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49章 天将认主

是云贝贝和北风锦缓缓走来,才一月时间,两个小家伙又长高一截,他们面前各自推着个木制的椅子,有些像现代的轮椅,丰卿和北云霄坐在上面,两人身上盖着厚重的毯子,为他们掩着风寒。

因为高度差距,两小家伙推着有些吃力,却不要人帮忙,谷玉和白峰只能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

等到了景袖面前,大冷的天两小家伙头上居然微微出了热汗。

“娘亲,干娘。”云贝贝呼道,瞬间扑在两人腿弯上。

北风锦依旧腼腆,没有扑上来,只站在原处软糯的唤了声:“娘亲,干娘。”

不等景袖和黑疯子回话,身边的长公主已经扑了过去,左右手一抱,就把两小家伙揽在怀里。

“哎哟喂,我的小祖宗们勒,大冷的天还弄出一身汗,不怕着凉啊,走走走,先跟奶奶去喝碗姜汤驱驱寒,幸好我早有准备,让绫罗熬了些,否则呀,你们这两个小家伙有得受了……”

唠叨的话还没有停止,身影已经远去,即使两个小家伙想要反抗也挡不了长公主关心的心意。

原处,景袖黑疯子对视一眼,笑笑。

或许这样也挺好,有些挂念给长公主,她的生活也会开心些。

俯身,景袖便去抱车椅上的北云霄,而黑疯子自然去抱丰卿。

黑疯子手还没有落下,一只手便伸出,挡了她的动作。

“我来。”邪美人很男人味的道,却没有行动,而是像身后的华容打了个眼色。

华容本还看着好戏,瞬间便哭丧了脸。

邪美人瞳孔紫光闪过,眼神示意:“你敢说不试试。”做属下的不抱,还让他这个当皇的抱不成。

他邪美人的第一抱才不要留给男人。

华容委屈,很委屈,他的第一抱也不要留给男人好不好。

只是反抗无效,只能认命上前。

周围华夏风云众人看的哄然而笑。

一旁,芳嬷嬷摇头,暗叹你们嫌弃我家主子,我家主子还嫌你们好不好,只是现在主子没醒来,不知道罢了。

精美的马车,最坚实的木材,最舒适的打造,全是黑疯子的技艺,这车要放在山道上跑也经得住折腾,连绵排开差不多有四五十辆,连马匹都有好几千,这是支大部队,浩浩荡荡,从华夏风云宫出发。

“叮叮……”铜铃在马车四角随风轻响,独特的曲子。

只是队伍刚出了华夏风云宫,便停滞不前。

马车里,景袖正给北云霄疏通着血脉。

“主子。”风扬的声音在车外响起。

景袖一滞:“嗯?”

风扬并没有回答,只是站在马车旁不知道如何解释。

景袖微微疑惑,掀起车帘站了出来,只是一眼,也是愣住。

人,无数的人,他们立在这华夏风云城的每一个角落,怀里抱着各种各样的东西,身上穿着厚重皮裘,寒风猎猎吹过,将脸冻的通红。

他们一看见景袖出现,唰的跪在地上。

这是上千上万的人呀,没有任何的训练,动作却异常的整齐,紧接着便是惊响九天的呼声。

“凤主万岁万万岁,凤主万岁万万岁……”

他们的呼声形成一股热浪,扑在每个人脸上,每个人心头都是震撼,景袖的瞳孔更是放大。

她有些不解,这些人是……

方家的老家主缓缓走了过来,他须发全白,一身白色的道袍融在雪地里,若不细看,很难发现他的存在,他脸上虽然布满了褶子,却是精神矍铄。

这是第一次景袖见着他,这副仙风道骨的模样给她些许视觉冲击。

他看着景袖,露出爽朗的笑容,这笑容很亲切,让人分外舒服。

难怪方家能一直坐大,有这人在,确实不容小觑。

他看着景袖道:“凤主啊,这天下可都因你统一了呀。”

景袖一怔,不解,虽然她是有心统一天下,可实际上她并没有做什么实际的行动。

知道景袖的茫然,方老家主又笑:“你云景袖的事迹已经传遍整个银月洲,现在啊,连小孩生下来,孩子父母第一个讲的都不是自己,而是你啊。”

说到这,景袖大窘,她有这么了不起么?

