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三卷 终章_第374章 千钧一发

明了,一切明了,这人确实没想要他们的命。

北云霄缓缓站起,他视线紧锁在齐沐昭身上,这个从一开始就视他为对手的男人。

齐沐昭也看着他,瞳孔是血一样的颜色,嘴角微勾起,唇上随着天色暗下一点点变的嫣红,至少,他跟她有过半年时间了不是,即使他没有跟她真正意义上的一见,但这半年里没有这个男人,只有他和景袖,还有叫他兔子叔叔的云贝贝,似乎,一切都值的了呢。

“轰!”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便见天边一道火光冲起,而这一刻,一道火凤的虚影冲上九天。

在场的所有人皆是一怔,这是……

北风锦整个人忽地跌坐在地上,他揉着胸口,眉头皱在一起。

“贝贝她……”这是来自兄妹血缘的感应,道不清缘由。

北云霄的心头也猛地揪的生疼,这感觉来的直接,凶猛,袖袖出事了,出事了……

他身形一掠从众人眼前滑过,地上的齐沐昭也消失在视线里。

众人一惊,纷纷朝着刚刚虚凤光影的地方飞去。

急速,山林的枫树随着冷风摇曳,呼啸声在耳边,不敢停留,不敢有丝毫停滞,风卷着尘埃刮进眼里,生疼。

还好,路痴的景袖没有走的太远,她们还在这片山头。

血腥笼上鼻尖,一个个黑衣杀手的尸体显在视线里,十个,二十个,三十个……上百个,哀鸿遍野,染红了大地。

银袍在身后猎舞,他手执银霄长枪,撑着一口硬气宛如天神降临般在这片飞过。

绣着罂粟的黑袍飘扬,万千华光凝聚,双眸血红,一身诡异气息宛如从西方世界里走出来的吸血种族。

渐渐,一个红影露在他们眼里,众人一怔,居然是丰卿,他正被一片鬼魅的杀手包围,这些杀手同方坚义一样,皆是长着病斑生着长指尖的诡异形态。

丰卿从云贝贝和景袖消失后,便离开暗王府自己寻找,这会居然在这里出现,很明显景袖与云贝贝就在这附近。

只是他们没有看见,视线所及的地方,只有丰卿和芳嬷嬷身形飞舞。

血红,依旧是血红的曼珠沙华长袍,只是上面散着血腥,分不清是长袍本身的颜色还是鲜血染红。

众人手执利器,飞身加入,有了帮忙,丰卿终于从这些诡异杀手中撕开道口子。

他身形一掠,毫不停留,向他所知道的方向急速追去。

北云霄和齐沐昭迅速跟上。

黑疯子手腕一舞,手里三米长的机械长刀竟然猛地又伸长一倍,冰冷的寒光,绣着亮片的黑裙在月色下闪着光泽。

她妖娆一舞,整个架势齐开,生生的将这包围圈再断出条口子,同时,对着众人一呼:“走!”

几个手下居然都能拦了丰卿的路,她不敢想象,景袖那里是何等的危险。

“疯王!”天翼等人惊呼,却被黑疯子牢牢护在身后。

她再次硬色一呼:“走!这里我来!”看是这群怪物厉害,还是她黑疯子的机械长刀更强!

众人对视一眼,知晓黑疯子心意,硬色一呼:“走!”

身影唰唰飞起,急追那方而去,这里顿时静下。

黑疯子冷哼一声,手里六米的长刀被她舞的轻松,刃光一生,就要断掉一个诡异杀手的脑袋。

一道紫光却先她而出,拦腰截杀。

黑疯子一怔,一道身影已经落在她身旁。

是邪美人,一身邪魅慑人的邪美人,还是一身紫鸢长袍。

“你怎么没走?”黑疯子拧眉呼道。

邪美人缓缓勾起唇角:“让美女辛苦这可不是我这绅士的作风呢。”

黑疯子一怔,眼里流光滑过,绅士?这人哪学来的词。

一刀挥过,拦下一次攻击。

邪美人魅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小疯儿,上次打赌我们没分出个结果,这一次,再赌一次如何?”

黑疯子一愣,黑宝石眼眸里流光璀璨:“怕你啊,说,赌什么!”一边呼着,一边舞动着手里长刀。

邪美人的唇角勾的更起:“这一次咱们就赌谁杀的怪物更多,我要赢了,你就嫁给我。”

黑疯子一怔:“好!”她黑疯子是逢赌必赢的。

身如黑鹰,冲了出去。

一刀挥下,拦腰断了三只怪物脑袋。

乘着空隙回首望向邪美人,挑衅冷哼道:“怎么样?”

