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41章 三只黑鹰

“南羽承,你不是说一切无恙,都准备好了么?怎么一个小小的凤后子嗣就把这局势搅的这般!”一老者呼道,倒八眉,脸上布满皱纹,光看模样就知道这人是个戾气森重的主。

他的对面,脸带獠牙面具的人未语,但仅仅是感受他身上的气息便知道这人正压抑着怒火。

“好了,别说了,咱们准备了这么些年,还怕搞定不了一个小丫头吗?当初我们连她母亲都能算计的灭了国,狼狈逃出银月洲,不过是个新生的凤主而已,迟早也是一个下场。”另一人说道,这人一副笑脸菩萨的样,浑身和事佬无害的气息。

倒八眉的老头依旧满脸戾气,冷哼一声,也懒得再说,当初,当初他们算计凤后都花了十年,难不成现在还花十年。

这方讨论的厉害,时而争吵,时而怒色……殿里的声音久久不歇。

等出了大殿,金色獠牙的面具取下,南羽承已是满脸煞气。

这是张几分俊美的脸,若是换一番神色定还能算得上翩翩佳公子,现在,只感觉让人心头发憷。

“主子,我们现在怎么办?”他身边的男人道,这人正是长公主的夫君南炀。

南羽承没有立马回他,而是思索半响问道:“剥夺天之骄麟力量的阵法建的怎么样了?”

“那和尚说还需要些时间,天之骄麟的虚无之力不是那么好掌控的,必须要天时地利人和,说什么还要等三日后的龙凤双星落魂。”

南羽承的眉羽一闪冷色:“三日?龙凤双星落魂?那不就是龙凤称皇了么?想骗我,呵呵,告诉他,天落前我看不到阵法,他就给那小姑娘收尸吧。”话落,深蓝色的袍子一扬,消失在山林中。

而原处的南羽承拧眉一瞬,立马去办。

待他身形一闪,原处的空气一阵波动,好似什么东西跟了上去。

山林匝道,无数的机关,地方越走越深,若是让常人来走,怕是不过半个时辰便会迷了方向,或死在那些机关上。

南炀在前面走,虚影便在后方尾随。

很快,山洞中的视线开阔,夜明珠的白光打在各处。

一处千平的屋子里,一位光头和尚正坐在中间,他的四肢都被拷上了玄铁金链,一身白袍破碎,脸上更是乱糟糟,不知道在这被关了多久。

看着人来,他气息乱了一下,忽而又像是未见般,没有任何动静。

南炀看着他这副模样,满脸都是戾气,腰间的鞭子一甩,狠狠抽在他身上,只是还没抽中,他整个人一颤,砰的倒地。

而在暗处的人显出身形。

“假半仙,走。”童泯呼道,声音带着急切。

地上的假半仙唰的睁开了眼,只是还来不及高兴,他连着童泯的眉羽齐齐皱了起来。

就见刚刚的入口处走出两个人。

是带着獠牙面具的南羽承和刚刚大殿的倒八眉老头。

“不错,这次果然被你猜对了,居然还真混进来个老贼。”倒八眉老者呼道,浑身毫不掩藏的杀气。

南羽承没出声,只是冷眼看着面前的一切。

而童泯和那倒八眉的老头已经战在一起。

虽然都是花甲之年,可天地道这些老怪物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剥夺了无数高手的源力。

这半个月的战斗,只要是俘虏,其中的高手全被这些吸血鬼吸的一干二净。

所以仅仅是三招,童泯便落败了。

“啊!”凄厉的呼声响透这边。

“咔嚓”一声,整个肩骨被卸掉。

这可是童泯啊,凤后十三战将的将首啊。

倒八眉的老头已经开始吸取童泯身上的源力,便见金色的源息在两人间不断传送着,地上的假半仙急了。

“你们放开他!放开他!你们不是要天元阵吗,我给你们建,我给你们建。”他急急呼道,想要帮童泯一把,身形晃动却前进不了半分。

正吸取力量的倒八眉老头笑起,露出一口黄牙正想说些什么。

“噗。”心脉断裂的声音,他整个人一颤,砰的倒地,涓涓血水从他口中喷出,他大瞪眼着眼,举着手,一副不甘置信的表情,他应该是想要骂人或者问为什么的。

只是什么都没有问出,手腕砰的落地,脑袋偏了过去。

吸取了再多的力量又怎样,断了心脉,还能活吗?

假半仙童泯一脸错愕的看着,看着南羽承用一根白色的手绢将修长的手指一根根擦的干净,即使上面没沾染上半点血色。

“你好狠呀!”假半仙呼道,许是因为久被折磨,瞳孔发红,声音沙哑。

南羽承缓缓的抬起眸,视线落在他身上:“狠吗?我若不乘他刚刚放松警惕要了他的命,你认为我还有机会吗?”

