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68章 谈判,抢娘亲

“陛下这是……”安狄瑞尔出声道。

景袖眼里闪过流光,身子微微后仰,红唇微启道:“难道两位友人真的是想来与我一同共进晚膳?若是那样,倒也可以,我马上命人准备就是。”一边道,一边就要对门外吩咐。

安狄瑞尔一僵,连忙阻止:“女皇陛下不用了,我们已经用过晚餐了。”他话落,瞳孔又是一怔,惊呼:“你知道我们有目的?”

景袖的唇角缓缓勾起,邪韵暗生,悠然道:“难道不是你们暗示我的吗?”

安狄瑞尔瞳孔里的流光变的深邃,这一瞬,他清楚的知道他们谈判的先机已失。

月色华光洒在大地,像是给天地间披了一层薄纱,屋子里细语继续。

“为什么不同意,我们大人都告诉你们了,我们的同伴在琉云岛被抓,不过是需要你们帮忙救出他们而已。”英杰急声道,脸色有些涨红,与眼前这女人谈话,他们简直处处受压,这种感觉实在太难受了。

景袖没有理他,而是将视线落在安狄瑞尔身上,她如玉的指尖落在桌子上,轻微一动,一张玉盘滑到他们目前,景袖道:“打开看看。”

安狄瑞尔皱眉,搞不懂景袖什么意思,却也依言行事,盘子打开,空的,什么都没有。

“空的?”

“对,空的,你们说的话全都避重就轻,说了当没说。”景袖声音微冷,真当她好骗么,什么救人?若要真这么简单就好了。

安狄瑞尔的眸光变的深沉,浑身气势不自觉升起,这一刻竟有些王者的味道,景袖毫不怀疑,这个人在他们国家,身份不低。

终于,他转换气息,浑身透露出一种尊贵无比的贵族气息,而他身边的英杰也已隐去锋芒,作为属下站起立在他身后。

安狄瑞尔看着景袖,缓缓道:“你想知道些什么?或者说你想要些什么?”

景袖的唇角缓缓勾起,手指微动,几张玉盘已经滑到他面前,景袖未言,安狄瑞尔已经开始打开玉盘。

只是第一张,便变了脸色。

一张张继续,到后面安狄瑞尔和英杰的脸色已经暗的难看。

“你们别太过分了!”英杰吼道,袖腕一挥,手上居然多了一把长剑,这剑细长,没有刃口,只有剑尖如锋。

景袖眼角斜睨他一眼,寒光闪过:“这世界上用剑指着我的,还没有能活下来的呢!”她声音低沉,脸色变的寒戾。

锵的一声,不知何由英杰手上的长剑已经掉落到地上,作为一个守护者,丢剑是何等的奇耻大辱。

他脸色刷白,瞳孔放大。

“英杰!”安杰瑞尔猛地喝斥道。

英杰一颤,单膝跪在地上,脑袋完全垂下。

气氛静下,空气莫名透着紧张。

深呼口气,安狄瑞尔看着景袖:“我不解,你为什么要我们国家的地域信息,财富,人数,甚至军队,我可以给你这三洲境地周围所有岛屿的资料,甚至为你绘一副最详细的地图,

我还可以回国,告诉我们的爵王,送你们青金石,送你们珠宝,香料……”

景袖看着他,道:“为什么?因为要警惕你们呢。”

直接,不作掩饰。

安狄瑞尔整个人一怔。

景袖的手指扣着桌面继续道:“这三日已来,你们除了对我们某些石料感兴趣,其它珍贵宝物都兴趣怏怏,这说明你们自己国土这些东西并不少,另外,你们在与我们的血霄军比试时,虽然每次都是你们败下,但是你们的眸光里并没有真正的敬服。你们在演戏,让他们觉得自己很厉害,实际上你们两人的身手高出他们许多,不仅你们高出他们许多,怕是你们国家的军队也能与他们一争雄风,那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呢,目的,不就是让对手放松警戒吗……”

细语落在屋子里,对面的安狄瑞尔和英杰瞳孔放大的越来越厉害。

这一刻,外面的白峰手拿风云砍刀一脸煞气:“妈的,让老子去砍了这两个兔崽子!”敢耍他们。

天翼拉着他,示意别动。

“哈哈,对对,你说的没错,我们是在演戏,你说的目的也没错,我们的民族天生拥有强大的野心,扩大版图是必然趋势,但是我们也确实是有事相求你们,救人的事是真的,琉云岛的事也是真的。”安狄瑞尔大笑,这一瞬,浑身气势迸发。

景袖看着他,指尖停了叩桌的动作,微动,整张桌子最中心的一张玉盘落了过去,不用安狄瑞尔掀,景袖已经打开,是份用外文和汉语写好的合约:“既然这样,那这东西你们就签了吧。”

