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字体:16+-

第337章 火凤玉的秘密

焦躁的红尘三仙听不进去,她们还是明白的。

这一瞬,众人的视线也齐齐转到丰卿身上。

丰卿的神色依旧淡漠着,芳嬷嬷立在他的身后担忧的望着。

妖娆的曼珠沙华袍子,微微随风扬起,丰卿没有立马出声,而是缓缓伸出右手,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一道血色光芒从他手腕生出,忽而整个人身上红光大绽,众人清晰的看见,他周身又一道火凤光影。

这是……

丰卿转首,看着众人一字一句的道:“事实上,真正的火凤玉不是一枚,我有,云贝贝有,甚至景袖你也有。”

寥寥几语,让众人瞳孔猛地收缩起来,而丰卿身上的红光已经淡去。

不是一枚,火凤玉不是一枚,这是什么意思。

众人不解,却没有打断丰卿的继续出声。

丰卿看着景袖,一字一句的道:“你身上的凤玉是从凤后身上传承来的,云贝贝的是那人放进去的,而我的是从天地道得来的。”

“火凤玉在很多年前已被完全炼化,它的力量分为了六份,凤族的凤氏祖先占了两份,银泽龙族占了一份,而天地道占了三份,亿万年间,天地道都想要火凤之力重聚,火凤玉力量重聚,再加上其它四玉坐阵基,便可有涅槃重生之力,当然这一切都是传言,真假难辨,但是火凤玉的力量不容小觑是确实存在的……”

他一点点道,讲诉着这世间最大的秘密。

众人听着,神色越来越诧异,景袖忽地出声打断:“你说银泽龙族有一份,可没有听北云霄提起过啊。”按理说这么重要的信息,北云霄应该会告诉她吧。

曼珠沙华的袍子从身上泄落,左手还是轻颤着,他没有管,而是一字一句再道:“这个秘密北云霄是不可能知道的,银泽龙族,凤族都只会有一个人知道,凤族是你的母亲,银泽龙族那就是……”

他话还没说完,景袖已经惊呼:“龙老!”难怪那人在他们进秘境之前欲言又止的神态,他应该是想告诉他们的,却又不知道何不何时宜。

“对,龙老!守族者。”丰卿道。

黑疯子一旁插话:“那天地道呢,几个?”

丰卿的眸缓缓敛下:“天地道啊……”他说完停顿了下,缓缓底下头,才又出声:“应该是两个吧,我,还有一个是……”他说着,脑里忽向静止不动了一般,眉渐渐拧起,再也想不起来。

众人看着他,心不断提紧。

景袖的眸光紧锁着,忽地她瞥见他脚边的嫣红:“你!”

气氛打断,众人也随着望去,那里一滩血渍,正开得妖娆。

而一旁的芳嬷嬷咚的一声跪了下来,她泣不成声的急呼道:“求求你们,求求你们别在问我家主子了,这都是在要他的命,要他的命呀。”丰卿拂拂手,想要阻挡她的出声,手腕却抬不起,没有力气。

众人此时才发现,丰卿垂首的精致容颜上血色全无。

“要他的命?”绫罗喃喃,不解。

“我家主子每提起一次天地道的事,他的力量就在消失,他的一字一句,都是拿命在告诉你

们,主子的力量已经枯竭了,最后一点源根消失,就再也没有了,什么也没有了,他会死,会消失……”芳嬷嬷泣声道,脸上已经一片模糊。

众人的心狠狠颤抖着。

他们见过丰卿的强悍,却不知道原来他这般柔弱,原来一切天之骄子都是被上天妒忌的,它不会给他无尽的铅华,在给予他美好的同时,已经在他身上种了诅咒。

这人,便是如此活在世间的。

风呼呼吹过大地,这一个个秘密让众人的心头变的沉重。

等到一切理清,众人出了屋子,殿外的青苑里,一阵嬉笑声传来。

阳光下北云霄正舞着长枪,北风锦和云贝贝一边啃着酱香牛肉饼一边看着,脸上都是光芒。

一招舞完,北云霄手提着长枪站到北风锦面前,宽厚的手掌摸上他的脑袋,北风锦也没有避,任他摸着,小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

“怎么样?能舞动不?”北云霄道,脸上也发着光,显然心情甚好。

众人望在眼里,脸上齐齐生出笑容。

北风锦本想冷哼一声,忽地瞥见人群前的景袖,眼睛放光,唰的就飞了过来:“娘亲。”

拥抱,扑在怀里,而云贝贝也眼睛一亮蹦跳着就要朝丰卿扑去。

北云霄的脸色瞬间又暗下,景袖暗道不好,又担心丰卿的身体,一把接过云贝贝,然后左右手各牵一个,道:“走走走,陪娘亲聊会天。”

两小家伙愣了一下,瞬间把刚刚的心思抛在脑后,脸上齐齐露出笑容。

“好哇,好哇。”