敢对他不满的人都得死,这天地道,这银月洲,甚至苍穹,风云,马上就都是他的了。

他话落,又将视线放在童泯身上,一声冷笑:“放心,我不会要你的力量,因为我已经有更好的了,天之骄麟,你也有听说过吧,那个比凤玉还强悍的力量哦。”

男人一字一句的说道,脸上带着兴奋的光芒。

童泯望着他,他听不懂这人什么意思,但是他看着这人的目光,那是一种即将毁天灭地的疯狂。

这方。

离天地道秘口百里的一处山崖上,众人等候,看着头顶的太阳一点点西下。

晚霞十分,大地仍是一片寂静,景袖望着远方,喃喃道:“不用等了。”

身后的天涯一怔,问道:“童泯他……”

“已经被抓了。”景袖出声道,神情肯定。

身后的众人齐齐一怔,拧眉。

“准备下,今晚进天地道。”她话刚落,远处一阵呼啸之音,一只黑色羽鹰至天边飞来。

“汪汪,嗷呜……”

将军美人立马狂吠了起来。

“黑雄,是天地道的。”谷玉忽地出声,这鹰他见过,是天地道那些老家伙养的。

景袖拧眉:“打下来。”

她话落,身后的王者之师立马有人架弓开弦,只是距离太远,那黑鹰又像是在逗弄他们一般,乱飞着。

景袖眸子微眯,呼道:“给我。”身

后沐翎的弓箭立马递上。

架弓,拉弦,源力灌于两手,看你如何猖狂!

只见一道白光飞射而出,像是一道鸿宇直向天空射去,那高空上本盘旋飞着的黑鹰像是被定住一般,翅膀再也扑腾不开,任由那鸿宇穿过,下一瞬,从半空笔直掉下,身后的沐翎一瞧,立马飞身去接。

很快,便把黑鹰给捡了回来。

成人手臂大的黑鹰,已经没了气息,胸前一个血窟窿炸开。

景袖面不改色,在它身上一翻翻找,开膛破肚,竟从这黑鹰的胸腔中找出一叠绢布。

打开一看,众人周身的戾气控制不住的释放出来。

“凤主,别来无恙啊,告诉你个好消息,云战天凤霓月已死呢,你可以给两位亲人准备下后事了。”

“妈的!我不信!骗人的,一定是骗人的,云主子怎么可能死,凤后怎么可能死!”斩馗呼道,浑身控制不住的煞气外泄。

众人也是一副绝不相信的表情。

景袖握着手上还沾着黑鹰血液的绢布,一点点收紧,脸上也是昏暗的光芒。

“对,不会的,绝不会的。”她呼道,想要给众人打气,也想要说服自己。

“对对对,一定是想要扰乱我们心神。”天涯点头道。

话刚落,头顶又是一阵呼啸,竟然又出现两只黑鹰盘旋在半空,它们并没有在这方久留,而是从半空扔下两物,便急急飞走。

两物落下,正好砸在景袖等人的三米远处,只是一眼,众人变了脸色,心头发颤。

两只手臂,两只血淋淋的手臂,是童泯的,他们所有人都认的,只需一眼,且绝对无错。

“妈的!”景袖怒了,手腕一撩再取过沐翎手中的弓箭。

拉弓,开弦,两道光影向着天边针头大的虚影追去。

敢来,哪还能回去!

只听两声凄厉的长啸,那两只虚影从天边落下,再也找不到身影。

这方,天地道的山头上。

南羽承望着天边缓缓勾起个邪笑,他一手摸着手中的黑鹰,一边喃喃道:“下次,再送点什么好呢?”

身边的南炀一听,低着身回道:“主子,要不送银天的那双手吧,他那双手可是在战场杀人无数,正好剁下来,做点好事,为地狱那些恶鬼报仇。”

南羽承的嘴角缓缓勾起:“这样啊,倒是个不错的注意呢。”他道,山风吹起他的袍角,这片尽是冷色。

离着这山林的百里远处,一处秘密的居住地。

一个嬷嬷,一个男子,两个小孩,苑里一群还未长大的雏鸡,看起来一切都是那么简朴。

“美人哥哥,娘亲和爹爹什么时候回来呀?”云贝贝问道,实际上,这个问题她一分钟前已经问过了。

“很快的,凤主和银天大人很快就回来了,到时候还有你的爷爷奶奶们。”不等丰卿回话,一旁的芳嬷嬷已经急声道。

云贝贝眨眨眼,人小,有些事却是懂的,她低下脑袋,又将视线转移到在**睡觉的北风锦身上:“芳奶奶,哥哥的病什么时候才好啊?”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