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65章 罗门,阎君

不是这人有多厉害,而是这人的手心发黑,一看就是涂抹了剧毒,若是让金龙吼对上,后果不堪设想。

被景袖搅了局,落在地上的白袍老者越发狰狞起来。

他手腕一扬,对着身后就高呼起来:“大家看看,这邪道中人与咱们的城主已经是一条心了,咱们的城主早就变了,他纵容邪门邪派屠杀我们正派中人,说不定他们就是霄王妃的人,是朝廷派来屠杀我们江湖中人的。”

他煽风点火道,不得不说很有效果,这人在古凰城很有威望,这一呼,有加入了些势力,众人变得激昂起来,形势越发难控制了。

景袖眸色一戾,唰的站了出来,她周身源力一出,一只火凤虚影浮空,火凤戾啸九天,震慑当场。

这般堪称神技的景象让场上静了下来。

就听景袖戾声高呼:“崆云派,柳门宗,五同派……”她看着这些人身上的标志,一个个呼道,被她呼道的全是吃了罂粟粉,瞳孔发红被控制的势力。

她呼完,对着他们凛然训斥:“你以为你们帮了鬼蛛婆她就会给你们解药了,你以为你们毒瘾发作的时候还能吃到白面粉缓轻痛苦,我告诉你们,你们这些人全是她利用的工具,是不是感觉头脑发涨,精神亢奋,互相看看你们的眼睛,红成什么样了,五个时辰不到,阎王会全收你么!”

一字一句落到每个人耳里,这一瞬,暴动的形势居然被控制住,刚刚呼的厉害的众人心头开始发抖,他们互相对视,看着彼此眼睛里的血红,恐惧一点点蔓延起来。

不会的,他们不会死的,鬼蛛婆答应给他们白面粉了呀,不会死的,一定不会死的,只要有了白面粉就不会死了。

“她骗人的,骗人的,杀了她,杀了她。”一声戾呼忽地从暴动的人群中传来。

景袖看着他,双眼一戾,指尖一点粉末唰的弹了出去。

悄无声息,这也不是毒药,就是点加剧罂粟粉发作的药粉。

就见那瘦弱男子前一刻还呼嚷的厉害,下一刻砰的倒地,他全身抽搐,口吐白沫,浑身筋脉跳起:“给我啊,给我啊……”他伸出手,抠着地面,泥土陷在指甲里,他似乎产生了幻觉,抠着泥望嘴里塞着。

一瞬,众人吓的唰唰后退。

“看着没,他就是你们的下场,罂粟粉发作,你们自己说是不是!”景袖戾色,一声大喝,声音震慑进每个人心里,明明清脆悦耳,却犹如一把尖刀,狠狠的扎进了众人心底。

渐渐,他们开始动摇了,会死吗?真的会死吗?那他们在做什么?他们要活,要好好活着呀,不要死,不要死。

恐慌正在蔓延,就在有人将要崩溃的一刹,一阵咯咯声响起。

这笑声有些刺耳,就像小鬼的笑声,偏生它又沧桑,像是风吹着残叶,看不到生命的气息。

动摇的众人却是一怔,他们瞳孔亮起,似乎看着了希望,是鬼蛛婆,答应救他们,给他们白面粉的鬼蛛婆。

不会死了,肯定不会死了。

笑声还响在半空

,景袖等人眉头狠皱,显然听不出这人在何处,能让他们都听不出方向的人,这人定不容小觑。

鬼蛛婆,看来比他们想象中还神秘呢。

“杀,杀了他们,杀了城主。”一声呼,暴动的众人动手了,他们不管什么对错,他们只是要白面粉,要活着。

一瞬,天翼等人也动手了。

场面混乱,那些观望的还不知道该帮谁,这情形似乎比想象中复杂。

“妈的!一群疯子!”白峰骂道,双拳生风,开始揍人。

金家的人也与这些人战在一起,可是他们不能下死手,若真下了,就真成了帮助歪门邪道对付自己城里的人了。

可是他们不下,对方可是招招不留情,泛着寒光的刀口不断挥舞砍来,渐渐他们暴走,瞳孔血红,已经见人就砍,那些还观望的势力也开始遭殃。

“咯咯咯咯……”诡异的笑声还在耳边,这声音让人心底发憷。

源力一出,景袖袖袍一扬,将面前的人扇飞,下一瞬,她身形一闪朝某处而去。

只是刚落下,明明开始还在的气息已经没了,空中居然感受不到。

景袖的实力何等厉害还用说,可是居然没抓到,她瞳孔的寒色越来越浓,下一瞬,就见她身形一闪,整个气息隐去。

众人只见景袖在比武台上一闪,居然没见了,就跟变魔术一般。

“咯咯……”

诡异的笑声在半空,到处响着,景袖的身影也不见,两人似乎在暗处玩着躲猫猫。

空气中甚至没有感觉到气息波动。

“唰!”一道血色飚出,金龙吼的背上被开了道口子,下一瞬,金卓整个人被白袍老者扣住,突来的惊变,让众人大慌,北云霄飞身而起,瞬间擒住了白袍老者的胳膊。

金龙吼不能下死手,他能!

