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60章 阎君送礼

妖妖的脸上瞬间露出微笑:“谢谢姐。”

气氛静好,绫罗忽地出声:“妖妖,你的眼睛主子有没有说有办法……”

她话没有说完,众人明白。

气氛静下,绫罗脸色尴尬,心知是说错了话:“那个,妖妖……”

“没事啦,绫罗姐,姐姐也没有说没办法,只是要找到合适的眼睛配型太难了,不过姐姐说了,一旦有了,就给我换上。”

她虽然如此说道,脸上也是笑容。

众人却明白,能让景袖说难的那必是真的很困难,更何况是找眼睛,这世上谁愿意把自己的眼睛换到别人身上呢。

清风吹过,抛开那些不好的思绪,绫罗呼道:“好了好了,不说那些了,就算你一辈子看不见,绫罗姐都把妖妖照顾好了,实在不行,姐养你一辈子啊。”

话落,苑子里人又笑了起来。

也许看不见很痛苦,但拥有身边这些人何尝不是幸福。

伤感过去,苑子依旧活跃的气氛。

午时过后,一碟碟美食便往外送,老远都能闻着香。

梅林前的空地上已经摆满了桌子,不知道多少张,有些数不过来。

厨房的景袖忙的满头大汗,外面的北云霄和丰卿也直接把饺子搬了出去,再外面架了两口大锅,径直煮起来。

锅大,东西多,当然就费力,光是烧水就烧了两个时辰。

谁能想到堂堂的战神和芸芳阁妖姬公子干这些呢。

不过两人再累,也无人敢上去帮忙,这两人可是在比赛呀,一个弄不好,他们这些人很可能成炮灰,还是离远些好。

暮色,云霞成绸,虽然没有用午膳,不过也不会饿着,这苑里苑外可都到处都是吃的。

“让让让,快让。”青云九庄的几个大厨呼道,手里端着烧红的大铁盘,来回跑着。

到处都停不下来,到了月色刚起,桌子上全都摆满了好酒好菜,众人收拾,开始落坐。

厨房,端上最后盆水煮鱼,景袖瞄了瞄对面邪美人,小心翼翼道:“需要帮忙不?”

自信大厨已是满脸黑色,一整天,看他面前那只锅就知道,被煮烂了二十几条鱼,也幸好管家准备的多,够他折腾,只是浪费了那些鱼呀。

连云昊阳都皱着眉头内心忍不住想要提醒下,只是他不敢啊,这人虽然带着围裙,可还是神羽阁邪皇呀。

此时的邪美人已是一身油渍,脸上也花了,他看着景袖终于缓缓道:“水煮鱼怎么做?”

“噗,你说啥?”景袖噗呲笑出,又是嘴角抽搐又是肚子疼。

“水煮鱼。”邪美人拧眉,再次道,眼中一道煞光闪过,意思你再笑试试。

景袖收敛神色,将手中的菜递了去:“喏。”

一瞬,邪美人的眉头拧的更深了:“不是不片吗?为什么会有辣椒,不是清煮吗?为什么还要放这些豆芽?不是只有鱼吗……”无数个问题,彻底颠覆了他的大神食谱。

景袖揉额,她怎么解释?将手中的菜递给身边的云昊阳,然后缓缓走过去:“你是不是做鱼给黑疯子吃?”

一瞬,邪美人眼睛发亮:

“嗯。”

重新拿起条鱼,景袖道:“那你看好了哦,我只做一遍,也只讲一遍,黑疯子吃鱼有些讲究的。”

“好。”

细语落在厨房里,邪美人认真学着,云昊阳对视一眼,出了厨房,鱼冷了可就腥了。

篝火烧起,空地上已是欢歌笑语。

“小子,不错,长大后比你爹厉害。”一旁,五爷夸着北风锦。

小家伙眸光闪烁,看了看还在一边煮饺子的亲爹,傲娇扬首:“那是!”

“哈哈哈哈……”大笑声散开,景袖出现在门口,众人落坐。

刚坐下,一阵呼声梅林间响起。

“哈哈,赶的早不如赶的巧吧。”是圣影等人从梅林间走了出来,这一下,算是全齐了。

也不拘泥,直接找地方坐。

景袖一声开宴,觥筹交错声立马响起。

月光散下,有人的地方才有年,有在乎的人一起的时候,才叫过年。

黑疯子的点心呈上,众人的眼睛亮了,显然这些软绵可爱的东西他们从来没见过。

“干娘,好好吃啊。”云贝贝眼睛发亮呼道,直接从一盘饺子上转移目标。

北云霄和丰卿的打赌已经从比做多少变成云贝贝吃多少。

这一转移,两人的心头皆是咯噔一跳。

“嗯,好吃,多吃点啊,喏,这两份专门给你和哥哥的,糖少,不伤牙。”黑疯子道,坐在景袖一旁。

“嗯嗯。”云贝贝立马端着小盘子去找北风锦了,这会北风锦还跟五爷聊着天,一大一小,诡异的找到了共同语言。

看的旁边的人啧啧称奇,这还是他们的冷面小战神么?

