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三卷 终章_第376章 女皇登基

浓秋,天上云彩成棉花状蜷在一起,枫林,青扬,云柳……随风轻曳,大地呈金黄色,像是一张鎏金绒毯。

华夏城,无数人马涌进,苍穹洲的,风云洲的,银月洲的。

有些是曾经千盛的子民,有些是古临的,有些是来自银月洲的……

金绸,凤旗飘扬在每个角落,十口大铁鼓置在城墙之上,上面川澜的儿郎敲打着,咚咚声犹如雷鸣响在这方天空。

各方势力进城,携珍物百宝,携美男秀女,有些还带了一只只威风凛凛的大犬……

血霄军,王者之师,雄风军营的,皇城军……此时,他们统一的青色劲装,玉冠,锦靴,流剑,软甲,英气逼人。

他们巡逻在华夏城四周,注意着每一处动静,稍有混乱,便立马将人押下架走。

不过……今日,何人敢在此处嚣张,女皇登基,这般盛世,谁敢猖狂。

正德门,正义门,金权门,三道宫门大开,一批批队伍由守将带领进城。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队伍也越来越多,金阳将要升上头顶,天边的队伍却还连绵不见尽头。

凤鎏玉坛上,进场的人依着次序入位。

此时,华夏国新晋宰相欧阳靖云正站在上首不断张罗着,他头生密汗,发丝忙的凌乱,一个个大臣不断有事来问,他不断挥舞着浅金色袍子,惹急了时,还破口大骂,一个个庸材,屁大点事也要来问他,更可恶的是那女皇,居然扔这么一大箩事给他,他是来发挥才能的,可不是来当下人的,这感觉太他妈可气了。

罢工,他要罢工!

角落,震场的白峰谷玉天翼朱雀四大血王挺身站在一边。

“瞧着没?又惹急眼了。”谷玉暗声传道。

朱雀眨眨眼,淡定道:“没事,这都这个月第三百九十六次了。”

天翼转首望向别处,心中感慨,还好,他以管理血霄军为由逃脱了宰相一职,否则……真惨!

刚想着。

“去,兵部的事全找青龙血王去!”

“吏部的给我找玄武血王!”

“刑部的找白虎血王!”

“礼部的找朱雀血王!”

咆哮,底下一个个大臣对视一眼,唰唰向玉坛角落跑。

四只看好戏的瞪眼,唰的就要逃走,欧阳靖云已经在上面恶声道:“四大血王,若是你们敢跑,老子明儿就把你们血霄军从华夏国除名!”

威胁,这是**裸的威胁!

偏生,四大血王一个哆嗦,瞪大着眼停了脚步。

上首,欧阳靖云凉凉的看着他们,一声冷哼傲娇抬首:“哼,咋滴嘛,当初是你们把老子请回来当大官的,若不听话,老子辞官去。”

四大血王拧眉一阵深思,只能认栽,谁叫他们王妃说这人有大才,必须留为重用,若是走了,他们可负不了责。

面前的人少了一大半,欧阳靖云终于可以松口气,看着眼前的场景眸光赞叹,那个女子当真是世间仅有,这三洲的盛世终于到来。

“宰相大人。”

正想着,身边一声恭敬呼声,欧阳靖云

转首望去,就听对方说道:“宰相大人,小的是户部,请问该找谁。”这人态度恭敬,眸光小心翼翼。

这人可是得了女皇肯定,一步登天,他可得好好巴结巴结。

一瞬,欧阳靖云眸光暗下,望了望面前还等着禀告事情的二十多个大臣,得,当他刚刚夸奖的话没说,那女人就是个极品大懒虫!

这个他口中的极品大懒虫此时还在皇宫的月央殿里。

“来来来,咱们的小女皇穿凤袍了哟。”景袖温柔笑道,一点点给云贝贝穿上,不就事选个主子登基嘛,简单。

“娘亲,哥哥说我当了女皇,这辈子会很惨是不是呀?”任由景袖摆弄着,云贝贝突然偏起脑袋问道。

正在案桌前跟北云霄下棋的北风锦一个哆嗦。

景袖凉凉的眼神飘来:“小风锦,你是不是想试试龙袍……”

话还未落完,北风锦已经一个闪身溜出了门,只留雕着梨花的楠木门在风中吱呀响着。

北云霄看的好笑,放下手中的棋子缓缓站起走来,他宽厚的手掌摸在云贝贝脑袋上,温柔道:“别听你哥哥乱说,他骗你的。”他笑的温柔,一脸无害,心里却想着,若你不当女皇,我和我媳妇杂去游山玩水呢。

