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69章 情敌,防哪个

清晨,苑里还挂着水露,阳光升起,光线落在大地上。

景袖与安狄瑞尔的合作出发救人,并不是一时半会就行,琉云岛在海上,必须是要坐船才能靠近,这工匠之术当然免不了,另外需要准备的也太多,熟悉水性之人,实力不俗之人,还需要详细的地图和船上物资,以及应对海上危险的一些准备。

这一套东西弄下来,弄好了,每个大半年是完成不了的。

半年,她的爹爹和娘亲应该也会传回些消息了,如果没有消息,那么她也只能出发了。

这也是景袖跟安狄瑞尔达成协议的原因,一方面等消息,一方面做好准备,到时候不至于慌了手脚。

苑子里。

三米长的案桌上,安狄瑞尔和杰英正绘着地图,这是一份极致详细的地图,包含人文,地理等各种信息,要做当然要做最好,最全。

“你们可以把上面有些相似的东西用不同的记号标志,然后每种记号的意思写在角落。”景袖忽地出声。

这一个个写太费事了,而且乱,不够简洁。

安狄瑞尔杰英一听,眸光大亮。

连对景袖还有些成见的杰英都兴奋大呼:“Good!Good!”

安狄瑞尔更是神色亮光,对着景袖单膝跪下:“噢,我美丽的女神,请允许我对你表达赞美之情……”

生涩的汉语,话还没完,景袖便被一个身影拉在身后,北云霄一脸铁霜煞气道:“我媳妇用不着你赞美!还有,什么你的女神,她是我的!我的!”

话落,又回瞪景袖:“媳妇,你是不是很久没去淘宝楼了?上班去。”

这是**裸的威胁啊!

景袖嘴角抽搐,在地上的安狄瑞尔和北云霄身上扫过,算了,爱咋折腾咋折腾吧,她是很久没上班了,挣银子才是王道。

转身,向大门口走去,后面北云霄还一声吆喝:“不到下班点不准回来。”

景袖眸眼一黑,额上挂满黑线,她歃血暗王最近的威严是不是下降了,居然敢吆喝她,不过算了,大女子懒与小男人计较,挣钱!

此时天翼要的淘宝楼总部还没有建好,暗王府周围地域在前两天已经全被肖虎给买下了,那么多楼,一块两块地方当然建不好,所以只能大范围圈地,不仅如此,后面离暗王府千米远的锦绣山也被圈了进来,这里,众人合计着盖一座暗王城出来。

以暗王府为中心,其它的建筑呈包围趋势,这要建下来没个大半年也不行的。

建筑的事有了黑疯子,景袖当然不会操心了,她才是能手。

所以这会景袖要去的还是长街。

因为这杂七杂八的一些事,暗王府的众人都忙活着,这一看还真只有她最闲。

回头,望一眼身后,没一个人跟上来,这要是以前,屁股后面都跟一串了。

谷玉不在,朱雀不在,白峰居然也不住……

哎,深叹口气,景袖只能孤零零走着。

没走两步,一道稚嫩声起。

“娘亲,我要跟你去。”

是云贝贝,景袖还没转头,小家伙已经扑了上来,景袖脸上一喜,抱起,下一瞬,便见北风锦也一脸冷酷的站在她面前。

“娘亲。”轻轻一唤,意思不言而喻。

景袖脸上的笑容更多了,她放下云贝贝,摸着两个小家伙的脑袋:“好好,你们跟娘去,有你们这两个贴心小棉袄娘亲就不孤单了。”

云贝贝和北风锦的成长,景袖一直比较自责,在她们最重要的三年里,她居然没有出现,这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是多么大的伤害。

有幸,两个小家伙都比较懂事,而她也能一点点弥补。

心里想着,便觉得今天也挺好,没有那些闲人,就她们母子在一起,倒挺舒服。

“走,娘亲带你们玩去。”什么上班,陪儿子闺女才是最重要的。

一瞬,两个小家伙眼亮。

三人的身影很快消失在梅林里,苑门口,景袖没注意到,丰卿的身影早就站在那里,血色的曼珠沙华长袍闪着流光,他缓缓走着,袍角拖曳在地,所过却不沾丝毫尘粒。

他没走几步,管家忽地出现在身边。

“丰卿公子,我家爷说公子身娇体弱,才大病好了没多久,还是不要乱走的好。”

丰卿淡漠的眸子微转,视线落在管家脸上。

对方一脸尴尬,暗想着,主子也真是的,居然让他一大把年纪的人天天守着一俊俏公子跟防贼似的。

这丰卿公子不就跟小郡主走的近点么?至于天天提防着人家么?

