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46章 旧怨,断手

只是他话刚落,一道力量击在他身上,他整个人一颤,双腿跪在地上,鲜血从他嘴里缓缓流出。

他大瞪着眼,看向刚刚力量打出的地方。

那里,南羽承正冷眼看着他。

这一变故让天地道的老者齐齐大瞪了眼,倒吸口凉气。

“南羽承,你什么意思!”一长老指着他呼道,气的手腕发抖。

一个被他们天地道收养的小贱种,居然敢对他们长老动手了。

面具下,南羽承眸子缓缓抬起,他看着出声的老头,视线再扫过所有天地道的人,薄唇微启,冰冷的道:“什么意思?意思就是我南羽承说话时,谁也不可插嘴!”

他话落,周围忽地又多了些黑衣人。

无人知道这些人藏匿多久,无人知道这些黑衣人还有多少,他们似乎特意练了一种关闭气息的功夫,身形一隐,连这些天地道的长老也很难发现。

这样的人若是在夜晚突然出现,一刀挥下,那后果……

不由自主的,众人如是同时这般想着,头上密密麻麻的冷汗落了出来,看懂些南羽承的野心,他们又被这些轰天雷弄的元气大伤,一时间只能禁了声,静观局势。

瞧着这群龟缩了的老东西,南羽承的眸光越发轻蔑了,最后将视线再次落到景袖身上。

“云景袖,你自己选择吧,一只手换一个人的性命,手不够用可以拿脚来补,你的爹爹,娘亲,夫君,再加上儿子,正好四人,你断了手脚刚好够用了呢。”南羽承又道,眸色冰冷,其中还隐藏着疯狂的恨意。

这让景袖不解,她并不认识这人,为何这人看起来像要把她挫骨扬灰一般?

“你恨我?”并没有理他的话,景袖出声问道。

南羽承一怔,面具下的容颜缓缓狰狞了起来:“哈哈,对,我恨你!恨你!恨不得让你立马去死!可是我又嫌不够,我要毁了你,毁了你的一切。”

“为什么?我不认识你。”

狞笑的南羽承忽地停了动作,他眸光意外的变的平静,手腕微动了动,一个黑衣人忽地扔出一道身影。

那身影在地上滚了两圈,全身都被绑着绳子,嘴里还塞着布条,如同待宰的猪仔。

景袖瞳孔一深,是云景浩,她的假爹爹,那么说黑域是这人灭的。

南羽承缓缓向前,步到云景浩身边,然后用脚踩在云景浩的手腕上,极重的碾压,地上的灰尘都摩擦的嚓嗤作响,云景浩头上冒着虚汗,却叫不出。

“他,你认识吧,那个认你为女的父亲,那个假爹爹,云相。”

景袖看着南羽承,在听他提到父亲时,这人的瞳孔格外血红。

父亲?这与他有何关系?

“之前的蜘蛛婆子你也认识吧?就是那个疯疯癫癫,身上还穿着旧喜服的疯女人。”

景袖眸光微闪,没有出声,这一刻谁都没有打断,众人皆把视线投在他身上。

“他们一个是我母亲,一个是我父亲呢。”平淡,极其冷漠的语气。

这一刻景袖的心狠狠一跳,父亲?母亲?这……

地上的云景浩也大瞪起眼,仿若听着什么不敢置信的话。

倒是天地道的大长老忽地跳了出来:“你不是说你是孤儿吗,全家都死了吗?你骗我!”

南羽承的眸缓缓抬起:“一个为了个臭男人不顾自己孩子练了邪术疯癫的女人,一个为了讨好心爱的女人狠心把自己儿子换掉的男人,他们不是死了,是什么。”

云战天毁了他娘,凤霓月勾引了他爹,最后他还要被云景袖代替,都是他们的错,都是他云景袖一家人的错,他们害了他的家,他云景袖害了他!

一切都清晰了,景袖的眸光变的深邃,虽然事情他并没有说的很清楚,但她或多或少已经明白了。

这人是云景浩的儿子,亲生儿子!

