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66章 亲手背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她喃喃道,似乎不敢相信所闻。

阎君的瞳孔一瞬间更加寒戾。

“罗门鬼蛛可曾知罪!”这一呼,比刚刚声音更大,且更有气势。

“砰!”地上的鬼蛛婆砰的磕下脑袋:“知罪,鬼蛛知罪,知罪。”她颤抖着,慌恐呼着,众人能感觉到她的恐惧,她的害怕,这是由骨子里发出来的,对一件事物来自灵魂的惧色。

景袖拧眉,罗门?这大陆有这个派别么?

鬼蛛的认罪,阎君的脸色微微好看些,身上的杀意却并没有减少。

“自祭吧。”他道,声音冰冷,不见情绪,丝毫没有与景袖说话那点人味,仿佛这命令早已说过千次,万次。

“自祭?”地上的鬼蛛婆唰的抬起头,她弯曲的厉害的指尖扣在地上,整个人还瑟瑟发抖着,恐惧写满她的脸上。

“怎么,不愿?”

“大人饶命,饶了我,饶了我。”她祈求着,虽然知道这无济于事。

阎君听着她的呼声,脸上失去了耐心,他走离了鬼蛛婆身边,身后的那些黑衣人上前了。

众人没有看清,只知道无数光束闪过,像是舞厅里那种不断乱闪的彩光,只是那个是用来烘托气氛,这个却是要人命。

“嗤嗤……”剑入刀鞘的声音,明明是十二人的动作,却整齐的如一人,十二人已经回到阎君身后。

鬼蛛婆还是原来的动作跪在地上,却没有了声音,甚至这一刻血都没有流出。

“凤主,这人给你添麻烦了,我家主子请你恕罪,至于皇城的那些被害的百姓和死掉的婴儿,会有我们给出照顾,罂粟粉也不会再出现在这里了,请你一切放心。”他话落,转身便走了。

景袖没有叫住他,即使好奇他口中的主子是谁也没有叫住。

有些人有些事,最好永远不要知道的好,否则,承不了那么多情。

阎君一行人已经消失在视线里,来的神秘,去的迅速。

地上只有鬼蛛婆和那两副还没染完的画卷。

“快看她!”一声惊呼从人群中传来。

众人抬眼看去。

就见鬼蛛婆额上的肉忽地掉下一块,风一吹,又落下一块,一点一点,头皮,眼珠,舌头,鼻子……

每一块很小,本分了无数块。

这一瞬,丰卿北云霄捂着云贝贝和北风锦的眼睛。

这是被分尸了,分了无数块。

景袖也是惊讶,眉头下一瞬却皱的更加厉害。

因为她看见那鬼蛛婆的手还在动,那就是没死透,人没死透,却要经受这种一块块血肉掉落的痛苦,不敢想象,这是何等残酷的刑罚。

罗门,这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一场血腥,那些染了毒的人也如景袖所言死了,古凰城还沉寂在元气大伤中。

一番话别,景袖等人已经马不停蹄的从古凰城离开了。

虽然事情解决了,可一切似乎更复杂了,时间容不得他们休憩。

马匹奔跑着,众人的脸上皆是凝重,因为一个罗门,一个阎君,这两个的出现,让众人意识到

天下安平,似乎还没那么简单。

北云霄的神色越发凝重了,那般强悍的鬼蛛婆却对一个阎君万般害怕,而阎君却称别人为主子,看来,他的对手也不似想象中那般简单。

走时,花了七天的路程,回来只用了一半,到了第三天下午,众人已经赶回皇城。

只是还没进城门,却被一桩事情吸引了目光。

是两个打扮怪异长相奇特的人,他们一身狼狈,显然经历过不少磨难,但外貌特征还很清晰,查询三洲也无人见过。

而景袖和黑疯子却眸光变的奇怪。

金发,碧眼,这不是外国人吗?

对视一眼,翻身下马,朝着围挤的人群中走去。

“我要见你们的国王,我来自西兰义都,我有很多的宝贝……”连语言都是外语。

不过这串叽噜咕噜华夏的人是听不懂了,一群侍卫兵正手拿着长矛架在他们脖子上,自从发生了暴乱,这些诡异分子已经被当作一等危险物了。

周围的百姓也看得好奇,指指点点的讨论着。

“哪来的怪物呀,长得这么奇怪。”谷玉好奇道,忍不住垫脚张望,实在是长得太特别了。

“是呀,你看他们的头发,金色的,这不就是怪物吗?”白峰点头道。

一瞬,众人中间的北风锦黑线,金色的就是怪物,那他呢?

