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63章 古凰城,小怪物

角落,邪美人眉羽微挑,双手环胸,一副跟我无关的表情。

景袖扶额,神色无奈,嘴角却轻微勾着,亲了黑疯子现在居然还活着,这本来就是个奇迹了不是。

翠柳露尖,云鸟轻啼。

第三日,一支队伍从暗王府出发,五爷沐翎等人留守,坐镇皇城,王者之师及血霄军继续忙着皇城“换血”的事。

这支队伍共二十来人,各个身穿长袍,腰佩七彩琉璃长剑,面上带着一张兰花面具,看身姿英俊不凡,他们气息内敛,脚步轻盈,一看便知是实力强悍的高手,这样一支队伍领头的却是两个三四岁的小娃,他们水灵俊俏的模样很是讨喜。

队伍向着太阳落下的方向而去,马匹哒哒跑在郊道上,一路景色抛在身后。

第六日。

古凰城,这里隶属于曾经的耀天,此时的华夏,精致羽楼,高耸城墙,看守的却不是侍卫兵,而是一个个腰佩长剑,身穿软甲的武林人士。

“这里你们没有派过兵吗?”看着这般情形,景袖忍不住向身边北云霄望去。

如此景袖,很明显是自立为伍,要是想暴动反国很容易啊。

“没有,这城是苍穹风云洲公认的江湖之地,朝廷不管江湖,江湖不插手朝廷,这是规矩。”北云霄道。

景袖微微拧眉,心中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可放任这处肆意成长未免太危险了些。

刚想着,一旁天翼插声道:“王妃,你放心吧,这里坐镇的城主是金家,家主金龙吼曾经与王爷的父亲拜过把子,所以不成问题。”

拜过把子?景袖一听,微愣,北云霄父亲云苍王的事情她听过些,曾经征战沙场是名勇将,没想到这勇将还跟江湖人有关系。

拜把子,那关系很好啰。

刚想着,就见青石城道上小跑着出现一群青衣人,他们腰配长剑,领头的面冠如玉,一副君子翩然的模样。

看着景袖等人微疑了一瞬,忽而上前兴奋拜道:“敢问各位可是九转宫的?”他刚收到消息,说是父亲好兄弟的儿子来古凰城,所以特意来迎接。

景袖和北云霄并没有出声,他们面前的云贝贝眨巴眼呼道:“是,我们是九转宫的。”

一个陌生门派的名字出现在古凰城里,这一呼引得周围的各门各派微微侧目,一看,哄然大笑起来。

“两个小娃居然都有门派了呀。”

“呵呵,今年的比赛倒是热闹,阿猫阿狗全来了。”

“……”

不知道说错了什么,但云贝贝感觉到这人在嘲笑她们,大眼凶瞪,怒火燃起,要不是娘亲不让随便放血,她一定毒哑了这群人。

周围的哄笑还在继续。

“唰!”一道流光忽地划过,就见他们面前的青石板上多了条二十公分的裂壑,这壑口平整泛着寒光,是被剑刃所划,但二十公分的深度,少说也要三十年的功力才能达成。

他们抬首望去,眸光变色,竟是那小女娃身边的男孩。

银丝随风飘扬,北风锦一脸冷色,他手腕一扬,手中比

他人还高的长剑已经唰的一声飞回到天翼腰上的剑鞘里。

抬脚,脸色冰冷的向前走去。

云贝贝瞪眼,蹦跳着立马跟上去。

“哥哥,你好酷。”

北云霄与景袖对视一眼,眸眼生笑跟上去。

华夏风云众人尾随,皆是一身傲气,呵呵,让你们小瞧,狗眼看人低了吧。

原处,前来迎接的金家大公子还呆滞着,反应过来,立马向队伍追去,心中却忍不住嘀咕,父亲兄弟的儿子应该跟他一样大吧,这是练了什么邪术,返老还童了么?

总之,北风锦已经在他心目中刻上了个返老还童的标签,要不然,怎么解释那剑壑呢,那可要三十年的功力啊。

他想着,不少江湖人士也如此想着,古凰城来了两个返老还童小怪物的事情渐渐传开。

九转宫,名声渐响。

金家。

由金卓带领,众人进入前厅依次坐下。

“云霄公子……”他拱手突然对着太师椅上的北风锦道。

“噗……”一阵喷水声,饶是景袖这般淡漠性子的人也忍不住咳嗽,面具下,丰卿倾城的容颜渐渐变红,一口气不上不下,也幸好是带着面具,众人看不见。

北云霄头上挂起黑线,一阵无语,这人看起来挺聪颖不凡的,怎么这般愚笨。

金卓的外表确实很具有欺骗性,若是不认识的人看了,一定会忍不住惊呼,心生赞许,但若认识的人见了,只会感慨,造物者在造他的时候,一定忘记了什么,空有华容而少了一份灵气。

