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43章 装鬼,合作

便听山林间一阵唰唰声,像是豆大的雨点落下,打的整个山林都不平静。

很快影子兽发现了将军美人等的身影,如离弦之箭,急射而起,一波波影子兽朝三个不同的方向追去,这场兽类的厮杀现在开始。

听着动静越来越远,再也看不见树林的摇曳,景袖才缓缓收回目光,会回来,会回来的。

她如是安慰着自己,然后对着众人手腕一扬:“走!”

时间一点点过,午后的风呼呼的吹,可整个天地道还是没有一点动静。

“怎么样,找到了吗?”南羽承问道,眼里藏着戾气。

“没有,没有动静,长老他们那边也没有,倒是七长老发现了八长老的尸体,准备声讨你。”南炀回道。

八长老就是之前倒八眉的老头。

“声讨我?”面具下的容颜一闪冷光:“这些老东西,真当自己德高望重了。”若没有他在外面谋划,天地道会有今天,一群只知道指手画脚的东西。

“先不管他们,还是找云景袖。”那个女人不找到,他这心里总膈应的慌。

“是!”

夜一点点来,本以为会生死大战一场却是一日没有动静。

而本还着急的南羽承看着北风锦的出现眸子彻底亮了起来。

“走,叔叔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哦。”他道,眸子的光像是夜里的狼,让人寒毛直立。

北风锦便随他走着,瞳孔亮着血光,没有一点反应。

夜风呼呼吹着。

整个天地道是用四座高山连环而成,直耸云霄的高度,千奇百怪的阵法,各种各样的猛兽毒蛇,若不从正口进,很难进入。

黑疯子与邪美人之前发现的侧口是在西北方向,那里的山因为很多年前的地壳运动,山体裂开,呈现出了一个峡谷状态,这峡谷山壁很薄,地方也较隐蔽,所以很难发现,此时峡谷有一道细长的口子,人小可以挤进去,但万般费劲,所以需要开山。

此时一堆堆火药架到山壁各处,精准的角度,不容丝毫差距。

“主子,这能成功么?不会动静太大被发现吧?”风扬担忧的道,这东西他可是见识过威力,那效果不小啊。

“放心,声音很小的,不会发现。”景袖一边布着引火线,一边道。

她跟黑疯子学的手艺,想炸到什么程度就炸到什么程度,声音?利用风、地形、湿度……一切都可以控制。

风扬纠结一瞬,放心下来,他不信这些东西,可他信他家主子啊,主子说没问题,那定是没问题。

其他天涯等人则是面面相觑,一副好奇的模样。

炸山?没听说过啊。

招招手,示意众人隐蔽好,景袖点火,很快嗤嗤声响起,火光在众人眼前走着,一点点向山壁靠近,然后噗的一声,轻微的像是敲了下锣鼓般。

风扬等人错愕,很快起身去看。

烟尘还在蔓延,等到闪开,细长的口子已经变成六米宽,这……五六个人同时进

也可以啊。

众人还震撼着,景袖已经招招手腕,众人立马围上。

她看着众人,一字一句的道:“按计划行事,记住,我不要你们什么英勇献身,非不得已的时候就算背叛我,也要活下来。”

所以人都没想到景袖居然说出这样的话,他们以为她会激励他们一翻,让他们不能退缩。

可是没有,她只告诉他们,活下来!

“是!”一声压低着声音的应答,每个人眼里都萦着泪水,最后的彼此对视一眼,记住对方,很快领命离开,他们会活下来的,一定会活下来的。

景袖看着他们,眸光闪烁着,待再也看不见他们一人身影,腰间的凤鸣弯刀一抽,狠狠的扎在山壁上,然后她整个人借力迅速攀岩起来,身影消失在山壁上,一会便彻底不见踪影。

山谷,即使有再厚的锦被也总有些冰凉感。

这种凉,来自对夜晚的畏惧。

人,即使再强,有时候也会自己吓自己,比如现在,一穿着雪色长袍的老头望着山林呼啸的风总有些后劲发凉的感觉。

他稳了稳心神,向茅坑方向走去,却是没走两步,瞳孔忽地收缩,他面前三米远的地上出现了一双小鞋子,大红,绣花,很明显是女式的。

这天地道一群老头,怎么会有女式的鞋子。

陡然,他吓的慌忙向自己屋里跑,只是刚进了屋子,一件粉嫩的女式裙子正铺在他的**,上面还有些毛发,因为烛火随风摇曳,他人眼昏花,远远望去像是个小女孩躺在他**。

瞳孔放大,尖叫声还没落出。

“砰!”狠狠的一下,敲的他脑袋似乎都裂开了,然后整个人倒地。

暗处的谷玉白峰跳出来。

谷玉举着棍子狠狠在他脑袋上戳了几下,白峰则是一边跳回去捡他的小衣服和小鞋子,嘴里还一边念叨:“这可是我送小郡的,可不能丢了。”

