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67章 谁先急,谁就输了

宝贝?众人瞪眼,视线落到他们身后的包袱上,这包袱还挺大,用灰色的粗布包裹着,看上去并不是很特别。

景袖在包裹上多看了两眼,粗布,看来国外还很落后嘛。

这一刹,景袖有种感觉,似乎这里的历史要与现代接轨了。

它们可能不是同一个名字,同一个地方,但是发展的进程是一样的,唯一的不同,这个时空还落后些罢了。

感慨间,他们已拆了肩上的包裹,与想象中一样,都是些他们地域特别的东西,青金石,瓜种,香料,皮毛植物……

这些东西景袖和黑疯子见过些许,但是其他人没有,所以这一会表现的特别好奇,就连北云霄和邪美人丰卿都拾起些小玩意在观看。

云贝贝更是每一样都捣鼓下。

望远镜,放大镜……

景袖随意看着,视线偶地落到地上的一块羊皮上。

羊皮有两个成人巴掌大,上面似乎用线条勾勒着什么,景袖起身,拾起,一望,眸光怔住,这竟是一副简易地图,但这地图的轮廓竟然包含了他们三洲和一些周围他们还不知道的岛屿。

线条简单,并没有做详细的感慨,但寥寥几笔已经说明很大问题。

她还以为国外落后着呢,没想到这开辟的路线已经如此多了,她一一扫过,瞳孔猛地变化,就在苍穹洲最东南的角落,一个小岛画在上面,而上面清晰的用外文写着,琉云岛,罗门。

琉云岛,这不正是她爹爹去找神云仙人的地方吗?而罗门是……鬼蛛婆,阎君,这……

心头泛起波澜,静不下来,景袖眸子闭上,掩掉瞳孔深处的流光,再睁开时,已经没有任何异样。

而两个外国人虽然一直给众人将着他们的宝贝,但注意力还是落在景袖身上,他们清楚的知道,这里当家做主的还是眼前这个女子。

“陛下,你喜欢这个?”其中一人走上来跟她交谈,这人高鼻,肤白,发金,典型的外国帅小伙,名唤安狄瑞尔。

能安然走到这里,还见到一国之主,当然不会像表面看上去这般友好无害。

景袖心里明白,唇角微微勾起,嘴上答着喜欢,却把手中的羊皮地图递了回去。

这矛盾的举动让安狄瑞尔微拧起眉不解道:“陛下不想要么?”

景袖未直接回答,而是缓缓走回到太师椅上坐下,脸上始终挂着浅笑,谈买卖当然不可以先露了心机,这可是国与国的交流,比的是谁更稳。

景袖的视线落在他们身上,半响,才出声道:“这样吧,你们一路舟车劳顿,定是身困体乏,至于想不想要我们改日再说,这几日就让我的人带你四处游玩一番,也好赏赏我们这里的地域风情。”

她话落,视线落到天翼身上,对方一怔,心思通透上前。

安狄瑞尔一听,还想上前说些什么,却被天翼一拦,道:“两位客人请随我们这边请。”他态度软中带硬。

安狄瑞尔皱眉,看出景袖不想再谈

的态度,与身边同伴对视一眼,只能先随天翼离开。

待两人走了,苑子静下,但他们的东西并没有带走,还留在地上,称之为宝贝,却没有珍惜的态度,显然这些东西,对于他们来说太过平常。

似乎意识到景袖是有所目的,一苑人眨巴眼不解。

“王妃,这两人有什么问题吗?”谷玉疑惑道。

景袖的手指落在椅手上一下一下的敲着,看着众人道:“问题有没有这会还不知道,这样吧,给你们个任务,这两天带着这两个外国人四处转悠,把我们耀天所有的好东西全展示给他们,详细记录他们的反应,另外准备一场军营阅兵,让血霄军把所有的本事拿出来给他们看……”

景袖还没说完,谷玉出声打断:“王妃,让我们血霄军把本事拿出来给他们看,这不成了给人表演耍猴戏了么?我愿意,兄弟们也不愿意啊。”他们血霄军顶天立地,怎么能干这么丢面的事。

景袖拿眼角凉凉扫他一眼:“什么耍猴戏,这是威慑!是镇场手段!你们不想让这两个外国人大吃一惊?不想让他们心生怯意?我告诉你,这任务可是重中之重,不威慑住他们,若是让他们回国,把消息传回去,万一他们领袖起了侵略之心,咱们国家就等着挨人欺负吧……”

景袖一字一句分析道,听的谷玉一愣一愣,还不等他说话,一旁的白峰已经风云砍刀一舞,吼道:“偶像,你放心,我们一定震慑住这两个小兔崽子,让他们吓的腿骨打颤,路都走不了!”

