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三卷 终章_第377章 女皇夫君是谁

便见三男两女的身影落下,他们身上的衣着华丽,金丝边,祥云绣,翠纱蝶,玛瑙琉璃冠,金凤百花摇,看起来像是哪个地方出来的贵族。

不过这不是最令人注意的,最令人注意的是他们的气息,宛如大海般深沉,脚步轻盈,每一步踏过,地上的浮尘便自动飞起散开。

他们飞落下,宛如五道长鸿,斑斓的彩色炫光映在半空,久久不散,仿若天外来人。

他们落下时,不仅口气不善,最左边的女子手腕一拂,一道绿色幽光朝凤鎏台上的将军美人打来。

这是挑衅,更是威慑!

殿里的景袖北云霄脸色微变,唰的闪身出去。

北云霄的银袍一拂,那绿色幽光像是泡沫般,幻化成荧光散开,同时,景袖雪色凤裙一扬,挺身立在凤鎏百阶上。

女皇现身,玉坛广场上的万人怔了怔,紧接着如潮水般呼声散开。

“女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声如雷鸣鼓点,传遍三洲,即使有外客讨扰,也挡不住他们的恭敬之心,这一刻,百阶台最下的欧阳靖云冷眼扫过突然出现的三男两女,然后撩起脚边绣着金纹的袍角,躬身拜下。

这个女子从此时是他欧阳靖云一生的主子。

凤鎏阶上,景袖冷色,清澈的水眸耀如星辰,她穿着雪色长裙,没有华丽的绣花,没有特别的款式,雪色的缂丝衫笼在长裙上,风一吹,微微荡起流光,云烟如意谁漾血凤翼缎绒靴,腰间芙蓉青荷纱带,青丝散开,用一根兰花缎带微束些许。

便是这般清丽的着装,她整个人却透着一股灵动出尘的气质,倾城如仙的容颜落在众人眼里。

那天外来的五人也满眼惊艳。

抽气,屏息声此起彼伏。

景袖淡漠的眸子扫过四周,一股王者之威不自觉便散开。

这一眼仿若看的不是玉坛,不是这五人,而是整个天下。

北云霄一身银袍淡然的站在她身边,他的袍子微微华丽些,缭绕香丝暗绣,袖染云图,古祥云织缎,雪佩金带,泄下一地银光,他银色带着血色兰花的金冠束发,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天神般的气质威严,偏生他隐去光芒,那波澜壮海的气息隐藏,化作一个平凡的守护者立在景袖身边。

如此两人,这一刻的画面让众人心头波澜不断翻起。

呼声终歇,九天外却还有着回音。

景袖拂一拂手,雪色裙袖荡漾如蝶。

欧阳靖云一瞧,起身站起:“女皇祭天,众卿平身。”声音传透整个场上,四周的百姓臣子各地代表缓缓站起。

他们看着景袖,眸光敬意,这就是他们的皇,这就是天下的主子,激动的心浪翻滚着,连天外降下的五人都被忽略了。

景袖抬脚一步步走下,眸光落在那五人身上,明明是平淡的,却令五人一颤,凉气至脚底传上心口,那感觉像是被什么猎鹰盯住,血红的眼,锋利的爪正伸向他们,而他们不过是这只猎鹰蝼蚁般的食物。

怎么可能?他们可是琉云岛

的五大圣主,怎可能被一个岛外的女子震住?

最早对将军出手,一身翠绿色桃花云雾烟罗衫的女子站出来呼道:“你就是这三洲的新主?皇夫是谁?站出来我们瞧瞧,可是我们琉云岛的百里尊主?”

她眸光傲慢,话声里更是带着一种优越感,趾高气扬的态度让景袖皱起了眉。

不过,不仅仅是因为她的语气,还有她的话意。

她的皇夫?百里上君?谁?难道是那人?

高台上的北云霄也拧起了眉,这琉云岛的人脑袋都被门夹了吗?青天白日说什么胡话。

正想着。

“五大圣主竟然前来参加我家闺女登基大礼,有失远迎,有失远迎。”这声音雄浑深沉,落在耳里,给人心头一震的感觉。

熟悉的声音,让景袖北云霄眸光齐齐一亮。

暗处的众人也是一脸激动兴奋。

北风锦的小脸上闪着浅光,云贝贝最是直接,一个扭动从丰卿怀里滑落,从暗处飞了出来。

“爷爷,爷爷……”兴奋的在玉坛中心呼喊,身上小凤裙上的铃铛不断发出叮叮叮的清脆声,像是悦耳的童谣。

不过,回答的却不再是雄浑深沉的声音,而是清悦如莺的女声。

“哎哟,这就是我的小孙女啊,快快,让奶奶瞧瞧,好好瞧瞧。”

