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54章 空口喊价,紧张

邪美人看着她,那若有若无的浅笑落在他的紫瞳里,荡起一波波涟漪在心上划过,他缓缓勾唇,宛如紫鸢花开,薄唇微启,优美的弧度宛如花弧,缓缓的道:“小疯儿教训的是。”

浅笑的黑疯子一怔,整个人定在原处,瞳孔里尽是他邪魅诱人的样子,惊艳在眼底一点点绽放。

良久,两人就那般对视着,似乎陷入某中奇妙的氛围里,瞳孔里只有彼此,被牵住心神,挣脱不了。

“锵。”一声清脆锣音响起,是从楼下传来,新的拍卖品上台了。

两人皆是一怔,回神,黑疯子眸光漂浮慌乱移开了眼,转身再次走到了露台上。

身后的邪美人也是反应过来,那笑容更是邪魅慑人了,华袍拖在地上,紫色流光散开。

而隔壁一屋人还在急着这“点灯”的事情。

此时,台上展示的是对双喜鸳鸯,血红色,天然玛瑙石形成,这已经是第三场,前两场已经过去。

许是因为有“点灯者”给三成价,价格一路飙升到一千六百万两,一千六百万两买这双喜鸳鸯,实际上并不值,但加价声还未停止,惹的拍卖师脸上笑的灿烂。

这拍卖师是个绿衫女子,也是一副聪慧圆滑的模样。

“怎么办?大家抢的热闹呢。”恢复神色,黑疯子转过声悠然道。

其实这些人的心思她多少理解些,就是认为有别人给三成,他加的高就替他给的多,贪便宜的心理,实际上早忘了这东西的本身价值,得利的还是雍华馆。

邪美人望着她,再将视线转移到楼下:“双喜鸳鸯,倒是个不错的东西呢。”

黑疯子一愣,似乎理解到他的话意,心思忽地多了些怪异感觉。

鸳鸯,不就是成双成对嘛。

刚想着。

“三千万两。”是邪美人出声。

清幽声落出,楼里忽地静了,价格还炒在一千九百万两,就突然冒出个三千万两高价,实在震撼。

“你疯啦!”黑疯子大呼,脸色微急,三千万两买两块破石头。

这一瞬,隔壁有人也是同样反映。

“完了,完了,疯了呀,疯了呀。”华容不停跺脚拍桌,动静闹的这边都若隐若闻。

眼角凉凉的瞄了瞄隔墙,邪美人转首看着黑疯子:“没疯呀,双喜鸳鸯,这寓意多好,另外嘛,我邪美人的银子可是不会花在外面这些大老爷们儿身上。”

所以啰,最好的方法就是他自己拍了。

三千万两,这高价一出,便没人再喊了,就算给三成也不是他们的预算啊,另外嘛,大家看着是黑疯子所在屋子加的价。

美人嘛,到哪都有特权,他们这些大老爷们儿自然就让着点。

三千万两的双喜鸳鸯很快送上,这次换了个侍从,规矩了许多。

“银子去隔壁屋子拿吧。”把玩着手上的双喜鸳鸯,邪美人悠然道。

侍从一愣,也不多问,立马便转身去办。

房门再次关上,两人静坐,邪美人的视线落在双喜鸳鸯上。

这双喜鸳鸯只有两根拇指大小,血红色,里

面的石髓自然形成了两只鸳鸯形态,放在一起,正好是交颈的模样。

“倒也没买贵嘛。”邪美人赞叹道。

黑疯子瞧着他专注的模样,忍不住凑上去:“没买贵吗?不就两破石头吗。”古玩的东西她不懂,这不是她的爱好,她的爱好就是把一样样材料分解组合成新的东西。

邪美人瞧着她好奇样,嘴角轻勾解释道,细语落在房间里,完全未闻旁边的哀嚎声。

渐渐黑疯子的眼里也亮出光彩,被他一说,好像还真挺好的。

“给你。”忽然,邪美人将手里一只鸳鸯递上去。

“给我?”

“对,上次银月洲神羽殿的事向你道歉,赔礼。”邪美人道,上次被这女人发现神羽殿折腾她后,那火气可没少发,差不多要烧了整个神羽殿了。

被一提,黑疯子脸色也唰地暗了下来,一把拿过他手里的鸳鸯便装在怀里,收就收,三千万两的东西,不收白不收。

邪美人看着她火气的样,眸光带笑,袍袖里的手捏了捏另一只双喜鸳鸯,这女人,压根就没注意到只收了一只吧。

气氛静下,外面的喊价声再次传到屋子。

又一个三千万两,邪美人瞬间拿下,一番流程,隔壁似乎传来了拍墙声。

“这隔壁谁啊,搞这么大动静。”

