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三卷 终章_第375章 一跪求情

清风婉约。

暗王府。

每个人都不停的在苑子里踱着步,紧张,急切,即使他们还是一身伤口却来不及处理。

“吱呀。”门房打开,管家端着一盆血水走了出来。

众人瞬间围了上去。

“管家,怎么样?毒医怎么说?”

“对呀,王爷怎么样了?王妃怎么说?”

七嘴八舌,管家却不说话,眼泪成雨线落着,刺穿心脏这能活吗?

众人看的焦急,黑疯子脸色一硬,干脆闯了进去,一瞬,众人也迅速跟上。

浓郁的血腥味瞬间扑上鼻尖,血,一床的血,而北云霄胸前还不断喷涌着,毒医在一旁手忙脚乱的止着血,景袖不断的用银针控制着。

她的肩夹骨处也留着鲜血,但却无暇顾及。

手颤抖着,脸色也苍白。

这样的情形深深刺痛了众人眼。

“爹爹,不疼,不疼,贝贝帮你吹吹,吹吹。”床榻另一边一身血污的云贝贝匐着脑袋软糯道。

北风锦牢牢的握住北云霄的手,心里从未有过的惧怕。

气息越来越弱,若换成常人撑到此时已经是奇迹了。

感受到北云霄的变化,景袖的眼忽地红了,戾声大吼:“你要敢死,我就来陪你,不仅是我,还有贝贝,风锦,若是你先走,在奈何桥上我找不到你,那么我们下辈子,下下辈子,永生不见!”

声音落在每个人心上,眼眶血红。

“没事的,一定没事的。”天翼呢喃着,手心把噬魂笛捏的咔吱作响。

角落,将军美人几只低头趴在地上,它们也是一身泥垢。

忽地,将军美人猛地抬头,对着屋外一阵叫唤:“汪汪汪汪……”

只是众人紧张,无一人注意到。

下一瞬,一道陌生的朗声在屋外对面的房顶上响起:“哎哟,这都死了,还在救呢。”

众人一怔,华容转身去看,谷玉等人飞了出去,只是他们刚刚落下,那屋外的人居然已经一闪闯了进来。

一个穿着水蓝色长袍,俊逸出尘的男子,惊艳在每个人眼里亮起,但下一瞬齐齐拧眉,这人是谁,居然能穿过血霄军和王者之师的把守,堂而皇之闯进这里。

景袖并没有看他,视线还是落在北云霄身上,手里动作加快,没事的,一定没事的。

“哎呀,说了都死了,咋还救呢,半个时辰前就死了,现在那口气只是卡在心脏上的虚气啦,一会跑完脑袋就偏了。”悠闲声,在这般时候如此说实在气人。

众人脸色一戾,齐齐朝他扑去,这人却像个泥鳅一个身晃就没了影子,再显出身时,已经立在景袖身边,他偏头嬉笑道:“你就是云景袖是不?那个凤主?若是把这血污去了应该还算长的可以,我很满意啦。”

轻佻的话让人越发气恼。

屋里身影晃动,抓人,只是抓不住,连黑疯子都逮不到他一个衣角。

“来,小凤凰,跟哥们儿好好聊聊……”

一边闪身,一边悠哉道,而床榻上的北云霄像是印证了他的话,脑袋一

偏,手腕垂下了床榻,而一直还若有若无的气息彻底消失了。

这般景象,不就是……死了吗?

“爹爹。”云贝贝的哭喊声响在屋里。

北风锦的眼眶也血红,泪光闪烁。

屋里众人停下,看着眼前的情形不敢置信。

死了,真的死了,怎么可能?耀天国的战神,银泽龙族的龙皇,他们的主子,景袖的夫君……

“我说吧,死了吧,你们还不信,早点下葬啦。”

“死东西,我砍死你!”白峰脸色狰狞大喝,风云砍刀直接挥来。

“叮。”那人却指尖一夹,轻易截住,同时手腕一挥,白峰整个人飞了出去,就见那人淡蓝色的眸子缓缓暗下:“对于骂我的人,我可不会有那么好的耐心陪你玩哦。”冷声,如冬月的寒雪。

他缓缓转头,一瞬却僵住,景袖的银兰妖刃正抵在他的脖颈间,倾城的面容一脸血污,眸子血红冰冷,没有一点生气,黑色的死气正一点点从她周身散出。

百里沐辰一惊,浅蓝色的眸子里深邃流光滑过,他嘴角轻勾,轻笑道:“你想杀我?我可是从琉云岛来哟。”

一瞬,屋里众人惊色。

景袖还是一脸死寂。

“我呀,可是有某些人爹爹和母亲的消息呢,瞧瞧,还有一封书信呢,想不想知道里面……”他话还未说完,已经彻底僵住,脖颈湿凉的感觉流下,鲜血一点点染上他锦缎蓝袍。

同时,他看着景袖的脸色,这女人是真的想要他死,他眸子缓缓眯起,为何?仅仅是因为他说了那人已经死了的话?