敢侵略他们,两小兔崽子,看他白云长先收拾了他们。

景袖眸光赞赏:“不错,就要有这般气势。”白峰性子冲动了些,但事关国家大事时,还是挺靠谱的,让他折腾,也还可以。

这一瞬,谷玉也气势汹汹了起来,脸上干劲十足:“好!王妃你放心吧,交给我们了!不就两金发怪物嘛,还收拾不了他们。”

景袖唇角勾起淡笑,示意他们自己忙活吧,一苑人对视一眼,很快退去,苑子里只留几个大人物,云贝贝和北风锦还在这里。

北云霄从地上捡起了羊皮地图,缓缓走进厅里,其他人也陆续上前。

羊皮地图在桌上摊开,众人商议。

“你们怎么看?”景袖道。

虽然没有细说,但众人都明白她的意思。

邪美人指尖划过桌上的地图,紫袍在地上轻曳闪烁着流光,道:“这羊皮还带腥味,显然制作时间不久。”

黑疯子黑宝石般的眼珠亮起,看着景袖接声道:“所以这地图只是块引砖,想要故意引起我们的注意。”

丰卿淡漠的眸子也缓缓转过来,眼角的曼珠沙华更是妖冶,风一吹,血色长袍微动,他道:“若这地图上的标志是真,那么他们的脑里必然有更详细的地图。”

北云霄缓缓走到景袖身边,拂袍坐下,继续道:“他们是有目的而来,并且是有求于我们。”

景袖斜身靠在身后椅背上,嘴角勾起笑的像个狐狸,最后

道:“所以,我打算要了他们的详细地图,还拔他们一层‘皮’。”

一瞬,旁边还未离开的童泯五爷龙老等人打个寒颤,他们看着屋子中心的几人,齐齐心生寒意,这一群人,就是些成了精的妖怪啊,简直吃人不吐骨头。

风徐徐吹着,国际威慑的活动正在如火如荼进行,三天,谷玉白峰天翼使个劲的带着两个外国佬折腾,看华夏的宝物,赏华夏的奇花异草,品美酒名菜,一到晚上,就带他们到军营里面跟兄弟过上两招。

时间一点点过,春意越来越浓,零星已经能见墙边迎春花的花苞。

夜色,皎月高挂。

偏苑,两外国人住的地方。

“瑞尔大人,再这样下去不行啊,他们只带我们到处吃喝玩乐,我们根本见不到那女子呀。”与安狄瑞尔一同来的那男子道。

“杰英,你以为我不急吗,可是没有办法啊,他们没有表现出丝毫想与我们交易的意思,就连那个什么白峰血王,都是对我们的东西不屑一顾。”安狄瑞尔道,眉羽皱成川字。

“瑞尔大人,你说他们是不是知道我们的目的了。”

“怎么可能,我们什么也没有说过啊,就算这华夏的人再怎样聪颖,也不可能……”他话还未说完,却突然噤了声,下一瞬,天翼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两位友人,我们王妃邀你们一同用膳。”简易的外语,天翼已能说些,虽然还有些语法错误,但意思已经能表达清楚。

房间里,安狄瑞尔和杰英对视一眼,瞳孔亮起。

“大人,成了。”杰英神色兴奋,压低着声音道,邀他们一起用膳,这是对他们东西感兴趣了。

安狄瑞尔也是兴奋的神色。

这一瞬,门外的天翼大翻着白眼,心头嘀咕:“切,耍花花肠子,我们王妃早就把你们肠子给通直了。”

“吱呀。”门房打开,天翼已经收敛神色。

“有劳带路。”生涩的汉语,也是能说上一二,这也算文化交流了。

前苑。

安狄瑞尔和杰英出现时,他们神色微微诧异,并没有他们想象中那般隆重的宴会仪式。

苑子依旧清幽,跟他们来时一样,不同的是角落几株迎春绽放。

他们进了屋子,也没有想象中的很多人,只有景袖和北云霄两人坐在最上首,天翼带他们进去,便很快退走,屋里月色照下。

景袖依旧一身雪色长裙,镶着茸毛,掩着夜晚风寒。

北云霄一身银色长袍,用一种守护者的姿态,坐在景袖身边。

“请坐。”景袖出声道,态度有礼。

安狄瑞尔与英杰对视一眼,很快坐下,此时屋子中央摆了一张大红圆木桌,桌子上放了很多玉盘,盘上还叩着盖子,像是为了给菜肴保留温度,但是这一桌子玉盘,却闻不到半点香味,甚至桌子上筷子也没有。

景袖一侧,他们一侧。

看起来有点像两国领袖人物会宴的感觉。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