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47章 红妖情

风呼呼而来,景袖离南羽承越来越近,手中的长刀也越握越紧,鲜血流下,落了一路。

众人看着,恨不得立马飞出去,可是他们不能,因为知道,景袖的命令不能违背。

天边一阵羽鹰呼啸声响起,在众人的注视下,景袖手中的长刀唰的飞到半空,阳光落在上面,折射出耀眼的光芒。

景袖的身子跃起,将还完好的右臂凑上刀口。

“主子!”大呼,有人不忍再看,闭了眼。

刀刃落上右臂,鲜血唰的飚出,落在南羽承金色的獠牙面具上,落在他的眼角,掩住他视线一瞬。

他本猖狂着,大笑还没有落出。

“唰唰!”一阵急速的劲风游走,他身形猛地一颤,竟不能动弹,下一瞬,他的脖子上被架上了长刀。

但这刀不是一把,而是两把。

错愕,画面像是静止。

华夏风云的人缓缓抬起头。

清风下,景袖嘴角一点点勾起:“南羽承,有没有人告诉你,做人啊不可以太得意哦。”她一边道一边将长刀的刀刃陷入他的脖子上,仿佛只要他一动,就割断他咽喉。

而另一把刀的主人黑疯子也缓缓从他背后走了出来。

南羽承看着她,脸色大变:“不不,你怎么会在这?”这女人不是去后山救人了吗?怎么会在这?

黑疯子将她的机械长刀动了动,南羽承的血肉被割破,鲜血瞬间流了下来。

“老娘做什么事,干嘛要告诉你,老娘是疯子,喜欢去哪就去哪,你管的着么?”嚣张,狂妄,敢要她姐妹的手臂,她剁了他。

说到便做到,机械长刀一舞,南羽承整个右臂被分解了下来。

他无法动,动不了,景袖的力量正锁住他。

这一变故,让所有人改变了脸色,天地道的人变的凝重,华夏风云的人情绪微微升起,想要高兴,却又高兴不起来,他们主子的手臂。

正想着。

在南羽承错愕,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景袖右臂断掉的地方动了动,就见一只细长如藕的雪臂缓缓生了出来。

错愕,众人呆滞。

这不是被砍掉了么?怎么?

景袖晃了晃左臂,一副有些酸痛的神色,嘴里还悠悠道:“疯子,这假肢还得改良下,带着有点疼。”

什么,他们听着什么,假肢?什么是假肢?这世界上能有假肢?

匪豹子呆愣着上前,拿断掉的鹰爪去勾了勾地上景袖断掉的左臂,一样的雪色,一样的柔软度,这是假的?这真是假的?

可要不是假的?为什么他们主子身上又多了一只手臂?

这这……

惊愣,变故来的太快,让人有些反应不过来。

“云景袖!云景袖!”知晓自己被骗,南羽承戾声呼道。

这可恶的女人,这可恶的女人,居然连这也算计到了,可恶,可恶!

何谓心智,这便是!

“唰!”黑疯子眸眼厉色,一挥,将他另一只手臂也卸了下来。

鲜血涓涓淌着,他可没有什么假肢。

疼的在地上扭曲打

滚。

景袖已经收回长刀,这个人已经不足为惧。

“哈哈,云景袖,你以为你赢了吗?你的儿子已经,已经……没救了,没救了!”他望了眼天色,呼道,那三长老没有在这里,定是去抢天之骄麟了,不管怎样,只要云景袖痛苦就好,只要她痛苦就好。

“你!”景袖戾色,还没有呼出,远处忽地一声爆炸声,就见天上的风云忽地凝聚到一起,看那形势,像是有什么怪物要从苍穹破空而出一般。

下一瞬,那方天地的石砾残瓦居然飞了起来,不过一会,就见那方景色露了出来。

之前的密室是在地下,虽然被轰炸了一番,但并没有受到实质上损坏,这一会,天元阵力量彻底开启,将密室顶上的石块吸了起来。

景袖一眼望去,瞳孔瞬间血红。

她的风锦,她的宝贝,居然被落在阵法中心,剥夺着力量。

“天元阵!”黑疯子也是大惊,这可是传承阵法,一旦开启停不下来啊。

“放开他!”景袖戾呼,已经挥舞着手中的长刀砍了上去,只是长刀碰上阵法,居然叮的一声,整个刀刃被震断,而景袖整个人也被弹开。

心血翻滚,一个控制不住,鲜血吐出,而景袖已经再次冲了上去。

“景袖!”黑疯子大呼,整个人也飞了过去。

这一刻天地道的那些长老也看出些端倪。

“天啊,是天之骄麟。”

“虚无之力,虚无之力!”

