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48章 回家

他整个人眸光闪亮,脸上的皮肤也鲜红发光,像是吃了兴奋剂一般,有些精神亢奋过头。

但这感觉看起来并不太好,反而让人有些恐怖,似乎下一瞬,他会爆炸一般。

没有爆炸,脸上流下了血液,竟是从他的瞳孔里流出,他却没有一点察觉,伸着双手贪婪的继续吸吮着,而这一瞬,北风锦身子一颤,从漂浮的半空狠狠跌落下来。

“啊!”

烟尘扬起,小身子不断颤抖,撕裂身骨般的疼痛让北风锦嘶喊了出来。

“哥哥!哥哥!”

“锦儿!”

景袖与云贝贝的呼喊,下一瞬,众人的头顶上忽地多了两道光影,一道鲜红,一道银色。

是北云霄与丰卿。

北云霄挥舞着银霄长枪至半空挥下,他依旧一身银袍,却破碎不堪,面色苍白,发冠早就不知道掉到何处,胸前至肩骨到腰脊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嫣红的血染在袍上,还不断滴落在地面。

即使伤的这般,这一挥也没有保留半分力量。

丰卿依旧一身火红的曼珠沙花长袍,他飞在半空,宽大的长袍在周身猎猎飞舞,他整个人仿若置身在曼珠沙华中,眼角的图案更是鲜活,手腕结着发印,将所有的力量灌于两手。

这一下,倾尽全力。

地上的芳嬷嬷变了脸色。

“主子!”一声嘶喊回荡在整个山谷。

天地风云涌动。

一条银龙,一条血蛟,咆哮苍穹。

什么传承阵法,什么破不了!

他们誓要打破!

“轰!”

天地变,色迷离,人无绪。

呆滞,除了光影,除了轰隆声,再也不见其他。

等一切停下,一切散开,视线变的清晰,地上没了三长老,只有北风锦,云贝贝和一身血色的北云霄,丰卿。

风呼呼吹过,血腥却久久不散,景袖看着他们,久久不敢上前一步。

耳边的杀戮声已经再次响起,是天地道的那些长老再一次向云贝贝和风锦扑去。

这些贪婪的人性,永远不知道休止,黑疯子的机械长刀再次挥舞。

许是嫌太吵了,景袖周身的源力开始一点点凝聚,她缓缓的从地上站了起来,一只火凤光影在她的头顶戾啸,她盯着天地道的人,头上的火凤视线也落在他们身上。

都是他们,都是这群贪婪的东西,无休止的贪念,无休止的。

火红色的源力成潮水般放射而出,这一刻血凤怒啸。

从废墟中扶着童泯站起来的假半仙看见这一幕,他心叹一下,缓缓坐了下来。

“天地难静,人难消,凤鸣九天魂归元……”晦涩难懂的语言,像是佛偈,又像是一段语言,他周身飘出一股乳白的气息,散在山林里,散在各处。

这一刻天幕上似有一颗红星闪烁。

这是青天白日,却见星星,奇哉,怪哉?

风呼呼过,血腥终去,转眼一月。

这里是华夏风云宫。

没了血腥,即使天上飘

着绒雪,大地一片冰冷,每个人的心里也温暖着。

月央苑。

推门,云战天从屋外走了进来,身上的绒雪落了一地。

景袖看着他,脸上带着浅笑慌忙站了起来:“爹爹。”轻柔的呼声,神色间格外温柔。

云战天望着她,也不拐弯抹角,径直道:“袖儿,我想带你娘去琉仙岛。”

景袖怔了怔:“是去找那个神云仙人么?”

“嗯,假师父说这世界上唯一能救醒你娘亲的怕是只有神云仙人了,所以我想……”

他欲言又止,神情带着些愧疚,这个女儿从他出生到现在,他一点都没有做好当父亲的责任,反而一次次的害她陷入危险中。

他神情的愧疚景袖看在眼里,已经手腕拉着他,道:“爹爹,去吧,等娘亲好了,记得带她去耀天。”

“什么!你们要回耀天了?”第一听着这个决定,云战天有些惊讶。

“嗯,我和贝贝锦儿已经商量过了,带北云霄回耀天,到时候你们记得来那里找我们。”

景袖的神色平淡,脸上带着浅浅的温柔,而云战天却是越发愧疚了,那日,南羽承并没有打算放过他们。

将他们关进了一个比千锁牢还危险百倍的地方,北云霄单枪匹马的闯了进来,将他们救了出去,还把身体大部分力量给了他,最后还赶去救北风锦……

景袖一看他,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放心吧,他很快就醒来了,我的话你还信不过么?”他们很快就会醒来了,她确信。

