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45章 神兵天降

“主子!”

他下意识回头一望,便见半空三道鸿宇白光从半空落下朝他直逼而来。

三箭齐发,誓要断了他贱命。

南羽承瞳孔一深,两袖舞出一股劲风,似有百丈气浪卷起,鸿宇箭光对上这气浪,在空中擦出汹汹火花,下一瞬,两者力量一冲,皆毁。

晨风生凉,旭日刚起。

这一刻众人的视线向着那山顶投去,虽然还很远,但他们似乎看见了那身素裙猎猎飞舞的模样。

“凤主。”十三战将喃喃,泪水萦在眼眶,这一刻就像当年,那个女子对他们不离不弃。

风扬高傲的抬着头,从跟着这个女人开始,他就一直这般,活得肆意张扬,活得自在无拘,是她给了他一次新的生命机会。

谷玉等人嘴角缓缓勾起,这就是他们的王妃呀,那个永远风采并茂的女子,画面似乎回到第一次成亲拦门的时候,那个时候,他们就被她身上的风华折服了吧。

金色獠牙面具下的脸缓缓笑了,狰狞的,冰寒的,他就怕她不来,若是来了,那今日这天就好看了。

南羽承想着,却是下一瞬,瞳孔变色。

四道烟火冲天,照亮这方天地。

人影,无数的人影,密密麻麻,他们立在四面山顶上,这些人什么时候上去的?他们怎么一点都没有发现。

华夏风云人也是一怔,这些伏兵他们也不知道啊,可为什么要在山顶上。

像是为他们解惑,紧接着便见一个个身影飞下。

飞,真的是飞的,他们的头上或撑着奇怪的飞蓬,身上或装着奇怪的东西,有些像翅膀,但薄的透明。

恍惚间,这天空顶上居然布满了飞行的身影,黑压压的一片,压的天空都变了颜色,他们遵着自己的飞行道,顺着风不断朝山谷压近。

正在众人错愕间,一道身影从密密麻麻的黑影中冲了出来。

雪色长裙飘舞,头上一较小的飞蓬,那精致的容颜,不是……

“主子!主子!”

王者之师众人兴奋大呼。

此时的景袖宛如从天而降的神王,目光如炬,气势滔天。

兴奋的声音还没有落下,耳边一声轰响,惊天动地,整个山谷都抖了抖,似乎要把这方天地炸开。

就见山谷一方烟尘扬起,等到散开一个三丈大坑出现在地面,而它的四周落着几个断肢残将,一身血色,抽搐两下,彻底没了气息。

“哈哈哈,是轰天雷,轰天雷。”天翼猖狂笑起,他知道这东西威力,如今这东西密密麻麻的从天而降,看你们如何能敌,看你们如何躲。

华夏风云等人眸里也齐齐亮起了光。

一声响后,半空的景袖已落到这方头顶,她手腕一招,脆呼一声:“炸!”

老不死的,今儿就不信弄不死你们!

紧接着,半空的飞兵领命,密密麻麻的黑色球落了下来。

以地上的华夏风云为中心,呈放射状开始全方位轰炸,轰隆声不断,搅的烟尘肆起,天地道的人慌了手脚,连忙后退。

他们不解这是什么东西,为何有如此大的威力。

经黑疯子亲手改良过的轰天雷,那效果能小了?

不断的有血腥散出,前脚飞落到一个地方,下一刻就有个黑球落在地上,天上的飞兵像是盯准了他们的位置,一个个狠狠砸下。

山顶上黑疯子看了这片一瞬,一擒身边邪美人的手腕:“走!该我们了。”

