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57章 烛光再告白

“云霄。”

“袖袖。”

两声轻唤,落在彼此最深的地方,明明只是数日不见,却像是隔了几个世纪,声音虽然沙哑,却带着浓浓的情谊。

竹林沙沙轻响,众人对视一眼,缓缓退了出去。

房门紧闭,虽然看不见里面的情形,但是知道必是一屋暖色。

众人身后,邪美人感慨,视线缓缓落在朝苑外走的黑疯子身上,什么时候,他们也能这般就好了。

正想着,谷玉忽地偏头看来,正好把他视线瞧个正着。

谷玉思量一瞬,眼里带着精光走了上来:“兄弟,需要帮忙不?”

“嗯?”邪美人眉羽挑的老高。

“我帮你策划场告白宴怎么样?上次我们王爷可是在我的带领下……”谷玉吹嘘的话还未说完,一旁白峰已经接声:“把府烧了。”

谷玉神色一窘,又道:“上次是不小心,这次一定办好,五万两,不二价,反正你这么干耗着也不行啊,现在雍华馆的线索也断了,凶手一时不会你也抓不到,咱试试,说不定今年年都不过了,直接过你们成亲礼。”

他忽悠着,誓要雪上次烛光告白失败之耻,同时,五万两,赚银子才是大事啊!

虽然邪美人瞳孔里的流光是不相信的,但是不得不说,他被谷玉最后一句说服了,离过年还有三天,若是能成亲,好啊!

“好!”他道,紫瞳亮光,神色更是熠熠。

角落,华容瘪嘴,心头誹腹,自家皇智商真是越来越退步了,三天,要疯王嫁给你,说出去谁信。

没有人信,但是大家都乐在参与,这叫瞎凑热闹。

连青云九庄的人一边照顾笑天虎,一边忍不住插上两手,这般感觉,应该属于找乐吧。

景袖精力透支,又使用催眠术,北云霄身体也还未完全恢复,两人温存了一会,便睡了过去。

黑疯子将整个雍华馆封了,又在华夏城安排了一番,忙碌了一下午,丝毫不知暗王府的变化。

台阶上,两个小人坐着,身下是管家铺的厚软垫,不会觉着凉。

“哥哥,叔叔们在忙啥呀?”这飞上飞下的,还抱那么多蜡烛,谷玉叔叔还拿颜料染花,为啥呀?

那白花不是长的挺好看的吗,为啥要染红?

云贝贝不懂,也不知道这季节没有红玫瑰,只能拿几朵水仙代替。

北风锦从书上抬起眼,淡淡的望了一下,给了两个字:“失败。”话落,便转身回了屋子。

身后,云贝贝眨巴着眼,不解,失败?什么失败?算了,不管了,去看看美人哥哥醒没?

一边想着一边就蹦跳着朝最西边的苑子去,那里正是丰卿和芳嬷嬷住下的地方。

夜一点点来,众人忙活的越发起劲,大门口放哨的也不断来回跑。

管家担忧的在暗王府转着,大冬天的,可不能再烧了屋子哦,要不然这过年住哪呀。

从梅林里一路延伸,摆满了蜡烛,基本上整个皇城的蜡烛都被买空了。

连将军美人等几只都被反抗无效的关在银天阁里。

大门口,域无言凑过脑袋,对含水道:“你觉得他们能成功吗?”

含水望了望飞上飞下的身影,然后再望了望密密麻麻的蜡烛,道:“女人直觉,不能。”

一旁,域无言的唇角缓缓勾起,呵呵,他也这么觉得。

人员到齐,天色已暗,环境良好。

谷玉一一观察四周,点头,嗯,天时地利人和,没问题了!

邪美人一身红白相交的长袍站在前厅苑口,他手捧染过的水仙花,流光溢彩的一身,他穿紫袍邪魅,穿这一身更显尊贵无双,连头上的紫玉冠都换成了红色,上面的琉璃玉还是颗心型。

“来了来了。”放哨的白峰一声呼。

谷玉招手,无数的血霄暗卫落下,手拿已经燃烧的火棍,朝着地上的蜡烛一舞,大片的蜡烛瞬间被点燃,很明显,这一招是费了功夫了。

顿见,暗王府前面这块空地上无数蜡烛燃起,一直延伸到暗王府门口,蜡烛有些摆成心形,有些成花形,门口的地方还有两只鸭子图案,当然,谷玉说那是鸳鸯。

气氛烘托极好,连说失败的含水心头都眸光盈盈,这般气氛,确实是告白好时机呀。

刚想着,一股冰冷寒风吹来。

“唰唰唰……”

刚刚还亮着的蜡烛灭了大片。

众人瞪眼,再瞪眼,大慌。

“点呀,点呀,快,再点呀。”谷玉压顶着声音慌呼,血霄暗卫唰唰落下,一挥,顿时又亮,众人松一口气。

只是这气还没有放下,夜色中梅林沙沙,刚点的蜡烛又灭了。

这风早不大,晚不大,偏偏这会吹的起劲,急得众人跺脚。

便这样一来三回。

暗王府门口。

“疯王,你再等下进去,等下进去。”赤影摸着虚汗劝道。

黑疯子挑眉看他:“赤影,这你都拦我五次了,一会让我停,一会让我走,这是在玩木头人么?”

