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73章 割舍,危险开始

云楼。

齐沐昭一个人站在屋子里,他缓缓走动,指尖摸过翠芸屏风,楠木案桌……上面似乎还余留有温度,空气中也仍有淡淡的兰香,她与云贝贝一起打笑的画面在眼前一一浮过。

阎君到时他便看着如此情形,深呼口气,缓缓道:“主子,送走了。”

齐沐昭没有立马回他,而是过了好久才道:“开启死魂阵。”

“主子。”阎君一怔,呼道,脸上是欲言又止的神情,他想了想,终是道:“主子,云贝贝和凤主会……”

“开启死魂阵!”这一次齐沐昭的声音大了些,瞳孔的血红冒了出来,黑袍上丝缕黑气游走。

阎君一颤,咚的跪倒地上,他咬了咬牙,再次呼道:“主子,云贝贝走前邀请你去她家玩,凤主让我感谢你救了她们母子,若是那人真的死了,她们怕会对你恨之入骨啊。”他要说,他必须要说,他不想让主子后悔,更不想让主子葬身在这里。

死魂阵,那是以命换命啊!不过这换,不是一生一死,是两方皆损,他不允许,绝不!

“咚。”被恨之入骨四个字深深刺痛,齐沐昭跌坐在椅子上,黑绸长袍散在地上,一朵朵罂粟花泛着浅光,他垂着眼,久久没有反应。

秋风拂过,湖面上三两只云鹄偶地落下,滑着脚掌,一圈圈水波荡开。

金阳一点点升起,再一点点落下,到了傍晚,一支队伍便出现在了树林外。

“汪汪……”将军对着树林不断吠叫,停滞不前。

众人对视一眼,纷纷明白,这是在这里面。

黑疯子已经在四处观察,黛眉一点点紧锁起来:“布了阵法,但不止一种,现在还看不出来到底是什么。”

她话还没有落下,北云霄已经走了进去。

不管什么,他今日都要闯进去。

黑疯子刚想叫住他,想了想,还是忍了下来,这人,就算是刀山火海这一会也阻止不了他前进吧。

想着,也抬步走进。

只是刚刚穿过三两颗青枫,赫然发现本在眼前的北云霄居然不见了,而地面上一股股黑气冒了出来。

这是……死魂阵!

瞳孔大惊,这一瞬,大片大片的鸟兽从山林间飞了起来,它们扑腾着翅膀落入天幕中,云霞火红的颜色落在它们身上。

这方,赶了好几个时辰的路,景袖和云贝贝早就不知道走到哪去了,只能凭着感觉走,顺便找人问问,只是走了大半天一个人影也没见着。

“娘亲,要不咱们回去吧,回去找阎王叔叔带路好不好?”云贝贝偏着脑袋说道。

这一刻景袖竟然也是这么想的,只是,她俯首向身边的云贝贝问道:“那你认识回去的路不?”

呃……

云贝贝偏头,看了看她娘亲,然后看了看身后,再看看茫茫山林,很诚实的摇了摇头,她不认识额。

景袖猛地一下拍上脑门,一个大路痴,一个小路痴,这可杂整?

正想着,一阵风吹过,四周树林摇曳,却听不见半点声音,景袖脸色忽地一肃:“贝贝,这给我们带路

的人可来了呢。”她声音冰冷,周身杀气溢出。

云贝贝还偏头不解,下一瞬,就见草丛里像是有大的地鼠正在拱土,泥土翻起的线条由远至近迅速靠近,这线条还不是一根,是七八根,八方而来,呈包围趋势,在离景袖云贝贝三米远的地方猛地翻起。

泥土翻在半空,露出来者身形,杀手,又是一批黑衣杀手。

上次是水鬼,这次是土鬼,还真是能耐!

杀手挥舞着亮晃晃的长刀,朝景袖二人猛地砍来,准确的说,砍的是景袖,至于云贝贝,他们要抓活的!

景袖眸光森冷,抱起云贝贝猛地飞身而起,同时,袖里的银兰妖刃分解飞出。

砍她?那就看到底谁砍谁?

妖刃断掉长刀,收割第一批杀手的性命。

一招冲破包围后,景袖抱着云贝贝落在黑衣杀手包围圈之后,她身形匍匐,对着怀中的云贝贝耳语一句:“贝贝,抱好娘亲。”

云贝贝身形灵活一转,稳稳的匐在景袖背上,眼里一片硬色:“好了,娘亲。”

