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61章 恐怖暴动

一口红木箱子,是刚刚那些人留下的,其余的空箱子已经被抬走,那么这一箱里面是……

风扬上前,剑尖一挑,箱扣挑开,吱呀一声将箱盖掀了起来。

一瞬,众人呆滞在原处。

这是一套精致无比的火色裙装,它整齐的铺在箱子里,璀璨的宝石,镂空雕银的绣花,大片大片的凤纹如意绣,精致,无比的精致,这裙上的功夫怕是不花个一年半载是拿不下来,可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那火红的凤冠和羽锦织成的喜盖。

这是套凤冠霞帔呀!

送凤冠霞帔给主子?

一时间众人皆转首望向景袖,景袖也是拧眉,长公主已经在里面翻了起来,没有了,除了一套完整的凤冠霞帔,再没有其它。

新娘裙装,若当礼物,那必然是给景袖的,那么所有人就唯有北云霄没有,再联想到给云贝贝和北风锦的两份礼物。

一时间,众人齐齐生出个想法,这是有人看上景袖,上门挑衅了。

众人明白,北云霄当然就更明白,一张俊颜暗下,眸光凶色,也幸好那什么阎君走的快,否则,战神要杀人了。

风吹过,夜色生凉,众人颤颤惊惊。

“咔嚓。”大红案桌裂了道口子。

景袖一瞧,心道不好:“那啥,扔走,扔走,全扔走,吃饭,这大过年的别坏了气氛。”

“对对对,快快,弄走,弄走,吃饭重要,吃饭重要。”

众人呼嚷,一个个飞起,桌上的礼物和地上的箱子全都要卷走。

“等一下。”

是压抑着极致怒气的北云霄出声,众人下意识的哆嗦,便见北云霄缓缓走出,他袖腕一拂,桌上送给云贝贝和北风锦的两件礼物落到了装凤冠霞帔的大红箱子里。

下一瞬,两根红蜡烛落在里面,火红的喜裙是用轻纱制的,喜盖也是轻薄羽锦,便见箱子里轰的烧了起来。

气氛静谧,只余嗤嗤作响声。

随着这火焰燃起,北云霄脸上的煞色也渐渐消失,他重新走回到景袖身边,狠狠一口亲在景袖唇上,然后恶声道:“不仅扔,还要烧。”

红唇生着流光,景袖翻个白眼:“嗯,烧。”只是可惜不能换银子了。

“你心疼了?”像是知道景袖所想,北云霄又道。

没顺好的毛还会炸起,后果就是回屋了会很惨,景袖哪敢,面不改色急道:“没有啊,不就件衣服嘛,有啥好看的。”

“这还差不多。”北云霄傲娇道,又是一吻,宣誓主权。

众人看着,对视一眼,暗想着也没出什么大事,纷纷安下心来。

下一瞬。

“把你们手中的礼物都给老子换银子去,然后捐到国库,给我家闺女建设国家去。”北云霄凶神呼道,银眸闪着寒光恶狠狠扫过众人,仿若谁敢收一件,他就剁了他。

得,买碧螺春的银子没了。风扬感慨道,唰的将手中精致的楠木盒子扔到云贝贝面前:“小贝贝,给你啦,争取把咱华夏国建成盛世强国哈。”

“干娘的也送你了。”黑疯子一边夹着鱼,一边把礼

物扔过去,景袖这手艺有退步啊,太咸了,不过这鱼是怎么回事?没长刺么?怎么一根都没有。

邪美人整个心神都落在面前的黑疯子身上,袖袍下的指腹不断摩擦着,那里一个个小口子在上面,全是剔鱼刺所至,这会有些生疼。

虽然如此,但是他的紫瞳亮着光。

什么珍品宝贝,在这些人眼里还比不上眼前这顿饭,不一会,未来女皇面前已经堆成了小山,把她整个人都遮在后面,看不见半点身形。

她眼里到闪着光,都是她的了,好多好多银子。

北风锦一看她就知道想的什么,暗翻个白眼,财迷。

小插曲后,气氛恢复,这一次再没有人前来送礼,觥筹交错,欢歌笑语直到深夜,众人醉倒各处。

这一夜,月央阁里轻吟声不断,挡不住的春色。

月落日升,新的一日,整个皇城都还沉寂在过年的喜气中。

午时,众人围坐,醒酒茶满上,各个都还打着哈欠,这便是宿醉的后果。

“主子,喝点这个。”一杯姜红茶满上,绫罗道。

景袖点首,刚想出声,金刀御将肖虎闯了进来,他一进来,便是股血腥味飘上来,众人一怔,看去。

他一脸凝重,来不及跪下便呼道:“不好了,皇城出事了。”