邪美人只是看着她,不答,嘴角的笑容更加邪魅,他手腕一扬,身上的紫鸢华袍飞起,也没看清怎么回事,那袍上大片大片的紫鸢花居然脱落,在半空飞舞,等到停下时,邪美人的手里已经握了把弯月刀。

这刀与景袖的银兰妖刃有些相似,只是放大版的,且上面是一朵朵森冷的紫鸢花,整个刀也是紫色的。

作为神兵阁邪皇,哪能没有贴身的利器。

这一刻,连黑疯子也是一闪诧异,显然这匠艺之术不同寻常。

月色下,邪美人妖娆的走着,紫瞳妖冶的光芒绽放,墨紫发丝飞扬,紫色的弯刀附在他的手臂上,杀伐之神降临。

夜越来越深邃,林中沙沙声不断。

这方,一片绝壁,景袖怀抱着云贝贝站在壁崖上。

血色染红了素裙,染红了云贝贝的衣袍。

“娘亲,我想爹爹了。”云贝贝软糯呼道,声音有气无力,精致的小脸已满是鲜血。

景袖紧紧的抱住她,气息已经彻底乱掉,脸上身上是一条条血痕,这都是被眼前变异的方坚义抓伤的。

此时的方坚义也是一身血色,但他与景袖不同,空中感受不到他的气息,而尸水还不断流淌着,在这暗夜里,实在恐怖。

一番打斗,景袖已经肯定这人已经死了,但他还行动着,全凭他大脑里还留有的一丝意识。

在现代的湘江一代,有种秘术跟这种极为相似,也是用活人做实验,实验出来的便是僵尸人。

这种人比蛊尸面族的尸王还厉害些,刀剑难入,百毒不侵,而且它还有着自己的意识。

诡术,这便是增强力量的诡术,秦可惜当初给他时,压根就把他当成了工具使用,可惜的是,这人为了权势居然甘愿堕落。

“没事的,爹爹很快来了

,我们很快能见着他了。”景袖道,眸光深信不疑,他会来的,他一定会来的,他每次都是那样出现,如天神一样。

云贝贝微微抬起脑袋:“那我还想见哥哥,干娘,还有美人哥哥,白峰叔叔,管家爷爷,谷玉叔叔,好多好多……”

“嗯,会来,都会来。”

景袖道,手腕缓缓摸上腰间的束带,望一眼身后的悬崖,脚步不断后移。

“给我,给我。”诡光在方坚义的瞳孔绽放,利甲上的颜色越来越黑。

“给你?做你的春秋大梦!”景袖戾呼。

唰!方坚义猛地扑起,景袖也飞身到半空,凤鸣弯刀拔出,狠狠朝对方的瞳孔刺去。

两人便在悬崖边上打斗着,危险至极。

周围十几个诡异杀手也再次飞上。

长街飞舞,直接朝景袖身上刺去,这般包围,她们还如何躲避。

“嗤。”刀剑没入血肉的声音,直接刺穿胸膛,景袖整个身子一颤,把云贝贝往前一送,她怕刺伤了她,刺伤了她的女儿。

前面方坚义的爪子却要落下,景袖脸色大变,抱着云贝贝转身就要朝悬崖下跳,就算是死,她也不会把女儿交给怪物。

“袖袖,不要!”一声大呼,似穿透岁月长河。

悬崖边上的景袖猛地抬首去看,一瞬,眸光亮起,笑了,眼泪从清澈的水眸里流了出来,她说过的,他会来的,会来的。

“贝贝。”轻柔一唤,怀里的云贝贝也睁开了眼,一瞬,血污沾满的小脸上绽放出笑容。

“爹爹,哥哥……”轻柔的一唤,也不知道他们听见了没有,因为她们整个身子已经往崖下飞去。

而这一刻,景袖腰间的束带猛地一抽,宛如灵蛇般猛地缠上方坚义的腰。

而方坚义身后,北云霄的力量也到了,一个在前,一个在后。

景袖瞳孔戾死,即使是死,她也要他粉身碎骨。

不对,她可没打算死。

惊变发生在一瞬,便在众人失色中,将方坚义拉下山崖的景袖手里束带一松,手里凤鸣弯刀猛地插上山壁,身形停滞一瞬,几道力量同出,已经稳稳把她们捞了起来。

这一切只发生在瞬间。

稍后赶来的天翼等人只看见景袖和云贝贝飞起的画面,他们还来不及松口气,猛地脸色一白,惊呼:“主子!”

景袖等人一怔,回望,便见一道黑影生着长长的利甲朝景袖扑来。

方坚义,居然是方坚义,他居然也爬了上来!

众人色变,一切却又太过迅速,来不及反应。

“嗤。”利甲刺穿血肉的声音,鲜血飚了景袖一脸,下一瞬,方坚义再次向山崖下飞去。

这一次,再无飞起的可能。

静,景袖满脸呆滞,看着北云霄,看着他从背后刺穿到胸前的血窟窿。

北云霄看着景袖,眸光欣慰,轻柔的声音散在风中:“还好,这次我保护好你了。”

景袖的泪瞬如雨线落了下来,她有些惊慌的去抱住北云霄:“云霄,没事的,你没事的对不对。”恐惧,声音颤抖着。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