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42章 斗智

芳嬷嬷摸摸北风锦的额头,道:“放心吧,你哥哥的烧已经退了,应该很快就能好了。”她虽然如此说着,眸中却带着担忧,这小家伙的烧退了又起,已经连续了五六次了,再这样下去,不会出问题吧。

她的担忧,丰卿看在眼里,眸光也落在**的风锦身上,这小家伙的状况似乎有些怪异,不像简单的发烧那般简单,可是什么呢?他好像知道,却又想不起来。

正想着,**的北风锦忽地睁开了眼,瞳孔里的光有些异于常人的亮。

这举动让屋里人齐齐一惊。

云贝贝一喜,连忙扑上去:“哥哥,你醒啦。”兴奋的声音,只是她小身子还没有落下。

北风锦一道力量打出,丰卿大惊,眼疾手快一捞,惊险避开,而本在**的北风锦已经乘这一瞬飞了出去。

“哥哥!”

三人大惊,云贝贝顾不上,挣脱丰卿的怀抱便飞了出去。

山林中就见两道光影急速飞过。

丰卿想要去追,芳嬷嬷却把他拦下,瞬间跪倒在地祈求:“主子,我求求你,你不要再动用你力量了,属下帮你去追,属下帮你去追。”

丰卿皱眉,想要继续动作。

地上的芳嬷嬷却猛地站起,脸色一硬,手里力道一出,打在丰卿身上。

丰卿整个人一颤,倒下。

“主子,对不起,属下一定不能让你有事,你放心,属下用性命保证,他们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她一边泣声道,一边将丰卿的身体扛回屋中,本就佝偻的身子压的越发弯了。

将丰卿放好,屋子里点上引梦香,这东西能使她的主子睡上三天三夜,她知道的。

三天,够了,她一定能将两个小家伙找回,到时候这天下也会安平了。

苑里的雏鸡依旧悠闲的散着步,房间里白烟散开,苑子依旧静谧,却只剩下一人。

而这方,云贝贝追着北风锦急速飞在山林中。

云贝贝的轻功比北风锦更甚,所以要追上还是轻而易举。

但是她不会武,即使得了丰卿的力量,也不会一招二式,她只能用自己的方式抱住北风锦,不断的呼着:“哥哥,哥哥,我是贝贝呀,贝贝呀。”她已经感觉到北风锦的异样,声音中带着点泣哑,却强忍着没有哭出来。

“唰!”北风锦的一道力量毫不留情的打在云贝贝身上,整个小身子唰的飞走,她在地上疼的蜷缩。

北风锦已经乘着空荡飞走。

咬着牙,云贝贝从地上爬起来,再一次追了上去:“哥哥,我是贝贝,是贝贝。”终于,她忍不住哭喊了出来。

前面的北风锦似乎停止了一瞬,整个人又要飞起,云贝贝加快速度,猛地扑了上去,两个小人跌倒在一起。

“哥哥,我是贝贝,是云贝贝。”她哭喊着,紧紧抱着北风锦的身子,北风锦却像是魔怔般,手腕聚着力,又一次打了下去。

这一次,云贝贝整个额上都开了花,猩红的血色顺流而下。

云贝贝却不放手,依旧抱紧着,她哭喊着:“我是贝贝,是贝贝。”爹爹和娘亲不在,她不要再离开

亲人,这是她的亲人,她的哥哥。

从半空落下的芳嬷嬷看着这一幕,脸色大惊。

此时北风锦又一招要对云贝贝胸口招呼去,顾不上其它,手腕聚力,就要朝北风锦打下去。

混乱中的云贝贝这一幕,慌乱的松开手,她整个人唰的站了起来:“不要不要,他是我的哥哥,是我的哥哥。”

这一拦,一松手,北风锦已经再次飞走。

芳嬷嬷慌乱偏了力道,将云贝贝拥住。

“他是我的哥哥,哥哥……”稚嫩的哭喊声回荡这片在山林,撕碎了人心。

芳嬷嬷咬牙:“他已经疯了呀,你没看见他对你下手吗?”这么多血,那是一点力道都没留呀,她又是气又是急,看着云贝贝满脸的青乌和血色心疼不已。

云贝贝不懂疯是什么意思,她知道那是她的哥哥,她望着天边的虚影,一遍遍嘶喊:“哥哥,哥哥……”

期待那个身影回头,可终是没有。

山林的风有些冷,尤其是夜里。

天地道里。

“主子,你猜的没错,云景袖他们已经动身了,直接朝天地道入口而来,估计明日早上就会到了。”南炀道。

“嗯,到时候让他们把那三枚凤玉交出来,直接放行,咱们天地道的规则嘛,携凤玉者可进来寻宝,带领神兵。”南羽承悠悠道,神色悠闲平淡,仿佛一切皆在他的掌握中。

南炀笑着,想了一瞬,又不放心道:“主子,这云景袖带着人这般猖狂直接闯天地道,你不怕她还有什么后招,我们不知道么?”

