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70章 水上惊魂

景袖一见,噗呲大笑了起来:“好好,有还,那就有得吃有得吃。”一边呼着,一边将手里的烤串分在盘子里,很是大方的道:“喏,赏你们了。”

几只威武大犬一瞧,纷纷凑上脑袋,而景袖已经开始处理将军新抓上来的大鱼。

开肠破肚刮鳞,画面血腥了些,但也没办法,这就是食物链规则。

北云锦云贝贝看上一眼,小脸上气势更加凶悍了起来,转首,死死盯着湖面,钓鱼,一定要钓上条大鱼。

湖面静悠,水波随着清风漾开,琴音不歇。

便这样时间一点点过,随着阳光一点点变暖,湖面上的船只越发多了起来,似乎都为游玩赏春而来。

“鱼呢,鱼儿呢。”软糯的声音不断念叨,云贝贝已经开启唐僧模式。

三个时辰,风锦已经钓上来两三条,连弹曲子累了的丰卿也钓上来一条大的,景袖更不用说了,一扔了鱼钩,那上面跟抹了香粉似的,一条条大鱼便往上面送。

木盆里,五六条鲜活的大鱼缓缓游着,烤架放在一边,上面没有再烤鱼,闲置在一边任由里面的碳火继续燃着,几人的肚子都已经吃的胀鼓鼓了。

擦擦手上的油渍,看着执着的云贝贝景袖忍不住劝道:“贝贝呀,要不咱先歇会?兴许鱼这会都回去午休了,咱等会再试试?”

作为母亲,景袖当然了解云贝贝,这小妮子不是钓不到鱼,而是性子太活拨了,总是忍不住动鱼竿,这一动,哪能钓着鱼。

云贝贝回头,小脸气鼓鼓的,软糯声呼道:“不行,就算睡午觉了,我云贝贝也要把它们抓上来,今儿贝贝必须还娘亲大鱼。”

说完,小身子一趴,伸出半个身子在船边上,她云贝贝倒要看看,是这些大鱼厉害,还是她云贝贝厉害!

身后,景袖嘴角抽搐,却也没办法,这小妮子执着起来三头牛都拉不回来,也不知道这性子像她还是北云霄。

偏头想着,一阵噗噗声,是船边的白鹭扑扇着翅膀都飞了起来。

怎么都走了?

景袖诧异,下一瞬,将军美人猛地大叫了起来。

心头咯噔一跳,瞳孔变化,还来不及细想怎么回事。

“噗通,啊,娘亲……咕……”呼声和落水声混在一起,下一瞬没了踪影。

景袖回望的一瞬,只见云贝贝身上的罗裙边角在湖上一闪而逝。

“贝贝!”大慌,身形一闪,猛地扎进水里。

丰卿也是变了脸色,只是他离的较远,动作没有景袖快,等到想要动作,这湖面上忽地飞起十几道黑影,他们穿着一身紧身溺水蓑衣,手里挥舞着一米长的砍刀齐齐扑来,目标船上的北风锦。

同时,这湖面上有五艘游船不知道何时竟然靠近他们四周,这一瞬,将他们的船只圈在里面,船上的人同时亮出明晃晃的砍刀,一同飞来。

“嗷呜……”美人和几只幼犬的气势瞬间拉开,呲牙咧嘴,一脸凶狠。

将军已经一头扎进水里,追着景袖而去。

北风锦和丰卿并不会水,这一刻脸色齐齐一肃。

宽大绣着精致花纹的血色袍袖一拂,烤架里的碳火唰唰飞起,冒着浓烟击上最先攻上来的一批杀手。

便听半空一阵凄厉的呼喊声,不断有人影落下。

丰卿眼角的曼珠沙华一点点变的妖冶,瞳孔的图案冒出。

上一次他与北云霄受伤过重,虽然醒来,但此时的实力仅仅是全盛时期的三分。

北风锦小脸一肃,浑身气势迸发,这一刻,不再像当初一样任由人搓捏,他要保护最重要的人,所以一直在努力变强。

半空,一张玄丝织的渔网铺下,这些人是想活捉了他们。

两人飞起,一大一小的身子不断在半空旋转,北风锦的手里不知道从哪拿出把弯刃,挥舞出利光,而丰卿不避反迎,手腕一扬,纤细的胳膊猛地拽住那渔网中心,他纤细的胳膊一舞,四周那些牵着渔网的杀手今日全都唰唰飞起,也不知道,他弱不禁风的样子,为何有这般力道?

