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52章 有进展

翻开,简略的看了一眼,嗯,还好,只是有两个小城多了些盗贼而已,回头让兄弟们去砍了就是。

瞧着风扬轻松的神色,众人也微微放下心来,不就几个奏折嘛,能难倒他们这些英雄好汉?

一一上前,挑选,偌大的一盆奏折很快就被分的一干二净。

看的暗处的北昊风捂嘴偷笑,嘿嘿,这样好,这样好,他就知道景袖肯定有办法,身后的金刀御将肖虎看的无语。

景袖深呼口气,拍拍云贝贝脑袋,道:“来,谢谢这些大叔大伯大姨大娘为你分忧解劳。”

云贝贝也很听话,小身子鞠躬,九十度弯下,脑袋上的简易小凤冠晃悠:“谢谢大叔大伯大姨大娘。”

众人嘴角抽搐,看着手中的奏折抽搐的更厉害,他们这算是摄政大臣了么?

风徐徐吹过,众人很快去办这些国家大事,争取在这年前把所有烦心事都办好。

就连童泯都晃着缠绷带的手往学士阁走去,他的任务是商议下办学堂的事,这事简单,他本来就是专业收弟子的。

众人事情各异,或大或小,有些不解的景袖给上两句意见,很快,一苑人走了个干净。

景袖也领着两个小家伙回屋,起身的一瞬望了望黑疯子的背影眼里闪过狡黠的流光。

暗王府大门。

黑疯子看着旁边的男人黛眉紧锁:“你什么意思?跟着我干嘛?”一边晃晃手里的机械长刀,凶神恶煞的样子。

邪美人挑挑眉,没有丝毫惧色,而是唇角微勾,悠然道:“不是处理奏折吗?”

黑疯子拧眉:“我处理我的,你处理你的,跟着我……”话还未说完,话声停止,眼睛瞪大。

邪美人嘴角勾的更起:“对哟,咱们都是去梧阳城,走吧,一起做个伴。”说着,就去拉黑疯子的衣袖。

黑疯子呆愣,已经忘记反应,便任由他牵着,两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街道尽头。

待两人看不见,暗王府大门唰唰跳出一群人,竟都是刚刚领着奏折去办事的。

众人对视一眼,眼里皆是狡黠的光。

“走!”

一瞬间,众人唰唰向着天边飞去。

月央阁,景袖望着桌子上沉甸甸的大钱袋,唇角弯如新月,不错,今天收益还可以。

梧阳城,离皇城并不远,就半天的路,落在黑疯子他们身上,应该两三个时辰都到了,偏生他们还走了大半路。

这一路的曲折就不说了,连马也能掉链子拉肚子。

等到了午时后,黑疯子一张脸已经黑的不能再黑,身后邪美人摸摸鼻子,暗叹方法不行啊,这女人就是不个懂风情的主。

因为是冬天,城镇两边道路的梧桐都秃了,只留光亮的树干在寒风里坚挺着。

黑疯子拿着手里奏折直奔府衙大门,她是个雷厉风行的人,办事情当然直中要害。

府衙大门。

“你干嘛还跟着我?”黑疯子拧眉,眼神泛着凶光,从出了暗王府大门她就浑身不自在,总觉得掉进了坑里似的。

“哦,办事呀。”邪美人

悠悠道,眸光不断闪烁着,脑中急速转动想着是先用英雄救美呢,还是苦肉计呢。

黑疯子黛眉拧紧,赖得再理他。

啪的一脚踹飞了府衙大门,这一脚里包含着深深火气。

惊的邪美人一个哆嗦,嘴角抽搐。

英雄救美一定不好使吧,这么彪悍的女人他如何救,那苦肉计呢?这女人会一脚踹飞了他吧。

想想,深深的打个寒颤。

黑疯子的一脚已经弄出了不小动静,这奏折也不是空穴来风,确实有些事情。

只是府衙的人以为遭了敌,一群兵卒模样的侍卫手拿着武器就冲了出来。

“啊……”

一时间,苑子全是兵卒子的吆喝声。

黑疯子当然懒得跟这些虾兵蟹将过招,身形一闪,便进了大堂,坐在上首的太师椅上吆喝:“把你们这管事的给我叫出来!”她一边呼,一边摇晃着手里的机械长刀。

明晃晃的刀刃吓的一群人腿肚子哆嗦。

外面的虾兵蟹将跟邪美人过了两招,被他一拂袖,摔的各处都是吆喝声。

管事的城长在颤颤惊惊中走了出来。

手中的奏折一甩,黑疯子道:“这奏折你写的?”

