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56章 北云霄醒

一身萎靡消沉的模样哪还见当初的豪爽风范。

一瞬,景袖的心头狠狠一颤,毒品害人呀。

此时,笑天虎并没有发狂,景袖缓缓靠近,轻呼:“天虎大哥。”门口的人手心紧握,随着她的举动紧张。

要知道他们大哥发起狂来,即使绑着也让人招架不住啊。

修长的指尖缓缓伸出,就要摸上,一瞬,眼前本安静的笑天虎唰的抬起头,狰狞的一声咆哮,血丝布满瞳孔,全身筋脉凸起,那模样与野兽咆哮没什么两样。

他发狂的一瞬,周身内力放出,屋子只听轰的一声,各种东西飞起。

门口众人也因为这力量被冲了出去。

众人大惊,惶恐。

回望的一瞬又面露诧色。

屋子里,景袖依旧站在笑天虎面前,没有半分被吓的慌色,她如羊脂皓玉的指尖落在笑天虎头上,一点点替他整理着发丝。

“笑天虎大哥,我知道你有神识,安静下来,我帮你。”轻柔的声音,如暖风拂过,狂躁的笑天虎竟真的一点点安静下来。

渐渐,他的瞳孔里生出泪花,看着景袖一点点流了出来。

景袖狠狠一怔,心头酸涩。

这可是强悍的笑天虎啊,如此模样,不知道受了多少折磨。

终于安静下来,浑身戾气不见,这让屋外的人喜的落泪,他们大哥这次疯了十多天了,这还是头一次醒来。

实际上,他们也知道那罂粟粉是祸害,可是他们的大哥需要,受不了,不断的折磨自己,前两天又有人将雍华馆会拍卖罂粟粉的消息透露给他们,他们也是没有办法才让老三去买。

还好,现在有霄王妃了,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虽然清醒一会,但笑天虎全身精力透支并没有力气说话,景袖将他身上绳子松开,朝他点点头:“放心吧,我都懂,你好好睡一觉。”银针刺入昏厥穴,笑天虎缓缓倒下。

屋外的人也走了进来。

“把大哥带上,咱们回暗王府。”景袖道。

青云九庄的人对视一眼,很快动作。

阳光灿烂着,绿色从大地一点点生出,人心却还冰凉。

暗王府,此时已经遵照景袖的吩咐把一切准备好,众人的心却没有一点放松,反而更凝重了。

因为华容带回具尸体,是那拍卖师绿吟的,此时躺在暗王府前的梅林空地上。

景袖带着青云九庄等人回来便看着如此景象。

“怎么回事?”拧眉呼道,她的毒剂是控制好量的,不可能让人至死。

周围的人纷纷散开,黑疯子还在地上检查着,华容一脸肃色道:“我照你吩咐给她打入毒剂后,这女子确实没忍住,一路急飞出城,但刚出了城门口她就死了,死的奇怪,瞬间暴毙,我看不出原因,就带回来了。”

在他眼皮子底下被动手脚,这让华容怎么不恼,他家皇还打算好好折磨她呢。

景袖拧眉,眸光变得深沉,突然就死了,这对于正常人来说怎么可能,她死,那线索不就断了。

地上的黑疯子已经站起,对她摇摇头道

:“没有隐形伤口。”

一瞬,景袖的眉拧的更深了,没有隐形伤口,真是她药剂的问题?

“有。”意外的出声,既然是角落的北风锦,他身后还藏着云贝贝。

景袖眉皱了一瞬,走到两个小家伙面前,将他们圈在怀中,她知道两个小家伙异于普通孩子,可是她还是希望他们正常成长,不要接触这些血腥。

一旁的华容已经急切问道:“有,在哪呀?”

众人的视线也落在北风锦身上,没有丝毫怀疑,这对于一个大人来说是非常难得的。

三岁孩子的话有几个能得到大人的重视,不说三岁,现代的十几岁也是如此吧。

北风锦抬起手,指着地上的绿吟道:“她的眼睛。”

黑疯子一怔,是呀,她检查了整个身体,好像是没有检查瞳孔,一瞬,蹲下再次观察起来。

下一瞬,惊呼起来:“有,真的有,一个细小伤口,针划过一样。”

苑子众人齐齐惊讶起来,连景袖也是意外,她抱着两小家伙疑惑着道:“你怎么知道的?”

不等北风锦出声,云贝贝已经举手高呼:“我知道,我知道,哥哥最近老是去天翼叔叔那找书看,一定是从那些稀奇古怪的书里面看来的。”

众人疑惑,向天翼投去视线,他那些稀奇古怪书还讲这些?

被这么多人看着,天翼微显羞涩,摸着脑袋道:“前两天小主子是从我那借了些书,好像其中有一本是讲仵作记录的。”

仵作记录,那不就是将尸体的吗?

