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62章 吃豆腐

北云霄磨牙,这死幺鸡!

清风一阵吹过,将林中的梅瓣卷到这方,空气中散着浅浅的淡香。

六人上前,就连管家都在厨房拿了两把菜刀气势汹汹的模样。

六人对两百号人,还全是实力强悍的江湖人,阵仗虽弱了些,但这气势却是一点不弱。

两百号江湖人并没有谁领头,他们的瞳孔血红,额生虚汗,这都是吃了罂粟粉一时亢奋的原因,可是不能退缩,今儿必须毁了这暗王府,否则他们会更加难受痛苦,他们需要罂粟粉,需要!

“杀!”一声吆喝,他们动了,这都是一群被罂粟毒控制暴走的狂徒。

梅瓣落下,掉落在几人的华袍上,一瞬,北云霄等人也动了。

对于他们来说,对付这二百来人不过是场简单的游戏,重要的是,如何让这场游戏变的唯美,变的更有意义。

杀人不见血,错骨没有声,断筋没有嘶喊……

静,特别安静,只有风中卷起的梅花散在各处,一个个人影却倒了,谁能想到这是场一面倒的屠杀呢。

阳光西下,火红的云霞渐渐生出。

城郊这方,众人伤色。

即使景袖有万般能耐,这一刻也束手无策,一个个婴儿在她眼前啼哭着失去气息,她忙乱的指尖颤抖,心生疼的厉害。

黑疯子,子马甲等人戴着手套在旁边帮忙,可是没用,这些婴儿等不了。

“畜生东西!”又一个婴儿在白峰手里没了气息,他赤红着眼大骂,指节紧握的咔嚓作响,若是幕后人在此,他一定会冲上去拧断他脑袋吧。

众人也是愤怒,对,畜生,这就是没人性的畜生才能干出的事。

“宝宝,你坚持下,坚持下啊。”绫罗泣声在旁边响起,她指尖颤抖的厉害,双眼通红。

只是她的声音再温柔,小家伙也听不见了。

泪,终还是落了下来,滴落在婴儿的脸上,被夕阳一照,闪着柔光。

众人的心颤抖的厉害。

这一忙便是月色深邃,救回的婴儿只有二十三人,剩下的……

等景袖一行回到暗王府时,面上的寒色更浓了。

满地的尸体,触目惊心。

深呼口气,走进。

苑子里还好,没有尸体,或许有已经清理过了,管家见着他们回来慌忙就要请礼,景袖拂拂手,示意不用。

“管家,辛苦了。”她道,向着月央阁走去。

身后众人并没有跟上,这一夜太过疲倦,心情也分外沉重,让众人脸上没有了笑容。

管家还站在原处,虽然不解发生了什么,但看众人脸色便知道必不是什么好事。

夜寒,他还是快些收拾好,给大家熬碗参汤吧。

月央阁,月晖洒下,一地银光。

房间里,北风锦和云贝贝已经在床榻上睡着,看睡梦中的神色,应是异常困乏,案桌前,北云霄正蹲着身,给两个小家伙洗着脏衣,他自己的银袍拖在地上浑然不觉,十指漫过水花,一点点搓揉着,格外认真,脸上时而带着浅笑,仿佛干着多么伟