一顶双人飞蓬,从山尖之上落下,顺着风向天地道最深处落去,那里一处千锁牢,景袖的娘亲便在里面。

风呼啸吹在耳边,紫瞳亮着光感受这独特的一刻,邪美人回首望着身边的黑疯子,再看着在战场上的景袖,这两个女子,当真的传奇无双。

“哈哈,炸炸,给老子炸!”匪豹子摇着断掉的鹰爪兴奋呼道,那样子恨不得自己也去感受一下。

“想不想亲自玩玩?”这一刻景袖飞身落下,袖腕一拂,源力打出,断了他们身旁那些守将的性命。

众人得了自由,纷纷站起。

“玩,要玩。”这么开心的事怎么没有他们呢。

景袖嘴角带笑,迅速把飞蓬上的东西卸了下来。

包裹一打开,密密麻麻的黑球,不过这东西比飞兵们扔的那些小,至于效果嘛。

众人还想再问,景袖已经飞身一跃,整个人冲了出去。

对方现在气的眼眶发红,不断的打出源力将天上的飞兵给击落下来。

“来人,给我射,把他们全射下来!”一声戾呼,各处的黑衣人动手了。

“唰!”只是他们刚刚拿起箭羽,一道血光扫来,是景袖的银兰妖刃,黑疯子制的,那效果比景袖的血刃强上两倍,只看无数闪烁的光影就知道。

不是两枚,是一群,这效果却有增无减。

南羽承的瞳孔厉色,他手腕一招,这天地道的四周涌出一批黑衣人,他们也手舞着血刃而来,就见满天光束闪烁。

他们的出现让原本天地道的长老惊讶了一瞬,显然他们并不知道这些人的存在。

景袖眸眼扫过,一声冷哼,这世上她玩刀刃称王,就没有人敢跟她争雄。

就见她五指如弹琴般快速跳跃,一道道光刃收回,一道道光刃再放出去,每一下光刃划过都是一条人命的消失。

“轰隆!”而景袖身后,华夏风云的人把东西扔出去后,彻底傻了眼。

就见浓云翻滚,缓缓弥漫在天际,然后便是火光冲天。

“我那个乖乖!”天涯盯着面前被他炸掉的宫殿,错愕的张大了嘴。

这些都是黑疯子提取了纯度制的天雷,效果岂能差了。

她们并不想把这东西带到这个世界,可若惹急了,管你什么仁义道理,就算毁了这个大陆,也要争一方自由天地。

“南羽承,南羽承,你不是说他们翻不了天吗,这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一个长老大呼,他一边呼时,一边口吐鲜血,这鲜血却不是炸伤,是真正气的。

他们天地道是有称霸天下的雄心,可不是拿整个天地道却赔,如果一次不能成功,他们能隐忍二十年,就能

再隐忍二十年,可是如今,没了,什么都没了,就连他们整个天地道都要毁了。

听着训斥,南羽承并没有理他,而是飞身朝景袖杀去。

这个女人坏了他的一切,他要她死。

只是他身形刚要飞起,一声脆呼止了他的动作。

“你是南羽承,你真的是南羽承?”是红妖,她拖着一身血色不知道从哪里走出来,手腕撑着胸口,一副将要倒下的样子。

她眼里沁着泪水,还是不敢相信的表情,这身形,这气息,不是的,绝对不是的。

她的南羽承是一身君子如玉的气息,虽然偶尔霸道一些,可没有他身上血腥残虐的气息啊。

南羽承没有回她,只是袖袍一拂,一道力量卷在她身上,然后红妖整个身子飞起,向着天边越来越远。

同时,他身形一跃,一掌对着景袖狠狠劈来。

解决掉又一批黑衣人,景袖也飞身而上。

两人的力量都是极强,眼看就要对上,景袖的瞳孔却是一缩,身形一滞,便乘她走神的一瞬,南羽承的力量已朝她狠狠劈来。

“轰!”景袖身形飞走,落在天地道的一座宫殿上,青瓦皆碎,砸起烟尘一片。

大地仿佛静了声,众人皆看着这方,华夏风云宫的人都呆滞着没有了表情。

“哗啦。”一处残瓦滑落,一个身形缓缓从废墟中站了起来。

雪白的长裙上生了血色,又被厚重的尘灰盖上,一头青丝也全是尘埃石砾。

南羽承落下,落在她十米远处,缓缓的摇晃着手里的东西,嘴角诡笑。

那是一枚长命锁,独特的银花纹,是景袖特意给贝贝和风锦打制的,如今却在南羽承手里,她刚刚便是看到这东西分了心神。

四处的轰炸也渐小了,一个个飞兵从半空被那些长老击落了下来。

此时地面上密密麻麻的人影,呈两方对峙状态。

“怎么样?云景袖,认的这东西吧。”他一边摇着,一边阴笑道。

景袖瞳孔的颜色一点点变深,强忍着没有冲上去,紧握的手心一捏再捏,有手撕了他的冲动。

阳光下,南羽承阴笑着,他转首又道:“对了,还有件事要告诉你,你的好姐妹是不是去后山救人了?”

听着这话,景袖一怔,心头生出不好的预感。

果然。

“我已经将他们转移了呢,转移到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至于你的好姐妹,闯进那里可是出不来了哦。”

像是证实他的话,脚下忽地一阵嗡鸣声,就见视线尽头的地方,一股浓烟冒起,那是山体倒塌的样子。

“王八蛋,老子先砍死你!”雷霆戾呼,扛着大锤忽地飞起。

只是他刚动,一个黑衣杀手飞出,瞬间截了他的攻击。

天地云色缥缈,耳边轰鸣声不断,火光在众人身后烧着,灼热的温度烤的人皮肤发烫。

“对,杀了他们,让这群卑贱的东西敢这么猖狂。”看着情势掌控,一天地道的长老呼道,他一身狼狈,脸上还挂着血条,眸眼依旧阴冷。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