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38章 桃林女子

若是让他知道黑疯子心里所想,一定这会得气的吐出血来。

天生紫瞳,怪他咯?

时间继续,晚夏的天虽然热,但一缕清风吹来,还是让人感觉到凉爽。

三日时间,他们如何才能让红尘三仙接受火凤玉不存在的事实呢。

分成了六份,不同人的身上,这不就是不存在吗?

没有人提起,也不知道如何提起,他们也弄不清楚红尘三仙要这火凤玉干嘛,他不说,他们也帮不了。

房间里。

景袖望着桌上的三枚凤玉怔怔发呆,这些东西真有那么大的用处吗?火凤玉有涅槃重生的力量,那这三枚有什么,如果都给红尘三仙是不是能帮着他点。

从心底来说,景袖还是想帮红尘三仙的,她曾经答应过的事,那么就一定会做到,可如今的情形,短时间将火凤玉的力量汇聚起来是不可能的,那这三枚到底能不能帮着他些呢?

正想着,外面一声轰响,惊天动地。

景袖大惊,慌忙闪身出去。

便见苑子里站满了人,云贝贝在北风锦身边哭着,红尘三仙与北云霄交手在一起。

此时的红尘三仙已经不再是北云霄的对手,但他招招都下死手,且不要命,北云霄又不可能杀了他。

一时间苑子烟尘肆起,众人担忧的立在各处。

“住手!”景袖大呼,一道力量打出去,将二人的动作拦下。

三人落下,不用问发生了什么,但看红尘三仙盯着云贝贝的目光就知道。

景袖深呼口气,缓缓走到红尘三仙面前,将手中的青凤玉,白凤玉和蓝炎凤玉递了出去。

“我不知道它们能不能帮到你,兴许……”她的话还没说完,红尘三仙一撩袖袍将她手拂开。

三枚凤玉飞起,被阳光一照闪着各色彩光叮的一声落到各处。

这是世上人梦寐已求的凤玉呀!

“不能!不能!我要火凤玉!火凤玉!”厉喊,眼里充血,转身,煞气腾腾的离开。

清泽峥阳看了一眼,暗叹口气,立马跟上去。

午后的气氛变的凝重,这一刻谁也笑不起来,苑子里只有云贝贝的抽泣声,众人心头膈应的难受。

“妈的!老娘去问问他,有什么不能说的。”黑疯子戾喝,抗着机械长刀就想去问问,什么事大不了,说出来,一起解决不行啊,非得藏着捏着。

邪美人唰的将她住,摇摇头一本正经的道:“每个人都有秘密,他不愿意说,你逼他也没用的。”

黑疯子拧眉,心头越发不爽起来,这种感觉真他妈难受!

火霞铺满天空,暖阳一点点西下,月色即来。

月深,众人皆在休息。

一个小身影从景袖的房间跑了出来,她探头探脑,小心翼翼的模样,瞧着没人发现,身子一飞,朝着某处飞去。

红尘三仙的寝宫。

华丽的粉色长袍拖在地上,他坐在软榻上,怔怔的看着烛火不知道想着什么。

云贝贝的气息一出现,他怔了一瞬,再没了动作。

小身子探了进来,瞬间就飞到红尘三仙面前。

“桃花叔叔,你还没睡呀?”她软糯呼道,声音甜甜的,小手去拉红尘三仙。

红尘三仙怔了一瞬,没有拂开她。

云贝贝小身子一跳,便坐在他旁边,然后软软的道:“桃花叔叔,你不要不开心了,贝贝不生你白天的气哦。”他虽然想抓她,可是她知道叔叔是有原因的,所以她不生气。

红尘三仙拂一拂手腕:“你走吧。”

他不想现在动手,所以最好别来招惹他。

云贝贝一愣,没有被他的冷淡态度吓到,反而身子一滑从软榻上滑下来,然后整个人趴在他腿前,撑着他的腿膝望着他:“叔叔,你不要痛苦了,贝贝帮你好不好,你想要什么,从我身上拿吧,贝贝能忍受痛苦的。”

红尘三仙怔了怔,将视线缓缓移到她身上,眼里的泪控制不住的流了出来:“会很疼的,甚至会……死。”他不想的,他也不想的。

云贝贝怔了怔:“不会的呀,咱们先试一下嘛,不行的话就停了好不好?”