阳光中,一阵彩莺呼啸而来,七彩琉璃色的鸿羽在半空散下荧光,紧接着一道身影从天边飞来。

只是一眼,景袖狠狠怔在原处,眸里水光盈盈。

白色与浅黄相间的铃兰长裙,如瀑的绸丝,她蹲在场心,紧紧的抱着云贝贝,那张与景袖九分相似的容颜,一样的倾城如仙。

不过,她的身上多了些温柔如水,没有那么多凌然王威,岁月把这个女子沉静的美好灼华,暖色的荧光散在周身,这一刻,众人的心头仿若有清泉滑过。

云贝贝看着她,眸眼里写满了惊奇,这个阿姨与她的娘亲好像好像,可是她的味道好舒服,像是像是……奶奶,娘亲和爹爹曾经描述过的奶奶。

灵动的大眼一亮,惊奇的唤了一声:“奶奶。”软糯的声音,直接落到凤霓月的心里。

同时,景袖已经走到她身边,怔怔的看着她,轻唤了声:“娘亲。”

凤霓月眼里萦绕的泪花顷刻流了出来。

“嗳,嗳……”她不断应答着,动作变的有些激动慌乱,不知道答的是景袖还是云贝贝,她身子站起,向景袖走来,下一刻紧紧的抱着景袖:“我的袖儿,娘亲的袖儿,真好,真好……”

阳光照下,落在他们身上,画面静好。

景袖的唇角缓缓勾起,眸光闪亮,原来这就是娘亲的味道。

玉坛入口处,一行人已经走了进来,假和尚,央天,斩馗,轩辕黎……

最前首的云战天依旧一身气势,若是仔细看却又有些不同,身上的气息似乎更不容小觑了。

这一刻,暗处的华夏风云众人全都走了出来。

黑疯子,邪美人,五爷

,龙老,云昊阳……他们开始嬉笑关怀,笑声充斥在这方,连欧阳靖云想了想都凑上去插起了话。

这就是个盛大的家族大团聚。

“娘亲,给你介绍个人。”景袖忽然道,声音亲昵。

凤霓月放开她,脸上还挂着泪花,连声道:“好好……”

景袖脸上带着浅笑,转身向北云霄看去,对方已经走近,景袖亲昵的挽上他的胳膊,柔语道:“娘亲,他是我的夫君北云霄,也是云贝贝和北风锦的爹爹。”

本应是其乐融融的画面却总有人打断,一声尖锐的呼喊突至:“什么!你有夫君了,还生了两个孩子,不行,你赶紧滚下来,这三洲的女皇你当不了!”

是刚刚那女子,她一边呼,浑身的气息放出,她身边的四人也是如此。

被打断,气氛忽地变的凝重。

景袖和北云霄的脸色一寒,就想出手,云战天却一个闪身站在了他们身前,同时,凤霓月拉住了他们两人胳膊,摇头示意。

景袖和北云霄拧眉,按下了心火。

“五大圣主,小女与北云霄早就结为夫妻,两个小宝贝也四岁了,这三洲的天下确实也是因为她统一在一起,你们看是不是可以……”

云战天话还未说完,其中一金色软甲的男子站出来已经呼道:“云战天,别以为你们得了神云仙人的认可,就可以插手琉云岛的事,这三洲千年前就定好规矩,三洲统一,不管这新主是谁,他们的另一半都必须是我们琉云岛的人,这一次,你们选了个女皇出来,那么她的夫君就必须是我们琉云岛的百里尊主,若是不然,我们不介意再改变下天下的格局,重选新主。”

好大的口气,好狂妄的气焰,可是这一刻,他的每一句竟然让众人生不起反抗的念头,仿若他话里的每一句都能轻易成为现实。

去过琉云岛的十三战将最为清晰,那里绝对有能力再改变这天下。

一边,景袖和北云霄听的拧眉,千年前?这天下还有这等规矩?

云战天的眉头拧起,显然有所顾忌,这五大圣主可不是能轻易唬弄的主。

可是,眼下怎么办?要袖儿与北云霄离婚?怎么可能!

风呼呼刮过,众人的心一点点沉下,气氛也变的凝重。

五大圣主的样子更是傲慢狂妄,这天下,他们琉云岛才是真正的主子。

“呵呵,我还不知道,有人这么关心我的亲事呢。”一道道悠悠声出,便见玉坛广场上多了道蓝色的身影,水蓝色的袍子散在风中,如一圈圈水色波纹荡开,他悠悠走来,步过万人百臣,走到这方。

他身后跟了两个白色锦衣的侍卫,腰佩雪剑,沉稳如山的气息。

五大圣主一见到他,脸色一惊,唰的跪下。

“叩见百里尊主。”统一,恭敬,俯首在地上,刚刚还狂傲的神色全部消失。

百里沐辰未言,而是将视线落在景袖身上,宽大的袖袍微挽,悠然随意道:“女皇登基这时间可是很长呢,有没有个软榻先给本尊坐坐。”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