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53章 罂粟粉

黑疯子并没有立马回她,而是端起桌上的参汤悠悠喝上一碗,温暖的汤水入肚,四肢的冰寒一点点消失,身体回暖。

“小袖儿,今儿奏折的事是你故意的吧。”清悠声。

让端起汤罐还想给她满上一杯的景袖一滞,停了动作,只能嘿嘿干笑着。

黑疯子眼皮微抬,拿眼角凉凉的扫她。

景袖一个哆嗦,小心翼翼道:“你生气哪?”心知瞒不过去,也懒得再瞒,黑疯子看似做事疯疯火火,实际上女人该有的细心一点没少。

“没有,我会生你云景袖的气么?”凉凉的,眸光垂下,语气微伤,她只是不喜欢好姐妹帮别人折腾自己罢了。

瞧着黑疯子的表情,景袖心头咯噔一跳,慌忙放下手中的汤灌握着黑疯子的双手急道:“好啦,好啦,我的错,以后一定不瞎折腾了好不好,谁重要也没有我家小疯儿重要。”

气氛静了一瞬,黑疯子缓缓抬头,这脸上哪有半点伤感,眼眸里更是藏不住的笑意,景袖瞪眼,糟糕,被骗了。

黑疯子已经唰的擒住她脖颈,打笑道:“你说的啊,要敢再胡来,我拧断你脑袋。”

二人在屋子里打闹着,上辈子这辈子加起来都四十岁的人了还跟小孩似的。

屋外,房顶上,众人望着还挺身站立一身紫衣仙袂的邪美人暗叹,得,最有力的内应没了。

一日下来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邪美人摸摸鼻子,也是无奈,但是眸光闪亮着,至少,黑疯子有感觉到他的心思不是。

紫鸢华袍一拂,飞身离开,内应没了,那就尽早抓到凶手吧。

众人对视一眼,看着没什么好戏了,纷纷退去。

屋里的嬉笑声也渐渐淡去,黑疯子将怀里的东西拿出来。

是一张纯黑色的丝绸手绢,上面零星摆着些白色粉末。

“这是?”景袖疑惑,坐在椅子上俯身去看,银针轻沾些许一闻,眸光一惊:“罂粟粉!”

黑疯子的指尖落在桌上一下下敲着,神情严肃:“对,罂粟粉,我从那十三家店铺里发现的,这就是那些人发疯的原因,染了毒,又没有罂粟粉维持了。”

一瞬,景袖便知这案子不是那么简单了。

罂粟粉在现代也有,且非常泛滥,就是毒品一类,但在古代还很少出现,这东西若暗地里流通起来,就是毁掉人性最好的利器,若是不控制,要不了三年,怕是整个国家都会陷入恐慌中。

但景袖之前翻看过《三洲·志》,这片大陆上并没有适合大规模种植罂粟的地方。

一瞬,景袖忽地一怔,黛眉紧拧起来,她之前好像在哪也想到过这个问题,是哪呢。

不自觉的景袖缓缓站起,在屋子中一步步走了起来,黑疯子也不打扰她,景袖想问题时便是如此,此时她的大脑正在高速运转,将所有的事情重过一遍,这种走动能帮助她释放些大脑压力。

一阵凉风从窗缝里吹进,景袖整个人忽地一颤,眸光瞬间闪亮,呼道:“雍华馆!雍华馆有!”

对,没错,

她之前去雍华馆买丫鬟时,那时候上过一种茶水,那茶水里就有罂魂香,风扬当时还喝来着,那时候她就好奇蛛鬼婆的毒药怎么会在雍华馆里出现来着。

与黑疯子对视一眼,两人眸光皆是深邃。

黑疯子裙角一扬,唰的站起:“我先去看看。”话落,便飞身离开了。

暗处,领命还原地蹲墙角的华容也唰的飞走,心中大呼:“主子,雍华馆,雍华馆呀!”

原处,景袖看着夜色,拧紧的黛眉未松,南羽承都死了,怎么雍华馆还在作恶,这感觉很不好呢。

华夏城,最繁华的街道。

雍华馆依旧灯火通明,现在,不仅白日会有拍卖,晚上也会开上两场,它的名气依旧,不见丝毫消靡。

刻着精致百花的大门,一黑一紫两道身影先后走进。

此时,偌大的场馆里人声鼎沸,展台上正拍卖着一顶九花芸冠,玉白色,光彩灼人。

黑疯子随着店小二的带领很快走进间屋子,只是刚坐下没多久,邪美人便走了进来。

“两位客官抱歉,今晚的人实在多了些,可否麻烦两位将就……”

