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39章 是谁

一声呼喊从云贝贝和水晶棺中的女子口中同时呼出。

景袖和北云霄神色大变,唰地飞身而上。

只是一道身影先他们而出。

“唰!”一道金色力量打出,狠狠的击在红尘三仙身上,他身子飞起,整个人砸落在桃林里,而云贝贝和水晶棺女子身上连接的白线已经消散。

云贝贝也像是失去了力气,整个人从水晶棺上掉下。

北云霄手腕一捞,及时接住。

一切发生在瞬间,等到停下时,水晶棺中的女子已经不见,她落在一个男人手上,一个脸带金色獠牙面具的男人身上。

看身形,景袖北云霄并没有熟悉感,从桃林中站起来的红尘三仙却变了脸色。

“呵呵,小三,你倒是把她藏的挺好嘛,我找了这么些年都没有找到,不过你想不到吧,我一直盯着你呢,云贝贝身上的火凤玉不过是诱饵而已,怎么样,被欺骗的感觉是不是很好?你以为我这场局的目的是丰卿?是云贝贝么?你错了,是你,是你啊,呵呵。”

微哑的声音,男人分外猖狂,毫不顾忌的将一切说出来,他就喜欢看人痛苦,尤其是这些背叛他的人。

红尘三仙神色忽地变得狠戾:“给我,把她还给我!还给我!”一边呼着,一边就要扑上去。

而那人冷笑一声,唰的将手中的女子擒着脖颈高举起来。

红尘三仙的动作唰的停止,不敢有任何动作。

景袖和北云霄立在一旁,眉羽紧锁。

“咚!”双膝跪在青石上的声音,红尘三仙整个人变得没了精神,他满脸泪水,粉色的长袍拖在地上,这一刻哪还有半点南域皇主的气势。

他祈求道:“我求你帮她还给我,还给我。”只要能还回来,只要她能好。

“呵呵。”猖狂的笑,金色獠牙面具下的脸狰狞着:“好!还给你,我就还给你!”

他呼道,他手腕一扬,唰的将手中的女子如同垃圾般朝红尘三仙扔去。

红尘三仙脸色大变,慌忙去接。

女子稳稳的落在红尘三仙怀中,可是一刹,他脸色大变。

一个血窟窿从女子身上胸前绽放,染红了女子的罗裙,染红了他的粉袍,而那带着金色獠牙面具的男子手握一颗血淋淋的心脏狰狞的笑着。

那是女子的,是红尘三仙怀中女子的。

这般狠辣让景袖北云霄齐齐变了脸色。

“我杀了你!杀了你!”红尘三仙狰狞狂呼,全身的力量尽出,粉色的长袍在身后猎舞着。

而金色獠牙面具的男子并不恋战,狰狞的笑了一瞬,整个人飞身朝着入口处去,不过瞬间便没了踪影。

他一离开,整个地下水晶宫猛地摇晃起来,像是马上要塌掉一般。

而红尘三仙已经抱着怀中的女子追着那人离开。

原处。

北云霄和景袖对视一眼,飞速离开。

“轰隆”声不绝于耳,整个天地都在晃动。

而外面也是一片杀戮。

百名黑衣人轻而易举的攻入南皇宫,看着他们主子出来,领头的人一个招手,迅速退

去。

身后,红尘三仙急追,黑气在身上一点点变的浓郁。

月色下,只见他粉袍在风中划过一道流光,怀中的女子胸口的血梅开得越来越艳丽。

红尘三仙的泪洒在风中,桃花眼这一会变的血红,他看着不远处的身影,急速追去。

他要他死!要他死!

清泽峥阳等人一看,脸色大变,急忙追去。

黑疯子邪美人拧眉一瞬,也追了上去。

夜浓郁,这里血腥一片。

在地宫彻底塌陷前的一刻,景袖和北云霄终于冲了出来。

整个南皇宫都在颤抖,那么美丽的地方毁于一旦,可以看出,那地宫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那女子存在。

难怪红尘三仙喜欢穿粉色,都是为了那个女子,一切都是为了那个女子。

只是,夜凄凉,地上的血腥依旧。

等到景袖和北云霄废了一天一夜追上去的时候。

是南域边境的一处山崖,山崖一片血色,零星落着他们的东西,却不见一个人影。

金色獠牙面具的人不在,红尘三仙不见,峥阳清泽不见,甚至连黑疯子邪美人也不见。

景袖脸色大变,开始让王者之师找人。

这一找便是七日,除了在崖底下一处水湾里找到重伤的峥阳和清泽,再没了其他人。

风徐徐吹过,秋已来。

树叶开始变黄,花凋零。

华夏风云宫。

月央阁。

“没事的,黑疯子和邪美人定是在某个地方,那崖还要不了他们的命。”一边给睡觉的风锦盖上辈子,北云霄一边道。

“嗯。”景袖轻应。

她也知道那崖要不了他们的命,可是这样反而更担心了,找了十天了,一点消息都没有,若是活着也该传点消息回来了吧。

“云霄,那日带面具的人你认识吗?还有那个女子……”景袖出声道。

北云霄摇头:“我一直以为是银泽龙族曾经那个叛徒,可是那日看他的气息并不是,至于那女子,我想清泽他们应该知道些吧。”

