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58章 水煮鱼

“是要香些吧。”他喃喃道,努力忽悠过去。

只是忽悠了这一时,却……

“谷玉叔叔,你知道吗,白峰叔叔的床很香哦。”

“啊?”

“天翼叔叔,白峰叔叔的床有香香哦。”

“嗯?”

“绫罗阿姨,华容叔叔去闻白峰叔叔**的香香了。”

“什么!”

“……”

一路呼,从偏苑到前厅的一小段路,已经是十几人被告知,众人纳闷不解,下一瞬,直接朝白峰苑子飞去,管它什么意思,看看不就知道了。

这一看,白峰叔叔**有香香的消息传的更开。

而因为华容昨夜的突然“袭击”,折腾到后半夜的两人睡到午时才醒。

摇着脑袋,白峰刚想耍一套弑天七式活跃筋骨。

“白峰,你床是涂了香香么?什么味道的,栀子的还是桂香的?”风扬打趣道,话落也不等答案,从他面前走过,他得去给主子准备新年红包了,争取明年再升一级。

原处,白峰瞪眼不解,风云砍刀一挥,继续动作。

“白峰,听说你床很香啊。”是雷霆从头上飞过,端着膳食毫不停留,他得去看主子醒了么。

白峰瞪眼,第一招……

“白峰,你床有多香啊。”天涯从苑子跑过,手里拿着火红色的对联,这是他新写的吉祥如意话,让大家瞅瞅去。

“……”

便这样,弑天七式还没舞完,床香香这个词已经听出耳茧。

白峰这粗线条的汉子也听的火气,这些人都什么意思,说话又不说清楚。

“管家。”他抗着风云砍刀走出苑子一呼。

刚走到这处撞个正着的管家“哎哟,厨房鸡汤哟”一呼,唰的溜的没影。

苑子静下,风吹过,只有枫树上翠鸟叽叽喳喳。

前厅,还没用午膳的众人正坐在一起用餐。

邪美人眸光时不时落在对面的黑疯子身上,看着她喜欢吃些什么,这是谷玉的第二招,据说从管家那拜师学来的,爱心早餐,现在都午时,那只有爱心晚餐了。

“你看着我干嘛?”黑疯子戳两下碗里米饭呼道,这人不吃饭看她,有什么好看的了。

“老老实实吃饭,省得麻烦管家又热。”她呼道,语气有些亲昵的味道却自己不察。

邪美人眸光闪了闪:“哦。”低头,又状似不经意出声:“疯子,你最喜欢吃什么菜?”

“我啊,水煮鱼啊,那味道爽啊。”黑疯子呼道,眸光忍不住发亮,她同景袖一样其实很讲究吃,尤其喜欢现代的川菜,真正的养成了无辣不欢,不过到了这里,没时间讲究了。

这么一想,她有些忍不住了,不知道景袖醒没,那小妮子的手艺可是大师级。

碗里的饭刨了个干净,便起身朝月央阁走去。

这方,邪美人还纠结着水煮鱼这道菜,转首,朝旁边的华容问道:“你吃过水煮鱼吗?”

华容一边啃着猪蹄一边挥舞着油爪,急声道:“吃过啊,不就清水煮白鱼嘛,老鲜了。”

可是生了张名嘴,吃遍天下美味。

邪美人喃喃:“清水煮白鱼,那似乎不难呢。”

许是见事情败露,华夏城里又戒严,罂粟粉的案例并没有再出现,满城的百姓开始挂灯笼,贴喜对,迎接新年到来。

期间,有人发现暗王府的三大血王出现在京城里,纷纷猜测霄王妃一行是不是回来了,在暗王府大门前转悠的人也多了,不过都没有看见本尊。

时而造成些风波,时而又平静下来,渐渐一个消息传出,霄王妃等人已经回京,不过都进皇宫住了,一时间百姓又转移目标,纷纷去皇宫正德门蹲点,期待看到一代女皇的风华。

暗王府大门外又静了下来。

忽悠走最后批百姓,谷玉深呼口气飞回,王妃的名声太盛,挡不住啊。

月央阁,许是因为身体蕴有源力的原因,这一次景袖并没有睡的太久,到申时一刻时,便醒来。

“水煮鱼?”景袖偏头,疑惑道。

黑疯子立马眼亮,急声道:“不是水煮鱼也行啊,反正要川菜,又辣又麻的,水煮肉片,毛血旺,辣子鸡丁,实在不行,麻婆豆腐也行啊。”反正她要改善下生活,好好享受下。

一旁北云霄拧眉,眸中一道凶光闪过,他媳妇刚好,这人居然就来折腾,太过分了!