“对对,小主子不是怪物,小主子是银发小帅哥。”知晓说错话,白峰慌忙俯身道。

北风锦凉凉瞄他一眼:“晚了。”

一瞬,白峰这汉子后脑勺发凉。

这一会,被众人围着的两个外国小伙已经急的满头大汗。

“我的上帝,求求你派个神灵来拯救我们。”他们用着外语在那画着十字架祈求着。

景袖与黑疯子对视一眼,看的好笑。

“去,咱们当他们的神灵去。”景袖打趣道。

黑疯子摩挲着机械长刀,眸里也是精光:“行啊,我可是最喜欢忽悠外国人了。”

两女子上前,一白一黑长裙,极致的反差,不同的韵味,精致如仙的容颜让祷告的两个外国人眸中惊艳,连连惊呼:“Oh,My Goddness!”

景袖噗呲一笑:“说我们女神呢。”

“本来就是。”黑疯子眨眼,大步上前。

这一刻两人的娇俏模样落在身后北云霄和邪美人眼里,心头悸动。

看着景袖等人走来,看守的侍卫长一惊,叩首:“皇上万岁万万岁。”在他们眼中,还是景袖是这华夏国的女皇。

周围的百姓也发现了他们,纷纷叩首:“皇上万岁万万岁,王爷千岁千千岁。”

大片大片的人跪下,震耳欲聋的呼声,气势磅礴。

两外国人也是意识到什么,慌乱一阵,对着景袖单膝拜下,用着生涩的语言模仿道:“皇上万岁万万岁,王爷千岁千千岁。”

景袖向黑疯子打个眼色,去,国际交流大使。

黑疯子机械长刀一抗,大步上前。

紧接着,众人便看着他们熟悉的疯王同那两个怪物叽里咕噜的聊的火热。

惊诧,落在每个人眼里。

“天啊,疯王能听懂。”

“不仅能听懂,你看疯王还说的很溜呢。”华夏风云众人不断的惊呼。

渐渐,那两个人眼里也冒出兴奋的光芒,一个忍不住俯身亲了黑疯子的手背,嘴里连连呼道:“My Goddness!My Goddness!”

邪美人的瞳孔忽地深了,眸子微眯起,寒光闪烁。

“这是一种礼节,表示友好的,黑疯子有时候还挺喜欢这些洋人玩意,若是你有兴趣,可以跟他们学学,说不定能帮你追妻呢。”景袖的声音在他耳边忽地响起。

这种关系到国际友好的问题还是解释下得好,否则这人派神羽阁守将把人家砍了就不好了。

邪美人眨眼,疑惑,洋人玩意?什么东西?

一番深刻的交流后,两外国人对着黑疯子一阵感激,他们激动上前,就要对着景袖一拜,这一拜,当然是亲吻手背礼了。

只是他们刚跪下,北云霄忽地上前,一拦,道:“我们大华夏以夫为主,我带我媳妇受礼了。”他一边道,一边伸出手背,脸上的神色要多痛苦有多痛苦,被两大男人亲手,咦,恶心!

身后,景袖黑疯子对视一眼,噗呲一声大笑起。

地上的两外国人也是一脸纳闷,这。

纠结着,以为这是景袖国家特殊的礼节,还是亲了下去。

这一刻起,大华夏国开始流行起一种男人亲男人手背的礼仪。

景袖眼里闪过狡黠的光,她要不要告诉北云霄,亲吻脸颊也是一种礼仪呢,哈哈。

春风卷过大地,百草萌芽,两个外国人自然是住进了暗王府,且由黑疯子全程做翻译,这种彰显国际友好的事她很乐意做啦,只是看的邪美人心头越来越不舒服。

除开这两人的金发碧眼,这两小伙子还长的挺帅气,他家黑疯子不会看上他们了吧,或者说这两人看上他家黑疯子了,这么想着,邪美人亦步亦趋的跟着,全程在后面转悠。

谈到兴起,两人自然要亲吻黑疯子的手背,邪美人也选着北云霄唰的冲上去。

渐渐,这个礼节给两外国人一个错觉,那就是华夏国亲吻女性时,由身边的男性代替。

一番梳洗,一番款待,一阵畅聊,此时众人围拢前厅。

知晓王妃带回两个怪物,王者之师和血霄暗卫唰唰飞了回来,留在苑子里像是看杂耍一般欣赏着。

“真是金头发额。”

“这眼睛也太绿了吧。”

“说话也挺怪,叽噜咕噜的,也就咱王妃和疯王这种奇人才能沟通。”类似的低议声不断。

厅里。

“王妃,你快说,快说,这人讲的啥讲的啥。”天翼催促道,眼里冒着兴奋的光,手里拿了个小本,不断的记录着,这人天生好学,要不然怎么当军师呢。

一旁北云霄和邪美人嘴里叽里咕噜的也念叨着,似乎也在学习,连丰卿都时不时动一下唇角,都是天之骄子,碰上这样的事,岂能落后于人。

“他在说带了很多宝贝,要与我们分享。”景袖轻抿口清茶,翻译道。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