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44章 威逼,谁更狂

便见他手腕凝聚源力,打在密室各处,轰的一声,这屋子的烛火越发亮了,他缓缓移动,将这屋子的水晶石,灰星石,灵府佩……一个个移动起来。

天元阵,传承阵法,记载时期怕是有上千,上万年了,这阵法神秘,过去曾经用来布阵杀敌,记载中某位神王曾用这阵法破了敌人百万神兵。

不过,一切都是传言,根源已经无处可寻,但这阵法的效用确实真实有用的,它可以引出天之骄麟身上的虚无之力,两人到时候乘机剥夺便可。

但这阵法也颇为耗时耗力,只是一会,这笑面长老便收了笑色,脸色苍白。

“把你的力量用点来。”他呼道,身上的源力正一点点耗尽。

南羽承眸光微闪,并没有动作,而是向身后的南炀打了个眼色,对方一怔,迟疑了一瞬,依言行事。

源力打入,那阵法像是个漩涡迅速吸收起来,南炀整个身体控制不住的飞起,下一瞬,整个人都落进阵法中。

他身子一颤,神色瞬间苍白,整个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衰老,他想要叫,却叫不出,整个人匍匐在地,全身开始长出如沟壑般的褶子。

南羽承看着这一幕,大惊,紧接着眸中一闪冷光,身上杀气不觉露出。

而笑面长老已经收了动作,像是为他解释般,笑道:“你的属下比你实力差了些,若是你就不会这般啦。”

南羽承一声冷哼:“最好是那样。”

此时阵法中的南炀已经衰老得躺倒在地上,像是那种生命走到尽头再也没有力气的老人,他应该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是这般下场,他还等着坐拥天下的日子呢。

“这阵法什么时候能成?”南羽承又道,南炀的下场没有引起他丝毫动容。

“估计六七个时辰吧,等到时候把这小子放进去就行了,现在需要等里面的力量平稳一下,到日中之时,也是整个天地道气流波动最平稳的时候,那时候吸收是最好最有效的时候。”估算了下时辰,笑面长老解释道。

“嗯。”南羽承点头,眸光有些迫不及待。

两人眼中的光都渐渐兴奋,便在此时,一声巨响,像是高手过招,动静闹的地动山摇。

两人对视一眼,便向外去。

刚转身,身边的笑面长老擒着北风锦的胳膊忽地把他扔进了阵法里。

突兀的动作让南羽承眉羽深拧:“你!”

“嘿嘿,这小子现在进去和等会进去都一个效果,就让他先在里面待着吧。”确实是一个效果,北风锦落入阵法中并没有像南炀般整个身体急速衰竭,而是站在阵心的位置一动不动,但若细看,会发现有丝缕白息萦绕在周身。

“不管有没有效果,我也不喜欢有人擅作主张,若是三长老要动什么心思,我不介意现在撕破了脸,大家都得不到好处!”他说话,眸中的阴色不掩,身上的杀意更是浓郁。

笑面三长老一怔,打着哈哈笑道:“言重了,言重了。”

他话落,南羽承只是冷哼一声:“来人!”

一瞬,密室口出现五个黑衣蒙面人,他们各个瞳孔血红,这红不似一般常态,而是那种发紫,发黑的红,都看不见瞳孔的颜色。

这样的人,若在夜里晃眼一看,怕是会吓破人胆。

“守在这,谁敢闯进,格杀勿论。”南羽承看着笑面三长老冰冷的道,袖袍一甩,大步离开。

而五个黑衣蒙面人已经身形一闪,立于各处,腰间青刀抽到一半,一副战斗姿势一动不动。

笑面三长老的眼里一闪阴色,视线在阵法中的北风锦身上扫过,才转身离开。

密室外,天刚蒙蒙亮,已是一片哀鸿之色。

天地道的守将与景袖的人战在一起,山谷中不断是飞起的身影和刀剑光刃闪烁。

“这凤主还有点本事,居然就杀到我们老巢来了。”笑面三长老摸着下额笑道,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也不知道这话是夸奖还是讽刺。

南羽承眉羽冷色,冷哼:“怎么?作为天地道三长老你不去帮忙么?”

