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50章 云景浩死

这世界上能用三米长的尖刀削苹果的估计只有她了。

似乎感觉到有人看她,黑疯子抬眼看来,此时,邪美人这方马车的帘布也并未遮掩,两方刚好看个对眼。

瞧着邪美人,黑疯子一愣,忽而恶狠狠的举起长刀做了个抹脖的动作,接着便是把苹果皮朝车外一扔,唰的拉下帘子。

邪美人错愕,脑里全都是刚刚黑疯子凶神恶煞的模样。

一旁的华容拿眼角瞄他,瘪瘪嘴心中哀叹,什么抱美人归,就这发展指不定猴年马月呢。

愣怔后,邪美人的嘴角却缓缓勾起,在他看来,刚刚黑疯子的一举一动都充满了女儿家特有的娇韵。

反正情人眼里出西施,华容是不会理解那把机械长刀下有什么娇韵的。

队伍继续前行着,即使缓慢,但毫不停歇。

他们的方向是从无人区回耀天,那里的路虽然曲折了些,但相比断绝崖的好了太多。

疏通了血脉,过渡些源力,北云霄的身子渐渐回暖,云贝贝和北风锦也从长公主的车里溜了过来。

两个小家伙非常懂事,知晓长公主心中苦楚总是在北云岚身边转悠着,哄的北云岚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多了。

当然这哄只是云贝贝,北风锦始终是一副冷面的表情,不过长公主光是能抱抱他就笑的合不拢嘴。

要知道,到现在能抱着小战神的用三根手指都数得过来呀。

此时,马车里。

“娘亲,爹爹什么时候醒啊?”意外的,居然是北风锦开口。

放下手中的笔墨,景袖摸摸他的脑袋:“放心吧,很快就能醒了,到时候还可以陪你们过新年呢。”

北风锦眼里一亮,云贝贝已经从软榻上跳了下来:“真的?”

“嗯,真的,不过呢,过年是要送礼物的哦,你们打算送爹爹什么?”

话落,两个小家伙纠结起来,显然没想过这些事。

“不急啊,你们慢慢准备,反正还有一个多月,到时候你们多准备点,向外面这些叔叔,姨娘们多讨点红包钱,到时候娘亲给你们在淘宝楼开个后门,准许你们沾亲入职。”景袖笑道,眼里是狡黠的光,像个狐狸。

两小家伙当然不懂。

“娘亲,什么是淘宝楼,什么是入职啊?贝贝也可以入职吗?”

北风锦则是看着他娘亲的样子露出浅浅的笑,不管怎样,娘亲开心就好。

细细低语落在马车里。

不过一会,便有两道小身影飞出。

云贝贝一边向着长公主马车落去,嘴里一边兴奋呼着:“我要成为金牌单手!金牌单手!”

驾马的风扬一听,额生黑线,他家主子连两娃都不放过。

其他人则是相视一笑。

便这样,队伍向着耀天越近,即使暗处还有危险,但都挡不了他们回家的心。

风呼啸吹着,雪色越来越重,一路前行,大地上全是厚厚的车轱辘印子,半月后,众人的队伍终于出了无人区,现在的区域位于苍穹洲与银月洲相接处。

因为厚重的雪色,地面上

看不见原来黑疯子开辟道路时留下的痕迹,而她清楚记得,这里有条河道,雪色铺在上面,不能找到河道原来的轮廓,他们的马车又都太过沉重,不能轻易踩上去,否则一不小心就会将整支队伍陷入危险中。

“只能等了吗?”长公主道,神色微微焦急,这眼看就要翻过去了,怎么在这被拦着。

景袖与黑疯子站在一起,也正想着办法。

按理说,这雪应该早停了,许是天公知晓今年银月洲生过大劫,血色太多,这雪下的异常的大,久,想要用世间最美的未央花,掩去那些猩红。

“就这么一段路了,咱们小心些,应该没事吧。”长公主又道,队伍滞留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也不是个事呀。

正纠结着,天翼等人走了过来。

“王妃,咱们先把马车上的东西卸下一些,然后一辆辆的过,看着危险,其他人帮个手,应该还是可行的。”那样虽然耽搁些,但也比在这等着强。

景袖与黑疯子对视一眼:“好,行动吧。”确实可行,注意些,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得到回复,天翼立马命人去办,很快,大家行动起来。