无视北云霄的杀气,黑疯子继续报着菜名,不说不觉得,一提恨不得立马再死一回穿回现代。

景袖偏头想了一瞬:“那行吧,你准备下食材,今儿太晚了,明天吧,正好明天过年,我掌厨做菜,你呢做甜点,北云霄他们包饺子。”

“好好,就这么定了。”黑疯子呼道,身形一闪唰的就跑了,她做不行,挑食材还真行,每样必是最好。

刚闪身出了苑子便见着邪美人在苑口站着,诡异的是他还拿了个竹篮子。

想象一下,一身紫色华袍,尊贵无比打扮的男人手腕上拎了个篮子。

两人瞪眼,邪美人唰的将手中的篮子扔给身后的华容,神色尴尬,其实他是不放心,想来问问景袖知不知道水煮鱼怎么做,顺便问问怎么选鱼,哪知道碰个正着。

黑疯子眸眼诡光上下扫过邪美人,颇为好奇,实在是刚刚那一幕很有冲击性,像个家庭妇男。

“疯王呀,你准备去哪呀,我和主子正打算帮管家去买菜呢。”身后华容解围道,他手上本就拎了两个大竹篮,邪美人这一个扔去,让他只能抱在怀里,遮了大半个身。

“买菜?”黑疯子眸眼一亮:“走走走,一起一起。”一边拖着邪美人就往外走,正愁找不到苦力呢,这就送上门来了。

三人的身影渐渐远去。

苑内,将对话听的一清二楚的景袖眸光闪烁,管家一般是早上买菜吧。

北云霄眸中诡光,如果他们成亲,应该会搬出暗王府吧。

晚集,一番折腾黑疯子并没有买到合适的食材,时间太晚了,大都晒焉,最后去华夏风云楼转了一圈,找了些好东西。

三个篮子,早已装满,连邪美人怀里都抱了一兜大大小小的香料。

这里的东西与现代不同,黑疯子拿不准景袖会

需要哪些,就把各种各样都包了一些,另外,如果做甜点的话,需要的东西更多,她便无休止的扫荡着,连糖果坚果都给两小家伙买了一大包。

过年嘛,哪能没有点零货。

实际上,这些东西管家早就准备齐了,黑疯子不知道,就算知道,女人的购物欲也是挡不住的。

华夏风云楼门口。

华容被压的直不起腰,他悔呀,真正的悔呀,午膳后已经跟央天战将研究养花养草的,怎么就自告奋勇要做什么水煮鱼呢。

邪美人也是一头热汗,看来以后媳妇逛街有必要多叫几个跟班了。

太阳西下,火色云霞一片,终于打道回府,三人抱个满怀,后面还跟了几个临时抓来的皇城雇佣兵,大包小包的往暗王府送。

今天爱心晚餐是没的做了。

夜很快到来,众人休息,只有美人苑里的邪美人还坐在案桌前。

夜明珠微光下,他翻看着身边的一本本书籍,这都是临时寻来的食谱。

水煮鱼,不知道上面有没有呢?

这一坐就是天明。

清晨,新的一天,从一早露出阳光便昭示着今天是美好的日子。

新衣新鞋,全是喜庆的颜色,对联,红灯笼,喜灯,一一挂起。

今年的天暖些,没有飞雪,众人都起的大早,暗王府不断飞来飞去的影子,众人忙碌。

云贝贝穿着小喜袍到处蹦着,脑袋上扎了两个小辫子,拴了朵小红花,到处都是她咯咯的笑声。

就连丰卿的脸上都若有若无的挂着浅笑。

芳嬷嬷一边剪着彩纸,一边看在眼里,好好,真好,她家主子终于不用再一个人了。

刚想着。

“砰。”面前的案桌上忽地扬起面尘。

是北云霄将一袋面粉扔下,银眸闪过流光,凶神恶煞的盯着丰卿,恶声道:“咱们比赛包饺子,你要输了,就离我家闺女远点,以后不准抱她!”

他家闺女,他家小袖袖,那是男人可以靠近的吗?绝对不行!

丰卿的眸光依旧淡漠,只是阳光照下,眼角的曼珠沙华妖艳了,他没有说话,而是缓缓从软榻上站起,然后平举起手腕,身后的芳嬷嬷一愣,立马上前取下他身上曼珠沙华长袍。

少了外袍,丰卿纤细的身形露出,里衣依旧是红火色,青丝散开在两鬓,随风轻曳。

北云霄正纳闷这人脱衣服干嘛,便见丰卿一点点挽起里衣的袖子,然后修长如玉的手指摸上桌上的面粉。

指尖落下,面粉和指节,两个都是如雪的颜色,意外的分外和谐。

北云霄瞪眼,忽又目露煞色,丫的,这是接受他挑战了!

厨房。

景袖挽着袖子一脸黑线,这人搞什么,跟她搞厨艺争霸赛么?

没错,对面的是邪美人,腰间还围着条小碎花围裙,他硬生生的抢了景袖一半厨房,扬言大家都别越界,各凭本事做菜。

挽挽衣袖,神色非常自信,学习了一晚上,他终于从万千食谱中发现了水煮鱼,且将它烂熟于心,今儿就是他邪美人用美食俘虏美人芳心的时候。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