“后招,不管有什么后招我都要她这次有来无回,再说了,儿子,夫君,亲爹亲娘的命全在我手中,你认为她还逃的掉么?”他笑着,面具上的金色獠牙似乎也更闪亮了。

南炀也笑着,神色兴奋,所有的一切皆握在主子手中,这般被动,她云景袖就算再猖狂厉害也翻不了天了吧。

正笑着。

“放云景浩出来,告诉他,若是杀了云景袖,我就把凤霓月送给他。”南羽承又道,瞳孔深处一闪阴色。

南炀一怔,脸上也笑了起来。

那个痴爱了凤后这么多年的男子应该很愿意杀了他情敌的孽种吧,明天的戏,好看了呢。

这一次,云景袖你还能怎样猖狂?

山林间,一支队伍正在连夜赶路,火光将他们的队伍清晰的显出,没有想躲,也无需再躲,大家的心里都清楚,明日是一场生死战,谁胜谁负,一次便能清晰了。

“休息下吧。”景袖招招手腕,示意众人停下,身后的众人一滞,很快坐下调息,都是经过正规训练的,身上一股铁血军风。

天涯等战将在外围,风扬等人在内围,成圆形内外括休憩。

景袖立在圆圈最前,望着茫茫夜色,心头的感觉道不清,只感觉恍若隔世。

她从那个歃血暗王到霄王妃,再到凤主,一切的一切都在眼前滑过,上帝给她开了个小灶,让她得了不同于常人的生命流程,或许知道明日是决战时间,心境也不急躁了,反而平静下来。

是生是死,不过是一命。

她刚想着。

身后的圈子里爆发出一阵响亮的大笑。

“对对,不过是一命,老子就算死了,下辈子还能当血王,还能是好汉。”是白峰呼道。

原来,这一刻,大家的心境一样。

众人的脸上也没有紧张,都是格外的平静。

景袖笑笑,转身走了过去。

众人让开条道,景袖迅速走到中间,席地而坐,开玩笑的道:“白峰,你真的那么怕鬼啊?”

此话一出,气氛静了一瞬,紧接着便是哄堂大笑。

“哈哈哈哈……”

笑声,响透这片。

白峰大窘,招招手,急道:“偶像,你别逗我行不,这哪壶不提提哪壶啊!”

景袖却没有止住话题:“要不要我帮你练练胆,让你当当鬼,过过这鬼的生活。”

众人的哄笑不止,白峰的神色越发窘了,一大男人怕鬼,这消息传出去,不好,很不好。

景袖笑着,下一瞬,神色忽又正经起来:“我说真的,怎么样,要不要玩玩?”

众人看出景袖神色的不同,皆望了过去,白峰也眨着眼盯着。

景袖勾唇,神秘一笑,招招手,示意众人俯耳过去。

细细低语,一个个秘密发布出去,众人的眼睛越来越亮,就连天涯那般正经的人神色也激动起来。

火光妖冶,只有月色落在头顶。

队伍继续前进。

等到晨时,天地道大门正开时。

那本来前行的队伍却不知道消失在何处,没人,一直到午时也没等到景袖等人出现。

天地道里。

“主子,确实不见了,除了昨夜他们休息时留下的火棍,山林里一点痕迹都没有。”南炀道,也是疑惑不解,一支好好的队伍怎么就凭空消失了呢,那人不是要进天地道,要救人么?怎么不出现了。

“啪!”精致的琉璃茶盏捏的粉碎,面具下的双瞳微微泛红:“不见了,一支活人队伍居然不见了。”

阴色,煞气,半响又道:“将影子兽放出去找!”

“是!”南炀一怔,应道。

很快,天地道的山林间多了一群红棕色毛发,形如狐狸的兽类,不过这种兽类有长长的獠牙,双瞳也泛红,背上还长着倒刺,混身散着一股黑气,有些像地狱里传言做了千万件恶事,不能再投胎成人,只能投胎为兽的恶灵。

它们生着长长的尖鼻不断在山林间嗅着。

地方越来越偏,方向也越来越准确。

暗处,众人越来越紧张,要这会发现,计划不就完了吗?

景袖的眸子也缓缓眯起,还真是准备充分,连这也想到了。

不过,眸光一冷,拍拍身边将军美人和五个小家伙的脑袋。

此时五只小幼犬已经长大,全是威风凛凛的模样。

将它们的爪子上讨好锋利的刀刃,景袖在它们耳边低语着。

众人听不太懂,但是将军美人和几个小家伙能懂。

“活着回来。”最后景袖一语,手腕一扬,七只庞大的身影唰的射了出去。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