其实北风锦也就是对五爷口中的那些所见所闻感兴趣,那些东西是书籍上没有的。

黑疯子刚坐下,一盘鱼便送到面前,辣椒铺满,红彤彤的一片,看上去没什么两样,黑疯子自然没有引起注意。

景袖瞄了眼,嘴角缓缓勾起,朝邪美人看去,眼色示意:“不错。”

邪美人抚了抚汗,自然的坐在黑疯子身边,眸光骄傲,那是,他说了他是大厨嘛。

欢声笑语,美食佳酿。

白峰的弑天七式再次走起,这一次,没有再轱辘滚下个人头。

众人笑脸,只是还未维持着多久,一道呼声从暗王府大门传来:“在下阎君,有事求见凤主。”

这一声,包含着雄浑内力。

实际上,此时,暗王府大门并没有暗卫看守,这人空门未进,而是先做请示,显然很有礼数。

只是……

阎君?众人面面相觑,没听过这人啊。

景袖也是拧眉,回耀天后,大家都呼她王妃,主子,这人却唤她凤主?难道是银月洲来的?

可银月洲除了这些人,她也不认识谁呀。

想不出来,朝一边的风扬打个眼色:“带进来吧。”不管怎样,这人不是凶煞而来,见一见倒也无妨。

很快,来人被领了进来,不过,不是一人,而是一群。

他们抬着十口大红箱子,用精致的花绸装饰,看起来像是一个个大礼物。

实际上,也确实是礼物,就见最前面的阎君对着众人一拜,道:“今日过年,我就主子特意命我们挑选了些礼物送来,祝各位新年安康。”

这人一身红袍,面俊如玉,气息沉敛,脚下轻盈,落下不沾半点尘埃,一看便知高手。

他呼道,身后的人已经打开箱子分送起来,一个个精致楠木盒,每一个外面都精致包装了,且每一样都像是特意准备,不同的盒子给不同的人。

渐渐,这二百多人面前都摆上了礼物,连刚到不久的圣影等人也有。

阎君俯身,从最近的箱子里再取出还未送出的两个盒子,缓缓走到云贝贝和北风锦面前。

“小少爷,小小姐,这两份是给你们的,我家主子说,祝你们新年快乐。”他态度亲昵,看起来就像对待自己的小主子一般。

北风锦未动,云贝贝眨巴下眼,缓缓伸出手,若是上面有毒她也不怕的,她是个毒娃,娘亲说了,这世界上比她毒的少之又少。

而且,这叔叔看起来不坏。

她抱着两个小盒子,阎君笑了。

向景袖再拜了下礼,一行人如潮水般退去,来的快,去的快,瞬无踪影。

留下一苑人面面相觑,这真是来送礼的?

“哇。”一声惊呼,是绫罗那方传来,她已经将面前的锦盒打开,一根舞带静躺在盒子里,七彩流光,丝滑如玉,众人的眸光齐齐一怔。

轻羽仙梭,珍物。

心情还未平复,又是一身惊呼。

童泯宫长的声音,他的盒子里是一块金色源石,这源石自成龙形,这龙还不是一条,是三条,三龙首,同一身,血丝鳞光游走在上,极珍。

渐渐,一个个盒子被打开,惊呼也越来越多,二百多份,全是至上宝物,让人忍不住想,这世间的宝物是都聚集在一起了吗?

如此大的手笔?居然只是送新年礼物,那阎君口中的主子是谁?

这么多珍品,任谁见了都忍不住心跳加快,景袖也是,不过心情却放松不起来,反而更加凝重。

她将视线落在云贝贝身上:“贝贝,盒子打开。”

其他人都是这般不凡之品,那这阎君亲自送的呢?

一时间,众人把视线投了过去,他们也很好奇。

云贝贝眨巴眼,小身子从椅子上站起,把东西放在桌子上,然后小手一点点打开。

一瞬,众人疑惑。

盒子里的东西看起来并不特别,连点光芒都没有,景袖的眼却深了,北云霄也变了脸。

另一个盒子打开,同样的不是奇珍之物。

“送竹笔云墨,望子成才,送香囊玉针,望女聪巧。”丰卿拾起盒子里的两物,缓缓道。

一瞬,众人也变了脸色,这寓意不是父母对子女的期望吗?背后的人送这些,不是……

众人转首,向着景袖北云霄看去。

“主子,你们没有礼物吗?”忽地,红妖惊呼起来。

众人一怔,也才反应过来,所有的人都有礼物,就景袖和北云霄面前没有。

话刚落,黑疯子指着前面的空地道:“不,他们也有。”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