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64章 讨伐

在他们眼中,邪道中人怎么能坐在这里呢。

景袖等人自然不理,他们的目的可不是与这些人结仇,而是找个地方等鬼蛛婆罢了。

各门各派一阵寒暄,比赛开始,虽说是有事商议,这剑术比赛还是得进行的,这也是他们之间显摆门派实力的好机会。

景袖看着,兴趣怏怏。

“这不就是现代电视里比武的桥段么?”一旁黑疯子探头过来道。

她话刚落,邪美人突然插话进来:“什么是电视?桥段?什么桥段?”

黑疯子一看他,脸色一暗,机械长刀唰的就伸出来,意思你敢多话试试。

邪美人挑眉,都七天了,这女人还在记仇呢。

他看了黑疯子一瞬,忽地不理她,而是转过首不怕事的向景袖问道:“景袖,什么是电视?”

景袖尴尬嘿嘿笑着,她怎么回答?二十一世纪高科技产物?

只是这一问,都觉得比赛无聊的众人齐齐转过头来,眸光尽是好奇。

被这么多人盯着,景袖深呼口气,开启了忽悠模式。

“电视啊,就是一个方方正正的东西,有各种各样的人在里面打呀,杀呀,跑呀……”反正无聊,就当讲故事了。

众人瞬间瞪眼好奇,各种各样的人在方方正正的东西里,怎么可能?

细语落在这边,无人看着场上的比赛,其他人的目光却时不时注意着这方。

“王妃,快说,快说,那电视里的关云长咋滴啦?”谷玉急声道。

景袖的电视论忽悠一阵后,已经变成了三国论,正讲到过关云长五关斩六将的精彩片段。

“小怪物,我红枫公子挑战你。”一道朗声忽地响起。

这方,众人正沉寂在故事情节中,深不可拔。

静,全场安静。

众人非议,这邪门邪派果然是不守规矩,这般场合居然在那窃窃私语,定是密谋着什么害人之事。

上首的金卓也是尴尬,但父亲交代过他一定要有礼接待,这般情形,他实在不好处理。

被无视,场上的红枫公子脸色忽戾,他手腕一扬,手中的长剑唰的一下落到那那方。

锵的一声,没入地面。

这人实力还算可以,但太过年轻,心高气傲了些,做事有些冲动。

这一下,景袖等人终于有了反应,看着面前一米远地上的长剑,却是疑惑,这比赛怎么把剑丢这了,谁的?

“哎呀,王妃快说,关羽到了虎牢关又咋滴了?他又杀人了么?”无视地上的长剑,白峰兴奋催促道,眼里冒着亮光,他就喜欢听这些英雄人物的故事,霸气呀!

“你们你们!”白峰呼完,台上的红枫公子气的跳脚,他身形一掠,直接飞下高台,拔出地上的长剑就朝北风锦劈去,嘴里还一边呼着:“老怪物,看我红枫公子不替天行道。”

“砰!”风云砍刀一舞,冲上来的红枫公子直接被横扫飞起。

就听白峰飞起,一声戾呼:“奶奶个熊的,看儿还敢猖狂!”一边呼着一边将手里的风云砍刀急速舞着,停下时,整个人招

式大开,那样子就跟关羽提着青龙偃月刀砍人一般气势。

景袖嘴角抽搐,这小子是听故事入迷了吧。

抬眼,向四周望去,此时所有人都看着他们,目光十分诡异。

现在到什么阶段了?

景袖尴尬的咳嗽两声,向身边人看去,众人摇头,这群耍把式的家伙,鬼知道玩到哪了。

正纳闷间,就听一阵爽朗大笑。

“好好,厉害厉害。”

这声音似从很远传来,却又响在耳边,众人直觉一阵气血翻滚,不过这众人不包括景袖北云霄几人。

就见最上首走出一个青袍老者,这人宽衣宽袍,国字脸,一身精气十足,他大步踏下,直接朝景袖这方走来。

一瞬,北云霄站起,走出。

两个一身气势的男人在场中相遇,眸光中皆是好意。

“不错,不错,云苍兄也算后继有人了。”金龙吼点着头,神色格外慈祥,看得出来是真的高兴。

北云霄双手合一拜礼:“金伯。”

这人是父亲的好友,当得了一拜。

金家家主的出现,让场上的气氛微微变化,皆是一脸恭敬的神色,这便是强者威严。

景袖也起身,向那方走去,北云霄唤伯伯的,自然也是她的亲人。

“金伯。”一声轻唤,女性柔声不掩。

金龙吼听在耳里,微怔了瞬,转眼看她,半响,眸光里生出笑意,场上的人糊涂,他可不糊涂,再说了,这凤主之事他还是有所耳闻的。

对着景袖点首,意外的居然带着几分恭敬,这让景袖些许尴尬,怎么觉得这人好像在拜君王一样。

确实是拜君王,统一天下的凤主这难道不值得他尊敬吗?