将东西叠好,上好的布料,叠出来也不过两块手绢大小,放在自己胸前,最贴心的位置。

“喂,你打算下回用哪招?”谷玉道,王妃交待他陪这人装鬼,他当然得好好完成认为了。

“下一招?”白峰偏头细想一下,眼睛发亮:“无头鬼怎么样?我平时最怕这个。”

不小心说漏嘴,谷玉别有深意的道:“哦,无头鬼啊。”回头一定得好好跟这小子玩玩,哈哈。

白峰大窘,拉着他胳膊就往外拽:“走走走,下一个目标,今晚能吓死几个算几个,待会天亮就没得玩了。”

夜色继续,天地道闹鬼事件也正式开始。

“啊!”一声尖叫。

正在密室里的南羽承皱眉:“怎么回事?”他道,话刚出,又不耐烦的道:“算了,不管那么多,迅速摆阵。”

身边的黑衣杀手动了,众人游走,源力打出,身形成六角站好,却是刚刚站好,六人身形一怔。

噗,一个鲜血吐出,倒地,彻底没了气息。

“主子!”南炀大惊

南羽承的脸越发黑了起来:“死光头,敢骗我!”

“去!把他给我抓来!”

南炀一怔,迅速领命去办,却是没走两步停了动作。

“哈哈,我说南羽小子整天是忙啥呢,原来是阵法啊。”是大殿里的那个和事佬老头,一脸笑眯眯无害的神态。

南羽承缓缓站起,布着血丝的瞳盯着他:“三长老有何指教?”这人虽然平时一副笑脸模样,可三十人中,南羽承最顾忌的也是他,这人,甚至比大长老还危险。

来人继续笑着:“指教不敢,就是看看你在干啥,喲,瞧这阵形的样子是天元阵呢,怎么不告诉我呢,我可会呀。”

被看出阵法,南羽承微微皱眉,忽又听着他说,眸子一闪亮光:“你会?”

“呵呵,当然会,否则我会一眼看出这阵法?这可是传承阵法,不过你这阵法被动了手脚,怎么样,是不是没成功?”老头依旧笑着,眼里精光乱颤。

南羽承听着,眸光缓缓眯起,这三长老确实是天地道的奇门遁甲师,一眼看出天元阵,也不奇怪,若他真的会,到可以合作,至少比那臭和尚放心些。

“三长老想怎样?”开门见山,也不拐弯抹角。

对面的老头摸着不存在的胡须笑的更灿烂:“南羽小子在外面混了这么些年,果然更聪慧了,我呀,我要他,要他一般的力量。”他指着南羽承身后的北风锦呼道,眸眼放着兴奋诡光。

出去一趟,居然找回个天之骄麟,不错,很不错呀。

南宫羽承的眸缓缓眯起,冰冷的道:“三长老的胃口未免大了些。”

“呵呵,我大吗?这可是天之骄麟呀,有比火凤玉更胜的力量,而且看这小子才三岁,力量正是最纯的时候,他还没有发挥潜能爆发出这股力量,但是我们行啊,倒时候瓜分这天下,一人一半不很好吗?”他说道,眼里的光越发贪婪,嘴角似乎都泛着荧光。

他说的没错,这也是南羽承改变计划的原因。

他本来想等到景袖,丰卿和云老那里的火凤玉力量全拿回来才向整个银月洲动手的,可是他居然发现了天之骄麟,有了这股力量,火凤玉还算什么,但是他也没有急着动手,他想要看云景袖哭泣的模样,想要看着他身边亲人一个个失去的模样。

她不是很狂,很傲么?若见着自己所有最在乎的人一身血色的跪在自己面前,那时候,还狂傲得起来吗?

“好,我答应你!但你最好别给我动什么手脚,否则,我让你走不出这密室。”南羽承道,眸光阴冷。

老头却像是未见他的阴色,笑的越发灿烂:“好好,你就在这里看着,我还能动什么手脚,咱们都是要一起吸取他力量的,阵法里的东西都是相辅相成,我若动了手脚,岂不是害了自己。”

他笑着,一边向屋子中心走去。

这里虽称密室,却有千平大,周围的烛火不断跳跃着,他一拂袖袍,地上死掉的六个人唰的飞起,狠狠的砸在一旁,烟尘飞起。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