她道,话落,景袖如离弦之箭冲了出去。

雪色的蚕丝裙和云贝贝粉嫩的小袍缠在一起,身影晃动,如一只翩跹而舞的蝴蝶。

手里的银兰妖刃不断的散出去,再收回来,所过滴血不沾,而那些黑衣杀手的脖颈上纷纷已多了条伤口。

伤口细长,咽喉割断,不过几个眨眼,他们已砰的倒下。手里甚至还维持着挥舞长刀的姿势。

腥血渐渐蔓开,这土鬼中的最后一人解决掉,景袖非旦没有放下心来,反而更加凝重。

周围的气息变了,变的死寂,印着天边晚色,一道模糊的身影从林间缓缓走出,他越来越近,周围的空气也越来越安静,不自觉的,云贝贝抱着她娘亲的手越来越紧。

像是有什么鬼物正在靠近。

凝重的气息让景袖心头也一点点跳快,这是来自直觉的反应。

渐渐,那身影终于清晰,一瞬,景袖瞳孔猛缩。

方坚义!居然是他,刚想着,景袖又马上否定了这个答案,不是他,不是原来的他,此时他一身黑袍,诡异的气息萦绕在他周身,他脸色发黑,全身的筋脉凸起,像是一根根盘棕错杂的树根长在身上,手上,脖颈上,脸上,甚至眼睛里都有。

他的手背尤其恐怖,黑色与苍白交替的颜色,像是一块快病斑,十指的指甲长有二十多公分长,它们微卷,黑幽的颜色,尖锐的光芒,像是能一下戳进人的心脏。

一瞬,景袖想到之前方老家主提醒的话,诡术,这人练了秦可惜给的诡术秘籍,居然变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娘亲。”方坚义恐怖的样子让云贝贝很是害怕,她眯着眼低低唤了声。

景袖已经将她抱在怀里:“没事没事,不过是个怪物而已。”

确实是怪物,但这怪物让景袖不敢随便靠近,她感觉到了危险。

一批黑衣杀手又飞了出来,他们或包围着景袖,或立在方坚义身后。

“把她给我。”沙哑的声音落出,方坚义缓缓伸出病斑布满

的手,黝黑的长指尖泛着诡光,整个人像是只变异丧尸。

他的视线落在景袖怀里的云贝贝身上,即使他变成这副样子,还是能清晰的看见他瞳孔深处贪婪的光。

这是天之骄麟,是他新的力量,有了她,他称霸天下的力量便有了,有了。

魔怔的,他一点点靠近,脚踩过的地方一片黑渍,浓浓的白烟冒出,草木皆枯,恶心腐蚀的味道散开。

景袖看着,眼眸里一片惊色。

尸水,这是尸水,身体腐烂留下的,这人到底是生还是死。

不自觉的,脚步后退。

这方。

已是一片混乱。

残瓦,碎墙,碎掉的精美羽楼……

黑疯子邪美人五爷等人瘫倒在地,空中只有齐沐昭和北云霄的身影,黑息,银光,纠缠在一起,看不清身影。

阎君嘴角流着鲜血从地上缓缓站起来,眸光冰冷的扫过对方。

“唰!”只是他刚动,黑疯子的机械长刀猛地驾在他脖子上。

“把老娘姐妹交出来!”她恶狠狠的道,却因为气力不足,脸上有些苍白,闯阵的时候耗费了太多力量,让她气血控制不住的翻滚着。

阎君看着她,冰冷的道:“没有,说了没有,早知道就让你们这群人全去死!”

居然要他们的命,他不应该劝主子留情的。

黑疯子一怔,拧眉,心里生出些怪异的感觉。

正理着,空中一声炸响,就见齐沐昭和北云霄从空中落下。

“王爷!”

“主子!”

惊呼,阎君天翼大惊,猛地飞身去接。

北云霄齐沐昭落在地上。

“噗……”皆是一口鲜血碰出,只是北云霄的脸色更难看些,半年的精疲力尽,能撑到此时已经是奇迹了。

黑疯子急忙给他把脉,就想为他顺顺气息,对面的阎君猛地脸色狰狞大骂起来。

“滚!你们赶紧滚!那女人和云贝贝已经走了!我们主子亲自放走的,我亲自带她们出去的,走了,已经走了。”他一边呼,眼里变的血红,泪花萦绕,他的主子这是何苦,何苦,不要他们的命了,还要受这份罪。

“阎君……”齐沐昭想要出口训斥,却气息不稳鲜血喷出。

众人一怔,走了?放走了?

有些不信,但又怀疑,心里的感觉道不清。

阎君已经放开齐沐昭缓缓站起:“我主子开了死魂阵,却临时又破了死魂阵,这一开一合耗费了他太多的力量,要不然你们以为自己能进的了这里?你们还会活在这世上?笑话!”

一瞬,黑疯子瞳孔放大,对,这就是她觉得怪异的原因。

她一开始是认出这林子里是死魂阵的,整个人还大惊,因为知道进了死魂阵,那是不死不出的,可是后来居然没了,她还诧异以为自己判断错了呢,原来是这么回事。

开启又破,那是要耗费大半力量啊,黑疯子拧眉看着地上的齐沐昭,难怪一个阎君就能与他们这些人战个平手,而这阎君的主子居然与现在的北云霄打的这般。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