邪美人华容则看着两个小家伙,四小妖,壮志凌云守在北云霄和丰卿的马车旁。

火云神驹开道,走第一车,没有丝毫畏惧,昂着头气势汹汹的走着,车轱辘在冰层上碾过,吱呀吱呀的声音,一个深深雪壑被碾了出来。

马车上被装了滚轮,不会陷下去,用些力气也能在这雪地里走,很快,火云的车辆便安然过了河道。

第二辆,第三辆依次过去,队伍缓缓前行,等到第十辆的时候,马突然停止不前,不断在原处嘶昂起来。

“走啊!走啊!”以为是没力气,赤影还把力气用在车身上,只是马匹依旧原地扬着蹄子,不愿前进。

“汪汪……”将军美人叫了起来,血狼王直接冲了出去。

动物的感觉总是最灵敏的。

紧接着众人便看见雪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爬蹿,它动作很快,所过一条凸起的雪线暴露在空气里。

血狼王在后面追也没有追上。

景袖黑疯子对视一眼,飞身而上,她们刚刚落入雪地,开始还平静的雪地忽地掀起大片雪花扬在空中。

“呱呱……”诡异的蛙叫声,众人一眼就认出来,蛙人,黑域的恶心东西。

景袖眸眼一戾,这老东西果然没死。

杀戮顷刻爆发。

“别看,别看啊,看多了会做噩梦的。”华容蹲下,蒙着两个小家伙的眼连声道。

云贝贝扳着他的手,透过缝隙,转着灵动的大眼珠看她家娘亲风采卓绝的模样。

北风锦额上黑线,身形一闪,便落到了华容前方。

虽然现在实力差了些,但好歹也恢复三层了。

机械长刀,银兰妖刃,两件世间杀人利器,区区几个蛙人能在话下?很快,便是断肢断首一地。

这些蛙人显然也是刚刚练成,并没有多强的实力。

热血洒在雪地上,没有融化了雪,反而凝固在了上面

收了利器,两人就打算往回走,血狼王像是看见什么突然射了出去,他朝着远处急奔,咧着獠牙不断嗤呜着。

“血狼!”景袖大呼,飞身追去,身后黑疯子也迅速跟上。

众人以为有异,也急速追去。

几个呼吸后,众人停下,看着眼前的场景眸色微变。

云景浩,居然是云景浩,见着他并不奇怪,但是他已经死了,且一身僵硬在冰层中,不知道死了多少时候。

血狼王不断撕着冰层,它想要撕碎了他,即使死也不放过。

云景浩已经死了,那刚刚的蛙人是?

而且这人如何死的?谁杀的?他的姿势也很奇怪,居然是跪着,弯下腰的,远远看去,像是在给人下跪认错,不仅如此,他的身形还被摆在这雪地中间,是他们马车必经之处。

这么一想,众人越发感到奇怪。

面面相觑,不解。

景袖也是拧眉,思索半响招呼众人道:“好了,不管他,死了就死了,咱们继续赶路。”她可不想在这看他。

众人点首,对,不管是谁杀的,反正少了个心头大患。

众人飞回,整理一番,继续前行,这一次再无异样。

只是刚过了那片,地面忽地轰隆一声,冰层裂开,一条河道出现在眼里,且裂口越来越大,一直延伸了好几百米远。

众人瞪眼,暗叹幸运。

景袖在裂口处看了一瞬,缓缓收回目光。

天边没有云燕,只有阳光,他们向着耀天国越来越近。

待他们离开,这片的坡道上忽地多了道影子,他站在高处,望着远方,一身黑袍飘扬在风中,瞳孔放着血红的光,月形的图案在眼里若隐若现。

像是有所感,马车里的景袖缓缓抬眼,向那高处望去,视线里,那黑影一闪而逝。

景袖拧眉,心里的情绪道不清。

又是三日,这三日马车速度加快,众人已经能看见耀天国土的影子,不对,现在的脚下都是耀天国土。

雪已经淡去,隐约能看见泥土的影子了,风寒变小,厚重的裘风也脱下。

每个人脸上都是笑着,疲倦没有,精神极佳。

“哈哈,回来了,回来了,老子终于回来了。”白峰舞着他受伤的爪子兴奋呼道。

时隔一年多,再踏上这里,是多么的亲切,这里才是家啊。

童泯则在马车里兴奋望着,长这么大第一次出银月洲,那感觉就像刘姥姥经大观园,处处稀奇。

“嗯,不错,不错,比银月洲的空气是要清新些。”他不断点着脑袋道。

此时他左肩虚空,右肢还是原来的,因为他受伤时间过久,只有右臂的血脉还鲜活些能装回,左臂是没有办法了。

不过过段时间等伤口愈合,黑疯子会为他制一套假肢,据说用起来效果跟真的差不多。

黑疯子的技术他当然信,所以也不担心,再说了,能活着已经算他赚着了。

正想着。

天边一阵重鼓之音敲响,众人勒马停下,齐齐抬眼望去。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