云贝贝偏偏脑袋,灵动的大眼忽闪忽闪,哦了一声。

便这样,云贝贝被她亲娘亲爹亲哥哥即将送上火炕。

屋外,北风锦虚着眼偷看,心头暗叹这小妮子也太不长心了,他都提醒过了,怎么还这么老实呢。

正想着,身后一股气息涌来,他转首,便见丰卿一身血红精致长袍站在台阶下。

丰卿眸眼淡漠,眼角的曼珠沙华今日依旧摇曳,风一吹,飘逸出尘的气息散开,手腕上的两枚水晶铃铛清脆作响。

北风锦看着丰卿,而丰卿只是看着屋里。

北风锦银眸里光辉闪过,再想了想里面的云贝贝,恍然大惊,看来,这小妮子也不是太老实嘛。

确实不老实,此时被她娘亲爹爹牵着的云贝贝听着外面的铃铛声,眼里闪过狡黠流光。

金阳升至头顶,再稍移一刻,天地间气息最纯正的时候。

欧阳靖云看了下时间,手腕一招,三根恨天高红烛在凤雷鼎里燃烧了起来,重鼓的咚咚声在玉坛四周敲了起来,一下一下,震耳欲聋。

百阶之上,红毯至上铺下,嫣红的颜色,绣着九只金凤戾天。

“吉时到,女皇驾到,天下叩首。”青公公一声长呼,声音至这方传到整个玉坛上空,这一瞬,宫外的天将齐呼:“女皇驾到,天下叩首……”

“女皇驾到,天下叩首……”

“女皇驾到,天下叩首……”

声音一声声传开,所过,重鼓敲响,声音传至皇城,传至郊外,郊外的守将再传,一声声,呈放射状响到三洲大地,所过的地方,百姓凡为华夏子民者齐齐跪下。

这一刻,整个大地都在颤动,他们是被这重鼓之声震撼。

到郊城,到边境,到千盛,古临,川澜,甚至到银月洲。

玉坛上,川澜一族代表布思亲王,黑丽莎等人跪下,

此时不再有什么加墨,布思,塔里木家族,有的只有川澜。

那方川澜的土地上,这一瞬,似乎已经听见了华夏城的呼声,穿着各色服装的臣民对着华夏城的方向跪下。

血狼王领着一批从银月洲带回的狼族仰天长啸。

蛇域里,正蜕皮的银蛟看着天空缓缓扬起头。

银月洲上,银泽龙族,东域西域北域南域,无人区齐齐拜下。

守洲的四大守将立在焚天桥上,望着太阳对着耀天的方向缓缓驱下了腰。

这一刻,真正的是天下叩首。

轰轰声响起,鞭炮声传遍三洲天地。

百阶台上的欧阳靖云缓缓让开身,躬下身作为臣子迎接他的新主登基。

只是……静,异常的静。

金銮殿上没有人影出来。

众人忍不住偏头,偷看上一眼,只有风声呼呼吹过,不见他们伟大的女皇身影。

欧阳靖云深皱起眉,心头生起不好的预感,都这会了,他的主子不会给他掉链子吧。

正想着,景袖一道暗声传入他耳里:“那啥,今儿的登基礼可以先取消不?”

一瞬,欧阳靖云脸色黑下,他仰头,并没有看见景袖,但是知道她肯定在里面。

你丫的都这会了给他说取消登基?

心头的火一点点燃了起来,控制不住的澎湃而起。

他唰的站起身,浅金色的袖袍一扬,竟然向着凤鎏百阶下走去。

叉他大爷的,老子不玩了,什么盛世天下,流芳百世,老子全不干了!

金銮殿里,景袖看的着急,清澈的眸子汹汹瞪着对面北云霄,都怪你,带闺女上个厕所居然把人弄丢了,这下好了,谁上!

北云霄摸摸鼻尖,神色讪讪,他明明看的很紧了,咋就不见了呢,思来想去,就他家闺女的本事肯定跑不了,铁定有人帮忙,刚刚他看见谁来着,一瞬,眼睛瞪大,脸色忽又凶恶了起来。

“死幺鸡,敢拐老子闺女!”

景袖暗翻个白眼,透过门缝向外面瞧去。

不好啊,这宰相要跑了,可就彻底完了。

此时,暗处躲满了人,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出去,谁出去谁就被会抓壮丁,天下之主,这么大的胆子不好玩,一点都不好玩。

欧阳靖云走着,眉头越拧紧,怎么还不出来,这女人该不会真当算放天下人鸽子吧。

正想着,就听四周一阵惊呼,他眸光一亮,回望,神色瞬间又是恼怒又是无语。

就见凤鎏百阶上,两只大犬气势汹汹的走了出来,抬头,挺胸,摇尾巴。

“汪汪汪……”一阵吠叫,它们蹲在地上,将军的爪子对着下面舞了舞,那样子好像在说:“平身,爱卿们平身了。”

它身边的美人没有舞爪,一脸端庄的模样,脑袋上还顶着个小金冠,看那样子还是个凤形。

景袖一眼认出,这不是她刚刚才给云贝贝带的吗。

眸子燃火,就要一声咆哮,天外忽地飞来几道留影。

“这三洲的主子,就是只狗么?”讥讽,奚落,声音贯穿整个玉坛。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