邪魅的笑忽地勾起在唇角,他别有深意的道:“我可有起死回生的本事哦。”

静,屋子里彻底静下。

景袖血红的瞳孔里也有一丝动容,身上的死气一点点淡去,她的眸里恢复焦距,缓缓望向这人,沙哑的声音落出:“救他。”

百里沐辰却没有动,而是眸光生冷的望着她:“这世界上能让我受伤的你还是第一个。”

“咚。”话未说完瞳孔彻底变色,眼前的景袖居然咚的跪了下来,双腿磕在地上,巨大的一声,手上的银兰妖刃也落在地上。

“景袖!”

“王妃!”

“主子!”屋子里众人惊呼,巨大的波浪在心头翻起。

她是歃血暗王,是淘宝楼楼主,是银月洲凤主,是云景袖,她曾经见君不低首,面临蜘蛛婆子的折磨也不低首求情,她经历无数的苦难,即使在最艰难的时候即使死也未弯过一下腰,这一刻居然跪了,跪的这般彻底。

“求你……救他。”最卑微的姿态,最坚定的话。

北云霄曾为她三跪铁鼓台,这一跪又算的了什么,她要他活着,她只要他活着,即使没有了自尊,即使她弯下了腰,她只要她的北云霄活着。

有人说她的夫君软懦,没有战神气概,有人说她的夫君不够正经,总是做一些搞笑的事,有人说她的夫君不够强势,总是站在她身后,没有存在感。

只有她知道,一切都是因为她,为了她。

世界上有一个强悍的

云景袖,有一个封闭了自己心的云景袖,有一个一堆麻烦的云景袖。

爱情里,不需要两人都一脸冷色,所以他做着搞笑的事,一点点融化了她的心。

生活上,他也不是比不过她,但是因为要守护好她,他总是甘愿站在她的身后。

友情里,他不是拿红尘三仙和黑疯子没有办法,但是因为知道,若是强制杀伐,他的袖袖会陷入苦恼中,所以可以打闹,但从未下过死手。

云贝贝和北风锦从床榻上走了下来,他们看着百里沐辰。

“你可以救爹爹是不是,你不要生气,若是不高兴,贝贝也给你跪下好不好。”

“求你救救爹爹。”北风锦道。

一瞬,屋里谷玉等人唰的就要动作。

“求你救救主子王爷……”

这一刻,百里沐辰的心头百般焦躁,袖袍一拂,劲风刮过,阻了众人下跪的动作,地上的景袖也被拂了起来,黑疯子连忙去扶。

焦躁还在蔓延,这种情绪来得莫名,似乎从景袖跪下的一刻便产生了,那一刻,他心里竟然不是欣喜,而是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仿佛什么东西将彻底失去,而且永远不可能回去。

这一跪,似乎断了太多。

他懊恼的,大步走到床榻前。

“凤玉拿来!”冷声,里面的怒气道不清。

众人一瞬清醒,景袖也收回思绪,凤玉,那些凤玉,慌忙的她向着梳妆台去,自从事情解决后,景袖就再也没把凤玉带在身上。

三枚凤玉,青白蓝。

递上,晶莹剔透的玉身,凤形栩栩如生,百里沐辰握在手里,也不见他如何动作,手里的三枚凤玉已经散出灿烂的光泽,青白蓝三色,刹那又汇成一条光线,他手指舞动,这光线像是被他控制,朝北云霄胸口的位置一点点涌去。

而他手里的三枚凤玉居然一闪一闪,化成了**形态浮在半空。

这景象看的众人错愕,怎么也没想到凤玉还能化成这般。

众人身后,银泽龙族的龙老眸光闪烁,这情形似乎与传承典籍中的一些记载相似,曾经,火凤玉的力量化为六份,留在他们祖先的身体里时也是这般模样。

这人……琉云岛……瞳孔一点点放大,有太多的震撼。

而床榻边的百里沐辰已经站起,一拂袖袍向门外走去。

没有任何交代,脸色依旧冰冷。

众人也不阻拦,望着还漂浮在半空不断朝北云霄身体涌去的凤玉力量,内心惊诧不已。

屋外,龙老跟了出来。

“你……”他欲言又止,明明想要问些什么,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百里沐辰自然不会管他,手腕一扬,一封信笺飞了过去,那是之前他说景袖母亲他们的信封。

龙老稳稳接住,抬首时,百里沐辰已经不在,空中只依稀飘来一句:“告诉云景袖,一月后登基为皇,三洲统一选出新主,否则,琉云岛出兵攻打三洲。”

原处,龙老瞪眼,心头惊骇,却不敢有丝毫迟疑,立马转身向屋子走去。

这人,不是他们可以忤逆的。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