大神圣的事。

刚走进苑中的景袖一滞,嘴角缓缓勾起,心底再多的冰冷也因为这一幕被融化。

她走进屋子,北云霄也发现了她,对着她温柔一笑缓缓站起,他应是想要抱抱景袖,只是因为手上还沾着水花又无法拥住景袖,只能半举着。

景袖双腕伸出,环过他的腰,紧紧的,将脸颊贴在他的胸膛轻蹭着。

“云霄。”一声轻唤,无尽的爱恋。

北云霄的眸中的光越发闪亮,他微微环拥,尽量不染水沾上景袖的衣裙,轻“嗯”一声,也是无尽的爱恋。

这一刻,床榻上的云贝贝和北风锦睁开眼,云贝贝笑的像个狐狸,北风锦依旧是浅笑。

画面静好,温馨。

黑疯子的苑子。

此时她还坐在凉亭里,沉思,凉风一吹,一身冷色,她却没有一点要回屋的动作。

邪美人走进时,便看到如此画面,羽眉深拧起来。

他缓缓走来,放下手中还热气腾腾精致的食盒。

“喏,管家给你准备的晚膳。”他道,并没有揭开,因为凉风一吹,便冷了。

被打断思绪,黑疯子抬眼看他:“哦。”轻应,修长的手指摸在食盒上,却没有了动作。

邪美人拧眉,坐下,冰凉的石凳有些刺骨:“你们今天……”其实他已经听说了,只是不知道该找什么话题,打破这沉寂。

“死了,全死了,六十一个婴儿在我手里死了。”黑疯子已经出声,眼前还是那些娇嫩的面孔。

如果是成人,她或许没有这么大的反应,可那是婴儿,才出生不久的婴儿,一两个月,三个月,甚至还有个出生三天不到的。

六十一个,便是六十一个家。

她脸上的觞色比任何时候都浓郁,这让邪美人狠狠一痛,他不知道该如何,只是情不自禁的握上了她的柔荑。

温暖一点点传给黑疯子,沉寂在觞色的黑疯子还没有注意到不同,她只是沉寂在自己的“迷宫”里,寻找着出口。

“疯王,我给你送夜宵来啦。”白峰的声音突然在苑口响起。

苑里的人同时一怔,下一瞬,白峰已经粗线条的闯了进来,看着两人在凉亭里,疑惑了一瞬,走了上来。

一个精美的食盒,同桌上的一个款式,这粗汉子一边放下还一边挠着脑袋喃喃:“咦,怎么已经有了,管家是不是老糊涂忘记送过了?”

话声渐小,身影也已经离开了苑子。

留下凉亭中的两人眨眼。

像是突然惊醒,瞥见相握的手,黑疯子唰的抽开,邪美人正遗憾着,黑疯子的机械长刀已经唰的驾到他脖子上。

“你丫的敢吃老娘豆腐!”

邪美人黑线,嘴角抽搐,他怎么说,他确实是吃豆腐了,可这女人的情绪也跳的太快了吧。

视线落在黑疯子身上,紫瞳深邃流光滑过,他忽地勾起邪魅慑人的浅笑道:“我教你件事。”

“嗯?”黑疯子眨眼,疑惑。

就见邪美人无视他脖子上的机械长刀忽地靠近,蜻蜓点水的一下,从

她唇上滑过,下一瞬,整个人已经飞走。

风中只依稀听见邪美人的大笑:“哈哈,这才叫吃豆腐。”

静,紧接着是煞气,机械长刀一舞,苑里的假山石轰的一声碎成两半,噗通一声砸落在溪渠里,水花溅起,惊了游鱼。

再看石尖上那整齐的削口,寒光粼粼。

暗处,华容缩着脑袋悄无声息的溜走,还好还好,不管怎样这算是有进步了,至少亲上了呀。

夜深邃,黑疯子气恼了一阵,拎起桌上的食盒回屋。

两个食盒皆还暖和着,只是菜色不同,一个是清粥,一个是……水煮鱼。

大晚上管家还做鱼?这让黑疯子微愣了下,终是抵不过那诱人的辣香执筷。

鱼肉滑嫩,比昨夜的有进步,同样的没有鱼刺。

另一方,邪美人食指在唇上摩挲,眼里流光盈盈,感觉很好呢。

伤色随着升起的金阳一点点淡去,今日众人起了个大早,皇城出了暴乱,要安排的事太多了。

戒严,慰问,安抚人心,还有那些孩子的家人是谁,都需要尽快处理,一上午,暗王府众人不断飞出飞进,即使他们有两三百人,这也让景袖深刻感觉到不够用。

需要的人才太多,皇城旧官都太迂腐不够灵活,她需要给整个皇城乃至天下大换血。

北云霄想法也是如此,干脆给朱雀下了命令,暗楼所有人开始全国寻找能人才俊,分批分类,逐个上报。

到了申时,一道道红令开始满城张贴。

这其中有选人改革的,有安抚民众的,有对于暴乱处理事宜的,各种各样,整个皇城的守卫兵都行动着。

许是感受到了皇城正在改变,渐渐,民众心头的恐慌开始驱散,他们甚至走出屋子,同皇城守卫兵一起忙碌着,这是他们的城,他们的家,一同保护。

到了暮色,忙碌一整天的众人才能稍微喘口气,只是刚坐下,风扬从外面飞了进来。

“主子,昨天抓的那个江湖人死了。”

景袖黛眉微拧一瞬,招招手:“死了就死了吧。”昨天她射入银针的一瞬,已经心有所感,那人活不了太久,有时候毒剂用量过头,死的话就只是个时间问题。

不仅他如此,昨日袭击暗王府那些人也是。

暗处的人只是把他们当成了一次性工具,即使没有北云霄他们动手,也是同样的下场。

死了,那这抓幕后人的线索怎么办?

众人对视,皆拧着眉。

北云霄从外面一身风尘走了进来。

“十日后,江湖上有场剑术比赛,我想我们可以从这下手。”他道,眉羽间染着疲倦,走到景袖身边坐下。

作为一国战神,有时候北云霄身上的压力比常人更重。

众人对视一眼,眸中微微亮光。

“剑术比赛?若老娘在里面抓到凶手,老娘让他下贱不了!”黑疯子挥舞着机械长刀煞气呼道。

一整天,这人都是黑脸煞气腾腾的模样,见者绕道三米,也不知道她手里的长刀到底是想砍凶手还是某些人呢。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