景袖微微黑线,还想正常成长呢,这是正常成长的环境吗?

也不纠结那么多,在北风锦小脸上亲上一口:“真棒。”毫不吝啬的夸奖,然后摸着云贝贝脑袋道:“贝贝也要加油了喲,争取下个月就要自己批奏折了。”

“是,娘亲,遵命。”小人举手敬礼,小脸咯咯笑着,或许连自己的都还不懂,这批奏折为何意。

被娘亲夸奖,北风锦脸上露出浅浅的笑,望着他妹妹又是黑线,一时间表情有些复杂,不过他那张冷面脸常人是看不出来的。

也不再管地上的绿吟,死就死了吧,为个死人何必纠结,至于线索?暗处的人要再动手,这马脚迟早还是会暴露出来的。

抱起两小家伙,回苑。

身后的人对视一眼,迅速处理。

“这看了本书,就这么厉害啊,看来我也要好好学习了。”华容感慨道,手腕一伸便去勾搭天翼:“兄弟,借本书看看。”

众人一听,心想着小主子都在进步,怎么也不能落后了,纷纷凑上去。

“我也要一本。”

“我也要,我也要。”

“……”

众位围拢,你一句我一句。

天翼的书,那都是世间珍藏品,用来培养下一代战神他当然愿意,可要借给这些大老粗爷们儿,打死他都不干。

他想着,却不知最有先见之明的谷玉已经悄无声息的溜走了。

这方争的热闹,景袖已经开始给笑天虎清毒。

他的毒瘾极重,身体还残

留着大量的罂粟粉,虽然时间可以清理掉这些,但景袖不想等,笑天虎也等不了。

争闹一会后,众人又围在这方,心中感慨,还以为能天下安平了,没想到还是让人这么闹心。

管家将一牒牒糕点送上来,他没有武艺,做不了他们那些事,只能从生活上照顾好他们。

青云九庄的人也坐在苑子各处,这一等便是夜色到来,月光照下,房间里却依旧没有动静,景袖还没有出来,甚至没让人去点一盏灯,这让人多少有些心急。

“怎么样了啊?”

“这怎么大半天还没出来啊。”

“没事的,一定没事的。”

“……”

渐渐众人坐不住了,纷纷站起来向屋里看,只是屋子漆黑,什么都看不见。

走动声不断响起,正静着,一声嘶喊传出,突来的一下,吓的苑子的人心神胆裂。

“娘亲,娘亲。”云贝贝在黑疯子怀里呼叫起来,众人也想要冲进去。

“没事,别进来。”轻柔声,似乎特别疲倦,众人一怔,停了动作。

房间里,景袖源力一出,彻底压制住笑天虎,此时笑天虎浑身被捆绑在地上,血红的瞳孔大睁,不断抽搐,样子分外狼狈。

她知道笑天虎不想有人看见他此时如鬼的模样,所以,她帮他保住他的尊严。

静静的,铜铃声在耳边响起。

叮叮叮……

特殊的频率让屋外的人也陷进了心神,黑疯子袖腕一拂,众人才回神过来。

渐渐,那声音越发小了,直至听不见,屋里的笑天虎才再次平静下来。

用源力逼毒,用银针封穴,用催眠术控制他的心神,每一个步骤都得配合极好,不容半点闪失,更麻烦的事,这过程还不是一次,得十次,一翻下来,两人都是精疲力尽。

等,这一等便是天明,连月央阁有了动静众人也没发现。

还是到了午时,管家拿着膳食进了屋子。

“哐。”东西洒了一地,管家兴奋大呼:“王爷!”

北云霄微抬起头,显然刚醒,光线还让他有些不适应,即使每日都疏通着血脉,身体也酸痛的厉害。

管家激动,连忙跑出屋子想要去禀告景袖,跑了一半有觉得时候不对,再跑了回来:“王爷,你要不要吃点啥,老奴去给你做,你累不累,要不要再休息一会……”

他兴奋呼道,有些语无伦次,躺了这么久,怎么可能累。

恢复些力气,北云霄才次抬眼看他:“袖袖呢?”

虽然昏迷,但是一直都是有感觉的,他知道景袖就在他的身边,看看周围,这是暗王府么?他们什么时候回来的?

管家被一问,噎住,这他怎么回答?

刚纠结着,屋外一声急呼:“管家,快,去弄点参汤,热水,粥,还有补血的……”

是谷玉的声音,声音分外急切。

北云霄抬眼去望,便见着黑疯子扶着景袖进来,景袖一头大汗,脸色雪白,显然是精力透支。

四目相对,两人都是一怔,盈盈流光瞳孔绽放。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