“管家,你厨房的鸡汤好像好了。”清哑淡漠的声音。

管家眼睛瞪大,对呀,他杂把这事忘了,身形一转,就往苑里跑,刚跑了两步,又觉着不对。

不对呀,他今天没熬鸡汤啊,回望,瞳孔放大,苑门前空空如也,哪还有丰卿半点身影。

一瞬,管家嘴角抽搐无语,这不食人间烟火的丰卿公子也不是个善良主啊,腹黑,太腹黑了!

不行,以后不能再吆喝鸡汤了,这得喊出条件反射了。

偏苑里,北云霄还与安狄瑞尔较量着,丝毫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

“在我们国家,爱情是神圣的,只有喜欢,它值得所有人去追求,付出生命,付出血肉……”

安狄瑞尔的话还没有说完,北云霄凶煞打断:“屁,在我们国家,她就是我媳妇,嫁人了,别人就不能觊觎,连看一眼都不准,她这辈子是我的,下辈子,下下辈子都是我的。”

“No no no,美好的事物值得每个人欣赏,她如此美好,不仅是我,我们国家的子民都可以奉她为女神,女神住在我们每个人心中……”

“妈的,你个死怪物,是听不懂老子说话是不是,老子说了,她是我的,别人不能看……”

两人吵闹着,一个说的顺溜外文,一个吼着汉语,也不知道他们是真交流懂了,还是凭感觉交流着。

清风卷入,墙垣花朵摇着头。

管家走到苑子看了一眼,嘴角抽搐,算了,主子都这么忙了,他还是不去给他添堵了

,再说了,丰卿公子应该是有事出门,不一定就是跟着王妃和贝贝郡主去了。

清鹭湖,一艘精致的游船随着浅风自由荡漾着,小屏窗,吊角铃,七彩纱……

船头上,三只鱼竿落在湖里,执竿的人是两个三岁大的孩子和一个倾城美貌的女子,她们身边七只大犬呈一个顺溜仰着身子躺在甲板上,头挨着头,脚搭在另一只的身上,队伍很是整齐,他们时而张张嘴,懒懒的晒着太阳,那样子好不舒服,如果是这样你便觉得画面静好,那就错了。

缭缭琴音从船楼里飘出,悦耳动人,引的湖上的白鹭大片大片的飞落下,它们或落在船上各处,或站在水里,随着清波,听着这悦耳的乐声缓缓移动。

而白色纱幔后,一男子端坐,他修长如玉的手指拨动着琴弦,虽然只是一只手,但这琴音依旧让人迷醉。

风吹过,纱幔微拂,露出他出尘的精致容颜,血色曼珠沙华绽放,倾国倾城。

烟火升起,船上竟然还置了个烤架,碳火正在里面燃烧着。

景袖一边烤着腌鱼,一边向纱幔后的丰卿望上两眼,人家这么雅兴,她居然在这弄烧烤,是不是太不符合情调了。

油盐味被风一卷,吹散开。

景袖的鼻子皱了皱,再看丰卿,依旧是淡漠出尘的样子,算了,人家都不嫌弃她操那么多心干嘛。

另外嘛,大俗即大雅嘛。

将烤串一人一串递给云贝贝和丰卿。

“怎么样?钓着了吗,这可是娘亲钓的,先给你们尝尝,待会可得还给娘啊。”

两小家伙一边吃着,一边往水里瞅,云贝贝呼着:“还,一定还,等我钓起条大的,给娘还一大串。”

北风锦也点头,视线紧紧盯着他的鱼线,一定不能让娘亲看扁了。

景袖笑笑,给丰卿递上两串:“怎么样?要吃不?”

丰卿停了琴音,抬头望她:“要还不?”

景袖眨巴眼,笑道:“一个曲子一串。”

丰卿点头:“好。”袖腕一拂,面前的纱幔卷缠在船顶的铜铃上,而景袖手上的鱼串便落到他手上,这人,做这般动作也是一副超凡脱俗的模样。

景袖嘴角抽搐一瞬,继续烤鱼串。

“汪汪……”将军美人一个翻身,叫了起来,五只小犬也对她叫了起来。

幸好租了只好船,这甲板够宽,否则这一下真显拥挤,不过,即使这样,这一下船身还是摇晃了起来。

摇晃一下,很快稳住。

瞧着几只嘴馋的样,景袖笑笑,挥舞着手中的鱼串,打趣道:“你们拿什么还我呀?”

将军美人偏头,几只小犬唔唔低吠,不知道怎么办。

忽地,将军汪汪叫两声,一个跳跃,一头便扎进水里,景袖错愕,便见着水面大圈大圈波纹荡漾开。

几个呼吸不到,将军居然从水里已经跳了出来。

牙口一松,一只手臂大的草鱼便落在甲板上,鱼儿鲜活,不停的蹦跶着身,将军甩着一身水渍,弄得甲板上很快湿了大片。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