静,安狄瑞尔看着景袖,英杰深皱着眉,北云霄的眸光至始至终都落在景袖身上。

“你真的能帮我们救同伴?琉云岛可不是你们想象那么简单的。”

景袖看着他:“我们是合作关系,既然签了当然就不会反悔,至于成不成,那就是我的问题了,而你们只需要做到这合约上的事。”

安狄瑞尔又看了她半响:“与你交易实在太可怕了,我想我们最好永远不要成为敌人。”

“多谢夸奖,很荣幸。”

月光照下,一番思索和交谈,安狄瑞尔终是签了字,他现在没有办法,也确实只有景袖能帮到他,同时,他也相信这个女子。

各自收好东西,安狄瑞尔站起,眸光偶地瞥见景袖面前最后剩的一张玉盘,好奇道:“那里面是什么?也是你准备与我们谈判的东西吗?”

“这个啊。”景袖悠悠道,指尖缓缓打开,一张宣纸,上面只有一个字,安狄瑞尔并不认识,景袖缓缓将宣纸拿起,道:“也许这个字你们还不认识吧,杀,就是这个。”她一边道,一边做了个抹脖的动作。

一瞬,安狄瑞尔和英杰瞳孔放大。

“你想杀了我们!”英杰惊呼。

景袖眼皮微抬,凉凉看他:“怎么?我没那个实力吗?谈判不成,还留你们作甚!”语气越来越重,到后面源力猛地一生,周身一只血凤虚影戾啸,整个屋子都在颤抖。

不过这气势只是一闪而逝,白峰他们威慑不了,她还不成吗?

这一刻,安狄瑞尔和英杰的脸色刷白,头上竟然生出密密麻麻的冷汗,心血不断翻滚,这个女子居然比他们爵王还更有气势。

同时,他们对视一眼,有种捡了条命回来的错觉,若是这谈判不成,他们没有签字,那……

月色下,安狄瑞尔站在门口,他视线扫过北云霄后,看着景袖忽地道:“要不你去我们国家吧,我安狄瑞尔愿娶你为妻,与我同享尊位。”

呃……

这一下,轮到景袖错愕了。

“她已经嫁人了,是我媳妇!”北云霄咬牙切齿道,这金发怪物,居然当着他的面抢他的袖袖。

哪知安狄瑞尔却是一本正经:“在我们国家,即使嫁过人的女子也可以作为妻子娶回家,而且,我相信我们的爵王很乐意我娶她,她,当得了我的瑞尔王妃。”

话没说完,一声炸响,桌上的一个盘子彻底碎裂,而刚刚那个写着“杀”字的宣纸猛地飞了出去,它卷在一起,形如一把利剑。

上面灌注着源力,狠狠击在安狄瑞尔胸口,他心血一翻,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而北云霄一甩袍角,唰的站了起来:“在我们国家,她是我的妻子,那么生生死死便是我的妻子,其他人休想觊觎!”

气势放出,屋里东西嗤嗤作响,真当他不说话,这一个个阿猫阿狗都能来蹦跶了。

“瑞尔大人。”英杰惊呼,慌忙扶着安狄瑞尔,脸上满是诧色,他们尊贵的瑞尔大人居然受伤了,这个银衣的男子居然也有这般强悍的实力。

安狄瑞尔看着北云霄,虽然受伤,眸光却忽地变的异常坚定,爱情,是没有强弱之分的,就算实力差些,他还有强大的毅力,他一定能用强大的精神俘获他女神的芳心。

这一刻,景袖太阳穴忽地突突跳起,很是头疼的模样,她当然知道外国人的轴病。

屋外,房顶上。

邪美人摸着下额,眼里精光熠熠:“原来这金发怪物的目标是景袖呀,这些好了,我家小疯儿没事了。”

身后,华容大翻个白眼,皇,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是在幸灾乐祸么?

暗处,众人对视。

“这杂谈判下来王爷多了个情敌呀。”谷玉瞪眼道。

天翼摸着下巴,一脸神秘:“估计是今日夜色不佳,犯了小鬼了吧。”

白峰还在磨牙,想要冲上去砍怪物。

角落。

“哥哥,杂办呀?这金发叔叔跟咱抢娘亲呢。”云贝贝眨巴眼道,居然要娶娘亲,还要带走,太坏了。

北风锦翻个白眼,望了下屋里北云霄黑森森的脸,回头道:“不是跟我们抢,是跟爹爹抢,若是抢赢了,我们只会多一个爹爹而已。”话落,转身回屋,这谈判简直太没意思了。

原处,云贝贝大眼眨巴两下,忽而更亮,多一个爹爹,那她不就更有人疼爱了吗?好呀!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