金卓当然不解众人的异举,眸光闪过疑惑,继续对着北风锦道:“云霄兄弟,家父今日正在闭关,明日才会出来,你们今日就在此歇息,等明天比赛开始,你们与我同去便可。”

北风锦看着他,冷面无绪。

金卓心里只当这云霄兄弟修炼了邪术变了性子,他对着众人又是一番自我介绍,寒暄问候,然后便命人安排住处。

临走时,景袖忍不住叫住他:“金卓公子,在下可否向你打听件事?”此时的景袖是男装打扮。

金卓一愣,有礼回道:“公子请讲。”

“我想问你这古凰城可有发生奇怪的事,或者说有没有什么大的势力变化。”

她话未落,金卓已经拧紧了眉:“不瞒各位,古凰城确实发生了些大事,有十几个门派突然生了变故,一夜之间人走楼空,全都归顺到一个叫鬼蛛婆的势力下。”

“鬼蛛婆!”景袖惊呼,那不就是江湖传言会制罂粟毒的老婆子吗?

金卓看着她又道:“其实这次剑术比赛的目的并不是各门各派交流,前些日子,家父发现一些特殊的粉末流进古凰城,这些粉末据说是沾上便迷人心智,不少门派遭了秧,而这祸手便是鬼蛛婆,所以父亲准备找各门各派商议对策。”

景袖听着,一瞬间明了,这不与他们的目的一样嘛,查找罂粟粉根源,不过她们的消息还有些局限,没有这里来得明确。

鬼蛛婆,这就是他们要找的幕后人么?

“你们看看要不明天别参加比赛了,听几位副家主说,好像明天鬼蛛婆会出现。”金卓又喃喃道。

一瞬,景袖等人眼亮。

会出现?那可真是太好了,省得他们费神找呢。

又问了些问题,景袖才放金卓离开,这人也真是心直,他们问什么就答什么,一骨碌叨了个干净,这在一个大门派里没有被害死实在少见。

“这人虽然心眼少了些,但实力很强的,金家没几人是他对手,而且有金龙吼护他,所以不成问题。”像是知晓景袖想什么,北云霄突然道。

景袖点首轻应,不过心里也明白,这人若不尽经历些些心智变化,光有父亲护着也是不行的。

一个人再强,没有强大的心,怎么防得住小人呢。

众人一番休憩,一日无事。

到了第二日,用过早膳,景袖等人便随着金家的侍从向比赛场上走去。

此时,三千平的场地上,各门各派已经入座,有些大队伍,有些只有闲散一人,金家几个副家主和金卓在上面不停忙活招待着。

景袖等人入场时,引起些稍动。

“看着没,就这两个小怪物呀。”

“哎,这年头练歪门邪术的简直越来越多了,也不知道金家怎么接待了这样的人。”

“……”

众人非议,景袖等人对视一眼,望着他们队伍前的云贝贝和北风锦,一脸疑惑。

小怪物?

“臭小子,识相的赶紧滚,这古凰城不欢迎邪派之人。”

正想着,一声戾吼响起,一个大汉拿着铁锤对北风锦吆喝道,只是他话未落,北风锦眼中一道寒光闪过,便见他小手一招,面前的大汉唰的飞走,那可是近两百斤的肉啊,砰的一下砸进人群,一阵哎哟声起。

北风锦眼角都不给,一身气势继续向前,那里九转宫的旗帜正插在一方,是他们的入座地。

身后,众人瞪眼,景袖拿手指戳戳身边的北云霄,轻声道:“瞧着没,咱儿子越来越有气势了。”

这长大,就是冷酷拽的银发大帅哥呀。

北云霄眸光闪亮,一脸傲色,他战神的儿子当然是这样,一边想着,一边还拿眼角去瞄丰卿,死幺鸡,看着没,我儿子。

不知道感没感觉到北云霄的眸光,丰卿一脸淡漠,面具遮不到的地方,曼珠沙华变的妖艳,然后将视线只落在面前的云贝贝身上,一身清冷的气息。

一瞬,似乎能听见战神磨牙的声音。

那方,摔倒的大汉已经又冲了上去,挥舞着狼牙铁锤,凶神恶煞的模样肆要挑衅这老怪物。

“哥哥,加油,加油,揍死他,揍死他。”云贝贝在旁边吆喝着。

搞不懂明明就是两童真心性的小孩,这些人怎么就认成怪物的,难道仅仅因为不符合常理的实力?

“砰!”又一次砸地声,大汉终于晕了过去。

这一会的交手,众人更加认为九转宫的领袖是两小怪物了,简直太逆天了。

落坐,有人心生不满,还窃窃私语着。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