桃花眼微眨,眸光闪烁:“好,我们先试,不行就停。”

“嗯。”云贝贝点头,她相信这个叔叔,她不会害自己,她知道的。

红尘三仙抱起云贝贝,一步步朝着殿外走去。

猎猎风中,粉袍流光飞舞。

待两人出了寝宫,北云霄与景袖的身形从暗处走了出来。

月色清幽,景袖突然道:“不管怎样,我还是相信红尘三仙的。”他不会害贝贝。

北云霄轻嗯了一声,眸光紧随着夜色中的虚影,他没有相不相信,他只想保护好他的女儿。

两人对视一眼,跟了上去。

待他们离开,丰卿从夜色中走了出来。

他的身上依旧是大红色的曼珠沙华华袍,左手暂时无力,但景袖已经用动物的筋脉将它重新连起,恢复到原本灵活度可能需要两三年,但是不废,就是万幸了不是。

他看了一眼,缓缓跟上去。

等他离开,苑子里又唰唰落下些人,黑疯子,邪美人,童泯……皆在,原来这个夜晚谁都没有睡下。

红尘三仙带着云贝贝一路向着南皇宫最后方走去,那里一个密道隐藏在竹林间。

特速的开启方法,红尘三仙抱着云贝贝很快走了进去,一进去,周围的景色让云贝贝吃惊。

这是一座地下水晶宫殿,七彩琉璃的水晶随着烛火微微闪着着白光。

复杂的宫道,让云贝贝有些头昏目眩。

“眼睛闭上,这里有阵法,看久了会不舒服的。”红尘三仙轻道,神色温柔。

“嗯。”云贝贝轻应,乖乖的将脑袋匍在他肩上。

这一瞬,红尘三仙不知道按了哪里,周围的景色瞬间变化,水晶宫殿像是镜子般移动起来,分不清眼前的事物真假。

而他抱着云贝贝身形加快。

“好了,可以睁开眼了。”红尘三仙道,许是心想的事终于能够成功,神色带着温柔。

云贝贝睁开眼,一瞬间“哇

呜”的张开了嘴。

桃花,满眼的桃花,且都是鲜活的,桃树不似外面那些长在泥土里,这里都是生在水中,一颗颗,枝干盘综复杂的伸开,每个树都长的极其的茂盛,不知道从哪灌进的微风,丝缕拂过,桃枝微曳,粉色的花瓣掉落,却没有立马掉在地上,而是打着旋飞舞在半空。

无法想象如今是夏末天,这些桃花为何能开的这般灿烂,而且这般多。

所以云贝贝惊讶,很惊讶。

她正惊讶时,对面传来轻微的声音,她抬着脑袋张望,便见一道身影从桃林中显了出来。

云贝贝望着桃林中的身影,桃林中的身影望着云贝贝。

陡然,云贝贝瞳孔放大惊讶呼出:“娘亲!”她话落,睁开红尘三仙的怀抱,飞了上去。

在落在女子身上的一刹,又从半空落了下来,灵动的大眼忽闪,疑惑,喃喃道:“不对,你不是娘亲,娘亲有气息,你没有。”

一语,让身后的红尘三仙怔了怔,眸光低下。

那女子好似没有听见,又好像没有看见云贝贝,没有表情的,缓缓转身,往桃林中走去。

云贝贝便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的一举一动,眸光忽闪,疑惑。

一具水晶棺,女子缓缓躺下,轻柔熟稔的动作,像是做了无数次,必眸,没了反应。

云贝贝眼里的泪唰的流了出来:“呜呜……桃花叔叔,桃花叔叔……”她呼喊着,不知道哭着啥,也不知道想说些什么,但她的心头就是难受,受不了的哭了出来。

红尘三仙一怔,走到她身边,望着水晶棺里的女子,掩住眼底的伤痛:“我想你救她,用你身上火凤玉涅槃重生的力量,她还有一口气在心脉上,能活的。”

红尘三仙没有给她讲这女子是谁,只是眸光落在水晶棺上喃喃道。

“好,桃花叔叔,我们救她,救她……”云贝贝抽泣着,或许只是因为这女子长的与娘亲相似,她又睡在这么冰冷的地方,所以她心头格外的难受。

“如果你受不了,就叫出来,我会停止的。”红尘三仙道,他说到就会做到的,他想要火凤玉的力量,可是不想要云贝贝的命。

“嗯。”云贝贝吸吸鼻子,表示可以。

深呼口气,将云贝贝放在水晶棺的一边的棺盖上,这一刻红尘三仙莫名的紧张,他怕,可是他又等不了,无奈。

源力汇于两手,特速的调动方式,再落在云贝贝身上。

一根气息凝聚成的白线从云贝贝身上牵出,再落到水晶棺中的女子身上。

这一刻,一大一小的身影齐齐一颤。

暗处,景袖的神色又是惊诧又是紧张,手心紧握,不断的观察着眼前的画面。

跟她长的九分相似的女子,这人是谁?为什么红尘三仙会这么紧张?他要火凤玉的力量就是为救她。

正想着,眼前的云贝贝和水晶棺的女子齐齐一颤。

就见他们身上疯狂的散出血色红光。

红尘三仙也是大惊,慌忙想要收了动作,可是停不下,收不了。

“啊!”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