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66章 亲手背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她喃喃道,似乎不敢相信所闻。

阎君的瞳孔一瞬间更加寒戾。

“罗门鬼蛛可曾知罪!”这一呼,比刚刚声音更大,且更有气势。

“砰!”地上的鬼蛛婆砰的磕下脑袋:“知罪,鬼蛛知罪,知罪。”她颤抖着,慌恐呼着,众人能感觉到她的恐惧,她的害怕,这是由骨子里发出来的,对一件事物来自灵魂的惧色。

景袖拧眉,罗门?这大陆有这个派别么?

鬼蛛的认罪,阎君的脸色微微好看些,身上的杀意却并没有减少。

“自祭吧。”他道,声音冰冷,不见情绪,丝毫没有与景袖说话那点人味,仿佛这命令早已说过千次,万次。

“自祭?”地上的鬼蛛婆唰的抬起头,她弯曲的厉害的指尖扣在地上,整个人还瑟瑟发抖着,恐惧写满她的脸上。

“怎么,不愿?”

“大人饶命,饶了我,饶了我。”她祈求着,虽然知道这无济于事。

阎君听着她的呼声,脸上失去了耐心,他走离了鬼蛛婆身边,身后的那些黑衣人上前了。

众人没有看清,只知道无数光束闪过,像是舞厅里那种不断乱闪的彩光,只是那个是用来烘托气氛,这个却是要人命。

“嗤嗤……”剑入刀鞘的声音,明明是十二人的动作,却整齐的如一人,十二人已经回到阎君身后。

鬼蛛婆还是原来的动作跪在地上,却没有了声音,甚至这一刻血都没有流出。

“凤主,这人给你添麻烦了,我家主子请你恕罪,至于皇城的那些被害的百姓和死掉的婴儿,会有我们给出照顾,罂粟粉也不会再出现在这里了,请你一切放心。”他话落,转身便走了。

景袖没有叫住他,即使好奇他口中的主子是谁也没有叫住。

有些人有些事,最好永远不要知道的好,否则,承不了那么多情。

阎君一行人已经消失在视线里,来的神秘,去的迅速。

地上只有鬼蛛婆和那两副还没染完的画卷。

“快看她!”一声惊呼从人群中传来。

众人抬眼看去。

就见鬼蛛婆额上的肉忽地掉下一块,风一吹,又落下一块,一点一点,头皮,眼珠,舌头,鼻子……

每一块很小,本分了无数块。

这一瞬,丰卿北云霄捂着云贝贝和北风锦的眼睛。

这是被分尸了,分了无数块。

景袖也是惊讶,眉头下一瞬却皱的更加厉害。

因为她看见那鬼蛛婆的手还在动,那就是没死透,人没死透,却要经受这种一块块血肉掉落的痛苦,不敢想象,这是何等残酷的刑罚。

罗门,这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一场血腥,那些染了毒的人也如景袖所言死了,古凰城还沉寂在元气大伤中。

一番话别,景袖等人已经马不停蹄的从古凰城离开了。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n/zhanshenxiaochong_kuangwangshafeiyaonitian/43618.html

友情链接:顶点小说  哔哔读小说网  斗破苍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