“父亲。”这一会,上首的金卓走了下来,他还未多言,金龙吼已经拂拂手,示意他都知道,转首向着台上走去。

“众位豪杰,今日是古凰城剑术比赛,不过还有一事更为重要,今日,我金龙吼想特意与大家商议一番。”

很江湖豪气的开场,呼声传遍在场每一个角落,震的人耳膜噗噗作响,他名唤金龙吼,必是有所依据,说的也正是他一副堪比龙吟的嗓子功夫。

景袖北云霄对视一眼,缓缓坐下,这一次众人也认真起来。

“金家主,按你说,这赵柳桐三家都是吃了鬼蛛婆的白粉面死的,其它几大门派也是因为白粉面被鬼蛛婆控制了,可我怎么听说,他们是被华夏城的霄王妃所杀,还有那些失踪的门派是被霄王妃的人掳去当奴隶了呢。”

一道反驳声响起,这声音带着点阴柔,给人一种小鬼作祟的感觉。

一瞬,景袖等人唰的抬首看去,这人人如其声,也是个阴柔尖嘴之相,他说话时,眼里冒着鼠辈精光,像是得了什么好处正算计着人。

金龙吼的眸光也变的严厉起来,他们古凰城能安然到今时,全靠各家同心,如今这一月,白粉面流出,贼货之心的人越来越多,再这样下去,古凰城迟早玩完。

他刚想出声训斥,景袖袍袖一拂,站了出来。

“你是脑袋

被驴子踢了吗?青天白日在这说屁话,被霄王妃的人掳了?陷害了?你哪只眼睛看见了。”景袖眸光直视着那人,话意也是直指,声厉颜肃。

一看有人反呛他,人群中那阴面尖嘴的人脸色狰狞起来:“我哪只眼睛看见了?我两只眼睛都看见了!看见你们这群贱东西,学些旁门左道的东西,都成了怪物了还敢在古凰城出现,我呸……”

“啪!”他话还未说完,整个人却被景袖隔空一巴掌扇去,摔倒在地,牙齿掉落,嘴角流血。

静,众人瞪眼,纷纷看着景袖一方。

虽然不解发生了什么,但知道必是与景袖一方有关。

地上的阴柔尖嘴男子被一扇反应过来后,整个人越发狰狞,他站起来,指着景袖破口大骂:“你个卑贱的狗东西……”

话还没骂完,整个人唰的飞起,已经被北云霄擒在手上。

五指收紧,能清楚的听见骨头作响的声音。

他大瞪着眼,眸光露出恐惧,双腕拍打着北云霄胳膊,不断挣扎。

北云霄却无视他,眸光落在在场人的身上,谁敢骂景袖,这便是下场。

“咔嚓。”脖断,他手腕一扬,尸体飞了出去,砸落在比赛高台上,弄得场上烟尘飞起。

在场的人一怔,神色露出惊恐,他们唰唰抽出武器,齐齐面向景袖众人,在他们眼里,景袖等人邪门歪派的名声更是坐实了。

若是正门正派会肆意杀人?不可能。

金天吼看着,神色并没有太大变化,若没有强硬的手段,如何管理一城。

他看着众人继续道:“各位,我的话句句属实,这鬼蛛婆确实……”

他话还没有说完,一声戾呼。

“金家主,你什么意思,古凰城的人都被杀了,你还这般坐视不理么?”这次是个老者,一身白色长袍,看起来一派正气。

金天吼看着他,眸头皱起,显然这人在古凰城名声不低。

怎么这人也不明事理了?金龙吼看着他,眸露疑惑。

他不解,景袖却是明白,瞳孔发红,额冒虚汗,这人是吃了罂粟粉被控制了,看来今日这场剑术比赛早就安排好了大戏,这是准备换一城之主了。

白袍老者呼完,又一人也出了声。

接二连三下来,竟是十几个门派开始讨伐金龙吼。

他们借着景袖等人是邪门歪道,肆意杀害古凰城人,金家主不作为为把柄不断唱着反调。

且越说越厉害,越说越离谱,到后来直接变成了城主禅位。

金天吼看着他们,渐渐心里也明白了。

他还没有动手讨伐鬼蛛婆呢,对方已经在这给他使起绊子了。

呼声一点点变大,也有迟疑态度的,他们还观望着形势,拿不定主意。

忽地,一道身影冲出,竟是起先那白袍老者,他手腕聚着十成力道,直接朝金龙吼扑来。

金龙吼浑身气势一起,就想迎上。

景袖却变了脸色。

“小心!”她一呼,整个人冲了出去,白袍一扬,纤细的手腕对上老者的力量。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