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40章 战将,凤旗

景袖一噎,这个她也想不明白,但是嘉天宝就是南羽承的事情她还是肯定的。

那人到底是用什么心态跟红妖相识,两人之间又产生了情愫呢?

正想着,一声脆呼响起。

“那人确实是南羽承。”熟悉的声音,景袖一惊,抬眼望去,便见黑疯子和邪美人一身狼狈的走了进来。

他们身上的衣袍皆碎,脸上也是脏污,身上还飘着怪异的味道,像是难民窟里面爬出来的。

黑疯子看着红妖,缓缓的抬起手,然后松开,一瞬,红妖瞳孔收缩,变了脸色。

一枚古铜玉佩,精致的雕花,狼氏族腾,上面赫然“菁华”两个大字。

一瞬,红妖跌坐在椅子上,是她的,确实是她的,她赠给南羽承的玉佩,这东西她没有跟任何人说过,只有南羽承知道,现在这枚玉佩却出现在这里,出现在黑疯子手中,一切都清晰了。

是他,真的是他。

屋子忽地静默起来。

众人对视一眼缓缓退了出去,有些东西需要自己去承受,理解。

放下玉佩,黑疯子也随着景袖离开了,她还有一个重大的消息要告诉景袖。

不过半会。

“什么!天地道有一个秘密入口。”景袖惊呼,这种消息连龙老都不知道吧。

“没错,我与邪美人也是偶然发现的,跟天地道的正门不在一个方向,而且那里压根没有人把守,所以我想我们可以……”这就是她们十日都没有消息的原因,一路追着那群人去了天地道。

不过他们被拦截了下来,一场意外又摔倒了山谷里,但也有了些意外收获。

黑疯子话未说完,意思已明了。

悄无声息的进入天地道,救人!

景袖拧眉,还不等做出决定,风扬从外面唰的飞了进来。

“主子,不好了,南域境地被占领了。”他急急呼道,神情急色。

景袖大惊:“被占领了?”红尘三仙虽然消失了十日,可他的守将势力还驻守在原处,怎么也不会这么快被攻占吧。

“是真的,清泽的手下亲自来报,整个南域皇宫都被一群黑衣杀手给洗劫干净了。”

他话落,沐翎又从外面走了进来,虽然不似风扬那般急色,但神情万般凝重。

“西域北域同时被攻,东域边境出现暴乱。”

简短两句足以说明情况。

这是有一支军队出山,打算收服整个银月洲了,眼下谁还有那个实力,不用想,天地道。

它的野心从现在开始露出来了。

“天地道出兵,攻打银泽龙族了。”正想着,北云霄声音屋外响起。

他的声音虽然平淡,细细感受,深处却带着担心。

银泽龙族和天地道地处同一片山岭,都在西南两域边境的最西南方,天地道要想拿下整个银月洲,对银泽龙族的打压必不会轻松。

银泽龙族,龙老,不知道现在如何了?

这一瞬,众人的脸色皆是凝重,这天开始变了。

秋中,青扬泛黄的时候。

一支黑衣军队

开始出现在银月洲各个地方,他们从西南方向出发,逐渐扫清各域势力,统归一个叫天地道的势力。

天地道这个名字大家并不陌生,可当它以军队的样子,以挥舞长剑收割人命的样子出现在大家眼前时,众人错愕,不解,那不是一个埋藏宝藏,驻扎有神兵的地方吗?

它怎么出来了?还这般凶残,肆意的杀戮。

战火起,白露刚过三日,西域,南域沦陷,北域失去大半境土,银泽龙族覆灭。

整个银月洲只留下东域和无人区残喘着。

大地寂静无声,无数流民躺在血泊里,有些侥幸逃脱到东域的,在夜晚抬头,似乎都能听见天边的哭喊声,他们惶恐,又逃,没有食物又疲惫难忍,崩溃的情绪彻底爆发。

暴乱开始。

晨日。

华夏风云宫,众人的脸上皆是疲惫。

从天地道出军以来,他们就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主子,金岭城也暴乱了。”风扬疲惫的道,额上都青紫了,再这样下去,不用等天地道的军队攻来,整个东域自己都会乱掉。

景袖揉揉额,浑身也是乏色。

“北云霄和黑疯子那边有消息了吗?”

微呼口气,调整气息,风扬继续道:“疯王传消息来,耀天的百万大军三日后会压过无人区边境,啸天大将军和童泯战将等人会直接带军从南北两方开战,至于霄王,从五日前传消息说找到了龙老,就再也没有消息传回。”

景袖听着,眉头时而深拧时而松开,食指扣在桌上,咚咚咚的声音,喃喃道:“没有么?”