难怪云景浩会明明恨她还养了她那么些年,他是在等她娘亲,等她娘亲再回去。

风呼啸在山谷里,头顶的太阳越升越起。

虽然讲了这些,但南羽承格外的平静,仿佛这些早已不能引起他半点情绪,因为过了今天,他们都会死,所有的人都会死,他有何必为了这些将死之人浪费情绪呢。

这人的心已经被仇恨和野心熏染的坚硬。

“怎么样?这疑惑我也好心给你解答了,你自己该动手了吧。”南羽承又道,脚腕一踢,一把还染着血的长刀落在景袖面前。

山林的云松随着风沙沙响着。

华夏风云众人神色紧张。

“你说什么梦话!你说战天大人他们在你手中就在你手中,我们人都没看着就要砍手砍胳膊,当我们傻么!”赤影从人群中站出来呼道。

空气静止,气氛凝重。

“这样啊,那就给你们看看好了,你们是想看谁的胳膊呢,我不介意分解下来让你们好好看看!”他语气越来越重,到后来浑身戾气狂放,这般时候还敢跟他讲条件,找死。

“我数三个数,云景袖你最好听话,否则我不介意让你给先他们一人收尸。”

他道,话落开始数了起来:“一……”一边数一边将手腕缓缓举了起来,似乎想让身后的黑衣人去办。

“二。”

“三。”

“好,我砍。”手腕刚要招出,两声同出。

“主子!”身后的人紧张呼道,站了出来。

“我砍,我替我们主子砍!”风扬呼道,举起手里的长剑就想挥下。

景袖力道一拂,截了他的动作,她砍着南羽承,一字一句的道:“不用,我自己来。”

“哈哈哈。”猖狂的笑声落到风中:“好好,有魄力,有骨气,这就是凤主,这就是银月洲的凤主呀。”

阳光越来越灼人,风却停止了。

景袖弯身,缓缓捡起地上的长刀。

“主子,不要!不要啊!”

“主子,让属下来,让属下来!”

“退下!”厉喝,长裙在风中猎物,即使受人胁迫,也是一身气势。

“动手吧。”这种属下情对于南羽承来说,没有丝毫动容,他只想看着云景袖挣扎的模样,想看她痛苦的模样。

风又起,长刀挥舞,映着闪烁的金光,一刀对着自己狠狠挥下。

及时没有看到人,她也赌不起,因为面前的南羽承是个疯子,是个一心想要她死的疯子。

“唰!”

大地忽地静止了,华夏风云的人呆滞了,他们看着那只断掉的手臂挥向半空,脸上彻底没了表情。

鲜血散落一地,散在残垣碎瓦上。

“主子!”嘶喊响在半空,将这方的鸟兽吓散。

这一刻,众人望着地上断掉的手臂,眼前所有的一切都变的鲜红。

这是他们的主子,是他们的王妃,是那个风华绝代的凤主呀,没了手,他们如何向主子交代,如何向凤后和战天大人交代……

“哈哈哈……”疯狂的笑响在天空,面具下的容颜应该是极致猖狂,那金色獠牙的面具都越发亮了。

景袖依旧站着,即使头上是密密麻麻的冷汗,即使嘴角青紫,她还是站着,她是云景袖,是歃血暗王,即使死,也不会向敌人低一下头。

风吹过,她断掉的手臂上流淌着猩红的血液,很快滴了脚下一片嫣红,她的素裙飞扬,也沾染着这鲜血,仿若又一朵朵妖兰在她周身绽放。

“好好好,北云霄的命我给你留下了,下一个,下一个。”南羽承兴奋的呼着,眼里竟然流出了泪,他激动,激动的有些疯怔。

“妈的!老子杀了你!”白峰用着他另一只还完好的手臂扛起风云砍刀挥来。

风云砍刀是两把,一把“风”,一把“云”,此时两把皆握在他一只手上,这是景袖教他的,教他的杀招。

风云幻化,游龙弑天。

顿见,以他为中心,一道飓风生成,这飓风拔至天高,仿佛九天上的云彩都被他搅动了起来。

用尽了全生的力气,狠狠朝南羽承袭来。

南羽承的瞳孔微变,整个人飞身避开,同时他身后的黑衣人飞身而上。

源力交织在一起,打入这飓风中,只是刚落入,他们的身形便被这飓风卷走。

呼啸的飓风声音,搅的他们身首分家。

当初景袖承诺过,要教一套招式让白峰的刀法称天下第一。

歃血暗王的话必是说到做到。

只是,这飓风之力是用白峰的身体作为基柱,此时,经历了一夜战斗的白峰如何能把这力量久撑呢。

他力量透支,身形一颤,轰的倒了下去。

这飓风之力也随之散去。

“白峰!”周围的人齐齐围上。

南羽承冷笑:“也不过如此嘛,我还真当有什么杀招呢。”

众人的手心紧握,恨意,强烈的恨意,可是,怎么办,龙主在他手上,凤后和战天大人在他手上,小主子也在他的手上。

“云景袖,赶紧动手吧,把另一只胳膊也卸了,至于你的双腿,我待会让我的属下帮忙。”南羽承道,神情嗜血。

“好,我卸。”景袖道,拖着断掉的残臂,右手握着长刀缓缓上前。

她的神情冰冷,瞳孔里的光却异常坚定,不过是两手臂而已,她云景袖给的起。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