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55章 斗篷人

两人穿过人群,无视整栋楼里人的惊讶,脑袋不断的四处张望着,忽地瞥见露台上的邪美人。

云贝贝灵动的大眼一亮,兴奋大呼:“邪皇叔叔,娘亲让我给你送银子来啦。”

她一边呼,一边摇着手上成人巴掌大的绣袋,这绣袋金灿灿的,上面绣着两卡通的小人图案,绣袋看起来并不沉,轻飘飘的,下一瞬,却见那小女孩掏出一大把银票在众人面前晃了起来。

离的近的看上一眼,神色微变,那最小的一张居然是五千两。

这……巨额呀。

天翼白峰谷玉已经唰的飞了下去,一副严正以待的架势,谁敢打他们小主子的注意,灭了他!

邪美人的唇角缓缓勾起来,他望着展台上的拍卖女子,紫瞳闪过寒光,冰冷的道:“不知道现在还算不算玩笑呢?”

展台上的绿衫女子一僵,神情微露窘色,眼底却有血色闪过。

长街。

从雍华馆离开已是月落头顶,一群人都是困乏之色。

众人走着,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

“疯王,这什么罂粟粉真那么厉害啊?”谷玉好奇的道。

“嗯,很厉害,这东西就是个祸根,能改变人性,造成家破人亡的。”摇着手里的罂粟粉,黑疯子认真的道。

现代因为这东西造成妻离子散,卖儿卖女的例子可是不少,这里居然出现了这么多,看来这华夏城的风气该好好整顿整顿了。

想着,偶地注意到什么,回身才发现邪美人不在。

那人在身边晃眼了一天,突然不在还有点怪怪的,想到便问出:“邪美人呢?”

众人一愣,相视而笑。

“疯王,走啦,走啦,不管他们啦。”

“是呀,走走走,咱小郡主小战神都困了,回去睡觉回去睡觉。”

“……”

众人推嚷,向着暗王府越靠越近。

待他们离开,一个身穿斗篷,头戴笠帽的人影现了出来。

这方,雍华馆,正是关门的时候。

后苑,一群侍从已经散去,只留绿衫女子在房间里整理着每日的账本。

寒风一阵吹过,门忽地开了。

她下意识一望,神色僵滞。

月光下,邪美人华容缓缓走来,然后进了屋子。

不知从哪拿了把长剑,华容一抽,唰的架在绿衫女子的脖子上,神色悠然,眸光却是嗜血。

邪美人的紫袍随着苑子轻风摇曳着,他进了屋子便没了其它动作,不坐,不语,只是面色平淡的站在那里,双手拢在宽大的紫袍下。

绿纱女子的脸色僵硬一瞬,迅速转换成娇俏模样,笑盈盈的道:“这位客人你还没走啊,要不要绿吟……”

她话还说完,脸上啪的多了五根指印,是华容动的手,不留丝毫情面,姣好的容颜迅速肿高。

绿吟的眼里闪过冷光,却迅速隐忍了下来,她唰的跪在地上,泣声到:“大人,你是不是恼了刚刚的事,是绿吟的不对,绿吟给你赔不是,求你大人大量,原谅绿吟吧。”

她一边哭,一边就想去抓邪美人的袍子,只是还没碰上,整个人唰的被弹

开撞在屋子桌角。

月光落下,照出邪美人那张泛着寒光的精致容颜,他薄唇微启,终于出声:“很好,我已经有很久没有生气了,恭喜你,成功了。”

虽然出声,可这话语却是冰凉寒骨。

这一瞬,地上的绿吟也似感觉到恐惧,整个人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意外的,华容并没有再做什么,而是唰的收了长剑,邪美人也拂一拂长袍,转身出了屋子。

两人一前一后,消失在月色下,只有清冷的紫光还飘散在风中。

原处,瑟瑟发抖了一阵的绿吟缓缓抬起头,看着没有了人影唰的跌坐在地上,风吹过,将她凌乱的发丝吹起,露出她一双越发寒冷的眼眸若隐若现。

清晨,阳光落在大地上,雪色已化,温暖着大地。

一苑人围坐,北云霄和丰卿也被置在一边晒着太阳。

邪美人和黑疯子也没有再出去。

众人围坐的中心,景袖正手带着白色手套研究着那堆白粉,一个铜盆里正燃着炭火搁置在她身边。

“主子,办好了,雍华馆所有人都在监视中。”风扬走进来禀道,景袖头也不抬的点首,依旧是专注的神色。

风扬缓缓走到一边空置的软椅边坐下。

“怎么样?提炼出来了么?”看着一桌不同颜色的试剂,黑疯子出声问道。

景袖没有立马回答,而是过了一会,才深呼口气缓缓站了起来,她手里拿了个小针管模样的东西,里面是白色的**,只有指甲盖点。

众人的视线便随着她手里的东西转移。

黑疯子眼睛一亮:“成了?”

