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72章 忠犬将军

云贝贝看着绒榻上的人影,小脸一喜蹦跳着就扑了上去:“红眼叔叔。”

齐沐昭一怔,手腕微伸接住她,这动作仿佛已经做了千百次,异常的熟练。

“红眼叔叔,你今天是不是来楼里啦?怎么没进来呢?我还想介绍娘亲给你认识呢。”依旧是活拨的性子,云贝贝跟个小麻雀似的叽叽喳喳就念叨了起来。

在她眼中,这个红眼叔叔好好,娘亲没醒的时候,他每天都照顾娘亲,她伤心难过的时候,这个红眼叔叔还关心她,跟她聊天,还给她带好多好吃好玩的东西。

齐沐昭一怔:“你没有跟她提起我吧?”清声,隐藏着慌乱。

“没有啊,你不是不让我说吗,贝贝是很守承诺的,红眼叔叔,你为啥不让我告诉娘亲啊?”她不解。

齐沐昭没有回答她,而是将视线落在窗外,随着窗外的月色血红的瞳孔里黑月图案显了出来,掩藏不住。

云贝贝看着,也不出声打扰,她知道红眼叔叔是在想事情。

良久,久的云贝贝都在打瞌睡了。

“回去吧。”清声,惊醒了云贝贝,她揉了揉眼看了看外面,是该回去了,否则娘亲发现她不在就不好了。

从黑丝袍上滑下,云贝贝踏着小步子向门口走去,刚走到门口,她忽地转身,调皮呼道:“红眼叔叔我以后叫你兔子叔叔吧,你看兔子也是红眼睛,但兔子很可爱啊,所以红眼叔叔也很可爱,你就不用为了眼睛伤心啦。”

齐沐昭一怔,隔着黑色的纱幔看着她,良久:“好。”

云贝贝小脸挂上笑容,身形一起,朝云楼飞去。

“可爱吗?”身后,一声喃喃落在风中。

清风卷过,已是秋色,黄色的梧桐叶纷飞落在空中,像是一只只枯叶蝶在跳舞,虽然灵动,却总有那么些哀寂的色彩。

暗王府,又是一日沉寂,众人的脸上很久都没有笑容了,连安狄瑞尔和杰英这些日子都留在偏苑没有出来。

前厅的苑子里,众人坐下。

“怎么样,有消息了吗?”看着风扬进来,谷玉急声问道,这是这些日子以来他们说过最多的话。

风扬摇头:“没有,还是没有人看见。”

“那之前汴州那个消息是真的吗?”白峰又忍不住问道。

“假的,是群盗匪为了骗赏钱。”

“妈的!这群兔崽子,眼睛掉钱窟窿里了!”白峰骂道,眸中火色,这一个个假消息他们传的倒是欢快,弄得他们焦头烂额精疲力尽的。

一骂,苑子又静下。

“北云霄怎么样了?”五爷出声问道,亲眼看见一代战神一点点变成那般模样,真是挺难受的。

天翼低声道:“还是那样,整日在屋子里,人又憔悴了一圈。”

他话落下,苑子里的人神色也落了下来,皆是伤感。

半年,若是景袖还活着,也应该给他们传会些消息吧,但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他们又找不到,这样等下去,连他们自己都没有信心了。

苑角,黑疯子的视线停留在一张河域图上,

她看着,一点点寻着,还有哪里没找,还有哪里被忽略了。

“汪汪……”

一声吠叫出现在众人耳里,这一刻月央阁的北云霄也忽地抬头,只是惊了一瞬,众人又缓缓垂下脑袋。

这是出现幻听了吧,怎么听见将军的声音了?

刚想着。

“汪汪汪汪……”

“嗷呜……”

竟是银天阁的美人和五只幼犬叫了起来,下一瞬,它们冲出苑子,直向苑外而去。

本就在银天阁的北风锦猛地冲了出来:“爹爹……”他一呼,北云霄也猛地飞了出来。

前厅的苑子里,本围坐的众人只看着一只只大犬从他们面前发疯般的边吠边急速跑过。

众人瞪眼,还反应不过来。

这是……

“是王妃回来了,王妃回来了……”管家兴奋的大呼,一语惊醒众人。

“什么!”

惊呼间,北云锦北云霄已从他们面前一晃而过。

“快,走走!”

“王妃王妃!”