方老家主的声音继续:“而且啊,守护银月洲的四位天将已经将银月洲的大门打开了,以后银月洲的人可以通往苍穹风云,苍穹风云的人也可以来银月了。”

景袖一愣,他们,黑常,白无,青老和灰老四位前辈。

景袖是想跟他们商量的,没想到行动还没实施,四位前辈居然同意了。

正想着,铺满白雪的城道上飘来一阵清风,这风并不彻骨,倒还多了些暖意,就见雪白的道路上落下四道人影。

说他们是从天而降也不为过,他们身上是简单的长袍,至街道尽头缓缓走来,晃眼的一瞬,便已经前进大短距离。

他们行到景袖十米远的地方,双手合一居然缓缓拜下。

“我黑常……”

“我白无……”

“我青爵……”

“我……”

四声同出。

“叩见我主。”

声音回荡在半空,他们听见了什么?四位天将说叩见我主?他们不是只负责守护银月洲的么?不是不会认主的么?怎么会这般?

众人的疑惑也是景袖的不解,她一直认为这四人是超脱于世的存在,有时候她甚至有种错觉,这四人怕是活了不只几十年,感觉像上百,上千。

如今这般,是因为……

“天下归一,便是我四人认主之时,凤主莫惊。”暗声落入景袖耳里,他们四人的表情依旧是淡笑,眸子却异常闪亮。

这一刻,景袖有种怪异的感觉,仿佛这四人能看见她的灵魂一般。

事实上,她的耳里已经又多了些声音。

“凤主的灵魂本就属于这里,只是误入时空,现在归元,才是天下安平,凤主以后也无需惊忧。”

景袖的瞳孔陡然放大了,他们……

四人依旧是恭敬的浅笑,下一瞬,他们身形一闪,消失在天地间,不知落在何处。

景袖瞪着眼,神情还是呆滞,半天反应不过来。

“景袖。”

旁边黑疯子的出声才拉回她些神识,黑疯子疑惑的看着她,显然并没有听到四位天将说了些什么。

景袖微张启嘴,想要说些什么,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罢了,罢了,一切自有命数,她何需烦扰。

“凤主。”

正感慨间,旁边方老家主的声音又响起,他脸色微微凝重,不似起先那般轻松,笑容也收敛不在。

“嗯?”

“凤主,我有件事觉得还是要告诉你一下,方坚义,就是之前犬子的二子,他前一段时间回来过方家,但是后来又不见了,秦可惜曾经给过他一本诡书,具体是什么我也说不清楚,但是我前阵子察觉到他的气息有些不对,我觉得你们还是注意下,我担心他对你们下手。”

这也是方老家主心头膈应的地方,那个方坚义是什么样的心思,他儿子看不明白,他作为老来人,可看得明白,绝对不是个善茬,若要硬比,那人的野心可是比南羽承有增无减。

景袖皱眉,上了心思,能得方老家主提醒的人,绝对值得注意。

她微微点头,刚想说好,队伍里的将军美人和几只小犬猛地狂吠了起来。

尤其是血狼王,嗤呜着牙一脸凶煞的模样。

血狼王会对谁这般仇恨?

云景浩!

景袖黑疯子大惊,慌忙向四周看去,只是没有,密密麻麻的人群哪寻的到影子。

将军美人血狼王也是狂吠,并没有冲出去。

显然,它们也是闻到了气息,但找不到方向。

“主子,要不要……”风扬走过来道,他想要说晚些出发,可似乎也没什么用处。

敌在暗,就算一直待在华夏风云宫里也会有机可乘。

景袖也是明白这个道理,招招手腕,示意不用:“出发。”

声音灌注源力传透整个华夏风云城,她就是要告诉暗地的人,队伍出发,你若有图,便来!

马匹一阵嘶昂,队伍继续前进了,浩浩荡荡的队伍至华夏风云宫门口连到城外。

无数的城民送上各种各样的东西,压的他们的车轱辘都陷入雪地里厚厚一截还塞着。

上好的紫裘毛,最甜的火梅果,最香的九野茶……各种各样,皆是这银月洲最好的东西。

银月洲的杀戮正在远去,那种为了争夺源力不停挥舞长刀的日子也在远去,血腥过的久了,他们早已祈求那种安平的日子,这一刻,终于将要来到。

一切都是因为这人,这个女子,所以他们发自肺腑的感谢。

队伍延伸了好远,直到城门外还是密密麻麻的人,给人一种整个银月洲的人都聚集到此处的感觉。

事实上也一点没错,只是这些人有些还未赶到,他们还在路上,只有沿路送行了。

“天下安平的日子应该不远了吧。”

马车里,华容感慨道。

邪美人望了眼车外情形,再看了看前面黑疯子的马车,心里想着,这天下都安平了,他抱美人的日子应该也不远了吧。

正想着,前面黑疯子的马车居然帘布掀起,黑疯子举着机械长刀正削着苹果。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