赤影摸摸冷汗,不知道如何回答,只能干笑,谁叫里面给的信号一会走,一会不走呢。

下一瞬,黑疯子身形一闪,直接越过他,累一天了,还让人吃饭休息不。

渐渐,点点星火露在眼里,成直线一路延伸,黑疯子微疑,下一瞬皱起眉来,大冬天的,天气这般干燥,既然在梅林里点蜡烛,不知道很危险么?

便见她手中机械长刀一舞,一股劲风如浪潮般散开。

这方,正感慨风终于停了的众人还来不及高兴,下一瞬,眸眼瞪大,这怎么又熄了。

疑惑时,黑疯子已经抗着机械长刀从梅林间走了出来。

她一身黑丝长裙,上面镶嵌的亮片随着月色一照,闪着光泽,看着空地上站满了人,她神色一滞,错愕。

众人看着她出现,也不管三千二十一,对邪美人道了声加油唰唰飞走了。

偌大的空地上顿时只有邪美人和黑疯子,还有门口飞不走,缩着脑袋观察火势的管家。

黑疯子一步步上前,机械长刀依旧抗在肩上。

如果白日是玩闹的心态,这会的邪美人真的紧

张了。

就这么告白?是不是太儿戏了,可是难得有这样的机会,他想跟黑疯子认真的谈一次,问她愿不愿意嫁给他?跟他过一辈子?

他如是想着,脸色忽地一硬,缓缓上前,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身后的谷玉招手,一个个血霄暗卫将蜡烛又点了起来。

火红的蜡烛,光芒闪烁,将整个这方天地照的明亮,火苗跳动,仿佛这一颗颗烛心也鲜活了。

黑疯子也没有再出手灭蜡烛,她似乎还没察觉到,只是像向美人一步步走去。

十米,九米,八米……三米……

终于,两两相望,画面静好,暗处的众人忍不住手心紧握。

“开始了,开始了。”斩馗捏着童泯的手不断呼道,也不知道这么大把年纪的人还在紧张什么。

童泯也是眸光闪烁,这一刻,遥想当年。

邪美人深呼口气,也做好了心里准备,将手中的花一点点伸出,薄唇微启……

“过年了么?”清哑的声音忽出,不是邪美人,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

暗处众人一怔,便见着苑门口,丰卿缓缓走出,他依旧妖娆一身的曼珠沙华长袍,袍角拖在地上,拉的老远,上好的面料,泛着红光。

他不食人间烟火的绝色容颜,带着久睡的朦胧浅光,整个人就像是一朵曼珠沙华正在缓缓绽放。

美的妖娆倾城,让大地无光,这一刻,这些红色蜡烛烘托出的极美气氛也比不上他耳畔的一缕青丝。

暗处的人似乎看呆,完全忘记了反应,含水更是吞咽了下口水,美色,当真惑人。

丰卿缓缓转首,看着同样愣怔的邪美人和黑疯子,他眸光淡色,无情无绪,视线落在邪美人手上染了红色颜料的水仙花上才精致的羽眉微拧皱。

弧光闪烁的红唇微张,月色下只闻:“凌波染色,生毒。”淡漠,隐隐有嫌弃,不满。

他丰卿的视线里绝不会有这些不和谐的东西存在。

凌波,水仙别称。

一瞬,凉风吹来,满地的蜡烛唰唰灭了。

银天阁,将军美人的吠叫声也传来,一声比一声大,似乎在发泄刨门。

厨苑里,抱着甜粥出来的云贝贝眨眼,咦,美人哥哥呢,不是说在这等我么?

风拂过,夜色正好,房间看书的北风锦嘴角勾着浅笑,又翻了一页。

月央阁,景袖与北云霄拥的更紧,好梦。

角落,管家撑个懒腰回屋,嗯,还好,房子没烧。

清晨,早燕啼叫声传来。

众人睡的很好,美人苑却是一夜煞气嗤嗤,吓的华容半夜抱着被子跟白峰去蹭床,白峰当然不愿,最后一千两成交。

此时,阳光透过窗户照进他们的房间,两人睡的安好,脚压着脚,脸挨着脸,手抱着腰。

这让早起勤奋学习的云贝贝一愣,抠着脑袋不解。

“管家爷爷,白峰叔叔的床要香些么?”

正扫苑子的管家当然不明白,拿着扫帚走过来,刚想让小家伙去吃早膳,眸光透过门缝偶地瞥见里面,一怔,脸色微变。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