刚想着,门忽地敲响,两人一怔,北云霄开门,便见清泽和峥阳立在门口。

两人都是一身伤,能捡回条命已经是万幸了。

他们一看着景袖,唰的跪了下来。

这让景袖大惊。

细语落在房间里,一点点的讲诉他们所知道的事。

那个女子叫颖,是天地道的人,而红尘三仙也是天地道的。

听到这里,景袖微愣了一下,忽又觉得正常,那日红尘三仙与那人的对话已经说明了一切。

他们认识,且曾经是主仆关系,没想到这银月洲的一皇不过是天地道的一颗棋子,看来天地道为了火凤玉布的局真的很大。

至于女子的相貌为何与景袖相似,两人就不得而知了。

难怪曾经古临皇宫那副画里,景袖有种红尘三仙画着她想着别人的错觉,想到这,景袖脑里光线一闪,像是什么一闪而过,细想一会,又没抓住,就跟上次在无人区看那尸体伤口一个感觉。

陡然,景袖

的瞳孔猛地放大。

“怎么了袖袖?”注意到景袖的不对,北云霄出声道。

“我知道是谁了,我知道他是谁了,我知道那人是谁了!”景袖大呼,呼声将床榻上的北风锦都吵醒。

景袖又顾不上,转首对着北云霄一字一句的道:“你知道我最早知道火凤玉这东西存在是什么时候吗?”

北云霄偏首,不解,静等答案。

景袖红唇微启,看着他一字一句的道:“雍华馆,嘉天宝。”

一瞬,屋里的人瞳孔骤缩起来。

雍华馆,那个在苍穹洲风云洲独占一方势力的雍华馆,嘉天宝,那个雍华官的拍卖师。

不等北云霄出声,景袖又道:“不仅火凤玉的事我是从他那里知晓,而且他曾经还向我换过一样东西。”

“嗯?”

“我的武器,银兰血刃,我的血刃锋度一般利器很难达到,而且有弯口,划过皮肤后,看似平整,实际不然,会有一个个卷口。”

“这就是你上次无人区盯着那个尸体看的原因?”北云霄道。

“对,那个伤口跟我的银兰血刃造成的有很大相似度,所以我当时就在疑惑怎么会有利器跟我的银兰血刃那么像,还记得南炀上次带着的那些黑衣人吗?他们中间有一批就使用的血刃,没错,一定没错!”景袖呼道,心中的想法越来越肯定。

北云霄拧眉,又疑惑:“可是上次那人的身形气息我们一点都不熟悉啊。”

景袖一听,神色忽地严肃:“这世界上有一种药物,可以短时间改变身形和气息的,而他脸上的金色獠牙面具太过醒目,让我们的注意力大多放在上面,反而忽略了他整个人的本质。”

这么一解释,北云霄脑里也忽地清明起来。

“走吧,我得跟红妖谈谈了。”景袖出声,看一眼又睡过去的北风锦准备出门。

“红妖?”

“嗯,红妖。”景袖点首,眸光肯定又带着担忧。

半个时辰后,偏苑。

“什么!你说嘉天宝是南羽承!”红妖惊呼,忽又笑笑一脸不上心的态度,只是她的心里忍不住一点点跳快。

景袖的眸光闪烁,带着担忧,她知道这个事实撕开是血淋淋的,但是她不想让红妖成为第二个长公主。

“真的,嘉天宝确实是南羽承,他是天地道的,是这局棋后最大的黑手,当初雍华馆那场大火也是他命人放的。”景袖一字一句的道,当初雍华馆那场火,景袖就一直怀疑是认识红妖的人放的,否则不会那么凑巧,刚好就那个时候烧了起来,那可是雍华馆啊,谁又那个能耐轻易动手。

“不可能,不可能,主子你别开玩笑了。”红妖摇头,忍不住否定笑着。

她一想寻找的人,一直在她身边,还欺骗了她那么久,所有的一切都是一个谎言,这人她如何相信。

身后的绫罗九娘子看的担心。

红妖又笑着:“那按主子的意思,嘉天宝是想搅了风云洲和苍穹洲的局,让你快些出现在银月洲,那他何必有费一番功夫跟我认识呢,我汉尔菁华不过是川澜的一个公主而已,他好用不上吧。”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