笑面三长老笑笑:“老了,动不了了,还是看大长老他们表演啰,我们这些不中用的,就不随便去添麻烦了。”

南羽承冷眼扫他一眼,也懒得跟他再玩花花心思,身形一掠,向战场飞去。

他不出手,他会!今日他可是有一场好戏跟云景袖玩玩。

源力灌于两手,瞬间就将天涯击飞,什么凤后的十三战将,都是一群脚进棺材的老东西。

他一招后,并没有再动手,而是飞身立在最高点上寻找云景袖的身影。

一目扫过,眉目微拧,再一次看去,拧的越发凶了。

一黑衣人已落在他身边。

“主子,没发现云景袖。”他禀道,话刚落,身后竟是一道劲风袭来。

看着来人,南羽承的瞳孔微变了变,忽又像是没事人一般,一拂袖袍,红妖整个身子急速向山林间落去。

轰的一声,不知砸到何处,只听山林间鸟兽飞起。

看了那方一瞬,南羽承收回目光:“没有么?给我找!她不可能单独放这些人来送死。”

“是。”黑衣人一应,迅速转身离开。

山林间血色已经绽放。

这一夜,暗中进来的有三千人,天地道的人大惊,这些人是从何处进来,他们是开了大门迎接他们,但明明没有看到他们动作啊,怎么一夜未过,这些人就杀了进来。

三千人,比现在天地道留下的兵力要占些优势,可这是天地道啊,是他们的大本营,留下的哪个不是能以一敌百,敌千的守将。

只是几个呼吸不到,王者之师便被打压,还挣扎的只有斩馗等十几个大将。

但这些情况,景袖早已告诉过他们,早已说过,若是被发现,那么就是丧命的时候。

他们还不想死,也不想投降,更不想背叛,即使这些景袖跟他们说过,但是不想,就是不想,所以他们拼命的反抗,拼命的杀戮。

白峰的胳膊瞬间被活活拧断,雷霆的胸腔一刀砍下,血色横

流,匪豹子的鹰爪断裂……

山崖顶上,景袖看着下方的场景,手心紧握,眼里泪花萦绕:“蠢!真够蠢的!”她不是说过吗,投降,背叛!为什么不听她的命令!

“景袖,再等一下,再等一下。”身边黑疯子呼道,不断看着天色。

“啊!”忽地一声嘶喊,是斩馗的手臂被活活反扭了两圈。

“云景袖,你还不出现吗?我可是等不及跟你玩了呢。”战场上,南羽承的声音灌注内力传遍整个山谷,他一边擒着斩馗,一边将脚放在斩馗脸上碾压,极致屈辱的刺激着众人。

“放开他,你放开他!”言止大呼,扛着风钳戟猛地冲上来。

一个长老飞起,狠狠的一掌打下,吸取了无数人源力的实力,言止怎敌。

“砰!”身形飞起落下,一口鲜血喷出。

景袖眸眼一红,就要冲下去。

“景袖!他在逼你,别慌!”黑疯子拉住她,急声道。

景袖转首,看着她:“我知道,但是我也必须出去,我的爹娘还有北云霄就交给你们了,我的好姐妹,得你有幸。”她道,拥住黑疯子,这一刻,就像上辈子一样,同生共死。

黑疯子一怔,眼里的泪落下,呼道:“若是我们灵魂在换,我一定还要跟你在一个时空。”

景袖一怔,笑道:“不会的,不会再换了,我们都会活着,然后留在这里,过完我们的一生,子孙满堂。”

身后的邪美人看着她们,虽然有些疑惑她们的话意,但是此刻,深深的为他们的情谊感动。

下面的血色还在绽放。

所有景袖的人这一刻都被完全制压,他们被架在一起,天地道守将的长刀抵着他们的脖子,南羽承一个数一个数的数着,每数一下,就有一人的身上被划开一刀。

“妈的,你个狗东西,有本事杀了我,否则等老子翻了天,一脚踢爆你的狗头。”白峰呼喊着,即使断了只胳膊,也不减他白虎血王的威严。

南羽承低头看他,面具下的眸子冷色:“踢爆我?那我先要了你的贱命。”一脚将身下的斩馗踢到他们人堆里,然后从身后的黑衣人手中取过弓箭。

拿弓,开箭,他就喜欢看脑袋被射穿个窟窿的画面。

“唰!”白光射出,山顶之上的鸿宇也射来,它明明比南羽承的箭射出的慢,且距离更远,但在白光擦上白峰头皮的一瞬,将南羽承的弓箭拦下,且准确的射入一个天地道的守将胸口。

守将轰地倒下,血窟窿绽放。

力道之准,速度之快,让人惊叹。

看着这一幕,十三匪头子哈哈大笑起来。

“妈的,跟我们匪大王比箭术,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

“是呀,想当初老子可是败在咱们匪大王的手里呀。”匪豹子舞着断掉的鹰爪笑的猖狂,笑的讽刺。

猖狂是为了他们的主子,讽刺是为了南羽承的不知死活。

南羽承的眉色一沉,就想把这人给先解决掉,一声惊呼猛地传来。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