身影唰唰飞出,出了苑子并没有看见景袖的身影,可将军的吠叫已经越来越清晰,众人脸色大喜,真是是王妃,真的是。

身形一瞬飞过梅林,刚出了梅林便看见将军仰躺在地吠叫着,它似乎累极,全身还打着哆嗦,而它身后还跟了三个叫花子,他们拿着棍棒似乎想杀了将军吃顿狗肉,但看着暗王府居然有人出来吓的一哄而散。

美人在将军身上轻蹭,说着爱恋的话,五只幼犬也是。

没有景袖,众人四处看着,一瞬了然,即使这样,眼底的光却亮了起来。

北云霄也是,他蹲在地上,兴奋的道:“你知道袖袖在哪是不是,你有它的消息是不是。”

虽然是问句,但是北云霄心头肯定着,否则,与景袖一同失踪半年的将军不会突然回来,他的袖袖还活着,她们还活着,给他报信了,报信了。

即使累极,这一瞬,将军也扬起脖子汪汪的叫着,它知道它的主人在哪里,它要救它的主人。

犬的忠诚是至死不渝的。

“管家,快快,水,吃的吃的……”黑疯子急声呼道,一边不断的替将军捏着腿骨,她知道它疲乏至极,这样能帮它舒服些。

“来了来了。”管家早就在看家将军的一瞬已经回头准备了。

鸡汤,鸡腿,将军最爱的肉包子,这些都是将军的最爱,即使它不在,也整天都准备着,怕的就是有一天它突然回来饿了肚子。

本是油光的毛发不知道沾染了些啥,弄的又黑又粘,北风锦替它梳理着毛发,刚刚梳开,将军居然嗷呜一声痛叫。

居然是大片青乌在背上,众人看的眼色一沉,一看就是棍棒伤,肯定是刚刚那些叫花子。

“妈的,老子去砍了那些个死崽子。”白峰呼道,北云霄却猛地叫住他:“去准备药膏,热水……”

他是心急,可是他知道现在的将军没有那个体力为他们带路。

刚想着,地上的将军居然一个翻身站了起来。

“汪汪……”它朝着众人一阵吠叫,居然转身朝街上跑去,这是……

要为他们引路!

看着众人没有跟上,将军回头又一阵吠叫。

“汪汪……”它是将军,当然没那么容易倒下。

这一次,将军没有停留,转身奔跑在长街上,而美人和五只幼犬也急速跟上。

“昂……”一声马匹嘶昂,是散养在梅林里的火云冲了出来,它一跃,直接翻过暗王府外的栅栏,朝长街上冲去。

北云霄抱起北风锦身形一跃,稳稳的落在马背上。

身后,众人对视一眼,纷纷行动起来。

皇城,暗王府倾巢出动,一匹匹健壮大马奔跑在长街上,队伍拉的好远,直至城外,百姓知道这是暗王府的队伍,如此大队离开,应是有女皇的消息了吧,这一次,希望能安然迎回他们的女皇。

另一方,景袖和云贝贝也出了云楼。

阵法外。

云贝贝小脸皱到一起,她还没来得及跟兔子叔叔告别呢。

想一想,云贝贝松开景袖的手小跑回阎君身边,她招一招手,示意阎君蹲下。

虽然经常板脸,但对于这个小家伙阎君心里还是分外喜欢,这半年来,也正因为这个小家伙给这里带来了不少欢语,主子的心也是因为她才一点点放开。

阎君蹲下,偏首倾听。

“阎王叔叔,你可不可以带我回去,我想跟兔子叔叔告别。”

因为每次都被阎君抓回去,云贝贝便唤他阎王。

一旁景袖静静站着,云贝贝因为她什么都没听到,实际上她一清二楚,包括她每夜都出去的事情。

只是她女儿不说,她当然尊重她,这是当母亲应该给孩子的权力,所以一直,景袖都是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

这也是每次她放任小丫头出去玩却不担心的原因,因为知道这幕后的人不会伤寒她。

至于半年前真正的凶手,有些账迟早会算的。

阎君眼里微微亮光,算主子没白疼这个小丫头,不过还是拒绝道:“不可以哦,你有什么话告诉我吧,我帮你转告,如果你进去,我可不保证待会还会不会放你出来。”

一瞬,云贝贝小脸皱到一起,这不是威胁她吗?想了想,低声道:“那你帮我告诉兔子叔叔让他来我家玩啊。”见不到了,那就只有邀请了,另外,她想爹爹,想美人哥哥,想干娘了……得快点回去见他们。

阎君一怔,眼里昏暗深邃的流光滑过,嘴里却应道:“好。”

云贝贝脸上绽放出笑容,重新走回到景袖身边:“娘亲,走啰,回家啰。”

“嗯。”景袖轻应,牵好云贝贝转身回望着阎君:“不管怎样,替我谢谢你家主子半年前救了我们母子。”

阎君一怔,没应,嘴角只是勾起浅笑淡淡的看着她,看着她转身,与云贝贝一起渐渐消失在视线里。

待再也看不见人影,阎君才收敛神色,喃喃:“感谢,若是你知道我们马上要杀他,你还会感谢吗?”还有云贝贝,她一定会很伤心吧。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