景袖眸眼生笑:“嗯,成了,这一针要打下去,保证她熬不住一个时辰。”

众人当然知道她说的什么,给那什么绿吟打毒品,她不是喜欢卖毒吗,也让她试试,顺便也好顺着她这条线索挖挖毒粉来源。

“我去。”

“我去。”

一群人唰唰跳了起来,都格外激动,惩治坏女人,这事他们喜欢。

不等众人继续争吵,邪美人已经眼角扫向华容:“华容。”

一呼,不等邪美人吩咐,华容唰的站了起来:“好勒,我去我去。”一边呼,一边拿过景袖手里的东西,身形一闪,便出了苑子,神情激动的不得了,他也想看看坏女人的下场。

众人对视一眼,也不再争执,这邪皇跟那女人的仇可大了。

众人缓缓坐下,景袖将桌上剩下的东西全丢进了火里,东西噼里啪啦的燃烧了起来,不过一会便毁了个精光。

刚烧完,管家从苑外小跑着进来。

“王妃,外面有人求见。”

“有人?谁啊?”不等景袖出声,谷玉已经疑惑道,他们认识的人都在这了啊。

景袖也是疑惑,难道是二伯来了?不会这么快吧,他不是传消息还有几天吗?

“老奴也不知,那人穿着斗篷,一身黑衣,头上还带着笠帽,看不出来样子。”管家也是觉得那人打扮怪异了些,才能禀告。

“一身黑衣斗篷!”黑疯子惊呼,邪美人也是诧色。

众人也反应过来,这不是昨晚

抢拍罂粟粉那家伙的打扮吗?

景袖点头:“带进来吧。”

既然主动来了,那就见见吧。

管家很快领命离开,不一会,那人便带了进来,依旧的黑衣斗篷,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

云贝贝还颇好奇的围着他打转。

“英雄既然前来,不打算以真面目示人么?”景袖道,也是好奇,江湖人来找她?怪了。

对方怔了怔,思索半响,缓缓取下身上的笠帽斗篷,一副英气逼人的侠客打扮,景袖并不认识,众人也不认识,只有天翼摸索着下颚拧眉思索着。

黑衣,短剑,红玛冠,这人是……

“在下江成……”

他刚拱手呼出,天翼已经惊呼而出:“青云九庄第三庄主。”

对方一愣,因被识**份微微惊讶一瞬,忽又恢复神色有礼拜道:“对,在下是青云九庄第三庄主江成。”

青云九庄的,那不是笑天虎大哥的人么?这么一想景袖也好像反应过来,现在的华夏风云楼里好像没有看见笑天虎大哥了。

她刚想着,面前的江成忽地拂袍跪下:“请霄王妃救救我们大庄主。”

大庄主?那不就是笑天虎么?

一瞬,众人神色微变。

午时刚过,一队人马从暗王府离开,他们驾马狂奔,向着这郊外的某处庄苑急速而去。

两个时辰后,众人停下,进入一处庄苑。

庄苑很是隐蔽,周围杂草丛生,地方又偏,很难发现。

刚刚走进,便感受到一股凝重的气氛,下一瞬便是发狂的咆哮声。

众人看着有人进来,眼睛纷纷一亮,一人立马闪身上前。

“怎么样,老三,买回来了吗?”他呼道,大冬天光着膀子,身上一点都不冷,老远都能感受到他的热气。

江成未言,而是缓缓让开身形,露出身后的景袖等人,众人看着有人来,一些拧眉,一些思索,一些眼里放光。

“霄王妃,霄王妃!”其中一人兴奋呼道,眼里竟带着泪花,这人是在古临的那家洪福楼里见过,当时还做九龙九凤宴来着。

景袖朝他点点头,算是问好,那人却唰的一下跪了下来:“霄王妃,求你救救我们大哥,救救我们大哥。”

他知道这女子的能耐,大哥信她,他也信。

苑里众人一听是霄王妃,对视一眼,唰唰跪了下来,全是激动祈求的声音。

景袖扶起身边最近的一人道:“好,我救,你们放心吧。”

一瞬,长久的担忧终于淡些,众人的心缓缓落下,因为知道,这女子必是说到做到。

耳边笑天虎发狂嘶吼的声音还在继续,景袖抬脚向屋子走去,来时,江成已经将事情交代清楚,笑天虎是染了罂粟粉,成了毒鬼,控制不了了。

景袖当然不信笑天虎会自己染毒,那么唯一的可能便是同那十二个店家一样,被害了。

进门。

屋子的东西碎了一地,早就看不清原来模样,许是毒瘾过了,笑天虎披头散发的坐在椅子上,他身上捆了三根麻绳,绳子上已经染红,那是他用力时绳子勒破皮肤流出的鲜血所致。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