三成又怎样,他一样是不可侵犯的丰卿。

二人打斗着,船上的凶犬也不断撕咬着,伸出它们爪子里的刀刃,划过的血肉每一个都是皮肉翻开。

这动静早就让湖上的其他游船惊慌起来,他们慌忙的向岸边划去,不断的呼嚷着,动静惊来了巡城的侍卫兵,今日当值的军长正好是方啸云,他虚眼一看,湖上的身影隐约瞧清,脸色大变。

“快,去通知暗王府。”对着身边的士兵吩咐,然后他整个人飞身而起,落在一条空了船只上,内力一出,借着岸边使力整个船只迅速向着湖心而去。

白鹭惊飞在半空,这方一片杀伐。

而水下也是一场战斗,十几个顶级水性的的暗鬼拦截,暗网,钉矛不断的朝景袖招呼,渐渐水面露出猩红,一个个残肢断首的身子浮了起来,还好没有景袖的身影,而方啸云也到了这方。

有了他的加入,丰卿两人的压力稍微减轻些,而这些杀手看着形势严峻,一个个眸眼发红,下手越来越狠辣。

血色,利光,散在这方。

而得了消息的北云霄脸色一戾,急速飞来。

慌乱还在继续,血腥依旧浓郁。

银色长袍一撩,他整个人飞身而起,身形在湖面中心借力一下,整个人便落在丰卿他们的船只上。

此时,精美的船只破碎不堪,血腥,尸体落在各处,还染着鲜血的长刀落在甲板上,丰卿北风锦方啸云身上皆挂了彩,一只凶犬的背弯处还被砍了一刀,鲜血染红的毛发。

而这些杀手一看北云霄出现,脸色大变,领头的人对着众人一声呼喊:“走!”

身如水蛟,一头扎进水里便消失不见,其他人一怔,身形一动,皆想逃走。

而北云霄脸色一戾:“走?我看你们能走哪去!”他腰间的束带一抽,明明是软绵的纱绸,却见它被北云霄一舞,竟然伸长变硬,最后化成一根形如银霄长枪的利器。

挥舞,半空银光闪过,五条银龙虚影在水面上张牙舞爪的一闪

而过,水花炸起,卷至五六丈高,而刚刚入水的杀手全被这力道冲了起来,北云霄脸色冰寒,身形在半空一闪,落下时,手里已经稳稳擒住一人,这人,竟是刚刚最先下水的领头。

而其他杀手散落在各处,身上鲜红一片,彻底没了气息。

这,便是实力!

水花落下,湖面上渐渐恢复平静,只有一圈圈水纹还不断散开,猩红的颜色染了大片湖面,分不清是船上的人还是水下的人。

北云霄一眼扫过,没有看见景袖,也感觉不到气息,眼着的火色瞬间浓郁,他捏着手上杀手头子的脖颈,脸色一点点变寒:“她呢!”

杀手头子脸色惊恐,但并不能说出话来,因为北云霄的力道,他不断挣扎着,还是一旁的方啸云忍不住提醒:“王爷,你快把他捏死了。”

银眸寒晖闪过,北云霄手腕一扬,杀手头子狠狠砸在甲板上。

没有死,还留着有气。

“谁派你们来的!”方啸云手上的长刀一舞,架在他脖子上凶色问道。

甲板上的杀手头子喘着气,他并没立马回答,眼底而是一闪诡光,就见他手腕一扬,不知道朝湖里扔了什么。

“轰轰!”震耳欲聋的轰声响起,大片大片的水花炸飞在空中,这湖面上像是被布了水炸弹,隐隐还能见到火光。

而他们身下的船只也是猛地一身巨响,火花炸起。

北云霄等人脸色微变。

北云霄一把抱住北风锦飞掠到半空,而北丰卿拽着方啸云也是眼急身快,猛地飞掠而起。

黑疯子他们赶来时,看着的便是这一幕,脸色整个变的惊恐。

“景袖!”

“王爷王妃……”

惊呼刚刚落出,下一瞬,便见水光火色中飞出几道身影,他们踏水而来,只是眨眼便落到岸上。

情绪还没有落下,又是惊恐。

没有景袖,没有他们的王妃!

而落在岸上的北云霄一脸煞色,他身形一闪,猛地擒上在地上的杀手头子。

这是他刚刚最后一刻回头抓住的,要死,哪那么容易。

骨头错掉的声音,北云霄没有要他的命,只是让他痛不欲生。

“谁派你们来的,说!”戾声,掐住他的下颚,若是他不开口,他会卸了他整个下巴。

杀手头子被北云霄抬在半空,眼里虽然恐惧,但却是一脸硬色:“不不……不知道……”

“咔嚓。”下额的骨头整个碎裂,鲜血从他口中碰出,北云霄手腕一扬,将他狠狠扔到地上,银眸里血光正一点点升起。

谷玉白峰利器一抽,已经架在他脖子上。

北云霄眼眸微闭,周身的戾气微微平复些。

“找!沿着这条河道翻!”

“是!”血霄军领命,很快退去。

北云霄的眸光落在湖面上,仔细盯着,他感受不到景袖的气息,但是却期待她出现,没有问景袖为什么会在这里,此时此刻,他关心的只有景袖和云贝贝的安危。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