这间房本来就是个组合房,但价格还是收的贵宾房价,所以一般的客人都不愿意当冤大头进这间屋子。

店小二也看出他们是第一次来,便暗动了心思带了过来。

黑疯子脸色微暗还没有说话,邪美人已经挥挥手:“下去吧,将就下就将就下吧。”一边道,一边还甩了枚银锭子过去。

店小二一接,脸色大喜,也不等黑疯子回话,便退了出去,反正黑疯子的银子已经收了,让他退他也不会退了。

门房很快关上,屋里就剩下黑疯子和邪美人两人。

“你倒是来的挺快。”黑疯子扫他一眼,凉凉的道。

邪美人唇角微勾,邪韵暗生,撩一撩袍角悠然坐下:“当然得来快点了,咱们不是还有赌约吗?我可是从来不会输的。”

看着他的妖气样,黑疯子冷哼一声,懒得理他,转眸将视线落在下面的拍卖台上。

这房间虽然是冤大头房,不过视线还是极佳,整个楼馆的场景都收在眼底。

此时,下面九花芸冠的拍卖已经进入到尾声。

“怎么样?有没有喜欢的,若是你看中了就喊价,钱我来付。”邪美人豪气的声音忽地响起。

战神追妻宝典之一:作为男人,拥有庞大的财富一定要露一露,告诉对方,你随便挥霍,我有钱养你。

黑疯子视线转回,眼眸深处一闪精光:“真的?”

这一瞬,邪美人忽地有脚板发凉的感觉,是不是太豪气了,面上却毫不变色,依旧笑的邪魅:“当然,为美人效劳是在下的……”

他话还未说完,黑疯子已经转开视线,身形站起,将面前的内窗推开,缓缓走到外面乌木架的露台上,此时她整个身影都暴露在众人视线里。

只听她一声高呼:“点灯。”这声音灌穿着源力落入每个人耳里。

一瞬,满堂寂静。

屋内,邪美人还

错愕着,点灯?什么意思?

隔壁的房间里,一群人已经跳了起来。

“完了,完了。”谷玉不断的跺脚。

沐翎天涯等人一片茫然,这银月洲的规矩他们不太懂啊。

“哎呀,你别跳了,快说这是干啥呢,干啥呢。”华容紧张呼道,心头有些不好的预感,他在苍穹洲混过,可也不懂啊。

谷玉被众人围着,激动的说不出话来:“点灯呀,是点灯呀。”

“哎呀,知道点灯,快说啥意思。”含水一拍他急忙问道。

“灯亮,所有拍卖物品,不论得主是谁,点灯者慷慨为其付出三层银子。”天翼解释声从旁响起。

他话刚落,满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好好……”

“黑美人霸气,霸气……”

“豪爽呀……”

下面的呼声一波接着一波,为他们付银子,谁不高兴,一时间使个劲的拍掌夸着黑疯子。

夜明珠的灯光照耀下,黑疯子缓缓勾起唇角,这一瞬,如暗夜玫瑰,迷一般的妖媚。

屋内,邪美人无语,他是给未来媳妇花,不是给这群大老爷们儿花呀,不过……瞥见黑疯子此时的神色,紫瞳里滑过流光,我的暗夜玫瑰,你高兴便好。

这会,刚刚那个店小二又走了进来,脸上是谄媚和懊悔纠结在一起的笑容。

懊悔的是他刚刚无视了这么个大豪主,谄媚的当然是想好好表现,多挣些打赏钱。

红色明珠形状的灯在外面的窗阶上一盏盏挂了起来,一共五盏,预示着今晚五场拍卖会,实际上只有三场,雍华馆看着有机会多赚银子临时加了两场。

“客官,要不要小的给你换个房间?现在有位客人刚走,腾出了间贵宾房。”这般时候会有客人走?这小二开始说慌没有房间了,现在不过是圆谎而已。

黑疯子当然知道,眼角都懒得给他。

被冷落,店小二暗叹刚刚真是不该,得罪了这么个大客主,转身缓缓出屋,路过邪美人时眼里精光一转,道:“客官,这间房我记错了,不是组合的,要不你跟我去隔壁吧?”

隔壁那么大一屋人,多一个也不多。

这样好,也算是讨好了这位黑衣美人。

他想着,面前邪美人的眸光已经缓缓暗下,没有回答他,而是道:“我刚刚给你的银锭子呢?”

店小二一愣,暗想这人是小气的想收回去,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讨好了黑美人还愁打赏?

也不扭捏直接掏出腰上的银锭子,放在邪美人面前的桌子上:“走吧,你跟我……”

“砰!”话未说完,身形唰的飞走,撞在外面的楼道上,而这屋子的楠木门已经唰的紧闭。

外面一阵慌乱的声音,看不见什么情况,貌似那店小二被撞晕了。

黑疯子看的好笑,缓缓走回房间,将桌子上的银锭子拾在手里掂量,脸上带着浅笑,教育道:“知道了吧,有些狗是不值得打赏的,他们只会越来越贪,还不如用这银锭子打发些叫花子呢。”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