正想着,殿外一声“报”传来,是雷霆飞了进来。

整个人单膝一跪,身上的军甲磨擦出锵锵的声音,现在整个华夏风云宫不断有暴动势力攻击,他们必须全天看守。

“说。”扬一扬手,景袖道,浑身自成一股王威。

“宫门外五名老者求见,自称是曾经凤后的十三战将。”

“什么!”景袖惊的站起,忽又呼道:“请请请。”话出口又觉的不够:“我亲自去。”

她身形刚动,门口便传来一阵震耳的笑声。

“哈哈,芸婆子,我就说咱们凤后的子嗣不会差吧。”声到人未到,下一瞬,半空五道虚影一闪,已落到大殿上。

五人,五个气息雄浑如海的老者,三男两女,虽是花甲年岁,但精神矍铄,一双眼里更是透着罡烈雄风,这都是久经沙场所制。

景袖看着他们,眼眶里萦绕出泪水。

不用说,一眼便知,是她母亲的战将,是那几个忠心不二的战将。

他们看着景袖,也是眸中带泪,这般与凤后一模一样的容颜,叫他们怎能不触景生情。

“凤……”其中一老者出口,她想唤凤后,又觉得不对,想唤凤主,但只要凤氏一族有女诞生,凤后的位置便自然过渡。

景袖知道她的纠结,猛地抓住她的手兴奋呼道:“叫我景袖吧,我知道你是芸翼,是我母后的左前峰,是她的猛将。”

被再提起曾经,老者的脸上一闪羞涩,忽又一脸硬色的点点

头:“对,我是凤后的左前峰,现在是你的左前峰!”话声铿锵,战意汹汹。

景袖一愣,忽又勾唇笑起,望着几人又是一愣:“你们不是应该还有六人么?怎么……”

十三战将,除开童泯,天涯,言止,央天,斩馗和叛变的柳永清,乌肖,应该还有六人,这里却只有五人。

景袖话出口,本是一身气势的五人神情变的昏暗。

“死了,半路的时候被天地道的人给围杀了,他是为我们而死的。”寥寥几语,已经能道出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画面。

一代猛将被活活围杀死,那样的画面……

景袖的心狠狠一疼,对这无休止的战争产生了强烈的抵触情绪,这一次后,她要整个天下统一,没有杀戮,再也没有杀戮。

哀伤的气氛还在彼此间流转,景袖猛地抬起头,道:“不知各位可愿与我一同出战。”

铿锵有力的声音,击打在每个人心上。

他们心头的那股热血再次燃烧起来,对视一眼:“好!”

这一刻,银月洲的战事彻底爆发。

秋分刚到。

一支王者之军从东域出发,直奔东域前线战场,这支王者之军只有三千人,统帅还是个女子,所有的人都嗤之一笑,认为这是去送死的。

未想,晚幕十分。

这支三千军队直冲天地道军营,开始疯狂的杀伐。

那时,压到东域边境天地道的军队已有十万。

三千对十万,那夜是无尽的血色。

同时,一支百万大军突然出现在南域北域,它们成浪潮形开始疯狂的反击。

那一日,一路无阻的天地道军队开始不断后退,而这只百万大军不断的占领境地。

等到第二日的晨时,一支凤旗从军队中立起,这状况像是连锁反应,铺天盖地的凤旗立起,每十里一支,不仅如此,整个华夏风云的东域境内所有城池也开始立起这种旗帜。

凤旗火红色,一支雪凤戾啸的图案。

渐渐,一个传言开始在众人之间流传。

凤后回来了,凤冥国即将复国,这样的话有人相信,有人当故事听着,一年时间,他们早就知道华夏风云里出了个以凤后子嗣自居的凤主,可是,那女子能行吗?她有凤后当年的风采吗?

怀疑的态度还存在着,可当那支三千军队灭了十万大军后,且被传言那统帅的女子就是凤主后,什么怀疑的声音都没有了。

凤后回来了,让她的子嗣出现在这里,凤族开始再一次掌管银月洲。

十七年,即使淡忘,但凤后的余威还在,便借着这股气势,景袖的大军不断反击。

暴动停止,渐渐民心所向,更有人在凤冥国曾经的地方立起了这种凤旗。

即使你有神兵,有宝藏,有强悍的力量,但是,别忘了这世间有一句词,叫得民心者拥天下。

天地道不会懂,现在它还为一个个消息恼怒着。

金色的大殿,像是西方的白宫一般,光是殿柱就有百米高。

此时,便在这七彩琉璃的宫殿里坐了三十位老者。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