“真的?”云战天不确信再问。

“嗯,真的,只是身体枯竭,估计就这几天醒,到时候还能回耀天赶上过年呢。”景袖笑道,神情没有半点伤色。

看着这般,云战天渐渐放下心来。

景袖又道:“好了,爹爹你出发吧,女儿给你一年时间,要是一年后你们没有回来,我就可亲自出来找你们了。”

她其实很想去的,只是这里还未安平,放不下。

“好好,一年一年。”云战天握着她的手道,眼泪终是流了下来。

离别的队伍终是很快起行,十三战将除了童泯也跟着走了,琉仙岛,那里是一个海上之地,不会太过风平浪静的。

景袖站在原处,看着他们渐渐远去,脸上没有泪水,始终是温柔的浅笑,因为知道,还会再见的。

“主子,我们也准备好了。”身后风扬轻声道,一排排马车出现在视线里,上面全装的必需品,冬天赶路,即使不走银月谷断绝崖那般险恶之地,也要万般艰险的。

“嗯,通知下他们,出发吧。”再望了眼眼前的华夏风云,景袖道。

这里终不是家。

雪花依旧唰唰下着,大地茫茫一片。

云昊阳缓缓走了过来,担忧的道:“景袖,要不你们过两天再走吧,这雪这么大,路上实在危险。”走了,这银月洲就只有他了。

拉拉身上的毛裘,景袖把他的心思猜的一清二楚,笑道:“二伯,你就别留啦,你赶紧把这银月洲的事情处理好来耀天找我

们呗,我给你说哦,我家贝贝和锦儿过年的红包你可逃不了哦。”

被这么一说,悲伤冲淡些许,还不等他继续,景袖又神神秘秘的招手,他俯身去听。

“二伯,我跟你说啊,你要忙不过来,就去找梅风岭的五爷。”挤眉弄眼,此时的景袖像个狐狸。

云昊阳瞪眼,忽又像是反应过来:“好好好!这就去找,这就去找。”

哈哈,他也能去耀天跟他们过年了,好好。

此时,还在地下格斗场喝茶的五爷狠狠打了个喷嚏,身上的虎裘滑落在地上。

身边的属下捡起来,轻声道:“五爷,天凉了,穿厚些。”

太师椅上的五爷活动下筋骨,缓缓站了起来:“哎,小疯子不在,小袖儿也不来了,这打个拳都没人陪了。”

“五爷,她们不来,你可以去找她们呀。”

五爷的眼睛一亮:“对呀,去找她们,那两小妮子上次在我这借了人当什么飞兵,谢谢都还没说一个呢,这一说,还提醒我了,那群人现在居然跟老子提什么脱离梅风岭要去耀天当兵卒子,这群王八羔子的……”

他一边呼,一边捏着指节,咔嚓作响,最后手腕一扬:“走,跟老子找两小丫头去。”身形一飞,转瞬就没了踪影。

“爷,爷,我听说他们要回耀天了,要回耀天了呀。”身后属下急呼,声音落在风中,不知道是否听见。

这方。

众人依次上马,看着一脸凝色的黑疯子景袖好奇的道:“怎么了?怎么这副脸色?”

黑疯子看着她,也不拐弯抹角:“刚刚沐翎传来消息,天地道里没有找到云景浩和南炀的尸体。”

按理说,那日的情况,两人应是活不了了,一个衰老成那般,一个被南羽承捆着,即使乱刀也会砍上两下,只是当日的情况太混乱,大家都没有注意到,等到一切平静下来,清理的时候居然没有发现。

绝对没有被炸成血末,这是黑疯子的直觉。

一瞬,景袖的眉头也皱了起来,还有两只蛀虫在外面,这心里怎么也膈应的慌。

“景袖,怎么了?”刚想着,长公主的身影走了过来,她眉目温柔,似乎已经从悲伤中恢复过来。

景袖看着她,欲言又止了半响,还是问道:“岚姨,若是南炀再次出现在你面前……”

景袖话未说完便停止了,长公主刚刚还温柔的神色一僵,然后缓缓暗了下来,她看着景袖,半响缓缓道:“是那人逃了吗?”没有回答,而是问。

“嗯,逃了。”景袖也不隐瞒。

长公主思索一瞬,道:“放心吧,我不会再相信他了,那些事我也想清楚了,就现在这样挺好。”

景袖点点头:“嗯,岚姨,我不希望你再受伤了。”那人已经没有什么力量了,即使云贝贝也能踹他两脚。

若是再有些心思也只会从长公主身上下手,她不希望岚姨再受伤或不醒。

话题带过,队伍继续整理着,回家的心不会因为两个不想提的名字给阻止。

“吱呀。”车轱辘碾着雪地的声音。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