黑疯子道,抬脚走到露台上想要看看。

邪美人已经将面前的玉净瓶递给侍从:“去吧,隔壁。”

侍从很快离开。

隔壁惊天动地的悲嚷声还没有响起,整个楼里的灯光忽地暗下,所有夜明珠的光线全都打到展台上。

气氛瞬间就烘托的隆重了。

楼里安静下来,邪美人也将视线转了过去。

展台上,一个身穿红纱的妙龄女子很快手捧玉盒走了上来,拍卖师的声音也响起。

“今晚这最后一场可是好东西,大家呀,可别错过了哟。”明明是十七岁的女子却带着一股俗尘味,连她姣好的容颜也显的无光了。

“好东西,什么好东西呀。”

议论声起,大家纷纷讨论着,要知道这雍华馆说好东西那必是不可多得的。

就在大家热议声中,拍卖台上的女子示意,很快,红纱侍女将手中的玉盒放下,打开,东西便洒在下面的黑丝锦帕上。

粉末,白色,看起来就根白灰没什么两样。

邪美人和黑疯子的眼却忽地深了,隔壁屋子也异常安静下来。

“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黑疯子勾唇,冷笑道。

他们正查呢,这就送上门来了,还是这么多,这么大的量是想把整个华夏城的人都变成瘾君子吧。

“看你了。”黑疯子回首,对着邪美人道,这东西必须拿下,流出去可不得了。

“遵命。”邪美人点首回道,一副为君效劳的表情。

下面的拍卖师已经吹嘘起来,说什么是仙人粉,一闻能让人飘飘欲仙,本就是巧舌如簧,这吹嘘起来让楼馆里的人一愣一愣,心情抑制不住的激动,纷纷都想试试。

黑疯子的眸越发深了,

她望着展台上的拍卖女子,这人若放在现代,应算是个大毒枭了吧。

拍卖很快开始,都不用拍卖女子再多吹捧,价格一路飙升。

“四千万两。”邪美人的一口高价。

今晚的三场高价皆出自那屋子,众人不自主将视线再次转移上去。

紫鸢华袍,气韵尊贵,看上去确实像身份非凡的人,意外的事,这次并没有停止无声。

一个五千万两的叫价很快从人群中响起。

黑疯子拧眉抬眼看去,对方一副黑蓬遮面的坐在角落里并不能看清模样,但一身雄浑内力若隐若现,很明显是江湖上的人。

江湖上的人买白粉?黑疯子眸光越发深邃了。

转身,朝邪美人道:“你的极限价是多少?”

不等邪美人出声,隔壁华容拍墙声呼出:“皇啊,皇啊,咱们只有五千一百万两了啊,你可悠着点啊。”

邪美人眸光轻闪,皱眉,这掉链子的,出门不多带点钱。

还不多带?都带了够买一座城了,只是今晚花的太快。

“我这有三百两。”

“我这五百,五百。”

“……”隔壁凑钱声开始呼出。

黑疯子拧眉,又从怀里把起先的双喜鸳鸯拿了出来,不知道这东西能不能抵点。

邪美人一看她动作,心头咯噔一跳,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呼道:“七千万两。”

楼里瞬间静了,连那隐藏身份的江湖人也皱起了眉头,显然七千万两超出了他的预算。

邪美人眸光不断乱闪,脸上却是一片硬色,好不容易送出去的定情信物,可不能就这么没了。

至于拍卖,管它呢,拿下再说,可不能在未来媳妇面前丢了面子,第一次堂堂神羽阁的邪皇也有了这般气势不足的时候。

大堂哄闹,纷纷讨论着这天价。

意外的是那拍卖师却没有立马敲锤定价,而是抬首缓缓看向他们屋子的方向,款款拜礼道:“这位客人,我们雍华馆可不能空口喊价,若是没有那么多的银子还喊了价,这玩笑未免就开大了些。”

她似乎知道邪美人有难处,一番话也说的很有针对性。

混弱的灯光下,邪美人紫瞳里的寒光一点点凝聚起来。

这一瞬,还在屋子里的华容深深打了个哆嗦,他们皇平时随便闹闹无事,若是惹恼了他,那后果……咦,不敢想象。

气氛凝聚,大家似乎都理解了些什么,窃窃私语响起。

“没钱啊。”

“空口喊的,这也太破坏规矩了。”

“是呀,哪有这样的人呀。”

一句一句,邪美人的脸色越来越寒。

拍卖女子意外的一身骨气,居然没有丝毫退缩。

叮叮……

风拂过,大厅的八角铜铃发出悦耳的声音,雍华馆的大门忽地吱呀开了,就见两个小身影走了进来,一个蹦跳调皮,一个成熟稳重。

两人皆是华丽衣服,精致的面貌,一看就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小小姐,小少爷,尤其是那银发的小男孩,一身贵气,挡都挡不住。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