瞳孔血红,一瞬间再多的疲惫也散去,像是吸了毒一般魔怔疯狂。

一个个身影扑上去,贪婪的伸出手,打出力道。

“妈的!老子杀了你们!”本来就够乱,这些老东西还来搅局,黑疯子彻底火了。

机械长刀唰的分解为二,手腕挥舞,收割人命。

华夏风云的人也动了,他们虽然打不赢这些老东西,但是可以拖,可以拖住他们的身形。

阵法外,已是一片血色,阵法内的笑面三长老却一点都不担心,这是天元阵,是传承阵法,岂是凡力可破。

他伸出手腕,贪婪的吸着北风锦身上的力量,此时,那些被萦绕在北风锦身上的白息已经汇成一条条白线朝笑面三长老身上涌去。

虚无之力,天地间最纯的力量,有了这个,他还怕谁。

景袖的眼已经血红,银兰妖刃也不停飞舞着,可是进不了,一点都进不了。

“娘亲,哥哥!”

半空中,忽地一声脆呼,就见云贝贝的身影落下,她飞身而下,直接朝阵法里落去。

“贝贝!”景袖大惊,想要拦,却力量不够晚了一步,而云贝贝的身形已经落在阵法中。

意外的,没有被弹出来,云贝贝落进了阵法里,而她身后的芳嬷嬷却被弹开。

这一幕,让阵法中的三长老也是一闪诧色。

怎么可能?天元阵开启,除了天之骄麟和启阵者,是不可能再进入外物的,这一刻云贝贝却落了进来。

他想着,不解,瞳孔下一瞬放大。

除了天之骄麟和启阵者,他是启阵者,那么……

“哈哈哈……”猖狂的笑落在半空,又一个天之骄麟,居然又一个天之骄麟,天要助他,天要助他啊。

“哥哥。”云贝贝落在北风锦面前,小脸还青肿着,额上也是血污,她拿手摸了摸闭眼的北风锦。

对方似乎颤了颤,却没有醒来。

而云贝贝身上也开始萦绕出白息。

“哥哥,醒来呀,咱们不是说好一起等娘亲爹爹出来么?现在娘亲爹爹都出来了,你怎么睡觉了呢,不乖哦,这样贝贝会难受,爹爹会难受,娘亲头也会难受的。”稚嫩的童音落在每个人耳里,她的小手一点点擒上风锦的。

可是,没有效果,一点都没有。

芳嬷嬷在外也是看的焦急,再这样下去,她就要违背对主子的诺言了。

“哈哈,你们救不了的,救不了的,他被下了散魂蛊,被下了散魂蛊,如何能救,如何能救。”地上的南羽承正猖狂笑着,忽地静了声,他脸上的金色獠牙面具被揭开了。

容貌暴露在空气里。

红妖望着他,怔怔的看着他,可是,这张脸她依旧不认识,可是她却知道他是了,是她的南羽承,真的是。

感觉是道不清的,但它却异常敏锐。

“你……”红妖伸出手,想要摸摸他,地上的南羽承却偏了脑袋。

“贱人!把面具还给我,还给我!”他戾呼,用最恶毒的语言,瞳孔里的煞色像是要把红妖撕了。

红妖颤了颤,脸上的泪成雨线般流了出来。

“为什么是你,为什么是你?为什么,为什么?”嘶声力竭的呼喊,这一刻,也万般心碎。

她不信的,即使是主子告诉她,她也不信的。

可是,如何说再多的不相信,这一刻也骗不了自己。

地上的南羽承并没有理她,周身的源力一出,整个人用源力冲击站了起来,同时,一脚狠狠的踢在红妖身上。

“贱人!我不认识你,我不认识你!”他呼喊,血红的瞳孔掩盖着眼底的慌乱,这一刻,竟然也有些害怕。

红妖跌落,却再也不像站起来,她趴在地上,仿佛了失去了所有的支柱。

“哈哈哈哈……”笑声,崩溃。

原来一切都只是个梦,是个玩笑而已,他说不认识她,最后一刻也说不认识她。

风声,鸟声,树林沙沙,天空昏暗无光。

黑疯子挥舞着长刀,一刀砍了下来,既然不认识,那就没什么旧情可念。

地上的红妖颤了颤,终是没有动作。

背上头顶至腰划开道口子,整个人像是被分开两半,南羽承轰然倒地,血从嘴角流了出来,抽搐两下,缓缓转动眼眸,将视线落在地上的红妖身上,一颗晶莹的泪滑下,消失在草丛里,再也不见。

红妖怔怔,便看着他一点点死去。

这一刻,忽然有些庆幸,他在最后一刻说的不认识她,或许这一切都是她错误的臆想,她还能在这世间继续寻找她的南羽承。

她的情人,还在。

风呼啸着,大地血色。

“哈哈,要成了,要成了。”一阵兴奋的呼喊,是阵法中的三长老。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