走!”话落,身形一掠,消失在半空。

现在只能如实回禀,看看三大皇君如何做决定了?

其余四人对视一眼,纷纷离开了。

百里沐辰身边的一位护将眸闪冷光呼道:“尊上,这五人简直越来越没规矩了。”临走居然连礼都不请了。

水蓝色的祥云袍晃动,百里沐辰淡蓝色的眸子缓缓眯起:“圣主换位的日子应该快到了吧,就让他们再猖狂些日子好了。”

这一刻,暗处齐沐昭血红的眸子也缓缓眯起,他比较直接,黑绸长袖一拂,罂粟花绽放,冰冷的一个字:“杀!”

还想回琉云岛,哪那么好的事!

身边阎君一听,立马飞身去办,杀五个圣主而已,简单。

柔风吹过庭院浮萍,荡起一圈圈涟漪,有些人只能是有去无回。

闲杂人离开,这里的气氛瞬间变得和乐融融。

对欧阳靖云吩咐一番,这华夏盛会开始,大赦天下,举国同欢,新的纪元,新的史程从这一刻崭新开始。

景袖走下高台,步到百里沐辰面前,轻声道:“不管怎样谢谢你。”

挺身而站的百里沐辰未语,而是把目光落在景袖身边的北云霄身上。

两个男人的对视,有些意思一眼就懂。

百里沐辰心中所想,这个男人若是放在琉云岛,怕早就是一方霸主了吧,呵呵,居然救了这样的一个人物,好像有些冒险了呢。

北云霄直视着他,眸光坚定,即使你有恩于我,有些事情也绝对不会改变。

眸子齐齐一眯,里面的光芒变的深邃,连北云霄怀中的云贝贝都看得大眼忽闪,心中嘀咕,怎么爹爹和这叔叔有仇似的呢。

刚想着。

“来,让我抱

抱我未来的小媳妇。”百里沐辰嘴角勾起盈盈浅笑,手腕微张向着云贝贝伸去。

一瞬,景袖北云霄定住。

云贝贝也是一脸错愕。

小媳妇?

就听百里沐辰轻佻道:“娶不到大的,娶个小的也不错,瞧这粉嫩样,长大也是个美人坯子哟。”

这一瞬,一旁的丰卿忽地紧拧起眉,他心头说不清什么情绪,身形一闪,已经瞬间到了景袖身边,宽袖一拂,百里沐辰的动作便被挡住。

一瞬,气氛静止,黑疯子云战天等人也似心有所感,齐齐转头看来,下一瞬,场上的气氛更安静了。

就见以云贝贝为中心,三男两女对峙,不,准确的说三男对峙。

百里沐辰丰卿北云霄,三人身上皆是汹汹的煞气,眼里深邃寒光。

什么小媳妇!

哪来的男人敢阻拦我!

这两人想抢老子闺女!

云贝贝眨眼,怎么回事?气氛好严肃哦,叔叔们要打架了吗?为啥?谁偷藏糖果了么?

景袖缓缓伸出手,从北云霄怀中颤颤惊惊的想要接过云贝贝,是非之地不宜久留。

刚伸出,一声轻呼从众人身后传来。

“贝贝。”他声音微颤,似乎思量了很久才做出的决定。

众人转首,便听云贝贝一声兴奋的稚呼响起。

“兔子叔叔!”话声未落,整个身子已经飞了出去。

是齐沐昭,也许阎君说的对,放开了,他才会更轻松些,所以他走了出来,不掩藏他血色的眸子第一次站在阳光下,这种感觉,很久都没有了。

黑袍下他的手心颤抖,还是有些忐忑,他是想喊景袖的,可是终开不了口,所以只能喊了云贝贝。

心中还在颤抖时,一个柔软的身子已经扑在怀里,这让他整个人似乎得了些力气,牢牢抱住她。

“兔子叔叔,真的是你,咯咯……”兴奋的呼喊,笑声,像是被感染,齐沐昭脸上的笑容也生了起来,心头逐渐变的温暖。

曾经,他以为他会很恨景袖与北云霄的孩子,可是一切都是错的,任何东西,只有接触了才会真正了解事实如何。

那半年里,或许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最感激的不是景袖,而是这个永远都用笑声感染着他的云贝贝。

本是美好的画面,三道劲风突至。

齐沐昭一怔,抬眼的一瞬,已见三道身影飞来。

丰卿淡漠的眸子一深:“放开她!”

百里沐辰邪笑:“哟呵,老子的小媳妇自个都没抱,你到先抱上了!”