按理说这种城镇官员写的奏折并不能传到皇帝耳朵,只是这奏折内容太过特别,宗刑府一番审核便递了上去。

城长一看那奏折吓的匍匐在地,慌忙的道:“是是,是下官写的。”

看两人这非凡的气质打扮,这是华夏城来人了呀。

“走吧,带我们去看看。”黑疯子放下二郎腿,拎着他衣襟就往外去。

这奏折是出在半月前,距今有些时日了,这梧阳城最西边有十几户商家老板无缘无故发狂了,医者查不出原因,他又总觉得事情有些特别,就试探着奏上去,没想到真被上头重视了。

这会,这城长只觉得一定要好好表现,争取些荣誉,所以格外的殷恳,围在黑疯子身边不断的叨叨叨着。

这看得邪美人拧眉,他本来就是乘着公差出来俘虏美人心的,照这样下去,不是全在正事上了吗?

西街,这里十几户商家并排,或盐商或布商或米家……

此时街门紧闭,周围的民众也不愿望这方来,暗传是遭了邪。

叩门,听着有官府来查,十几家商户缓缓开了门,疯掉的人也被家人带到街上。

一共十二人,或男或女,此时他们看着还算正常,只是眼睛通红,看上去没什么精神。

“官爷,你可为我们做主啊,我家相公肯定是被人害了呀。”

“……”类似的呼声不断响起,黑疯子面不改色已经开始检查了。

“疯子。”邪美人看了看,忽地凑上,突兀的一下,让正认真的黑疯子吓了一跳,看着放大在眼前的脸,神色陡然暗下,恶声道:“你怎么还在这!”

邪美人大窘,他能说他们的任务是一样的吗?

暗处,华容看的跺脚,上呀,上呀,扑倒,啃,然后……成了。

旁边谷玉等人黑线,瘪瘪嘴,当初俺们王爷才不是

这么追的好不,那是下了一番恨功夫,又是厨艺,又是小碎花,还有男人气概展示。

嘴角微勾,勾起一个自认邪韵非凡的浅笑,然后一脸正经的道:“我也是要查他们疯的原因的啊。”

黑疯子看着他,黑宝石般的眼眸里闪过光泽,然后缓缓站起,双手环胸道:“那你查到了吗?”

“呃……正在查。”

白眼一翻,黑疯子懒得看他,对着一旁的守城兵已经招呼到:“把他们全部押走,关地牢里,记住分开关。”

一听她说,这些人的家人不干了,又是一片呼嚷声。

黑疯子黛眉微皱,显出些不耐,机械长刀一舞,唰的横在众人面前:“如果你们想他们恢复神智,变成正常人,那么就让我带走,少则十天月,多则一个月,我还你们一个完好的家人。”

时间这么久?邪美人微微诧异,心思放正经向地上的人再看去,这些人面色萎靡,看起来就是虚弱了些,没什么不正常。

刚想着,他们中一个男人猛地抽搐了起来,像是连锁反应,其他十几个也是如此,然后整个场面就控制不住,那些人开始发起狂来。

黑疯子眼色一戾,瞬时闪身上去,也不见她如何动作,这些人齐齐一颤,砰的倒在了地上。

“带走。”

黑疯子呼道,守城兵迅速领命去办。

周围哭嚷声不断,黑疯子显的有些不耐,没有再暴躁,而是朝那些店铺走去,她打望着,邪美人便跟在她身后一起看着,晚阳余光落在两人身上,将影子拖在屋子里,修长,有几分别致宁静的味道。

“你看出什么了?”邪美人问道。

黑疯子拿眼角望他一眼,悠悠道:“你不是跟我一样的任务么?自己查呀,要是这点都查不出来,堂堂神羽殿的邪皇不是比女人还弱么?”

这话几分玩味,几分挑衅,黑疯子的眼眸里也是兴味的光。

一瞬,邪美人似看懂了她眼里的意思,嘴角缓缓勾起,清风吹进,将他两的衣袍吹起。

一个紫鸢花开,一个暗黑玫瑰。

“好,我自己查,看我们谁先抓到凶手,若是谁输了,就答应对方一个条件。”邪美人道。

黑宝石双眸闪了闪,染着冰风的红唇微启:“好!”她黑疯子最不怕的就是赌。

云霞璀璨,在天边连接成绸。

暗处的众人对视一眼,疑惑,这算是有进展么?

晚色即到,由于两人的赌约原因,十二人各分一半被带走,也没有关到地牢,对那些家人劝说一番和交代些事情后,全部带回到京城。

晚色,星子已经从天空亮了起来。

月央阁,景袖正给北云霄擦着脸,黑疯子大步走了进来,她身上还染着冰凉,给人种冷硬与柔软交织的矛盾感。

软的是她的心,硬的是她的面。

“怎么样,查的如何了?”景袖大步上前,给她满一杯参汤问道。

参汤是管家每隔半个时辰就来换上一次,细心的不得了,当然,不仅她有,各个苑子都有,管家就想把这些人都照顾的舒舒服服。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