战神之力爆发,就见他五指凝聚着泰山之力,在白袍老者动手之前,轰的一声,活生生的将他整只胳膊用源力爆开。

“啊!”撕心裂肺的呼叫,白袍老者仰躺在地抱臂痛呼,只是这还没完,北云霄脚腕聚力,将他唰的踢至半空。

“咚。”

“咚。”

同时的两道砸地声,一道是白袍老者,一道因为灰尘扬起,还看不见身形,但景袖已经从暗处缓缓走了出来,她周身煞气,脸上冷光,看着地上烟尘中的身影滔天的杀气。

跟她比速度,找死!

烟尘散开,众人终于看清。

这是个老婆子,花甲之年的老婆子,她的身形佝偻,像是压了块大石头,不能直起,全身布满一条条皱纹,犹如枯树上的痕迹,她眼角上的皱壑尤其的多,几乎都看不见她的眼睛了,她身上是件灰布衫。

整个人给人一种脚踏棺材还吊着一口气的感觉,但实际上却不是,她即使被景袖一脚给踢的砸到地上也没有死。

她渗笑着,缓缓站起,嘴角还留着鲜血。

看着这样疯子般的人众人忍不住心底发毛,景袖的黛眉也深拧起来。

她看着这老婆子,想着跟她有什么仇,什么怨,害她这般千方百计的给她找麻烦。

死寂的眸子缓缓转动,老婆子看着景袖,众人看不见的眼底血色一点点升出。

这一瞬,景袖瞳孔忽地一怔,因为她竟然感觉到了仇恨,强大的仇恨。

“是不是不认识我啊。”她沙哑的道,整个人颤抖着一点点上前,脚挪过的地方竟然一滩滩黑水滴在比赛台上,黑水碰着青石地面,浓烟冒起,这是毒,剧毒。

场上的人忍不住后退。

景袖没退,她只是看着她,看着她一步步上前。

“咯咯,是呀,你不认识我呀,你娘不认识我,你也不认识我。”轻弱沙哑的声音,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着景袖说,感觉有点复杂,唯一不会错的是里面的嗜血之意。

提到母亲,景袖一怔,难道是母亲的仇人?

下一瞬,答案继续解开。

“咯咯,你们不认识我,却害死了我的闺女,害死了我的孙子,你们好狠呀,好狠呀。”她一边道,一边蹲下,粗布麻衣里落出了两样东西,是两副画卷,她一点点铺开。

她闺女?孙子?

景袖皱眉,脑中却转的极快,这老婆子到底是……

“来吧,你们都去陪他们吧,去陪我的闺女,孙子吧,去陪他们……”她喃喃着,地上的画卷彻底铺开。

下一瞬,景袖瞳孔瞪大。

南羽承和蜘蛛老婆子的画像!

明了,终于明了,这人居然是他们的……

惊讶还来不及平覆,地上的鬼蛛婆忽然抬头看她,她笑着,瞳孔诡色,这一瞬,景袖寒毛直立,心咯噔一跳。

“轰!”那两副画卷忽地燃烧了起来,只是一瞬,地上的黑水也染了起来,就如火见着油一般,白烟顷刻冒出,更恐怖的是那蜘蛛婆子居然整个人也燃了起来。

“咯咯,有你们陪葬了,有你们陪葬了,真好,真好……”

“跑!快跑!”景袖瞳孔变色,声音猛地呼出。

她话落下,众人还没来得及行动。

“唰!”一道黑光忽地打来,就见地上本灼热的火焰如同遇着神力唰的熄灭,鬼蛛婆身上的火焰也熄了,这诡异的现象让在场人全都惊住,鬼蛛婆也是一脸诧色。

她微虚着眼,看着风中,景袖等人也看着,看着那力量打来的地方。

轻风中一道身影走来,景袖等人并不陌生,是阎君,那夜前来送礼的阎君,他的身后跟了十几个同样黑袍打扮的手下。

阎君走近,脸上依旧是谦和有礼的笑,他看着景袖有礼一拜:“凤主有礼了,我家主子知晓凤主今日有难,特命属下前来一助。”

这声音让地上的鬼蛛婆一颤,似乎有些熟悉又不确定。

阎君一拜后,并没有跟景袖多做寒暄,而是走到比赛台上的鬼蛛婆面前。

“罗门鬼蛛可曾知罪。”他一呼,地上的鬼蛛婆变了脸色,明明刚刚还是那般猖狂的样子,这一瞬整个苍白。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