齐沐昭抱着云贝贝,脚尖一点,宽大的黑袍一拂,整个人如风向后急速退走,他眸眼沉色:“滚!”

话刚落,北云霄银霄长枪一舞:“要说滚的是我!把老子闺女放下!”

四人交手,瞬间打斗站一起。

还在原处的景袖看的错愕,下一瞬,还没弄清怎么回事,便见包围圈的云贝贝忽地被扔了出来。

齐沐昭黑袍一扬,光滑如绸的长袍飞扬在半空,如魔王的一对健壮的黑色翅膀,他眸眼血红色,厉呼:“早就想跟你打一架了,来得正好!”

也不知道他这你说的是谁,眸光明明落在北云霄身上,力量却朝丰卿打去。

丰卿身形一飞,在半空旋转,血色长袍随之飞舞,他的袍角很长,拖在地上时能拉好远,这一刻全部旋转在他周身,宛如一朵巨大的曼珠沙华绽放在他

周身,同时,眸角图案妖冶起来。

他避开齐沐昭的攻击,手心的血色力量化着一朵曼珠沙华花形,淡漠的眸子瞧着百里沐辰,一字一句的道:“她,不是你的媳妇!”

一扬,对着百里沐辰落去。

百里沐辰身形一闪,大片的浅蓝水纹荧光散在半空,宛如一道蓝色的长鸿,身形一翻,手腕如灵蛇一舞,半空似有一股液态的水流凝聚,浅蓝色的华光,他整个人也立在半空,一扬,打了出去。

“抱我妻者,死!”

“唰唰……”银霄长枪高速舞动,地面半空呼声阵阵,一道飓风拔地而起,北云霄飞身到半空,身形立于这飓风之中,眸眼沉色,对着三人划空劈下。

“都给老子滚!”

“轰!”

天地炸开,璀璨的火花冲上天空,宛如璀璨烟火。

逃蹿的,怔住的,吓的走不动的,吆喝声,呼喊声……整个广场都乱了。

景袖抱着云贝贝本是错愕的神色一点点暗下。

华夏风云众人躲到景袖身边,齐齐抱头缩脑。

“女皇,我准备的烟花够多了!不需要再放!”欧阳靖云气吼道,在他看来,这四个男人就是吃饱了没事干,开始挑衅者在的时候不打,这会倒打起来了,有病啊!

景袖也是无语,然后把视线落在云贝贝精致的小脸上。

对方还眨巴着眼,一脸无辜:“娘亲,他们在争棒棒糖吗?”

景袖嘴角抽搐,呢喃道:“红颜祸水啊!”

一瞬,周围的目光齐齐落在云贝贝身上,莫名的,他们竟然觉得景袖说的很对,这丫头就是个红颜祸水,这以后华夏风云的戏有得看了哟。

一旁,地上跟将军美人玩的北风锦眼里流光滑过,嘴角勾起个诡笑。

中元一年,三洲统一,共称风云洲,意寓风云所过,皆为一方,由云贝贝登基为皇,建国华夏,由其父其母引导,共治天下。

中元一年,新皇登基,推良策,挑优才,减赋税,兴水利……一项项措施颁布,全国上下初显盛世之境。

跨越时间,历史,时空,两个人的相遇,时间的齿轮早已开始改变,光明即来,黑暗离去。

天下是锦绣山河,还是黑暗荆棘,一切自有分晓。

乾坤殿最高的塔楼上,假半仙捋着虚无的胡须眸光轻眨,风一吹,他的白色长袍飞起,仙风道骨的模样,周身似乎闪着仙光。

“咚。”他手上的钟锤没有落下,身旁的梵钟却响了,声音空灵,传至九天,传至历史长河中。

打斗还在继续,这一刻却无人担心,他们转身,向着暗王府回,今夜将是隆重盛宴,久违的火锅将再次登场。

“云霄,走了。”宫门口,景袖一声轻唤。

“兔子叔叔,美人哥哥,还有……蓝眼睛帅叔叔,走啰,去贝贝家做客啰。”一声稚呼。

打斗中的四人一滞。

齐齐拂袍。

“哼!老子先陪袖袖回去。”

“我要去贝贝家做客。”

“我小媳妇邀请我了呢。”

“云贝贝不是你小媳妇!”

吵闹,身影渐渐远去。

原处,还张罗着的欧阳靖云气的跳脚:“那啥,你你,青公公你过来!今儿宰相你代班一天,交给你了!”

官帽一扔,解放,干啥,参加晚宴去啊!

清风伴着明月,欢歌笑语不歇。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