一大两小很快便出了苑子。

众人瞪眼,面面相觑,瞄了眼一身气势的北云霄又瞄了瞄此时娇弱不堪的丰卿,暗叹这情形不太好。

北云霄确实也丑着脸,拎着长枪一步步朝丰卿走来,众人的心情瞬间更紧张了。

风扬等人暗想着,王妃不在,不知道待会他们拉不拉的住。

银霄长枪锵的一声落在地上,众人齐齐一震。

殿门口,一个在台阶上,一个在台阶下,两两对视,芳嬷嬷手心紧握,暗想着这战神要敢动手,她拼死也要护住主子。

众人紧张,连黑疯子都忍不住抽出机械长刀准备着,她不知道帮谁,但知道这架不能打起来。

身后的邪美人看的摇头。

一阵风拂过,银霄长枪上的红锦微微摇曳。

众人屏住呼吸。

“谢谢。”

嘎……下巴掉了一地,北云霄冷眼斜睨他们一眼,理都懒得理,而是看着丰卿一字一句认真在道:“谢谢,谢谢你救了贝贝。”

风拂过,曼珠沙华长袍拂起,流光溢彩。

丰卿的眸子缓缓从北云霄身上离开,然后拂一拂手,优雅的走下台阶,没有一语,没有一言,眸光淡漠,情绪更是没有。

这世界上能让他有情绪的只有两人,一个云景袖,一个云贝贝,她们都走了,那他为什么要留在这里呢。

风中,曼珠沙华妖冶的开着。

连芳嬷嬷这一个也抹抹冷汗,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

她家主子也太能无视了。

咬牙切齿的声音在风中嘎吱响着。

众人像是反应过来。

“走走走,累了这么久,睡个好觉,睡个好觉。”

“我要上茅房,我要上茅房,谁都别跟我抢。”

“……”

一声声呼,人散鸟飞,偌大的苑子只有北云霄一人。

他煞气森森的气了一会,拎着长枪向景袖他们离开的方向走去。

“谷玉,妖姬公子病弱,送两只鸡过去,补补!”风中依稀出来。

躲到暗处的谷玉一哆嗦,飞出出来,无奈的额一句,立马飞走。

待这苑子彻底没了人影,角落,红尘三仙才微动了动,粉袍飘扬,他眸光深邃,不知道想着什么。

他的身后,清泽和峥阳拧着眉,皆是担忧。

某处阁苑。

北云霄进屋子时,景袖正与两个小家伙在屋子里说着话,脸上皆是温柔的笑容,这画面让他心头一暖。

他走过去,抱起景袖,而景袖抱着云贝贝和风锦,这画面实在温暖。

他们没有谈论刚刚的事,也没有提起红尘三仙,难得的享受这四人时光。

“等过段时间,咱们找到爷爷奶奶就可以一起生活了。”景袖道,眸光向往。

“奶奶?爷爷?他们什么样子啊?是不是像龙爷爷一样,很慈祥。”两个小家伙,风锦的话极少,只有在景袖面前才偶尔两句,其他人则皆是一副冷面,这让北云霄忍不住想,他小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

“嗯,很慈祥,而且会很疼爱贝贝和锦儿。”景袖道,心里微微担忧,也不知道她的父亲到底找到母亲了吗?天地道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云贝贝的小眼立马放出光来,会很疼爱贝贝和锦儿,那她喜欢,非常喜欢。

正热闹着,北风锦身子猛地一颤,云贝贝没注意到,景袖和北云霄齐齐一皱眉。

“锦儿,怎么了?”景袖呼道。

北风锦垂着脑袋,并没有出声,这让景袖和北云霄一惊,大呼。

“锦儿!”

两声同出,怀中的北风锦终于动了,他揉揉眼,望着景袖和北云霄,一脸困倦的神色。

景袖和北云霄大松口气,原来是困了。

“哥哥是小猪哦,居然睡着了。”

云贝贝笑道,银铃的笑声响满屋子。

温馨的气氛萦绕屋子,似乎被清风从窗缝上带出些许,隔得老远都能感觉到这里让人羡慕的气氛。

房顶上,邪美人眼中精光闪烁,试探的道:“疯子,要不我们也生个小疯子吧?”

黑疯子一怔,收回目光,凉凉的看了眼邪美人:“有病!”

话落,便飞身离开了,她是喜欢小孩,可没说要自己生啊,领养一个也是不错的嘛,这么想着,黑疯子觉得办法越来越可行。

而且啊,为什么要和他生,以后又是个紫瞳小“怪物”?不好,不好,她要她家宝宝以后正常点。

身后,邪美人一脸懊恼的摸摸鼻子,咱就没点反应呢,不是很喜欢小孩么?

(本章完)

sitemap.htmlsitemap.xml