一瞬,众人瞳孔变化。

太阳落到大头顶的时候,一个个人影从暗王府急急飞走。

皇城长街上一片猩红的血迹,破掉的灯笼,断掉的红绸,家家门房紧闭,恐惧正在蔓延,破碎的窗户正在摇晃,城门口,一个个百姓的尸体,男的女的,老的,少的,连一岁孩童都有,断肢残兵就更不用说了,满眼都是。

他们躺倒在地,或呻吟着,或昏了过去,或没了气息,一片惨不忍睹的景色。

“怎么回事!”景袖呼道,瞳孔煞色。

“王妃,刚刚闯进来一群江湖人,拿着长刀就进来乱砍,杀了好多百姓,我们挡都挡不住。”啸云大将军禀道,此时他肩膀上也是一条长长的口子,脸色泛白,显然受伤不清。

守城的是雄风军营的人,实力比血霄军弱些,可也不差,居然挡不了。

一瞬,景袖的瞳孔越发寒戾了,便在这会,风扬飞了过来,手里拎了个汉子。

方啸云一看他,惊呼:“有他,刚刚就有他。”

景袖眸中寒色,走过去就想拷问,风扬手里的男子却突然发起狂来。

“给我,给我,快给我。”他狰狞呼道,瞳孔发红,不断的乱扑。

这般模样,景袖一看便是脸色更寒,罂粟毒,这是中了罂粟毒。

唰!银针刺入,这人终于安静下来,他躺倒在地,不断的抽搐着,口中吐着白沫。

这般模样,当然问不出啥。

“压下去!”

“是!”血霄暗卫呼道,很快带人离开。

景袖走在这些尸体中,眼色越来越寒,这就是场没有人性的屠杀啊,江湖人,这些普通百姓怎么抵抗的了。

放到现代,这就是恐怖活动。

“景袖,一共三百二十

家受损,死了七十二人,三百六十九人受伤,其中重伤一百三十……”黑疯子从另一边走过来道,眸中也是伤色。

新年的第一天,居然就造成这么多人家破人亡。

她话刚落,谷玉驾马从城门口冲了进来,他是刚刚去探查情况了,见着景袖一脸急色大呼。

“王妃,出事了!”

一瞬,众人齐齐飞出。

谷玉却没有停留,调转马头迅速就往城外跑,什么事,居然让谷玉来不及禀报。

一时间,众人齐齐飞起跟上。

城郊,离皇城五十里。

还没走进,便听滔天的哭声,婴儿,全是婴儿,一个十米大坑里,装满了婴儿,这些婴儿并没有死,但浑身布满了黑斑,密密麻麻,老远看去,像是无数的虫子在他们身上爬。

沐翎,白峰,天翼甚至童泯此时都盘腿坐在地上,他们刚刚想要救这些婴儿,却一接触,身上全起了这些黑斑,来势汹汹,控制不住。

景袖脸色大惊,飞身去看。

“妈的!黑花散!”饶是一向冷静的景袖也忍不住爆粗口,这毒不是解不了,而是极为复杂,每一道工序都会花费半天功夫,而且中毒的程度不同解药用剂也需不同。

暗处的人明显是想耗她精力时间,另外,更重要的是,这些免疫力弱的婴儿根本等不了那么久。

一个个命令迅速发布出去,银针飞出,众人迅速行动起来。

此时,众人走空的暗王府,却是一场杀戮袭来。

全是江湖人,他们赤红着眼,手里拿着各种武器,狼牙棒,风血刀,金钩……

淡望一眼,居然有两三百人,不知道埋伏了多久,似乎都等着这一刻。

暗王府门里,管家急的满头大汗,地室里,他护着云贝贝和北风锦不敢有任何异动。

“杀!”一场吆喝声,众人挥舞着利器闯了进来。

没有想象着的毁坏声,那些人似乎被什么逼的退了回去。

管家忍不住探出头来,一望,眸色大喜:“王爷,妖姬公子,邪公子。”

没错,是临时回来了北云霄,丰卿和邪美人。

三人缓缓上前,银衣飘舞,血色长袍拖地,紫鸢华袍轻曳,风华绝代的一身。

“还真是被凤主猜对呢,暗王府要遭疯狗袭击呢。”邪美人道,他缓缓上前,紫瞳冰寒流光闪烁。

北云霄丰卿未语,瞳孔的寒色代表一切。

管家抱着两个小家伙从地室里爬了出来,有他们就好了,不用怕了,暗王府不会有事了。

北风锦小身子一挺,唰的闪身站到北云霄身边。

“想战斗?”北云霄摸着他的脑袋道。

“嗯。”脑袋一扬,硬色。

“好,那回头别告诉你娘哦,她不准小孩子沾血腥呢。”

“好!”北风锦应道。

“我也要!”云贝贝挺着身子站了出来,她打不过,但是她会飞,会毒。

北云霄皱眉,女孩子不沾染血腥还是有理的,只是他拒绝的话还没出口,丰卿已经摸着云贝贝脑袋道:“加油。”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